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角望 / 杂闻 / 市井协奏之舞舞舞

0 0

   

市井协奏之舞舞舞

2015-08-13  圆角望

◎ 沈熹微

傍晚七点,楼下音乐准时响起,禁不住又靠近窗边去窥探大妈们的身影,很遗憾,她们依然没有变换舞步,而是忠诚地举着双臂,认认真真地完成那套有着“僵尸舞”美誉的《佳木斯健身操》。有个很要命的困惑:为什么我们就不能有赏心悦目一点的广场舞?

朋友去古巴旅行,拍回来的视频里,每当夜幕降临,路边老老少少不论胖瘦美丑,只要有音乐的地方就有人跳舞。看那腰肢随着节奏摇摆,似乎完全不必受规则约束,出来的效果竟是要多生动有多生动。一具具肉身仿佛吸铁石,彼此吸引缠绵,举手投足间都是风情,感染力之强,连我那平常毫无舞蹈细胞的女汉子朋友也驻足不前,禁不住跟着旋律轻轻扭动。

看他国人民的舞蹈,自忖亚洲人的肢体是不是真要比拉美人僵硬太多,血液里根本缺失那种律动的细胞,又或许是长期文化传统礼教约束的结果,使我们越来越难以自由自在地跳舞。如我眼皮下这支队伍,听着录音机里设定好的音乐,跟着节拍一板一眼比划的过程,只能叫做跳操,跟“舞”半毛钱关系没有。

其实舞蹈在我国历史颇为深远,古人祭天、贵族娱乐都离不开这项活动,著名的美人西施就是舞人出生,一支《响屐舞》令吴王倾心,后有飞燕玉环皆以舞姿留名史册。少数民族人民在长期劳作中演变出来结合劳动的富于动感的民族舞蹈,近代中国受前苏联文化以及西方文明的影响,陆续又有了古典芭蕾舞、现代舞等等。但没有一样像广场舞,迅速席卷神州大地,没有招数可言,纯粹人多势众。

广场舞的风行,不能不令我想到多年前,每天傍晚也有舞会,女人们精心地打扮自己,穿着曳地长裙,郑重其事地喷了香水,身姿绰约地走在去舞场的路上,那时流行国标,男人彬彬有礼,女人端庄矜持,裙裾飘扬起来时,小城局促简陋的舞池突然淌满一地华彩。那种对外来事物近乎虔诚的向往和专心致志的模仿,使每个人的神情看起来都是近乎神圣的。

陈丹燕写上海人的家庭舞会和狐步舞,“……事先把大床拆了,为大家空出地方来;所以房间一下子变得有些陌生。五斗柜上放着老式唱机,和一大沓密纹唱片,用牛皮纸做的套封。常常有人带来刚刚时兴的日本身历声录音机,三洋牌的,一面一个大黑喇叭,像乡下女人涂在大宽脸上的胭脂粉。里面放着邓丽君的歌,那时候人的耳朵还没有适应这么柔软的声音,听得人会发愣……调低了的音乐是那么美好,随着音乐与一个异性在一起晃动身体是那么让人心醉,华尔兹让人想到了浪漫,狐步舞让人想到了遥远的花花世界。”

长长的闭塞的岁月,每一点从缝隙里透进来的光,都是“遥远的花花世界”发出的热烈召唤。越禁锢,越自由,我相信那备受压抑的小心翼翼的舞,恰好是最有生命力的狂喜的舞。于是每次看到这些段落,眼睛很容易就濡湿了。看杨丽萍的《云南印象》也会哭,因为那里面真的有生命在生老病死颠沛流离起伏波动。

关紧玻璃窗,再拉好窗帘,勉强能够抵挡楼下难听的音乐带来的困扰。平心而论,也不是所有的广场舞都这样难看。在我云南居所的楼下,有一拨人跳的是民族舞,每次经过都会饶有兴趣地停下来欣赏,领舞的是个小个子男人,应该是专业舞者,只是年纪不轻了。他真是跳得非常好,神情是活的,眼睛是灵的,搭配优美的身姿,让他身后的一群人都有了灵魂,而非被动做傀儡的木偶。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