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az9018 / 待分类 / 站队,是最愚蠢的选择

0 0

   

站队,是最愚蠢的选择

2015-07-31  qaz9018





L是我的师弟,正宗的同门师弟。当然,他不是投奔我而来,只是恰巧考到了一个地区,不同的是,我在中院,他在区院。虽然不在一个院,但毕竟在一个城市,所以,他经常来找我聊天,向我这个师兄请教一些上班以后遇到的问题。


一天,L很苦恼,发信息约我下班去喝啤酒,我推说自己很忙,但他一再强调,没有其他同事在,就是想找我聊聊。我说好吧,谁让我是你师兄呢,下班以后,龙虾店里见吧。夏天,麻辣小龙虾跟啤酒更搭配。


夏天的夜黑的很晚,燥热的空气让身体里的水分大量的流失。当我汗流浃背的骑着我的电驴感到龙虾店里的时候,L已经坐在那里,面前是满满的一盆蒜泥龙虾,以及两杯麦芽色的扎啤。二话不说,我先甩下去半杯啤酒,冰爽的感觉瞬间将暑气驱赶的无影无踪。L看着我,说:“师兄,我遇到麻烦了。”


“又咋了,说吧。你一个在办公室里天天跑腿的小屁孩,能遇到什么麻烦?”对于L的烦恼,我并不放在心上,因为从他之前提出的各种问题来看,基本上都不是什么大的问题,无外乎一个刚从校园里走出来的孩子面对社会时遇到的那点小纠结罢了。


“其实也不是多大事。我现在不是在办公室嘛,早上办公室副主任让我拿一份材料去送给院长看,我就去了,但没跟分管我们的孙院长汇报。后来院长问起孙院长材料的事情,他当然是一问三不知了,然后回来就把我喊过去狠狠地骂了一顿,说我有组织无纪律。我觉得很委屈,我就是一个跑腿的,主任让我去,我就去了,你说他干嘛要骂我呢。”L很委屈,说着说着,感觉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哦,多大点事。就为这?骂你就骂你了呗,不至于啊,听师兄一句话,不碍事。”我看着一脸无奈和委屈的L感到好笑,但作为师兄又不忍心真的笑出来,只好安慰他一下。


“师兄,你不知道,办公室副主任就是在整我。现在没主任,是孙院长分管的,副主任跟孙院长关系不好,俩人天天掐,明争暗斗的。副主任明明知道材料要先给孙院长看过了再给大老板,结果偏偏让我直接送给大老板。师兄,神仙打架,小鬼遭殃,你说我这以后还怎么混。”


趁着L在诉苦的时候,我把主要的精力放在剥虾上。你们看,刚工作的小孩就是这样,芝麻大的事情都感觉天要塌下来了。“你怎么知道副主任跟孙院长关系不好的啊?”


“我对面桌的李阿姨告诉我的。她说副主任是另一位党组成员毛院长的人,跟孙院长俩人是死对头,不对付。李阿姨还跟我说了,我们院里都是分帮分派的,谁的人谁罩着。不是一个队伍里的,明里都和和气气的,暗地里都是勾心斗角。”


“哈哈,师弟啊,你这工作也快大半年了,你现在琢磨出你是哪个队伍里的人没呢?”我实在是忍不住笑出声来,其实L所在的院里小团体现象严重,是全市都知道的事情,正所谓庙小妖风重,一共就几十号人,还非要分出个这个队伍,那个帮派,什么西政帮、华政帮、市院帮,想想真的是可笑。


“嗯,其实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在办公室,办公室副主任是毛院长的人,按理说,我跟着副主任混的,应该也算是毛院长那一拨的。但我们办公室又是孙院长分管的,孙院长是我的直接分管院领导,而且我又是孙院长面试进来的,所以跟孙院长也算是有渊源。所以我现在很纠结,比如上次发论文,副主任跟孙院长都要跟着署名,我就不知道怎么办了。我现在真的很郁闷,师兄,你教教我,我到底该站在那个队伍里?”L一口气说了一大段话,趁着他说话的时候,我已经消灭了三分之一的小龙虾,酒足饭饱,我从盒子里抽出一张纸巾,擦擦嘴,一字一句的对他说:“站队,是最愚蠢的选择。”


“为什么?!可是我要是不站队,以后没人罩着我,都难为我,我还怎么混,我以后还想做法官,还想进步呢,师兄,你这是在坑我。”L瞪着他那一线天的眼睛看着我。


“师兄坑谁也不能坑你啊。你说副主任也好,毛院长也好,孙院长也好,都是你的领导,如果你自己给自己划归了队伍,你以后打算怎么办?是把自己交给其中的一位领导,凡事都听他指挥?是听到有人背后说他坏话,立马去打小报告?还是其他领导交给你的任务,你都假装没听到?或者以后发论文,出成果,都带上他的名字,过年过节再去买点烟酒孝敬一下?要站队,就得有站队的样子,不是嘴上说说。你可要想清楚。”我也收起笑容,一脸严肃的看着我这位可爱的小师弟。


“可是,可是那些书上说了,站队是最大的学问,队站的好,事半功倍,站错了队,事倍功半,还有可能被打入另册。其实你说的这些我也没想好。但我又总害怕自己站错了队,或者不站队,结果最后被所有人都排挤,所以才这么郁闷。”


“你说你看点啥书不好,非要去看那些办公室哲学,那都是骗人的东西。你记住了,只要把你自己做好了,让自己优秀了,强大了,你就能过得很好。如果你非把自己贴上张三的人、或者李四的人的标签,那你也就很难做你自己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正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再说了,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谁敢保证谁能红一辈子,不过都是红一阵子,你看谁混得好,就站在谁的队伍里,万一他不红了,走背字了,你又该如何是好?难道再换个队伍?恐怕那个时候你想换也都没人想要要你了吧。你说是不是?”


“嗯,理是这个理。但工作中,你也知道的,直接领导跟分管领导俩人不对付,像我这种具体跑腿的日子可就难过了。就像我刚给你说的,送材料的事情,要是你,你该怎么办?”师弟有些不服气,觉得我在说大道理,不能解决实际问题。


“说到底,你被批评还是你做事不谨慎。副主任让你去送材料,你明明知道应该是孙院长先审批了才能送。你起码要问一下副主任,这个材料是不是要先给孙院长过个目。副主任如果说不用了,你再去送,你觉得孙院长还能把你拖过去狠狠的K一顿吗?明白了吧。”


“哦,你说的是有道理,我就是想的简单了,领导让我去送,我就去送。可是,师兄,你说我这以后不站队,他们会不会欺负我?”


“亏你还是个爷们,还怕人家欺负你。没听说过吗?莫欺少年穷。你这么年轻,前途无量,只要你自己上进,肯学,天知道以后你能混成什么样。恰恰因为你不站队,所以所有人都想争取你,只要想争取你,就不会欺负你。如果有一边欺负你,其他边也会想着对抗,要保护你。但这一切都有个前提条件,就是你足够努力,做的足够好。如果你天天就是看小说、打DOTA、泡妹子,一看就是扶不上墙的烂泥,那估计谁都看不上你,最后也都会去欺负你。”


“嗯,好像还真是,我们研究室的王主任就很牛逼,天天关起门来做学问,写论文,然后就是各种拿奖,各种出书,也没见他跟那个领导走的近,在院里一样的有地位。”师弟的脸上渐渐有了些笑容。


“记住了,站队是最愚蠢的选择。做好你自己,你才刚刚开始,未来,远着呢。来来来,吃虾吧,今天这顿我请了。你那点工资,还是留着以后娶媳妇吧。”话说的多,口干舌燥,端起杯子又是一大口,快活。


“嘿嘿,那谢谢师兄。师兄,你说法院说要涨工资,咋还没涨呢?还有希望不?”师弟听说我买单,立马来了兴致,开始兴高采烈的剥龙虾。


“你以为你是黄浦江系的小母鸡呢。天天想着涨工资,做梦吧你。别整那些没用的了,吃虾吧。吃完早点回,你嫂子还等着我回去拖地呢。”



CU检说:每一个年轻人在刚工作的时候,都会遇到这样那样的烦恼。也听过师弟师妹问过很多类似的问题,所以,写点简单的东西,希望给他们一点简单的帮助。真的,做好自己,就可以了。想太多,真心累。什么仕途、什么重用,其实都是浮云,做好你自己,做自己开心的事情,过自己想要的日子,才是真的重要的事情。你太在乎别人的眼光,反而会被人看不起。


最后一句:永远也不要高估你在别人心中的地位,其实你什么都不是,多你一个也不多,少你一个也不少。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