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桑尼亚 惊叹原始与野性的非洲生命力

2015-07-28  梅竹君

非洲是狮子王的塞伦盖蒂草原,是海明威的乞力马扎罗的雪,是浩浩荡荡的动物迁徙......这些印象闪罢,最终,我去了坦桑尼亚。那里有辛巴的草原,有海明威的雪,有马赛人奔跑着的黝黑长腿,有最早的智人足迹,还有角马和斑马周而复始前进的脚步。坦桑尼亚仅仅是非洲的缩影吗?不,当赤道的阳光兜头照下的时候,这个国度的生命力会先融入你的皮肤中、血脉里。


图/肖戈 黑摄会 费腾 Steed

文/fae 编辑/李一毛


1

狮子王辛巴漫步无边平原

塞伦盖蒂


塞伦盖蒂正如它的斯瓦西里语涵义一样,是一片无边的平原。在过去的一两百万年中,东部的火山群播撒了肥沃的火山灰,滋养出大片青草与灌木,大约3万平方公里的平川上,百万年来未间断地上演着食草动物奥德赛式的迁徙与食肉动物的生存之战,这些似乎应该惊心动魄的情节在眼前却显得异常宁静,充满了肃穆感。


塞伦盖蒂的清晨 F5.6,1/200秒,ISO200


草原上散落着巨大的花岗岩,也是火山活动的产物,《狮子王》中辛巴的荣耀岩正是这些岩丘中的一块。2月到3月雨季初来,斑马和角马刚踏上前往北部马赛马拉的旅程。登上荣耀岩放眼四望,大地上一望无际的斑马正默契地向一个方向漫步而去,角马更是列成天边整齐的一线,在前进中不断有新同伴加入,队伍绵延到视线之外。


空旷的草原上,花豹母子依偎在巨大的树干上打盹,母豹忽然警惕地起身抖抖金色的毛发,矫健的身姿一览无余 F8,1/250秒,ISO200


草原不仅为食草动物提供了丰沛的食物,也公平地为食肉动物提供了捕猎和休息的蔽身之所。一只趴在金合欢树上小憩的花豹似乎觉察到了几百米外我们这些人类的目光,它优雅地一拧身,流畅地下了树,踪迹立刻就隐没在了随微风摆荡的长草中。


塞伦盖蒂大草原上的马赛人 F5.6,1/400秒,ISO200


坦桑尼亚的旅游业一直坚持维护动物的生存环境,我们的Safari向导总会很自觉地把越野车停在动物的警戒距离以外,并且还会提醒我们不要大声说话,以免对野生动物造成惊扰。生存在这里的野生动物尽管已经适应了越野车在草原上穿梭来往,但它们对于人声嘈杂依然保持着天然的警觉。


俏皮的长颈鹿探出头来 F5.6,1/1000秒,ISO200


动物并不是塞伦盖蒂的全部,其实草原本身就已经具有足够的感染力了。日出的壮丽是难以言喻的,在朝霞初生的清晨爬上岩丘,等天色渐明,突然间太阳绽放万丈光芒,而草原上的合欢树整齐地投下长长的影子。此刻,没有人能抑制住心中的激动,大家一步跨到崖边,向着太阳初升的旷野放声喊叫起来。


塞伦盖蒂洛博野生动物酒店壮阔的星空,这家酒店开阔的视野面对着食草动物的迁徙路径



2

昔日火山之下的动物乐园

恩戈罗恩戈罗


曲折无奇的盘山路通往非洲七大自然奇迹之一的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下车走到火山口边缘的观景台,忽然之间闯入视线的开阔绿意让我的一句惊叹脱口而出:“啊,碗中的蒙古草原!”


据估计,恩戈罗恩戈罗曾经是一个海拔4500米到5800米的巨大火山锥,在300万年前剧烈喷发后塌陷,留下如今这个面积广阔的火山口,顶部海拔约2300米,深610米,底下是260平方公里的平阔草场。


摄影爱好者们进行拍摄 F5.6,1/200秒,ISO400


驱车到火山口底部,开始有成群的动物远远近近地散布在视野中,我们等待一群斑马慢吞吞地从车前走过去。由于海拔的关系,火山口内常年气候适宜,水草丰美,斑马和角马这样的食草动物都失去了逐水草而居的本能,不再迁徙。这里的斑马一只只晃着圆润的屁股,远看似乎腿都短了一截,令人忍俊不禁。由于生活太过安逸,鸟类受到惊扰也懒得飞远,扑两下翅膀、挪几寸便作罢,连一向以胆小著称的非洲野兔都慵懒地趴在路边的草丛里,它们对停在面前拍照的越野车露出无所谓的神情。



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一对雄性的班马正在争夺配偶 F8,1/640秒,ISO200


由于草食动物密度高且警觉性低,恩戈罗恩戈罗狮子以肥胖名闻四海,越野车开过一个狮群,离车道不过三四十米的地方,几只年轻的雄狮像家猫一样亮着赘肉横生的肚皮呼呼大睡,不远处有瞪羚悠闲地吃草,完全挑战了“大型食肉动物附近不该有食草动物活动”这一常识。在恩戈罗恩戈罗游逛一日,连人都变得慵懒了起来。如果《圣经》所说的应许之地确有其地,一定就是这个生命活动全然设在“Easy模式”的地方。



人们在树下支满了帐篷 F6,1/400秒,ISO200


第二天一早,从火山口边沿的酒店离开前,恩戈罗恩戈罗选用“震撼模式”为我们送别。破晓前火山外侧的云气蒸腾上来,厚云翻涌,然后像洪水一样灌进火山口,那个流云飞溅的时刻,朝阳大盛,将翻滚的云浪染得耀目。这画面让人想到瀑布轰鸣,金戈铁马,但却静得让人屏住呼吸。直到云雾灌满了这个天然容器,眼前一片茫茫,我们依旧沉浸在目瞪口呆的震撼之中。



3

马赛人信奉神之殿堂

纳特龙湖


前往纳特龙湖的路上,我睡着了,之后被热醒了。我醒来时,惊恐地环顾四周,想起曾经有一个“地球上最不像地球的地方”的排行榜,我看着眼前的景象,心想纳特龙湖盆地实在是应该榜上有名。眼前的地面上没有一片绿色,凌乱破碎的白色岩石每个棱面都反射着烫眼的阳光。这碎石滩一直延伸上一道小山梁,那后面赫然立着相邻不远的两个黑黢黢的火山锥。向导指着高一些的那一个告诉我们:“那就是伦盖伊,马赛人的‘神之殿堂’。”


纳特龙附近的小溪 F2.8,1/1000秒,ISO80


从营地望出去是壮丽的风景 F8,1/250秒,ISO50


牛铃声响,被汗浸得乌黑油亮的马赛妇女在路边放牛。那是我在坦桑尼亚见到的最枯瘦的牛,它们艰难地在滚烫的石缝中翻找枯草。车嘎吱吱地冲上石头陡坡,荒颓的石头滩骤然开阔,白炽大地绵延的尽头是一道明晃晃的亮带,那里忽然有一片粉红色的薄雾轻盈升起。


纳特龙湖营地酒店,被人们称为“岩石帐篷” ,因为酒店把所有帐篷都盖上了黑色伪装网并涂上纹路, 从远处拿望远镜看可能会把它们当成岩石 F8,1/640秒,ISO200


拜伦盖伊火山的碳酸钠熔岩所赐,纳特龙湖是名副其实的苏打湖,强碱性让大多数的生命与它和周围的土地无缘,但是这腐蚀性的艰难环境为小火烈鸟—小红鹳提供了唯一安全的繁育场所,耐碱性的蓝细菌为这些鸟儿提供了营养和美丽的颜色。这里是火烈鸟的天堂,原来严酷也是一种维护。我们跟随马赛向导踏过湿地烂泥,涉过小溪,站在湖边看着大群火烈鸟翩然腾空时湖水里的倒影。我回头,目光没有遮挡地穿过旷野投向伦盖伊那完美的锥体,真正感受到了神性。常年气温40°C以上的地方竟也有桃源:湖与火山之间的小山谷里,溯山涧踏山岩而入,尽头是一处小瀑布。向导回头灿然一笑,我们跟随他迫不及待地从毒辣的阳光中跃入溪水深处。逆水流攀上瀑布下的岩石,站在那里被水流重重地敲打着肩头,几乎是一种洗礼。


傍晚,纳特龙湖的萤火虫漫天飞舞


跨过赤道的另一个意义是见证北半球所没有的星空,干燥开阔的纳特龙湖畔无疑是观星胜地。夜幕降临,大小麦哲伦星云从伦盖伊肩上缓缓落下,南天银河闪亮着升高。所谓神性大概就是完美之后还留有惊喜—大群萤火虫从营地边的苇丛中飞起,在银河下画出了一个个优雅的光的漩涡。


拍摄推荐

1.装备

野生动物是绝对的亮点,建议带300mm以上的长焦镜头。风景开阔,长焦亦可拍风光。在住处经常有两栖爬行类动物出没,建议携带微距镜头。带上望远镜和该区域的动物图鉴会增加游览和拍摄的乐趣。拍野生动物极其消耗存储卡,一定要带够。此外,最好携带一架小型无人机,它对草原动物迁徙和湖中火烈鸟群的表现力是地面视角无法比拟的。


2.动物与人文

城市周边和半路常有马赛人的村落和牧群,他们艳丽飘逸的身影在旷野中是很好的拍摄元素。如果当地人不愿意接受拍摄,请尊重他们。并不是国家公园中才有野生动物,它们随时可能在路边出现。


体验推荐

1.马尼亚拉国家公园有夜游项目,这里会有一些白天看不到的有趣生物出没。向导和护林员一路上会用强光手电为游客们指认动物,不用携带闪光灯。


2.塞伦盖蒂早晨有热气球项目可以选择,在大迁徙季节里,从天空向下看会有不错的视觉效果。热气球放飞时间很早。清晨的日出时分,从地面拍摄,天上的热气球也会为草原景观增添不少趣味。


3.纳特龙湖的涉溪徒步和湖边徒步非常精彩,一双溯溪鞋会大大减少溪水和晒得滚烫的岩石交替带来的痛苦。以防万一,记得为相机做好防水措施。






《摄影旅游》7月刊

《Best View北京餐厅》

精选北京10家景观最佳餐厅,

它们或者位置独特,包揽京城标志性风光,

或藏身在不起眼的建筑中,自成一番天地。

10张景观最好的桌台,10位有意思的吃货,

在最好的时间段,一起体验京夏好食光。



购买7月刊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