卡列宁624 / 网络营销 / 【我们是CTO】CTO的困惑与技术修炼

0 0

   

【我们是CTO】CTO的困惑与技术修炼

2015-06-30  卡列宁624

注:承接上文,CTO们就从哪些方面确定产品和技术布局大方向,目前面临的困惑,以及作为CTO的技术修炼等方面进行探讨。上篇:【我们是CTO】这才是最真实的CTO

【我们是CTO】CTO的困惑与技术修炼

5、在人人创业的时代里,竞争压力非常大。有很多产品,甚至会有多个竞争对手,那么产品技术和布局会非常重要。CTO从哪些方面确定大的方向?  

肖文峰(TalkingData):人员成本水涨船高,尽早储备人才。

多深多远还是回到CTO对于公司未来的愿景理解的多深。根据愿景储备人才。尤其是创业初期,大家知道人才是很贵的,比如研发人员,尤其是大数据研发人员更是水涨船高。所以这中间需要一个平衡。我就找最好的人,最能适应变化的人,储备这样的人越多越好。

殷晋(云智慧):资源有限,布局要找出重点,做减法。

这 个问题蛮有意思的。因为CTO其实不是公司真正的老板,公司真正的老板是CEO,恰好我既是CEO也是CTO。我觉得我挺分裂的,因为这两个人的目标完全 不一样。一个是关注赚钱,一个是要看得长远、要布局。布局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为将来谋划很多事。但是CEO要的是业绩。咱们台上这些公司基本上后面都有投 资人,他们给到CEO的压力是非常大的。那么CEO看的是每个季度的报表,CTO看的是产品系列。那么怎么平衡这个问题,非常有挑战。

从我自身角度来说,比较分裂。如果说单就CTO角色来说,布局和聚焦非常重要。作为一个创业公司,资源永远是有限的。

大 家做事通常做加法,我觉得一定要经常考虑做减法。做产品、做技术会面临很多不同的机会和方向,那么哪个是最重要的、当前最需要做的,把这些东西理出来,进 行投入。我觉得对于我们创业阶段的公司比较有价值。因为不可能全面撒网,资源是不允许你那么做。所以你的布局要找出重点,做减法。

林魏(爱加密):人才储备是第一位的。

产品和技术肯定是不一样的。产品是产品经理,技术是CTO。技术主要做技术运营、技术未来发展方向的思考。对于一个产品或技术后期的布局,人才储备是首要的。

尹春鹏(Testin):规模大了、人多了,欲望也随之增大。

我 们也是经历了从小规模到逐步做大的过程。开始阶段确实没有什么布局,就是大家拼命干。在过程中有一点很重要,一定要学会做减法。不是东西做得越多越好,做 太多的时候,你以为自己能做得到,但是最终交付时并没有你想得那么好。因为规模大了、人多了,但是欲望也再增大,想做更多事,但并不是说都能做好。每件事 上投入的精力不够,那么最终效果不好。我们会提前做布局,包括技术研究、人才储备。

赵庆华(AppCan):在每一个阶段都会有一个聚焦点。  

公 司是从小到大慢慢发展的,刚刚创业就十几个人。我们想到一个好点子,聚焦以后,做得好。那么往长远发展时,自然而然就要考虑几年后该怎么做。这个还有一个 分别,比如说做互联网营销,做企业化服务,也会有区别。我们公司是这两者并行的公司(B2B与B2D),所以我很纠结。我觉得CTO一个最大的工作,就是 告诉老板你的战略规划我怎么帮你能够逐渐地、稳健地实施,在每一个阶段都会有一个聚焦点。老板可以把精力投入在怎么挖更多投资,解决CTO在实施战略中的 后顾之忧。没钱没人了老板要做这些。CTO是帮老板怎么做得更好。

黄鑫(极光推送):我不会参与到具体的布局中去。

我 跟其他嘉宾不一样的是,首先我不需要参与到布局里面,因为我给自己的职业定位就是一个CTO。我一般的职责是老板出一个布局,我帮他执行。我唯一需要做的 事情,我说“这个事情不能做或者做不到”,很庆幸,老板都听了我的意见。我从来没有参与过创业,我风险承担能力并不强,我会参与100人左右的公司,保证有足够人员投入,去做老板想做的东西。我不会参与到具体的布局中去。

6、目前你们最大的困惑是什么?包括精力、竞争对手等方面,又是怎么破除这个困惑的?

黄鑫(极光推送):“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到底在哪?”

我 过去三年一直在豆瓣,我在豆瓣后期有个困惑,因为刚开始职责很明确,就是做数据挖掘、做算法。我以前每次面试都可以说,我比你们公司任何一个人算法都强。 但在豆瓣最后一年带一个团队时,或者说现在最大的困惑吧,我经常问自己“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到底在哪?”我以前每周会读15篇的报纸,现在是2-3篇,很多 算法就无法持续跟踪了。现在问我最擅长什么,我说了一个算法,但是你的高度已经到那了,那么当你面向其他行业,我现在还会Android开发、iOS开 发,当你去说的时候,这些东西已经不是你真正擅长的东西了,或者说在一个大公司里已经无法独当一面了。现在title好象很好听,但是你的技术能力(硬实 力)已经下降,而软实力上可能提升。这是实话实说,当你下次想要换工作时,那你到底要怎么去找工作、怎么去面试呢!

听众:创业。

黄鑫(极光推送):我不适合创业。

因为我不喜欢面对太大的风险。这是比较内心的一段话,我相信每一个人从开发,凭借你的技术深度走到了一个技术经理甚至更高级的职位,那么当你再往上走的时候,每一个人会遇到的困惑。那么你能面临的也许只有创业,但是我觉得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创业。

赵庆华(AppCan):一个38岁老男人的自白:兼顾家庭和工作,兼顾技术和市场。

我们公司成立时就七八个人。那是创业吗?我觉得真不是。七八个人做事情的时候我的重心还是投入在技术上。我现在好多不是做技术了,而是谈生意。那不是我的目标。

刚才说竞争力在技术上,确实是这样。现在做CTO了,我的技术还真不精通了。让我写一个软件,我得看书看很长时间才能写出来。但是竞争力,从最早期的技术的竞争力,已经开始到卖经验了。以前是卖人,现在是卖思想。我知道我换工作的话,可能卖思想会更好一些。

从 CTO困惑来说,这两年困惑的一点是越来越不适合做CTO。以前是产品怎么让受众接受。后来就要做企业化的产品,你要跟客户交流,不能闷头写,自己接触客 户、问客户的需求。现在我工作是每周一在公司,安排好技术方向,然后我就出差,跑一圈回来陪孩子。所以我的困惑是,我越来越不擅长CTO,越来越市场。跟 我老婆要求的方向越来越偏差了,她是希望我能陪孩子。怎么办呢?招聘。招聘这方面的人才,同样不断带人培养他们做这样的事情。当然这没有那么快。现在要找 到一个38岁的老男人,做过这样的事情,也很难,人家也肯定也有家庭。

尹春鹏(Testin):我到底要不要继续写代码!我不擅长沟通怎么办!

我 的困惑是程序员从一个纯写代码的程序员到管理的岗位。以前的专长就是写代码,比如我写了十几年的代码,但是慢慢地发展,管理的人越来越多、公司业务越来越 多,没有时间写代码了,那么这个时候就比较困惑了,我到底要不要继续写代码!我觉得写一些代码还是有助于保持对技术的敏感性。

另外,所谓 CTO,并不仅仅是说关键是技术上的事,它会涉及到更多,产品、市场、运营等等。就我而言,过去就是典型的程序员,也不善于沟通。我遇到的问题就会越来越 多,我不擅长这些怎么办!今后大家创业的话,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每个人擅长的是一个方面、两个方面,那么遇到不擅长的东西怎么办?就只能逼着自己学、尝 试。就是要慢慢地增强自己各方面的能力。

现在,像长篇大论的讲什么东西,我也不擅长。但至少可以做到出去不怵。做到这样也就可以了。我的困惑主要就是这两方面。

林魏(爱加密):带着5个人做事,很开心;带着50个人做项目,有点苦闷。

现 在最大的困惑就是精力。怎么说呢?我一个人做的事情很开心、很快做出来。我带着5个人做一个东西,还是挺开心的。我带着20个人做一个东西有点苦恼了,那 么我带着50个人做东西,精力就完全不够了。因为我们公司职位上的规划,各部门有对应的负责人,遇到问题的时候就找到上面的人,我就协调,第一天协调这个 部门,第二天协调那个部门,第三天再协调其他部门,所以说精力完全不够。

殷晋(云智慧):越大公司的CTO,最后其实就是演讲、吹牛。

三 十而立,四十不惑。到我们这个年龄,基本就不惑了。作为技术人员,成长为CTO。我觉得CTO不是搞技术的,就是搞市场、搞营销的。越大公司的CTO,最 后他其实干的事就是演讲、吹牛。吹的是什么?五年以后我们公司有多牛。像思科、华为大的公司都是这样,对外讲的都是技术趋势性的东西,这对谁有帮助?就是 公司的市场部。我们以前公司的CTO,只要他出马,没有签不下来的单子。我觉得这就是CTO要做的,你要把公司的技术理念、技术方向卖给你的客户,让你的 客户认可你的理念、公司、服务的产品和价值。这对CTO来说是最大的挑战。

当我们从一个纯粹的技术人员,比如说像黄鑫,大家从这个角度往上 走的时候,你会越来越发现,技术工作会占你的时间比重会越来越少,而更多的是繁琐的工作,比如协调人、协调资源等等。很多时候是会占据你很多时间,导致做 事情不够专注,但是这是必须经历的过程。我觉得赵总讲得很对,因为你会发现你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这是你真正开始履行做CTO的责任,你的职责不再是简单 的带人写代码、带人开发软件、开发应用系统,这些东西慢慢有别人可以做了。更多的是卖公司、卖理念技术的方向,让你的客户、市场能够认可。当然这也是我面 临的挑战之一,我也是正往这个方向在走。

肖文峰(TalkingData):预防大公司病,研发人员要有自己的原则。

真 的很佩服同时兼做CEO和CTO的人。CTO同时懂产品又懂技术、懂市场,真的是无坚不摧。我这边的困惑,当公司二三十人的时候,极限开发,一团乱往前扑 就行了。但是当公司到一百人时就要迈过一个坎儿了,因为要从原来产品线上扩一些分支,其他部门多乐,但是研发部门只有一个,就算拆成不同小团队,那么互相 之间也有交叉的需求,因此沟通成本是非常高的。以前大家一个眼神、一个眉眼就知道你想什么,那么公司大了之后就需要文档化、流程。我认为这个事情未必是 CTO来做。我们现在确实遇到这样的坎儿,公司大了事多了,反而往回缩,大家只关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遇到部门交叉的,未必有人就去做。所以我跟研发的 人,如果没有人做你们就要做。我只问结果。就算是一线研发也需要懂产品的东西、BD的东西。接需求的人要问三个问题:这个需求来自于谁?谁要用这个东西? 第二是这个需求要解决什么样的问题?这个问题是不是足够清晰?如果不够清晰就直接打回去。第三是怎么判断这个需求满足的好不好?用户转化率是多少?有多少 人用?很多需求扔上去之后,产品、BD就不再管了,大家提需求时热火朝天,提完之后未必就那么积极了,大家要得就是研发团队去投入资源做完就行了。所以我 要求研发团队去跟这些问题,一个需求出去之后,要看用户用得怎么样、好不好,有问题你要去解决。

研发团队唯一一个任务就是交付。一切交付的障碍都是跟研发团队有关系,所以一切障碍要由研发团队来排除。

7、从技术修炼角度做最后的总结

肖文峰(TalkingData):建立软实力,建立文化。

修炼,对于CTO来说,一定要广,你要有更多的交流,引进更多人才。更多人的时候就要建立软实力,建立文化。对于一百人左右的团队来说,更多要建立精神和文化。这是我的看法。

殷晋(云智慧):勤奋+无耻+微笑。

我 觉得“修炼”这个词用得蛮好。就跟打怪升级是一样的。技术人员要往上走时,第一点需要足够的勤奋。做技术是很苦的活,写代码写到凌晨两三点,第二天早上六 点起来接着干。曾经我们持续过37个小时,高强度劳动。第二点,要无耻一些。我们知道打游戏死了可以复活。那么做技术的话要怕犯错误就会阻碍你的成长。如 果你不敢迈出这一步,做新的突破和创新,是很难在技术上成长的。第三点,在修炼的过程中大家要注意沟通和情商。公司大了,每个人都想往上走,凭什么新的项 目就给你去承担。甚至有时候是破坏性创新。其实我觉得技术人员在沟通或者情商上稍微有一点欠缺,怎么办呢?有一招儿特别好使,保持微笑。从工作第一天开始 我就告诉自己,尤其是做技术的时候,我当时是菜鸟啊,我唯一的优势就是情商稍微好一些,我就经常跟他们笑。你笑的话,别人总不好意思伸手给你一巴掌,慢慢 地你在公司里的机会越来越多、修炼的道路也会更顺利一些。

林魏(爱加密):把工作当做是自己的工作。

尝试改变思想。不管你是什么职位,尝试着把你现在所做的事当做你一天最重要的事,把工作当做是自己的工作,把你所处的公司当做自己的公司,这样自己才有大的提升。

尹春鹏(Testin):你很投入的话,别人是看得到的。

技术人员有一点需要加强,就是沟通,产品和技术人员的沟通。另外就是态度。主动推动项目或者产品的发展,每个人多去承担一些责任,你很投入的话,别人是看得到的,这样机会才能有机会降临到你的头上。

赵庆华(AppCan):作为一个程序人员,打铁还是自身硬。

个人的技能、知识面的广度、解决问题的思想和迅捷度都是靠锻炼、做得事情的多少得到的。其次就是态度、责任心、职业修养,做事情一定要认真。你现在有技术能力、职业修养了,尤其是大公司,那么多开发人员,你怎么让领导知道你能力强,这也是一门艺术。

黄鑫(极光推送):每一种语言、框架、算法的背后是有它的世界观的。

对 于大部分人说,技术要怎么学?我比很多人强的是两点:一是我真正喜欢做技术。这点就促成了第二点,我休息时基本就是写代码,凌晨4点休息,早晨8点起床, 很多人问我“你不累吗?”如果说让你打一夜魔兽累吗?他们觉得很正常,因为是玩游戏。那么对于我来说,写代码、看一些技术类的书,就好象玩游戏。我觉得这 是我自己很幸运的一点。

我以前写过一篇文章《怎么样学习一个新算法》,有三点:一是广泛的学习各个技术。刚开始做一个项目,相信是拎起一个 就用。当第一个阶段过去以后到了第二个阶段,你会去学习。当你去学习每一个框架的时候,你会看它的很多,就是曾经做了什么、为什么产生这个框架、这个框架 或语言未来解决什么问题,当你把整个知识链条梳理清楚以后,你会发现其实已经超越了很多人了。当我达到这样的状态时,我很幸运我有很多好的同事。那么我知 道这些,然后呢?其实每一种语言、框架、算法的背后是有它的世界观的。2012年比特币非常火,当时我有朋友做它赚了几千万。我说你是怎么想到买比特币, 他说不是为了投资,而是相信以后会有这样去中心化的东西,他有去中心化的信仰。

另外一个层面,就是软实力。我觉得每个人都需要提高。前两天 别人问我“你觉得涨工资这件事情怎么样?”我工作到现在六七年没有跟老板提过一次涨工资,但实际上工资是一直涨的。当你去用心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是不一样 的。当你真正不一样的时候,相信你的领导是会看到的,自然会让你承担更重要的工作。

附:精辟言论摘选

研究技术是自己的娱乐,但是把技术转化为产品这是一个工作。

越大公司的CTO,最后其实就是演讲、吹牛。

有些研发人员跟我说“我想做全站工程师”。我比较深恶痛绝,尤其是年轻一点的工程师跟我提全站工程师,我是非常痛恨这种提法的。

不善沟通的技术,只能做到技术大拿。

我是做技术里数据最好的,数据里产品最好的。

成为别人眼里的专家。

我的困惑是,我越来越不擅长CTO,越来越市场。

CTO应该:勤奋+无耻+微笑。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