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手!别再拿抗生素当消炎药!

2015-07-01  sl文库




喉咙痛?吃点消炎药吧。
发烧?吃点消炎药吧。
  等等,先放下你手头的药,看看你最后吃下去的是什么?一些叫“××霉素”的药片?亲,你吃的是抗生素,不是消炎药。
这两者不一样吗?
当然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事实上,医学上并没有消炎药的说法。通常说的抗炎药,指的是那些直接减轻炎症反应的药物,有两大类:一类是激素类的抗炎药,如可的松;另一类是非甾体类抗炎药,如阿司匹林。而抗生素,是用来抗击细菌的。
  为何两者会被混淆?
谬误溯源
  在《辞海》1979年版上可查到,“消炎片”最早是磺胺的俗称。

  磺胺是战火中的英雄。以前,军人受刀枪伤,皮肤破损处易招细菌感染,进而发炎溃烂,因此导致截肢甚至致死者都不少。直到二战,美军士兵的急救包里有了磺胺后,这种情况有了改变。

  士兵们用磺胺粉末撒布伤口,再包扎,并口服磺胺片,预防和阻止了伤口发炎,也减少了大量的截肢。战后,这也成为医学界处置外伤的例行方式。

  而在我国的上海,大概在上个世纪40年代,药房也开始生产销售这类磺胺药粉和磺胺药,并且直接取商品名为“消炎粉”和“消炎片”。把有抑菌作用的药等同于消炎药,大概便由此开始。
  在我国的医药传统中,人们通常都不以药物本身来命名,而常以药物功能为名,譬如去痛片。抑菌的磺胺因为消炎效果显著,自然以“消炎药”的身份畅销起来,而且,这名字也远比“氨苯磺胺、磺胺噻唑或磺胺嘧啶”等拗口生僻的化学名来得响亮易记,深入人心。后来出的磺胺新药,如60年代出的磺胺嘧啶钠,也叫“消炎磺”。
  那为何后来的抗生素也叫消炎药呢?
“消炎”美名过继给抗生素

  磺胺是抑菌药,能减少细菌繁殖(不能杀死病菌),可算是现代西药中最早的抗菌药。


  上世纪40年代后,青霉素、链霉素、氯霉素、四环素、红霉素等真正的抗生素陆续上市,其抗菌作用之强大,抗菌种类之多,远远胜过了磺胺。原先用磺胺治疗效果不佳的感染性疾病,也都被这些新药手到擒来。人们理所当然认为,这些才是真正好用的消炎药。


  如果翻阅以前的报刊,常可见到“青霉素—农村首选的消炎药”、“新一代抗菌消炎药利菌沙”;甚至专业文章也是将抗生素、杀菌、消炎等联系在一起,并通通简称消炎药,“消炎”美名就这样“过继”给了抗生素。

这会导致什么后果?
或许你说,搞错就搞错了呗,有啥问题么?这个还真可以有!因为不是所有的炎症都是细菌引起的!

  我们知道,抗生素是用来抗击细菌的,但疾病中的炎症并不都由细菌感染造成。


  “发炎”是人的一种病理现象,指机体对刺激的一种防御反应,表现为人体组织的红、肿、热、痛。太多的疾病都有发炎的表现,可以说,但凡有血液流通的器官组织,就可能被种种因子刺激,出现炎症,如肺炎、胃炎、脑膜炎、腮腺炎、前列腺炎、中耳炎……

  而诱发炎症出现的因素那可是相当的多,总的可分四大类:生物的(如细菌、病毒、寄生虫),物理的(如热、辐射),化学的,以及免疫过度的因素。

  很明显,这些“炎”病中,只有由细菌引起的,用敏感的抗生素才会有效,而这只占炎症比例中的少部分。而且,随着抗生素药物的研发以及社会经济卫生条件的改善,感染性疾病的比例也较以前更少,而其他因素(特别是免疫性)的炎症则相对多起来,再随便用抗生素来消炎就错得更多。
那些抗生素“消”不了的“炎”
通过上面的分析,我们知道,但凡不是细菌感染的炎症,用抗生素来消炎都是效果不佳的。那么,有哪些最经常被我们误解误用的疾病呢?

  病毒感染所致的炎症性疾病,譬如感冒、肝炎、腮腺炎,包括2003年来势汹汹的SARS(非典型肺炎)。所以,一感冒,喉咙有点发炎,来,吃点“××西林”(青霉素类抗生素)的消炎药,或者想好得快,干脆要求医生吊一针,这都是没用的


  感冒等病毒感染,会引发体内的免疫系统起来对抗,最后多半能战而胜之,所以医生们称之为自愈性疾病。甲肝、乙肝等病毒性肝炎,则都有疫苗来预防,即便感染,用的也不是抗生素。

  而那些由物理、化学因素刺激所致的,譬如长期烟酒刺激、辛辣饮食、空气污染损伤咽部黏膜所致的慢性咽炎,要除去它,自然是有针对性改变生活才能消除炎症。没有菌,抗生素哪有用武之地?当然也有细菌感染导致的急性咽炎,这就要有劳抗生素来消炎了。


  再如免疫因素的炎症,最常见的莫过于类风湿关节炎,这的确是需要减轻炎症的疾病,但靠的绝对不是抗生素,而是很多人害怕的糖皮质激素,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抗炎药。因为机体的免疫过度反应了,导致炎症,所以需要对症地把这炎症平抚下去。常见的阿司匹林是另一类抗炎药。

现在,大家知道,不时吃点“××霉素”、“××西林”来消炎简直就是一个低级错误吧!效果不佳不说,滥用抗生素,导致耐药,真正感染时无药可用才更可怕!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