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立 / 其他 / 僧人娶妻生子?在宋代,他们能做的还有更...

0 0

   

僧人娶妻生子?在宋代,他们能做的还有更多……

2015-08-04  木立

文/蔚云朔


影视作品中的玄慈、虚竹父子


这几日,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被举报“包养情妇并有私生女”一事在江湖上传得沸沸扬扬。很多人立马联想到当年灵鹫宫主人虚竹实为少林寺方丈玄慈私生子这个秘密被揭破后,所引起的蝴蝶效应,隐隐感到武林中将再掀腥风血雨,天下大势可能由此改变。


尽管玄慈、虚竹父子关系被揭破的过程,确实牵扯出了萧峰的身份认同危机,由此引发辽国衰落、女真崛起,进而导致北宋灭、全真起、郭靖出、蒙古兴等连锁反应,然而笔者认为,今时不同往日,诸君大可不必担忧。一则今日之少林,在精神文明建设指引下,已经转型为民间武术表演艺术团和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武林地位发生改变。二则玄慈、虚竹父子所以引起如此大的效应,主要是这对父子的个人江湖影响力实在太大,而不只是少林僧人破戒而已,试问释永信又岂可与之同日而语?


实际上,玄慈被曝出与叶二娘有染,私生虚竹,仅从事情本身来看,在当时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恰逢丐帮召集了个全国武术运动大会,大庭广众,众目睽睽,少林寺不得已才公开杖责了玄慈。一代考据大家金庸先生,在其专著《天龙八部》中也暗示了,当时少林寺其他僧人试图网开一面和很多人为玄慈求情的情况,只不过情势所迫,玄慈为了维护佛门声誉而主动要求严格执法。


之所以说玄慈私通生子在当时不是什么大事,是因为这在唐宋时期并不鲜见,而到了元代更是长期允许僧人娶妻生子。


在唐代,尤其是敦煌地区,僧人娶妻甚至有家室并非个别现象。比如敦煌文书P.2032《唐大中六年沙州僧张月光博地契》中就明确记载了僧人张月光有三个儿子,且与他们长期生活在一起。还有P.3730《申年十月沙州报恩寺僧崇圣状》中说他“家无窘乏,孝子温情”,意思是说,这个僧人崇圣家里小有资产,而且还有孝子承欢膝下。另外一个叫张法律的僧人,他有女儿,而且还让女儿去寺院里打油。(P.3578《葵酉年正月沙州梁户史氾三沿寺诸处使用油历》)这些材料都是当地执法部门或寺院的文书,说明当时当地僧人拥有家庭是得到了僧团的许可或默认的。


除了娶妻生子,唐五代时期的敦煌僧人还存在大量饮酒、吃肉的记载,寺院也很多搞起了多种经营,创收手段非常丰富。在各种敦煌文书的记载中,经常能看到僧人们集体轰趴喝酒,而且那些饮酒的僧人有的还能得到类似于“十佳僧人”“持戒标兵”的称号。而说到吃肉,当时在敦煌僧人中流行一种叫“臛”的肉羹。


传统上,寺院的经济来源主要是将寺院田产租给佃户后收租,以及信众的奉献。但是在唐五代的敦煌,各个寺院大力开展创收,搞起了多种经营,最为普遍的就是从事现金以及绢帛、谷麦等实物的放贷,实际就是高利贷。除此之外,不少寺院还拥有规模庞大的油坊、碾磨等产业。
唐五代时期的敦煌地区,比较特殊,多个政治势力进进出去,信仰方面融汇驳杂,多少有些因时因地制宜,带有明显的敦煌特色。但是到了宋代,僧人的入世倾向变得普遍和深入,宋人胡寅对此批评道“既已为僧,而又隳败其业,甚则破戒律,私妻、子,近屠沽市贩”,说当了和尚还娶妻生子,又经营那屠宰、放贷、贩卖等商业活动。


比如说,在娶妻生子问题上,地域范围大大扩大,不像唐时主要集中在敦煌等西北地区。宋人庄绰《鸡肋编》记载,“广南风俗,市井坐估,多僧人为之,率皆致富。又例有家室,故其妇女多嫁于僧。”意思是说,岭南地区,僧人靠聪明才智,多经商致富,以至于非常受当地妇女欢迎。


而南宋周密的《癸辛杂识》里有一则《尼站》(没错是“站”,不是错别字,与某种“站”是差不多的意思),更是记录了一件让人瞠目结舌的事。说当时杭州附近有一座名叫“明因寺”的大尼姑庵,凡是有权势的大和尚来庵里了,晚上必会叫年轻的尼姑提供服务。庵里尼众非常烦恼,为了应付越来越多的和尚,越来越频繁的“来访”,庵里想出了一个法子,专门弄了一间“贵宾房”,名曰“尼站”,安排那些曾经有过行为不洁的尼姑住进去,以备不时之需。


至于商业经营上,宋代寺院和僧人更是无所不用其极,行业涉及冶矿、制墨、纺织、造船,甚至开旅店、卖猪肉、开妓院,还开创了中国最早的彩票行业。所以当时的高僧居简不得不慨叹,“僧者,佛祖所自出。今也货殖,贤、不肖无禁。”无论好和尚、坏和尚,大和尚、小和尚,都竞相逐利。


为何从唐五代到宋,寺院、僧人显得如此接地气?很重的一个原因是,由唐入宋,整个社会的很多层面都发生了深刻的变革,佛教身处其中也不能免。也就是说,唐中后期到五代,佛教处于转型时期。魏晋时期僧人们主要从事翻译经典、解释教理,忙着成立各种宗派,每天与贵族玩耍。到了唐五代,那些佛教经典翻译得差不多了,也没啥解释空间了,所以和尚们也就不用费心思考经书,师父怎么说就怎么记好了。


没事干的僧人们,心思自然活络,开始深入到普罗大众中去,佛教于是逐渐世俗化、庶民化,这些已成为宋代佛教之特色。所以说,在如此的社会背景下,如果只是一个普通寺院的主持或方丈包养几个情妇,根本就不是个事儿,但是玄慈就是玄慈,带头大哥的江湖影响力,自然牵一发而动全身。


不过说回来,宋代的寺院、僧人的社会活动,绝不只是经商逐利,或谈谈情爱,它们的另外一大部分是进行社会福利、社会救济,而且非常广泛和持续,也非常具有成效。比如他们在灾荒之年放粥赈灾,提供寺院为避难所,平时也参与到济贫、慈幼、医病、助葬,以及修路、造桥、建浴室等各种各样的公共工程。可以说,在古代所有形式的社会救济形式中,都能看到僧人的身影。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来自: 木立 > 《其他》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