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花

2015-08-01  真友书屋
朱伟 三联节气



合欢


合欢也称“合昏”,因其“合昏暮卷,蓂荚朝开”。“蓂荚”本是传说中的瑞草,从初一至十五,每日结一荚;十六至月末,每日落一荚。以它喻合欢,真的很美。每到清晨,所有叶荚都展开迎风;一到黄昏,所有叶荚都合拢暮敛,令人联想韩愈的“暮暗来客去,群嚣各收声”。“合欢”名当然美于“合昏”,但杜甫的“合昏尚知时,鸳鸯不独宿”也很美。


“合欢蠲忿,萱草忘忧”是三国魏嵇康《养生论》中的名言,蠲是疏通、清除。合欢如何能“蠲忿”?西晋崔豹在他的《古今注》中说,原因在其“枝叶繁,互相交结,每风来,辄身相解,了不相牵綴。”“辄”是随即,合欢是“叶叶自相对,开敛随阴阳”的,在阶前见它叶叶相吹,彼此和解,互不牵系,便会随机而“蠲忿”。加上它绿叶青翠,又有美名“青棠”,所以崔豹说:“欲蠲人之忿,赠之青棠。”而南朝梁陶弘景另外的说法是,合欢至秋结荚,是其子“主安和五脏,利心志,令人欢乐。”

合欢开花是红白两色,陶弘景说它,“五月开花,色如醮晕线,下半白,上半肉红,散垂如丝。”这个“醮晕线”的比喻漂亮。“醮”是独酌而醉,“醮晕”是多美的颜色!北宋韩琦形容它“茸茸红白姿,百和从风飏”与“熏陆纷缨裳”,也极贴切。因其风飏如缨,也就称它“马缨花”。但张贤亮把它用俗了。

合欢花有清芬袭人,“合欢香影拂西斋”,这也是韩琦诗。

阶前合欢树,“夕得游其下,朝得弄其葩”,这是西晋杨方诗。





荷花是夏天最美的花。荷为负,负天下重任,赋予它崇高美。它含苞如笔时叫“菡萏”,李商隐诗:“芭蕉开绿扇,菡萏荐红衣”。花开叫“芙蕖”,苏东坡词:“一朵芙蕖,开过尚盈盈。何处飞来双白鹭,如有意,慕娉婷。”花静若莲座又名“红莲”,辛弃疾词:“红莲相倚浑如醉,白鸟无言定自愁”,多美意象!


荷叶如伞,美在“荷叶团圆茎削削,绿萍面上红衣落”,这是元稹诗。在元稹之前,梁元帝写叶与花关系是,“叶卷珠难溜,花舒红易倾”,非常准确定位了荷珠滚翠、荷红易褪的美学特征。齐己诗“霏微晓露成珠颗,婉转田田未有风”,“田田”也是经典意象——荷叶繁茂,“野田田而虚翠,水澹澹而空碧”。



凌霄


凌霄花就是《诗经·小雅·苕之华》:“苕其华,芸其黄矣”的“苕”。凌霄本名“陵苕”,“陵”是攀上,超越,凌驾。而“芸其黄”的“芸”,按照唐朝孔颖达的解释是,黄到极致。如按《老子》“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的用法,“芸芸”是众多。凌霄花开,确实密簇簇,繁茂极。而其色,红洇于黄,已不是黄,亦可理解为黄至极。东汉郑玄的解释是,“陵苕之华,紫赤而繁,华衰则黄。”“紫赤”也不对。


凌霄花是攀援而上的,其蔓须如有利爪,攀援能力强劲,“凌霄”是指其“偎依一株树,遂抽百尺条”,朝夕便可凌霄。文人们因它托附而生而称它“势客”。白居易诗:“托根附树身,开花祭树梢。自谓得其势,无因有动摇。一旦树摧倒,独立暂飘飖。疾风从东起,吹折不终朝。朝为拂云花,暮为委地樵。寄言立身者,勿学柔弱苗。”“樵”是柴禾。

但夏花灿烂,且不似春花,来去匆匆,是随着阳光炽热,层层叠叠,盛开不穷,凌霄花是其中典型一种。凌霄花的色调,古人也用来喻美人的:“美人荧荧兮,颜若苕之荣。”“煌煌荧荧”,古人用以形容花光,阮籍诗:“荧荧桃李花,谁能久荧荧?”

咏凌霄花的诗中,我喜欢陆游这一首:“绛英翠蔓亦佳哉,零乱空庭玛瑙杯。遍雨新花天有意,定知闲客欲闲来。”“玛瑙杯”的形容很形象,“绛”则似乎太红。陆游另一句对凌霄的形容也好:“高花风坠赤玉盏。”



木槿


《礼记·月令》:“仲夏之月木槿荣。”节令很准,一到仲夏,木槿就开花了,它的花期很长,从仲夏一直要开到秋后。


木槿就是《诗经·郑风》“有女同车,颜如舜华”、“有女同行,颜如舜英”的“舜”,舜是瞬,说它转瞬就会凋零。《庄子》说,“朝菌不知晦朔”,西晋潘尼有《朝菌赋》:“朝菌者盖朝华而暮落,世谓之‘木槿’,或谓之‘日及’。诗人以为‘舜华’,庄周以为‘朝菌’。其物向晨而结,建明而布,见阳而盛,终日而殒。”“建明而布”,参与晨光,布夭夭之纤枝,发灼灼之殊荣,辅佐其光鲜。西晋夏侯湛将此比喻为“逮明晨而繁沸,若静夜之群星。”南朝梁江淹的《丽色赋》也因此要说“槿荣任露,莲华胜风。”

“颜如舜华”是青春色,淑女态。王安石诗“薄槿胭脂染”,说此美色是露所染,故美在含蓄。在安静中才能窥木槿之静美,王安石这首诗就很美——“木杪田家出,城阴野径分。溜渠行碧玉,畦稼卧黄云。薄槿胭脂染,深荷水麝焚。夕阳人不见,鸡鹜自成群。”“天风木杪吹晨钟”,木杪是树梢,荷香喻为麝焚,胜过唐朝刘得仁的“菡萏遍秋水,隔林香似焚。”鹜是鸭子。

因此朝槿最美。王维诗:“积雨空林烟火迟,蒸藜炊黍饷东菑。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山中习静观朝槿,松下清斋折露葵。野老与人争席罢,海鸥何事更相疑。”藜是灰藿,灰灰菜,黍是黄米,初耕地为“菑”,“东菑”泛指田园。“习静”是静修,“清斋”是素食,“野老”是自称,山中当然没有海鸥,这是指无世俗心后,“已能闻狎鸟”,与“海鸥”亲近了。

而至午,槿花就衰了。张籍诗:“静曲闲房病客居,蝉声满树槿花稀。故人只在蓝田县,强半年来未得诗”也很美。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