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生活小记:苦瓜、癞蛤蟆和陆羽

原创
2015-07-27  广东黄汉光

喜宴。厨师忙得不亦乐乎。雪白的盘子撒了一层白糖,一条半生不熟的黄瓜放在上面,厨师吆喝着:青龙卧雪!不一会,又嚷开了:木瓜炖雪蛤!

听着这样的声音,苦瓜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多年以来,喜宴、丧宴;时年八节的三牲菜碗,它总是被人踢在一边……

苦瓜本来津津有味地诵读着孟子的书:“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弗乱其所为。”一想,义愤填膺,破口大骂:“天没降大任于吾身也,怎苦吾心志?”把书狠狠砸在地上。

这一砸,书翻了几个筋斗,刚好砸在墙角边的癞蛤蟆身上。

“苦瓜哥,生气了?也不要把我当出气筒呀!”

苦瓜见那本书差点把癞蛤蟆砸扁了,忙赔个不是。

“息怒,息怒,你怎么火气如此之大?”癞蛤蟆瞪着青溜溜的眼睛,很是惊讶,小心翼翼地问着,生怕冷不防又被苦瓜砸了,再砸一下,那得粉身碎骨。

苦瓜与癞蛤蟆家族老死不相往来,真是不砸不相识。苦瓜刚好是满腹冤情无处诉,听癞蛤蟆这么一问,便一五一十说开了:造物主真是有眼无珠!造我一身粗糙的皮肤,丑八怪!害我一生一世看都不敢看镜子一眼!还造我一身的苦味!那些农民,也叫各种瓜菜不与我为邻,生怕沾上我的苦味!我在田里就是那么的孤独。再者,你看,那些木瓜、南瓜等等这些孙们都趾高气扬摆上喜宴,我被冷落在旁边,有谁理睬我吗?是可忍,孰不可忍!

癞蛤蟆静静地倾听着,见苦瓜愤愤不平,只得安慰安慰:“苦瓜哥,不要生气了!时也,命也,运也!你看我,人类对我的身心都造成极大的伤害!说什么;蛤蟆撑床脚——假硬;说什么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还有面子见人吗?无论白天黑夜,我都龟缩在阴暗潮湿的角落。”

苦瓜真想不到还有命运比自己差的,心里似乎平衡一点。

“苦瓜哥,你的命运其实比我好多了,你没被摆上酒桌,或许只是因为你的名字——苦!谁愿意听到这样的字眼呢!可是我,我的名字会差吗?我的同宗青蛙,与人类称兄道弟,成为人家的盘中餐。可是我,谁用正眼看这我一眼?遇到我,不是乱踩,就是乱踢!”

它们说着说着,喜宴上的嘉宾早已菜饱酒足,他们眉开眼笑,正在品味佳茗。

茶圣陆羽翩翩而至。他早已听到苦瓜和癞蛤蟆所说的话,他走近前,苦瓜和癞蛤蟆一看陆羽那面貌,都惊呆了!

“您是癞蛤蟆的化身?”苦瓜问道。

“您怎么长着一副苦瓜脸?”癞蛤蟆疑团多多,不禁问道。

“是的,我长得丑。可是那是父母所生!”陆羽沉思片刻,说:“刚听到你们的一番言语,其它你们比我好多了!我写过的自传里面写到‘陆羽字鸿渐,不知何许人,有仲宣、孟阳之貌陋;相如、子云之口吃。’我是一个弃婴,出生的时候,父母见我生得丑陋,把赤裸裸的我丢弃在一座桥边,要不是群雁用翅膀温暖我,要不是有一个好心和尚收养我,我早就冻死了!我不只是相貌丑陋,还口吃!我可从来都没自卑过!也没埋怨过谁!”

它们都感到惊愕!没想到被世人尊称为圣者长着如此丑陋的面容,又有如此辛酸的经历。

“苦,又怎么了?我假如在丑陋中沉沦,不吃苦,能成圣吗?”

癞蛤蟆若有所思,对着苦瓜说:“苦瓜哥,不要生气了!苦为五味之一,无苦不成味。你看人类还是有赞美你的,明末清初著名学者、诗人,与陈恭尹、梁佩兰并称‘岭南三大家’,有‘广东徐霞客’的美称的屈大均是这样说你‘杂他物煮之,他物弗苦,自苦不以苦人,有君子之德焉’。说你有君子之德!”

苦瓜听着癞蛤蟆的称赞,那张脸似乎绽出了笑容,它也对着癞蛤蟆赞美道:“古代药书《纲目》说到你可入阳明经,退虚热,行湿气,杀虫匿,而为疳病、痈疽、诸疮要药也!你也真了不起!”

说着,说着,都若有所思,他们不再怨天怨地,忘记了身上的丑陋。世上再丑陋的东西,只要不自暴自弃,有志,勇敢地生存下去,或许会有那一天,能让世上见到其崇高而伟大的一面。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