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工作室 / 中国画@元之前 / 宋徽宗赵佶传世精品《五色鹦鹉图》(美国...

0 0

   

宋徽宗赵佶传世精品《五色鹦鹉图》(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

2015-08-04  阴山工作室


宋徽宗赵佶传世精品《五色鹦鹉图》(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

宋 赵佶 五色鹦鹉图 绢本设色 53.3x125.1cm 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


       赵佶(1082—1135)是北宋第九位皇帝。据史料记载,赵佶从幼年起,便在绘画和书法上显示出极高的天赋。赵佶曾说:“朕万机余暇,别无他好,惟好画耳。”酷爱艺术的赵佶可惜错生在了帝王之家。


宋徽宗赵佶传世精品《五色鹦鹉图》(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

宋 赵佶 五色鹦鹉图 局部

      《五色鹦鹉图》中画的这只鹦鹉,是宋徽宗赵佶在宫廷御园中所见的五色鹦鹉。为纪念这个发现,于是将那只异国珍禽作了精致的描绘,旁以瘦金体书加上颂辞,为一赋一诗。落款有一部分虽已脱落,但仍认得出来。


宋徽宗赵佶传世精品《五色鹦鹉图》(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

宋 赵佶 五色鹦鹉图 局部

  《五色鹦鹉图》中画折枝杏花两枝,一只五色鹦鹉侧身栖于盛开的杏花枝头,画中鹦鹉嘴厚眼圆颈粗、羽翼齐整、足脚有力,站立于花枝上,显得心满意足,无忧无虑。花瓣先勾后染,白中透出稍许粉红;鹦鹉红色部分著色虽富丽,给人的感觉却是艳而不俗,色彩沉得住,显示出画家高超的绘画技巧。


宋徽宗赵佶传世精品《五色鹦鹉图》(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

宋 赵佶 五色鹦鹉图 局部

  《五色鹦鹉图》与南宋花鸟画不同之处在于,作者并无凭仗夸张性的构图,或刻意制造画面的装饰性与动态来取胜,反而是不假造作,纯任天真,如实画出杏花、鹦鹉,生动自然,神采夺人。
       《五色鹦鹉图》用笔细劲工致,设色浓丽,与《蜡梅身禽图》想类,是一种精巧典雅的风格。因有徽宗赵佶的亲笔题词,历来系于徽宗名下,但当代学者普遍认为实出当时画院职业画家之手,体现了徽宗时画院花鸟画创作的水平。画幅的右侧有赵佶瘦金书诗序并诗,其形式与《祥龙石图》相近似,有的学者进而推测此作当为《宣和睿览册》中之一种。 这幅《五色鹦鹉图》在宋徽宗的作品中是数一数二的代表作。
  《五色鹦鹉图》流传有绪,幅上的“天历之宝”玺表明它为元内府所有,明末归戴明说, 清初属宋犖,后入清乾隆、嘉庆皇帝内府,全卷为乾隆内府重裱。重裱时,徽宗的题诗被移到了前面,《石渠宝笈初编》卷二十六著录。此后,赏赐恭亲王奕訢,辛亥革命后被其孙溥伟、溥儒等售予古董商,1925年为张允中在琉璃厂购得,他连题五跋,确认此系徽宗之作,考证其流传过程,并核对与《石渠宝笈》的记载无误。后为日本山本悌二郎购得,著录于其1931年刊印的《澄怀堂书画目录》中,二战后其后人售予波士顿美术馆。


宋徽宗赵佶传世精品《五色鹦鹉图》(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

宋 赵佶 五色鹦鹉图 题款



宋徽宗赵佶《五色鹦鹉图》卷鉴赏
 
文 | 朱绍良

       波士顿博物馆藏宋徽宗赵佶《五色鹦鹉图》卷,绢本,设色,款署:“无色鹦鹉,来自岭表……为赋新篇步武吟。御制御画并书,天下一人”。钤:“御书”朱文印。
  鉴藏印:元文宗·内府:“天历之宝”。明·戴明说:“戴明说印”、“宫保司马之孙大司农章”白文印、“米芾画禅烟峦如觌明说克传图章用锡”朱文印。清·宋荦:“商丘宋荦审定真迹”朱文印。以及清宫收藏诸印。


宋徽宗赵佶传世精品《五色鹦鹉图》(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

宋 赵佶 五色鹦鹉图 题诗

  依据展览方图录介绍,“此卷《五色鹦鹉图》无疑是徽宗花鸟画中最可信者之一。据卷上徽宗自序,知此画起因于徽宗在御花园内见一贡自岭表的异种鹦鹉,于风和日丽的春光中,飞鸣于御园杏枝间,其姿其态,煞是悦人眼目,遂御笔彩绘,又复作诗并序,观其题上”。展览方认为这是一幅宋徽宗可信的作品,也就是真迹。
  在观看这幅徽宗作品时,写实水平极佳,用色非常和谐,绢素的材料质地一流,虽然时代久远依然华贵。首先,观察绘鹦鹉的水平,可以说达到逼真的程度,鹦鹉的深邃眼神仿若实物,羽毛层染立体感强烈,爪子站立在树枝上,重心、比例准确;其次,杏花开放各种姿态万千,层次清晰可见,树枝尚处于春天未发叶芽,偶见点点绿头,枝干犹如处于眼前,动感明显。笔者看到此时,被画中的一切所感染,仿佛置身于春天杏花开放的时节,树木与鹦鹉如在眼前。难道这就是道君皇帝亲笔吗?作为一个皇帝,真的有此神功吗?简直难以置信!
  回京后查阅傅熹年老先生访美读画录,谈到徽宗《五色鹦鹉图》卷结论:绢本设色。《宣和睿赏》册佚出之物,中间断开拚接,故己不见折缝痕。是宋画院中人作,非赵佶笔。又有人疑为元人仿本,何据?
  再读谢稚柳、徐邦达二老先生访美笔记:认为徽宗《五色鹦鹉图》卷结论:前隔水有戴明说藏印,徐:佳。


宋徽宗赵佶传世精品《五色鹦鹉图》(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

宋 赵佶 五色鹦鹉图 题诗

  在前辈老先生们的读画记中,领略了他们渊博的学识,尤其是傅老先生治学严谨风采。既肯定为北宋院画,出自《宣和睿览册》,又质疑了某些认为元代绘画的观点。由于此幅作品有元文宗“天历之宝”藏印,元文宗的收藏书画都是由柯九思审定,某些认为是元代作品的观点,自然毫无道理。徐老先生认为有明代戴明说藏印,绘画质量为“佳”的观点。
  经查阅《宣和睿览册》,发现这件《五色鹦鹉图》卷,原名为《杏花鹦鹉》一,通篇《宣和睿览册》只有此幅作品为鹦鹉作品。在查《中兴馆阁录·续录》,里面徽宗御画十四,没有鹦鹉题材作品。徽宗御题画三十一,里面《杏花鹦鹉》一,画上面的诗文与波士顿博物馆藏《五色鹦鹉图》卷完全一致。其中御题画中还有《芙蓉锦鸡》一即《芙蓉锦鸡图》北京故宫[微博]藏,《香梅山白头》一即《腊梅山禽图》台北故宫藏,都著录在《中兴馆阁录·续录》卷三里面。


宋徽宗赵佶传世精品《五色鹦鹉图》(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

宋 赵佶 五色鹦鹉图 题诗

  因此,笔者没有接受展览方的图录结论,读画判断似乎正确,认为徽宗作为一个皇帝,能有如此高妙的绘画技法而不可思议,这样的绘画水平应与徐熙、黄荃之辈不相伯仲。宋代的文献记载,当然更接近徽宗时代,且为画院档案传承下来,应为可信。事实证明,读画的过程必须严谨,之后的文献支撑更要求真,因此,这幅《五色鹦鹉图》卷是一幅北宋画院的徽宗御题画。

 (新华网)



宋徽宗赵佶传世精品《五色鹦鹉图》(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