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蓖麻与曼陀罗

2015-07-18  红瓦屋

蓖麻与曼陀罗


  王瑢
  记忆中,总觉得奶奶很神。老宅子隔壁,早前住着个大爷,有一天突然就口目歪斜,说是中风了。奶奶不慌不忙,找个粗瓷大笨碗,抓一把蓖麻仁,用擀面杖逐一捣成膏状。而后奶奶抬头看看这大爷,口里念念有词,左边斜贴右边,右边斜贴左边。贴了一夜。第二天,隔壁大爷来敲门。嘿,真就好了。有谁家小人儿受风感冒了,奶奶笑眯眯问上一句,咋个不舒服呀?鼻塞不通,呼吸不畅。奶奶照旧抓过一把蓖麻仁来了,大概二十来粒的样子,加一枚大红枣(要先放在火上烧至半焦),放在一起捣,捣碎捣匀,然后取过一包纱布,估摸着剪成大小块,把捣好的东西裹一裹,塞进小人儿鼻子里,说,回家歇着去吧。一天换一次。不出个把月,小人儿鼻息顺畅,嗅觉味觉通通恢复。根本就不用吃药。
  我大概三四岁时,右手食指与中指之间,生了两颗瘊子。瘊子学名扁平疣,我奶奶叫“刺疣”,初如赤豆,状似花蕊,日久自落,所以也有人叫它“千日疣”。瘊子不痛不痒,但看着心里戳气。奶奶不知哪里找来几颗大扁豆模样的东西来。这是啥?蓖麻。把蓖麻头上切去一小节,露出里面白白的仁肉来,抓过小人儿那只手,在两颗瘊子上来来回回擦,边擦边再三嘱咐,这东西可不能吃啊,有毒。蓖麻壳表面很光滑,灰白黑褐色,或是黄棕与红棕色相间的花斑纹,这么漂亮的豆子,怎么会有毒?小人儿嘴上答应着,心里说,奶奶骗人的。等三颗蓖麻仁全部擦完,奶奶说,盖上被子睡一觉,睡醒来就好啦。
  奶奶前脚刚刚离开,小人儿迫不及待爬起来,咬开一颗蓖麻。仁肉真是白,白得透亮,凑近闻一闻,隐隐有一丝香味。似乎又不能说是香,说不清楚。小人儿犹豫着,舌头尖小心地探上去,舔一舔,吧咂吧咂嘴,咿,没啥呀,不知怎么一不留神,这颗蓖麻仁就咽进肚子里去了。奶奶的嘱咐于耳边回响,“有毒啊有毒”,心里一吓,小身体一下子挺得笔直,心想,怎么办怎么办,这下是不是要死了?然后就呆坐着等。等,等,等。等了有一阵子,根本没有事情发生,小人儿长舒一口气,胆子也大起来了。又咬开第二颗,第三颗,这次吃的比较仔细,努力咀嚼回味,嘴巴里一股子香,香得奇怪。小人儿越吃越来劲,也不知道究竟吃进去了多少,反正奶奶抓来的那一把,所剩无几了。吃到后来,小人儿觉得头昏头沉,浑身无力,眼前星星闪呀闪,最后咚的一声,倒了。这次是真睡过去了。故事后来的版本是,等奶奶手头事情忙好,打算回屋叫小人儿起来,死叫活叫就是叫不醒了。奶奶忽然间发现床头柜上剩下那几颗蓖麻时,意识到出事情了。我妈当时就吓哭了。姜是老的辣。我奶奶一双小脚蹬蹬蹬蹬,几步奔进厨房去,弄来半碗熬煮咸菜的原汤来,那天正在腌制过冬的咸菜,我妈扶着我,我奶奶一手捏了小人儿鼻子,灌下去,咕咚咕咚几口,小人儿立马就吐了,吐得天昏地暗。奶奶又端来一碗淘过米的水,一口气灌下去。小人儿终于缓过劲儿来了,人吓了个半傻。那几天,学校自然也去不成了,天天卧床休息,吃啥都没胃口。我奶奶在小人儿屁股上狠狠拍了几巴掌,说,香吧香吧还香吧?
  那天,网上搜看《白毛女》。镜头中,喜儿灯下纳鞋底,时不时凑近灯头去挑上一挑,我忽然发现,这灯是用草棍子串了一串蓖麻仁在那里烧着的,心里一阵子捣腾。往事不堪。但蓖麻在我看来,多多少少是夹杂着些异国情调的。大而披纷的叶子,柔软而颓废的美好,结出的籽倒像是古代的一种兵器,叫做“铁蒺藜”的。北方乡下,习惯把蓖麻叫“鼠见愁”。奶奶就手摘一两颗蓖麻来,放在老鼠经常出没的洞口处,笑眯眯来一句,等着吧。这东西粘到动物皮毛上,千甩万甩甩不脱,任你百般努力,就是弄不下来,粘一半个尚且如此,粘多了会怎样?简直是要了一条鼠命。
  曼陀罗开小喇叭模样的白花,小小的长长的,秀气,隐隐有一点点香。但曼陀罗可比蓖麻厉害更甚,花跟叶子都是剧毒。曼陀罗主要成分莨菪碱、东莨菪碱及少量阿托品,起麻醉作用的是东莨菪碱。据说古人的蒙汗药,就是用曼陀罗的种子制成。想必那十字坡上的孙二娘,应该是合制此药的一把好手,二娘看中了哪个客官,口里喊“倒,倒,倒”,边喊边拍手,这人于是就倒下去了,二娘又来一句“任你奸似鬼,喝了老娘洗脚水”。我想这蒙汗药,可比洗脚水要利害得多吧?曼陀罗果实成熟,与蓖麻雷同,也有一只布满细细毛刺的外壳,大小个头相差无几,只是里边的籽稍有区别。打开来看,小小的粒,高粱粒那般大小,黑色,形状不规则,不像蓖麻是一整颗果仁儿的。把曼陀罗的籽掺杂到烟叶里去吸,据说能治老年性哮喘病。我记得奶奶一入冬就自己动手卷土烟卷来吸,烟雾极大。
  奶奶老宅子门前的崖山,长着很多曼陀罗。曼陀罗的种子还有个名字叫“颠茄”,我奶奶喜欢叫“北洋金花”或是“凤茄花”,听着洋气十足。曼陀罗跟蓖麻若混杂一处,根本分不清楚。记得有那么一次,我跟哥哥疯玩,忽然发现不远处有个猪圈,我们把蓖麻籽曼陀罗籽大把大把往猪圈里扔。猪这蠢东西,嘴里哼哼不停,扔一把,吃一把。头也不抬。它不觉得扎嘴吗?那头猪吃到后来,自然是昏昏大睡。我一直都没敢问,那猪死了没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