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携手 / 苏东坡 / 谁是苏东坡的超级粉丝?岳晓东

0 0

   

谁是苏东坡的超级粉丝?岳晓东

2015-08-10  江山携手

[转载]专题阅读:谁是苏东坡的超级粉丝? <wbr>岳晓东

谁是苏东坡的超级粉丝?

岳晓东

 

    导读:苏东坡这位旷世奇才不但文章、书法上才情横溢,生活细节上也极富创造力,加上他个性风流旷达,颇有时尚明星的风范。因此,他的服饰、食谱等等也同文章书法一样受到当时国民的广泛追捧。东坡肉、东坡鱼、东坡酒、东坡巾、东坡墨……,在十一世纪的中国,上至皇亲国戚、达官显贵,下至乡民百姓、青楼歌姬,都大有对苏东坡这个品牌钟爱有加者。

 

  一笔一墨竞珍藏

  当时凡是苏东坡碰过的东西:一张纸、一支笔、一个方台、一座凉亭,都变成了众人争睹、争购的对象,更不要他的亲笔墨宝了。据林语堂先生所著《苏东坡传》记述,苏东坡做翰林学士的时候,常在夜里深锁宫中。有一个极为崇拜苏东坡的,勤于搜求苏东坡的字,苏东坡每一个短简便条若由苏东坡的秘书交给他,他就给秘书十斤羊肉。东坡已经风闻此事。一天,秘书对友人的口信请苏东坡回复,东坡已经口头回复了。秘书第二次又来请求,苏东坡说:“我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秘书说:“那人一定要一个书面的答复。”苏东坡笑着说:“告诉你那位朋友,今天禁屠。”

  苏东坡被谪居黄州时,常于宴饮之时作书画赠人。营妓中有一个叫李琪的,聪慧过人,知书达理,不过胆小腼腆,始终没有得到苏东坡赏赐的墨宝。苏东坡要调离黄州时,太守设宴饯行。李琪知道这个机会再不可错过,于是等苏东坡酒至半酣,便捧着酒杯跪拜堂前,拿出自己的随身汗巾求赐墨宝。苏东坡熟视良久,令李琪研墨,墨浓,取笔在汗巾上写道:“东坡七载黄州住,何事无言及李琪?”写完这两句,即掷笔袖手,与宾客谈笑,却没了下文。在场宾客非常奇怪,只是不便过问。李琪可真急坏了,再次跪拜,苏东坡大笑着又写了两句:“恰似西川杜工部,海棠虽好不留诗。”书毕,在座宾客皆击节赞叹。

  苏东坡的业余爱好非常丰富,但绝非样样精通,即便如此,仍然有不少人仿效。苏东坡爱吃的肉、喜欢的鱼,马上就变成大众招牌菜。据说当时黄州有位教书先生,他说他对苏东坡十分崇拜,有人问他,崇拜苏东坡什么?是喜欢他的诗词,还是喜欢他的书法?教书先生说:“我喜欢吃东坡肉!东坡肉炖的很烂,酥而不腻,肥而不烂,真是好吃极了!”苏东坡的帽子形式,一时间都成了“流行时装”,被士人百姓亲切的称为“子瞻帽”。又据林语堂先生介绍,苏东坡谪居海南时,制墨家潘衡来访,因为物资缺乏,两人就烧松脂制烟灰、混合牛皮胶做墨。这次尝试非常不成功,还差点儿把房子烧掉。可是潘衡回到内陆后就是打着苏东坡制墨秘法的招牌,赚了个盆满钵溢。对于此事,苏东坡的儿子苏过也只能摇头苦笑。

  千难万险勤探望

  苏东坡常年过着贬谪流亡的生活,而且所居之地的环境越来越艰苦。若非众多粉丝的接济和探望,即使再乐观旷达怕也熬不过如此漫长的岁月。

  苏东坡被贬至惠州时,当地东、西、北三面,五个县的太守就如同东坡粉丝团一般,不断给他送酒送食物。苏州有一个姓卓的佛教徒可以算是苏轼的铁杆粉丝了,他步行七百里给苏轼递送家书。当时苏东坡的两个儿子在宜兴家中十分挂念父亲安危,卓粉丝听说之后说:“这个容易!惠州也不是在天上,是不是?若是走着去,总可以找得到。”卓粉丝的便步行出发,走上这条漫长的道路,横越大疫岭,走得满脸紫赫色,两脚厚茧皮,终于见到了苏东坡。另一个苏东坡的同乡道士陆维谦,不辞两千里之遥,特意来看他。只因为苏东坡给陆维谦写信开玩笑说发现了一种极不寻常的“桂酒”,尝上一口足以抵他迢迢千里跋涉之劳,陆粉丝果然就来了。

  若论苏东坡众多粉丝中与他交情最深的,不得不再次提到与“东坡”之号颇有渊源的马梦得。不管苏东坡官居高位还是蒙难受贬,马梦得几十年来始终陪伴着苏东坡,历尽人生苦甜。苏东坡曾经幽默的说,要说他这个朋友跟着他是想发财致富,那就如同龟背上采毛织毯子。他在诗里叹息:“可怜马生痴,至今夸我贤。”东坡另一位最好的朋友是陈慥,苏东坡早年为官曾和陈父意见不合,终致交恶,但这并未影响陈慥对苏东坡的钦佩之情。在苏东坡贬居黄州的时候,陈慥在四年内去探望过他七次。

  此外,苏东坡在黄州时,四川眉州东坡的一位名叫巢谷的同乡,特意来做东坡孩子的塾师。巢谷堪称苏东坡的铁杆粉丝!多年之后,苏轼、苏辙两兄弟被贬至岭南和海南,亲朋好友都有所顾忌而有意疏远。巢谷却声称要从眉县徒步寻访苏轼兄弟二人,当时听到的人都笑他痴狂。但巢谷不畏路途遥远,先到循州找到了苏辙,又不顾苏辙劝阻和自己七十三岁的高龄,只身赶奔海南探望苏轼。可惜他中途暴病身亡,没有实现他那“死无恨矣”的最后心愿。苏轼兄弟有感于巢谷殷殷情意,都为他作传以纪念这位好朋友。

  神魂颠倒痴心醉

  若说上述各位对苏东坡的热情源自多年交往的深厚友谊,那么还有一些粉丝则是彻彻底底为苏东坡的明星光环所倾倒了。

  有一个叫黄寔的人,他说自己平生有两件事情感到很欣慰,其中一件就是一次旅途之上赠送苏东坡两瓶酒、一盒酥饼。那是元丰年间他任淮东常平仓提举时,除夕夜泊船汴口,看见苏东坡手拄拐杖站立在对岸,似乎是在等人。黄寔于是让船划过去,赠送苏东坡扬州产厨酿两瓶,雍地产酥饼一奁。

  还有一个叫章元弼的书生,虽然自己相貌比较丑陋,但是艳福不浅,娶了个花容月貌的妻子。这章元弼还特别爱读书,爱读苏轼文集《眉山集》,甚至通宵达旦,废寝忘食。他的漂亮妻子觉着丈夫只顾看书不理自己,发了好几次脾气,但是没有效果,终于提出离婚。这章元弼倒爽快,马上就答应了。后来常常跟他的朋友们说:“这都是我太爱读《眉山集》的缘故。”

  苏东坡《惠崇春江晚景》诗云:“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这是一首题画诗,但可以看得出苏东坡是中意于河豚鱼的美味的。的确,苏轼爱吃河豚鱼,当他在江苏广陵的时候,有位善于烹制河豚的厨娘知道他有此一好,就邀请他去自己家吃河豚。苏东坡吃河豚的时候,那一家大小粉丝都躲在屏风后边窥视,希望苏东坡赞扬一下。没想到苏东坡只是埋头吃鱼,默不做声。正当厨娘感到郁闷的时候,苏东坡忽然放下筷子,大叫道:“也值一死!”于是,全家上下都高兴得不得了。

  自古女貌爱郎才,苏东坡的才情引得众多女子都倾慕不已,寻求各种各样的机会向苏学士表白。

  据宋朝袁文《甕牖闲评》记述,苏东坡任杭州通判的时候,和刘贡父兄弟(刘敝、刘攽)游西湖。忽然,有一位女子划着小船过来,自我介绍说:“我一直爱慕您的大名,可惜没有机会见到您,现在已经嫁为人妻。听说您来游湖,我就不惜现身来表达一向以来的爱慕之情。我想献上一首曲子。”当时苏东坡就为她作了一首《江神子》词。

  《古今词话》转引了龙辅《女红余志》里的一段传闻说,惠州温氏有个女儿叫超超,到了出嫁的年龄,她还是不肯嫁人。听说苏东坡到了惠州,就很高兴地说:“那是我的丈夫。”每天悄悄跑到苏东坡窗外,听东坡先生吟诵诗词,被苏东坡发觉后就匆匆跑开。苏东坡了解到这个情况后,就想介绍一位才貌双全的王郎与她结成眷侣。不料,苏东坡突然再遭打压,贬至海南。等他回到惠州时,多情的超超已经不在人世,被埋葬在一处沙丘旁边。苏东坡于是为她做了一首《卜算子》,词曰:“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时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如果传说属实,那这位温超超小姐可以算是对苏东坡最为钟情的女粉丝了。

  管他百姓与帝王

  苏东坡的个人魅力就是这样的穿越时空,跨越阶层。他的粉丝有乡野村夫、市井小民,也有青楼歌伎、才子文人,也不乏士族显贵,甚至帝王将相。

  苏东坡在徐州的时候,一晚夜宿彭城燕子楼。当晚他有感而发,作下《永遇乐·明月如霜》这首词。据说几天之后他将这首新作请朋友赏析,却意外的得知这首词已经传遍了徐州全城。经查方知道是一位巡逻的老兵传出去的。那位老兵原本粗通音律,夜晚巡逻至燕子楼听到苏东坡的吟唱,就默默记诵下来了。可见当时社会对苏东坡新作追捧之甚。

  宋·曾敏行《独醒杂志》记曰:宋徽宗建中靖国元年(公元1101年),苏轼父子及随行来到南雄大庾岭。他们在岭头一家小客店稍作休息,店主是一位年逾七十的老翁。老翁问苏东坡的随从道:“这位官人是谁?”吏卒答曰:“翰林学士苏轼。”老翁听了不敢相信,又问:“真的是苏子瞻先生么?”随从点头称是。老翁赶忙上前激动得连连作揖,说:“我听说那些奸臣对你百般迫害,以为你谪居蛮荒难以生还,今天竟然看到您可以活着回来,真是上天保佑好人啊!”苏轼被这岭上老人的一片痴情所深深感动,当即便写了一诗赠给他,题为《赠岭上老人》,诗云:“鹤骨霜髯心已灰,青松合抱乎亲栽。问翁大庾岭头住,曾见南迁几个回?”

  苏东坡为官时的神宗、哲宗皇帝也都是他的粉丝。据《宋史》记载,宋仁宗主持殿试批阅考生文章之后,回到宫兴奋地对皇后说:“吾为子孙得两宰相!”所指正是苏轼和苏辙两兄弟。宋神宗支持变法,苏轼与其意见相左,加之经常有苏轼的政敌谗言,因此神宗对他多有不满。但这丝毫也未影响宋神宗喜爱苏轼的诗词。有一次读到“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一句,神宗感叹道:“苏轼终究是爱戴君王的”。此时,苏轼因罪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已五年,神宗马上降旨将苏轼由黄州调到离开封较近的汝州。此外,据说宋神宗的近侍还曾经透露,每当看到神宗“举箸不食”,那一定是在品读苏轼的诗文。宋人王巩在《随手杂录》记载,苏东坡在杭州的时候,有太监奉命到杭州办事。临走时,使者悄悄交给苏东坡一包东西。原来是宋哲宗密赐的一斤贡茶,纸包上还有宋哲宗的亲笔封题。

  此外,后宫的皇太后和皇后们也不乏苏东坡的粉丝。“乌台诗案”审理期间,苏轼下狱,神宗皇帝因此连日闷闷不乐。慈圣曹太皇太后问神宗原因,神宗告以实情。太皇太后听后痛哭,搬出了当年仁宗“吾为子孙得两宰相”的祖训为苏东坡说清,神宗也甚为感动,决定从轻处理。

  更为可观的是,苏东坡的粉丝不限于大宋朝疆域之内,外国也有。苏辙出使辽国,到了那里,辽人常常向他打听苏东坡的情况,要他代为问好。苏辙因此在写给哥哥的诗信中有这样两句:“谁将家谱到燕都,识底人人问大苏。”当时高丽国也有苏东坡的粉丝,有人为了表达对苏轼兄弟的景仰之情,甚至取名为金富轼、金富辙。

  朝中士大夫多有与苏东坡政见不合者,即便如此,苏东坡博学多才,坦荡大气,也赢得了王安石这样的新法领袖的啧啧赞叹。在一次聚会中,苏轼对王安石身边的学生叶致远说:“那些自称是学荆公的人,哪里有荆公这样博学!”而王安石在目送苏轼离去时对身边的人叹息说:“不知要再过几百年,才能有这样的人物!”

  总而言之,无论是朝中还是乡野,苏东坡的粉丝遍及天下。庞大的粉丝团,既是对苏东坡学识才华和人格魅力的肯定,也是他多年来应对人生跌宕和艰辛逆境的精神支柱。最后辑前文小题做结,也算是表达我这个东坡粉丝的敬仰之情吧:“一笔一墨竞珍藏,千难万险勤探望,神魂颠倒痴心醉,管他百姓与帝王。”

 

    岳晓东,中国著名的心理学家。毕业于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后赴美深造,1993年获得哈佛大学心理学博士学位。目前他是国内唯一毕业于哈佛大学的心理学家,现在香港城市大学任教,并受聘担任南京大学、华南师大、南京师大等10余所大学的客座教授。代表作品有《登天的感觉》、《少年我心》、《与真理为友》。

 

[转载]专题阅读:谁是苏东坡的超级粉丝? <wbr>岳晓东

注:该资料为新安中学学生专题研究性学习之用。谨向作者表示最诚挚的谢意!


[转载]专题阅读:谁是苏东坡的超级粉丝? <wbr>岳晓东

 苏东坡的广告诗   作者:陆茂清

http://www.chinanews.com/hb/2012/12-10/4395496.shtml

苏东坡与广告    作者:王春玲http://bddsb.bandao.cn/data/20130730/html/54/content_3.html

苏东坡的“雪窦梦”    作者:裘国松

http://daily.cnnb.com.cn/nbwb/html/2010-08/03/content_219666.htm

 

苏轼的食品广告词       来源:人民网

http://sc.people.com.cn/n/2014/0603/c345528-21334400-2.html

 

为何说苏东坡妻妾成群?

丁启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00fe270102duu4.html?tj=1

 

“唐宋八大家”丑闻:苏轼抛弃已有身孕的妻妾  来源:人民网-文史频道

http://history.people.com.cn/n/2012/1112/c198445-19550608-2.html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