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个女子的认知回忆录

 我会精彩 2015-07-30
        我常常感觉这个世界和社会没有人情味。不过因为自己是自省型人格,所以渐渐在思考中找到了这种感觉的本质原因。那就是因为自己不是强者。 
       我的家庭是混合家庭,我有一个后妈,她有一个女儿,我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爸爸是原生的啦。我的待遇符合一般混合家庭的事实,我在家基本上处于边缘位置。十五岁以后,因为爷爷奶奶纷纷去世,我第一次完全和爸妈住在了一起。特殊的家庭环境很正常地给我的性格形成和人格的健全造成了非建设性的影响。    
        我今年二十岁,可我仍然记得后妈在我六岁时对我的言行。除了在外人面前,因为血缘,她对我和其他那两位爱憎分明。所以我受到了许多不公平的待遇,加上爷爷奶奶的溺爱和他们养而不教的教养方式,我毫无自尊感和责任感。    
        当父亲因为不正当的经营方式而进了派出所又被亲戚拿钱从派出所里赎回来的时候,他跟我和爷爷奶奶讲了民警拿针扎他,他一害怕便尿了出来。我哈哈大笑起来。一笑便发现有点不对劲了。而我只知道我要什么物质,每当他开车外出的时候,我在车窗边跟他一说便有。     
        没有亲妈的言传身教,小时候的我的穿着举止远远低于社会文化对女孩子的角色期望。因为自己和别的女孩的暗暗比较,这成了我自卑的一大源泉。我总幻想别人对我如何贬低。但是,现在都令我迷惑的是,为什么我不行动起来去改变呢?    
        因为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一颗能出人头地的绿葱。高三时,因为强迫症和轻微抑郁。我的成绩从年级前十一直游离于五十名外。我的思维因为现实的压力根本不能正常学习。一看书,我的头脑里与读书无关的思考就全冒出来了。然而,因为高一二的底子,自己与录取线差的不远。    
       带着还存在的一点点好胜心,我去了外县的复读班。然而,强迫思维仍然如故。可是,这却是我开始认识社会的起点。我第一次意识到还有被朋友背叛的事情。然而,现在看来,不是被朋友背叛,是判断是否能做朋友环节出了问题。这里,同学之间勾心斗角,互相在背后说着彼此的坏话。我那软弱的心灵被这些吓尿了。我在这里如履薄冰的度过了一年。高考时,不堪一击的自尊被抄袭者的诋毁把我打到了专科学校。      
        所以,综上所述,我很相信性格决定命运。     然而,既然我能清楚的写出这么多负能量的历史。就说明我开始总结历史,立足当下,着眼未来了。         


                                 认识你自己,苏格拉底如是说。——后记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