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那树木槿花(下水作文)

 江山携手 2015-08-13
那树木槿花 

 
  ■徐桂英

  母亲去世两周年,姐妹几个一起去老家祭奠。干完家务,手上油污不堪,一时找不到肥皂洗手。大姐说:“后门外不有棵木槿树吗?就摘几片木槿叶搓搓手吧。”

  用木槿叶洗手?我一愣,记忆的门扉被轻轻扣响,恍惚间,我似乎看见母亲正站在那棵木槿树下笑吟吟地对我说:“今天,我们用木槿叶洗头。”

  思绪飘向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那是一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村里多数人家用“咸肥皂”洗衣、洗头,我家也不例外。这是一种碱性较强的肥皂,去污力很强,用它来洗衣服是再好不过了,但用它洗过的头发感觉涩涩的,干了以后没有一点光泽,而且很容易“打结”,梳起来不但没有一点柔顺之感,常常还要扯下不少。于是,洗头于我成了一种折磨。一次,母亲看到我梳头时龇牙咧嘴的痛苦模样,满脸歉意地说:“下次,妈妈用木槿叶给你洗头。”

  木槿叶洗发具有黑发柔顺的功效,同时这也是一种省钱的好方法,但过程比较复杂。母亲身体不好,哮喘、风湿性关节炎等疾病折磨得她心力交瘁,多数时候,替我洗头的任务就落在了大我五岁的大姐身上。大姐当时才十来岁,每次洗头我俩都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完成,更别说用木槿叶洗头了。但我是多么渴望享受母亲为我洗头时那轻柔的抚摩呀!这下好了,妈妈说了要用木槿叶为我洗头,大姐不会,母亲只能亲自动手。

  终于盼来了木槿叶洗头的日子。

  这是一个夏日的傍晚,木槿在夕阳中盛放着一树浅紫色的花朵。母亲先带着我和大姐采摘树上的木槿叶。她不时告诉我们应该挑选怎样的叶子,但我压根儿没听进去。我小小的心思被快乐涨得满满的,根本无暇顾及其它……

  洗头了,还是在那棵木槿树下。母亲将洗净的木槿叶放入装有大半盆温水的脸盆中,双手轻轻揉搓。不一会儿,青白色的泡沫开始从母亲的指缝渗出,清水一下就变成绿莹莹的,好看极了……当细细的泡沫布满盆面时,母亲停止了揉搓,将木槿叶捞出,把脸盆放到一把小凳子上,拖过一把小椅子坐下,又抱起我,让我仰面躺在她的大腿上。这样,我的头发刚好一半浸入水中。然后,她一边用木梳轻轻梳着我枯草般的头发,一边将盆里的水撩在我的头发上,还不时轻轻地抓挠我的头皮:从头顶到前额,再到后脑,再到两鬓……她的动作极温柔、极细致,似乎将满腔的歉意和全部的母爱都倾注在这一举一动中。我半闭着眼睛躺着,偷偷地注视着母亲清瘦、苍白的面容,小小的心里第一次萌生了对母亲的疼惜之感,忍不住抽噎起来。

  “怎么了,弄疼了吗?”母亲停住手,爱怜地问。

  我摇摇头。母亲便继续揉搓我的头发,我感觉到她的动作更轻了、更柔了……我默默地享受着母亲温柔的抚摩,从头部传来的阵阵麻酥之感抚慰着我的身心,淡淡的伤感也在这抚慰中烟消云散。夏日的暖风柔柔地吹拂着,摇曳的木槿叶子恰似翩翩起舞的风中蝴蝶,浅紫色的花朵悄无声息地飘洒着淡淡的芬芳,我分明听到心中的那树“幸福”的木槿花也在次第绽放……

  随着时光流逝,时代变迁,我经历过入学的欣喜,品尝过为人妻、为人母的甜蜜,感受过乔迁新居的喜悦,享受过事业成功的兴奋……然而,这一个个幸福的画面最终都在被时间消释成一幅幅古旧的油画,唯有那树次第绽放的木槿花,却穿越岁月的风尘,依旧传给我幸福的记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