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猪电子业 / 待分类 / 娜家小院:生态农业是一种生活方式

分享

   

娜家小院:生态农业是一种生活方式

2015-07-22  小猪电子业

  初识娜姐是在2013年的秋末,那时候的“娜家小院生态农场”才刚刚起步。如今农场在南京高淳已经占地40余亩,为100多个会员家庭提供有机农产品的服务。今天我们一起来听郑娜给我们讲她和“娜家小院”的故事。


 

 我为什么要做生态农业


  一个是多年前在欧洲接触到有机食品,我也逐渐关注起有机农业。但是了解的越多就越不放心,2012年,我自己雇老农种菜两亩,发现农民自家菜地都用农药,不用不会种。于是2013年4月起,我开始在高淳慢城一块撂荒两年的地里种植生态蔬菜。我本意是满足自家对安全放心的生态菜的需求,后来发现,我的这些亲朋、邻居圈里有相同需求的人其实也不少。于是我便扩大种植,到目前已经耕种有四十余亩菜地。



  耕耘菜地的前几年里,我边种边学习,参加中国社区支持农业旗帜的小毛驴市民农园和梁漱溟乡建中心举办的CSA农场培训班、第五届全国CSA大会,拜访学习十余家CSA农场,和生态农业圈多家场主交流学习,越深入越发现自己学几辈子也不易出师,可是生态农业又是那么的吸引我。健康土地=健康植物=健康食物=健康的人,说大了利国利民、关乎民生、人类、地球的存亡,往小里说,活着最基本的不就是安全健康的食物啊,难道要一边玩命工作一边疯狂吃毒药?


  我了解的有机农业


  有机农业是个投入大见效慢的良心产业,大家常打趣称“吃钱的无底洞”、“想害谁破产让他投农业”,尤其是生态、有机方式生产的农业成本很高,消费者接受度有限。生产不像工业那样可以流程化、制度化管理,也不会通过简单的量化生产降低成本;人才奇缺、一线劳动者老龄化、受教育低严重(平均60几岁、文盲不少);国家政策扶持有限,农业生产者作为链条的最低层,生产市场风险都要自己扛,能怪农民打药狠、食品安全危机频发吗?



  随着国家政策新举,新的趋势是产业大鳄、资本市场关注进入农业,农业产业化、农村圈地、骗补助项目资金等问题多多。又有多少人善待土地、用心耕作、踏实务农呢?随着消费者对安全食品的关注,市场上各类冠名绿色、生态、无公害的有机农产品眼花缭乱,农庄如雨后春笋冒出。


  作为一个消费者,有必要知道是什么人、在什么地方、用什么方式、如何生产自己和家人每天吃进肚的食材,“关注来源、善待自己、善待环境”。


  娜家小院的种植方式


  娜家小院是一个小而美的生态循环有机农场,小规模有限供应,不面向流通市场。没有要求扩大规模的约束,所以最开始定下的种植标准能够更好的去执行。



  播种的季节我们小心选良种,坚决杜绝转基因种子,只用当地村里老农自家的老种,也和其他有相同理念的生态农场推荐的长期合作的种子公司合作,施用自己沤的有机肥。目前菜地水源是流动的水库蓄水及山上流下的水,接下来打算农场自己打井保证更放心优质的水源。精耕细作,不求最大化产量,只求力所能及的安全,坚守自己的信仰和承诺:努力实现按照有机方式种植,六零一非,零农药、零化肥、零除草剂、零添加剂、零地膜、非转基因,全程人工除草捉虫;不做商业化认证去增加无谓成本、采取社会参与认证,招募劳动份额会员在农场耕作,欢迎配送会员来参与劳动参观农场。做联系消费者和生产者的PGS参与式保障体系,展示生产全程。


  蔬菜采摘、分拣、包扎、配装是当天上午完成,做晚饭前送到,希望大家吃到当天的新鲜菜。菜农夏天早上四五点就下地了,冬天因为有霜冻,太早菜上有冻霜会湿水,看着新鲜不好存放,所以要晚点太阳出来才好摘菜。可是分拣是最费时的,有些菜是近乎一根根理的,就算加了临时工,也经常忙得我们没时间吃饭。


  娜家小院的成本与销售


  生态农业有个粗略算法:菜出地费用6元每斤+物流配送3元每斤+种子肥料地1元每斤=10元每斤,如果是认真的有机种植基本是这个生产成本,加上销售、市场终端费用,有些农场重营销、包装、渠道开发,加上销售人员多、投入大,这就是为什么生态菜贵了。



  我自己开车奥体到菜地200公里、过路费汽油钱往返一趟250元,一个月12次3000元,菜农3.5个人月工资6000-7000元、加上六亩地租、肥料、种子、其他大棚膜等设施投入,一个月最低12000-15000元。还没算我自己人工、借用苗圃的人、物料和基础设施、车辆损耗保险等。六亩地种植好运营好可以供60户家庭蔬菜,我现在的生产费用和销售收入是亏损的,如果配送到60户家庭,我的蔬菜的定价上看,最理想状态是持平。


  即使扩大生产也远不是想像那样,可以很容易降低单位成本,因为量大生产投入基础建设投入也会加大,比如现在我夏天用冰柜可以对蔬菜预制冷,规模再大就要上冷库,冷库要求也会随着加高费用、灌溉设备、人工等投入会增加很多,产出却不是完全能控制的,毕竟农业靠天吃饭成分很大,所以投入加大,产出确不能保障,风险会成倍增加。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不认可产业化来做生态农业是可行,是真正能保证有机方式种植的。


  做了三年农场,我的感触



  有人会问:你忙活半天那么累,风吹日晒雨雪淋,不挣钱还干啥?真正生态农产品想盈利还是蛮困难的,所以都指望农产品加工、农业三产来实现盈利,即便运作好的农场也不会是高利润的。可这是一种生活、工作方式啊,我觉得家人吃到安全健康菜,我自己田地工作的心情愉悦、呼吸舒畅、体魄锻炼,结识志同道合的朋友、自我价值的实现,难道就不是收益吗?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和国际友人学习,重新衡量人生、工作生活的价值和意义。


  认识娜姐已经很久了,见过也不止一面,但娜姐给我的印象始终如一,执着、认真、真诚。


  第一次见面是“娜家小院”刚刚开始运营,娜姐到马坊基地问起我们配菜和物流的一些具体环节,从配菜开始到结束,一直参与,不时的询问,有时又会特别客气的提出自己的建议。参观农场的时候,不是简简单单拍几张照片,几乎每一种作物她都要蹲下来看一下,然后了解从播种到收获整个过程中可能遇到的难题。


  第二次见面就是在农场经理人培训的时候了,距离第一次见面有一年半之久,“娜家小院”也已经有了100多个会员家庭的加入。这次见到娜姐感觉有些憔悴,运作农场的确是一个费心费力的活,每个身处其中的农场主都会有切身的体会。但没变的还是娜姐的认真和执着,每次上课娜姐都非常认真的听讲,培训结束的时候,40多页的笔记本上全部是密密麻麻的笔记。相比第一次见面,她问老师的问题也越来越专业,几乎每一个问题都是自己在实际运作农场的过程中遇到的,老师的回答她都会认真的记到笔记本上。


  培训期间,她跟我说,来参加培训是她最近几个月最轻松的一段时间了,她要好好睡个懒觉。其实每天的培训在早上7点半就要开始了。


  娜姐是很多新农人的代表,虽然做农场之前从事的工作可能不一样,但都是因为对家人、对朋友健康的关注开始尝试,从对农场一无所知到开始用运营者的角度思考问题,他们用行动逐渐把一片片深受毒害的土地变成世外桃源,让一个个家庭享用到有机食品,他们就是最接地气的中国梦的构筑者。



商务合作、广告投放,请加小编微信 yipingjiaduobao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