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书怎么会是我舅舅?

2015-07-26  悟空书斋
这本书怎么会是我舅舅?
我离家去读研时,珩仔的妈妈才满周岁。就是这样,遗传信息这条线上的传承演化成了文化信息这条线上的传承。这就是我对珩仔说“论辈分它(《发酵原理》这本书)属于你"uncle"这一辈”的缘由。
张星元
一天晚上,珩仔来书房(悟空书斋),看到我的书桌上一叠新书,就迫不及待地捧了一本,恭恭敬敬地放入他的书柜。我正好从客厅走过来看到了这一幕。
这叠新书是科学出版社刚寄来的我的新作《发酵原理(第二版)》,珩仔是我在幼儿园大班读书的外孙,近来在跟我学英语口语。
看到这神秘的一幕,想起了几天前我与他的一次谈话。
那天晚上,也是我们上口语课的时间,我对珩仔说,我的书完成了,新书寄来后今年全家可以一起痛快地享受春天了。为了写这本书,这几年我们经常放弃休假,我长年累月在书房工作和学习,珩仔是知道的。他的书柜里已经有一本《发酵原理》,是初版的。他接着我的话头请求我,收到新书后,再送他一本《发酵原理(第二版)》。我答应了他。
其实,在精神上,《发酵原理》的话题融入我家的生活,它早就是我们家的一员了。关于发酵原理的故事说来话长,怎么才能让这么小的孩子听懂呢?为了提起他的兴趣,我问他,你与《发酵原理》谁大?他说,我知道我与它是同年诞生的,一样大吧。我说,论出生年月你和它差不多大,论辈分它属于你“uncle”这一辈,就是你妈妈这一辈,是舅舅。珩仔笑成了一朵花,说,公公(外公)你真是笑死人了,这本书怎么会是我舅舅?
英语口语课就是我们祖孙两人,晚一些开始也可以。“珩仔,你是不知道啊,”我这样回答这个似乎荒谬的问题,“30多年前我和你婆婆(外婆)就有了你妈妈,如果那年我不去读研,你现在就有舅舅了,但是”他打断我说,“读研就没有舅舅了?”我说:“读研要离开家去很远的地方,还要出国,既要发奋学习,还要节衣缩食。”他一脸疑惑,反问我:“养不起舅舅了,对吗?”我回答:“是的,更重要的是,为了实现我的理想。”他突然明白了,说:“理想就是发酵原理吗?”我抱起他亲他的额头,称赞他:“小猴子真聪明!”
珩仔是小猴子,我就是老猴子,我比他大60岁。2004年暑假我给科学出版社寄去《发酵原理》书稿时,我已经60岁,同年秋天珩仔诞生,第二年春天该书出版。这就是“论出生年月你和它差不多大”的根据。
在30多年前的科学的春天里我发现了实现我学生时代理想的机遇。当年,我对于我的下半辈子进行了认真的思考。
每个人的人生都是独一无二的,但终究只是载体。人作为遗传信息的载体,承载父母的遗传信息,在特定的时空对生存环境自主地作出响应的过程,这就是肉身人生;人作为文化信息的载体,承载人类文化信息,在特定的时空对文化环境自主地作出响应的过程,这就是精神人生。在人生的过程中,将父母的遗传信息传递给自己的子女,这就是遗传信息的传递。在人生的过程中,首先接受环境文化的熏陶,进而在传承文化的基础上发展文化,把自己的发展历史和文化成果留在这个世界上,这就是文化信息的传递。肉身人生是父母给予的,后天养成的,是一种由环境支持的自主调节过程。精神人生主要靠自己的努力,也得益于天资和环境。肉身人生是基础,精神人生是生命价值的体现。肉身人生是短暂的;精神人生创造的历史和文化,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在合适的条件下是可以长存的。
人生应该完成两件大事:一是遗传信息的传递,二是文化信息的传递。人生就是在人类社会的接力赛中,随缘地接好前人智慧和文化的接力棒,并把它传下去的过程,人生的价值在于如何把自己这一棒传递得更好。
想清楚了,就认真去做。我决定考研。我终于跨出这决定性的一步,我离家去读研时,珩仔的妈妈才满周岁。就这样,遗传信息这条线上的传承演化成了文化信息这条线上的传承。这就是我对珩仔说“论辈分它(《发酵原理》这本书)属于你"uncle"这一辈”的缘由。这对于一个幼儿园的小孩来说也许还难以理解,相信他会在成长的过程中逐步理解。
(http://blog.sciencenet.cn/u/biozhang)
《科学时报》 (2011-08-02 A3 博客@科学网)

将本文转发至: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