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在繁衍 / 医学 / 中医辨证肿瘤之方法

0 0

   

中医辨证肿瘤之方法

2015-08-18  寂寞在繁衍

 整体观和辨证论治乃中医学之基本特点,而辨证是论治的依据,又为中医诊疗学之核心。肿瘤的诊疗应当辨证与辨病相结合,由辨证到辨病,再由辨病到辨证,从而明辨其发展变化。在肿瘤的诊疗中常用的辨证方法有八纲辨证、气血津液辨证、脏腑辨证、病因辨证、六经辨证、经络辨证等。

  一、八纲辨证

  八纲,即阴阳、表里、寒热、虚实八类证候,它是分析疾病共性的辨证方法,又是各种辨证的总纲,根据八纲辨证,可以分辨疾病病位的深浅、病邪的性质、邪正盛衰等,为临床诊疗提供依据。

  二、病因辨证

  中医学之致病因素可分为六淫、七情、饮食劳逸以及外伤四个方面。六淫即风、寒、暑、湿、燥、火六种致病邪气的总称,其致病临床表现因其自身致病的特点及所侵犯部位而各异,多表现为外感疾病,参见中医学基础理论有关六淫之邪致病特点。疫疠是传染性极强的致病因素,多表现为传染性疾病。外邪侵犯人体致病常不为肿瘤的直接成因,但却可能成为肿瘤的起始诱因。《灵枢·九针论》曰:“八风之客于经络之中,为瘤病者也”。《灵枢·刺节真邪篇》曰:“虚邪之入于身也深,寒与热相搏,久留而内着……邪气居其间不反,发为筋瘤……肠瘤”。《诸病源候论》曰:“恶核者,内理忽有核累累如梅李,小如豆粒……此风邪扶毒所成”。这些描述都说明了人体肿瘤的发生与外界致病因素有关。

  七情,即喜、怒、忧、思、悲、恐、惊,其致病常因激烈的情志变化或刺激,或长期的精神刺激,超过了人体自身调节能力而致气机逆乱而发病。七情变化或直接伤及相关脏腑,即怒伤肝,喜伤心,思伤脾,忧伤肺,恐伤肾;或影响气机的升降出入而致病,即怒则气上,喜则气缓,悲则气消,思则气结,惊则气乱,恐则气下,而且七情变化在疾病的发展变化中可使病情迅速恶化。七情致病在肿瘤的发病中相当重要,肿瘤的发生常表现为气滞、血瘀、水结、痰滞、湿阻等,而情志抑郁可致气机阻滞,还可影响水津和血液的运行而发生肿瘤,如肝癌患者常有情志不遂诱因等。另一方面,人们常有一种恐癌心理,一旦被确诊为癌症,大多精神崩溃,病情迅速加重或恶化,因而对那些意志薄弱者癌症的诊断避免患者知晓有利于治疗。总之,七情在肿瘤的发生发展中十分重要,保持心情舒畅,恬淡虚无,将有助于疾病的康复或好转。七情之致病临床表现参见其致病特点。

  饮食常伤在胃及食道,多影响脾胃、大小肠等脏腑功能,饮食为气血化生的原材料,饮食偏嗜或食少,常致气血亏虚而发病。饮食所伤临床上表现为胃脘疼痛、饮食不佳、胸膈痞满、吞酸嗳腐、呕吐泄泻、舌苔厚腻、脉滑有力等,偏食或少食又可致生化乏源而发病。肿瘤的发病及发展与饮食失节关系密切,尤其是消化系肿瘤,进食多少、偏嗜以及每日餐次及时间等皆可成为消化系肿瘤之诱因,良好的饮食习惯可以预防或减少肿瘤的发生。《医宗金鉴》认为:唇癌(茧唇)乃“脾胃积火结聚而成”。《外科正宗》更明确指出茧唇的产生与过食高热煎炒的肥甘厚味有关,论曰:“因食煎炒,过餐炙煿……痰随火行,留注于唇,初结似豆……”。《医碥》曰:“酒客多噎膈,好热酒者尤多,以热伤津液,咽管干涩,食不得入也”。《医学统旨》亦曰:“酒面炙煿,粘滑难化之物,滞于中宫,损伤脾胃,渐成痞满吞酸,甚则为噎膈反胃”。这些论述都阐明了饮食失常为肿瘤发生的重要因素。

  过度劳逸亦为肿瘤疾病之起因,劳者包括体劳、心劳及房劳,过劳则倦怠无力、嗜卧、少气懒言、饮食减退,或心悸盗汗、骨蒸潮热,或阳痿、早泄、梦遗滑精、宫寒不孕,劳则气耗,正气内伤,即成肿瘤发生的内在原因。过逸则体胖行动不便,动则喘气,心悸气短,肢软乏力。逸则气血流行不利,可为气滞血瘀之因。

    三、气血津液辨证

   气血津液辨证,即运用脏腑学说中有关气血津液的理论,分析气、血、津液的病变,辨别其不同证候。

   (一)气病辨证

   气病的临床证候常见气虚、气滞、气逆、气陷四类。气虚证是脏腑组织机能减退所表现的证候,常见少气懒言、神疲乏力、头晕目眩、自汗、舌淡苔白、脉虚无力等症,各脏腑气虚还表现出各自机能减退之本脏腑病理特点。肿瘤之中后期常见气虚证,尤以脾气虚多见。

   气滞证是指人体某一脏腑、某一部位气机阻滞,运行不畅所表现的证候,气滞证的共同临床表现主要有胀闷、疼痛,痛多游走不定,且多为胀痛、窜痛、攻痛,同时伴见某脏腑之病理特点。肿瘤病人在发生发展过程中皆可见气滞证,气滞常为肿瘤发生之起始诱因,而在中后期,由于肿瘤的压迫或阻隔等,又可影响相关脏腑及其部位的气机通畅而出现气滞证。

气陷证是气虚无力升举而反下的证候,多见于气虚证的进一步发展,常表现为头晕目花,少气倦怠、久痢久泄、腹部有坠胀感、脱肛或子宫下垂、舌淡苔白、脉弱等,以内脏下垂为特征。

   气逆证是气机升降失常,逆而向上所致的证候,参见脏腑辨证中肺胃气逆证及肝气上逆证。

   (二)血病辨证

   血病的临床证候常可概括为血虚、血瘀、血热、血寒四种。

血虚证乃血液亏虚,脏腑组织器官失于濡养,表现出全身虚弱的证候,在肿瘤中后期常见本证。血虚证以体表肌肤粘膜组织呈现淡白及全身虚弱为特征,临床常表现为面色无华或萎黄、唇色淡白、爪甲苍白、头晕眼花、心悸失眠、手足发麻、妇女经血量少色淡、衍期或闭经、舌淡苔白、脉细无力等症。

   血瘀证乃肿瘤之常见证候,可出现于肿瘤之初、中、末期,血瘀乃肿瘤重要的发病原因,凡离经之血不能及时排出和消散,停留体内,或血行不畅,壅遏于经脉之内,或瘀积于脏腑组织器官者皆称瘀血,由瘀血内阻而引起的病变称为血瘀证。血瘀证以痛如针刺、痛有定处,拒按、肿块、唇舌爪甲青紫暗、脉涩等为辨证要点,其临床表现共同症候是:疼痛如针刺刀割,痛有定处,拒按,痛以夜间尤甚,腹内肿块按之有形,固定不移,面色黧黑,肌肤甲错,口唇爪甲紫暗,或皮下有紫斑,出血反复不止,色紫暗或瘀斑瘀点,舌下静脉曲张,脉细涩。

   血热证乃脏腑火热炽盛、热迫血分所表现的证候,临床上表现为咳血、吐血、尿血、衄血、舌红绛、脉弦数等。白血病常出现此证。血寒证乃寒凝气滞、血行不畅所表现的证候,临床上常表现为疼痛多见于手足,肤色紫暗发凉,喜暖恶寒,得温痛减,或少腹疼痛,形寒肢冷,月经衍期,经色紫暗,舌淡暗苔白,脉沉迟涩。

   (三)气血同病辨证

   气血同病的临床证候常有气滞血瘀、气虚血瘀、气血两虚、气不摄血、气随血脱等。气滞血瘀证乃气机郁滞所致血行瘀阻出现的证候,以病程较长和肝脏经脉循行部位出现疼痛、痞块为辨证要点,临床表现为胸胁胀闷,走窜疼痛,性情急躁易怒,胁下有痞块或腹内有包块,刺痛拒按,经闭、经痛,经色紫暗,夹有血块,舌质紫暗或有瘀斑瘀点,爪甲青紫,脉弦涩。

   气虚血瘀证乃气虚推动无力,血行瘀滞所表现的证候,以气虚和血瘀的证候表现为特点,临床表现常见面色淡白或晦滞,身倦乏力,少气懒言,胸腹疼痛如针刺,痛有定处,拒按,或腹内包块,按之不移,舌质淡暗或有紫斑,脉涩乏力。气血两虚证乃气虚与血虚并存的证候,以气虚与血虚的症候共见为辨证要点,肿瘤病人在晚期常兼见此证。临床表现为头晕目眩、少气赖言、乏力自汗、面色苍白或萎黄、心悸失眠、多梦、舌淡而嫩、脉细弱等。

   气不摄血证乃气虚不能统摄血液而见失血的证候,临床表现常见吐血、便血、皮下瘀斑、崩漏、气短乏力、面白无华;舌淡、脉细弱或微等。气随血脱证乃大出血而引起气脱的证候,临床表现常见大出血时突然面色苍白,四肢厥冷,大汗淋漓,舌淡,脉微细欲绝或浮大而散。白血病中后期常出现气虚出血症候。

     四、脏腑辨证

   脏腑辨证是根据脏腑的生理功能、病理表现,对疾病症候进行分析归纳,借以推究病机,判断病变的部位、性质、邪正盛衰等情况的一种辨证方法,是辨证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也是临床各科的诊断基础。

   (一)心病辨证

   心病的常见症状有心悸怔忡、心烦、心痛、失眠多梦、健忘、谵语等,其临床证候常见心气虚、心阳虚、心阳暴脱、心血虚、心阴虚、心火亢盛、心脉痹阻、痰迷心窍、痰火扰心等。

   心悸怔忡、胸闷气短、活动时诸症加重、自汗等症为心气虚、心阳虚和心阳暴脱之共有症候,心气虚者兼见面色淡白或白光白、舌淡苔白、脉虚等,心阳虚者兼见畏寒肢冷、心痛、舌淡胖苔白滑、脉微细等,心阳暴脱者兼见突然冷汗淋漓、四肢厥冷、呼吸微弱、面色苍白、四唇青紫、神昏、舌淡紫青滑、脉微细欲绝等。

   心悸怔忡、失眠多梦为心血虚和心阴虚的共有症候,心血虚证兼见眩晕、健忘、面色淡白无华或萎黄、唇舌色淡、脉细弱等,心阴虚证常兼见五心烦热、潮热盗汗、两颧发红、舌红少苔、脉细数等。

  心脉痹阻乃心脉痹阻不通所表现的证候,以心悸怔忡、心胸憋闷疼痛、痛引肩背内臂、时发时止等为辨证要点,属瘀血内阻者兼见痛如针刺、舌紫暗或紫斑、脉细涩等;瘀浊停聚者兼见体胖痰多、闷痛、身重困倦、舌苔白腻、脉沉滑等;阴寒凝滞者兼见突发剧痛、畏寒肢冷、舌淡苔白、脉沉迟等;气机郁滞者症见胀痛、舌淡红、苔白、脉弦等。心火亢盛乃心火内炽所表现的证候,痰迷心窍乃痰浊蒙闭心窍所致的证候,痰火扰心乃痰火扰乱心神所出现的证候,此类实证在肿瘤病人中不常见,可参照《中医诊断学》有关内容。

   (二)肺病辨证

   肺病的常见症状有咳嗽、气喘、胸痛、咯血等,其临床证候主要有肺气虚、肺阴虚、风寒束肺、寒邪客肺、痰湿阻肺、风热犯肺、热邪壅肺、燥邪犯肺等。

   肺气虚乃肺脏功能活动减弱所出现的证候,以咳喘无力、气少、机能活动减弱所表现的症候为辨证要点。临床表现常见喘咳无力,气少不足以息,动则益甚,痰液清稀,声音低怯,面色淡白,或自汗,易于感冒,舌淡苔白,脉虚。

   肺阴虚乃肺阴不足、虚热内生所表现的证候,以肺病症状和阴虚内热见症为辨证要点。临床表现常见咳嗽无痰,或痰少而粘,口咽干燥,午后潮热,五心烦热,盗汗,颧红,形体消瘦,或痰中带血,声音嘶哑,舌红少津,苔少或无苔,脉细数。

  寒邪客肺证乃寒邪内客于肺所致的证候,以咳喘突然发作、伴见寒象为特征。临床表现常见咳嗽气喘、痰稀色白、形寒肢凉、舌淡苔白、脉迟等。

  热邪壅肺证乃热邪内壅于肺所表现的证候,以肺病的症候和里热见症为辨证要点。临床表现常见咳嗽痰黄稠,气喘息粗,壮热口渴,烦躁不安,衄血咯血,或胸痛咳吐脓血腥臭痰,小便短少,大便干结,舌红苔黄,脉滑数。

   痰湿阻肺证乃痰湿阻滞于肺系所出现的证候,以咳嗽痰多、质粘色白、易咯为辨证要点。临床表现常见咳嗽痰多,质粘色白,易于咯出,胸闷,甚则气喘痰鸣,舌淡苔白腻,脉滑等。

  风寒束肺证乃感受风寒及肺气被束所表现的证候,风热犯肺证乃风热侵袭肺系、卫气受病所出现的证候,燥邪犯肺证乃秋令燥邪侵犯肺卫所致的证候,皆外感表证也。

    (三)脾病辨证

   脾病的常见症状有腹胀腹痛、泄泻便溏、食少纳呆、浮肿、出血、身体瘦弱等,其临床证候常见脾气虚、脾阳虚、中气下陷、脾不统血、寒湿困脾、湿热蕴脾等。脾气虚证是指脾气不足、运化失健所表现的证候,以运化功能减退和气虚证共见为辨证要点,临床表现常见食少纳差,腹胀,饭后尤甚,大便溏泄,肢体倦怠,少气懒言,面色萎黄或白光白,或浮肿,或消瘦,舌淡苔白,脉缓弱。

   脾阳虚证是指脾阳虚衰、阴寒内盛所出现的证候,多兼有脾气虚征象,消化系肿瘤病人大多见有脾气虚或脾阳虚证。脾阳虚证以运化失健和阴寒内盛表现为辨证要点,临床表现常见纳差食少,腹胀隐痛,喜温喜按,大便溏薄,四肢不温,或肢体困重,或周身浮肿,大小便不利,或白带量多质稀,舌淡胖,苔白滑,脉沉迟无力。

   脾气亏虚,升举无力而反下陷则成中气下陷证,本证以脾气虚证和内脏下垂或滑脱不禁为辨证要点,临床表现常见脘腹重坠作胀,食后益甚,或便意频数,肛门坠重,或久痢不止,甚或脱肛,或子宫下垂,或小便混浊如米泔,少气乏力,懒言倦怠,头晕目眩,舌淡苔白,脉弱。

  脾不统血证是指脾气亏虚不能统摄血液运行于经脉之中而溢于脉外所出现的证候,以脾气虚证和出血见证为辨证要点,临床表现常见便血,尿血,齿衄,肌衄,或为妇女月经过多,崩漏,食少便溏,神疲乏力,面白无华,少气懒言,舌淡苔白,脉细弱。

   寒湿困脾证乃寒湿内盛,中阳受困所表现的证候,以脾的运化功能发生障碍和寒湿中遏征象为辨证要点,临床表现常见脘腹痞闷胀满,泛恶欲吐,口淡不渴,食少便溏,头身困重,面色晦黄,或肌肤面目发黄,或肢体浮肿,小便短少,舌淡胖苔白而腻,脉濡或缓。

湿热蕴脾证乃湿热内蕴中焦所出现的证候,以脾失健运和湿热内阻的表现为辨证要点,其临床表现常见腹部痞闷,纳呆呕恶,便溏尿黄,肢体困重,或面目肌肤发黄,或身热起伏,汗出热不解,舌质红,苔黄腻,脉濡数或滑数。脾主运化而升清,为后天之本,其病证以脾气虚尤为常见,由此渐可演变为脾阳虚,中气下陷和脾不统血证,脾病又以虚证居多,寒湿和湿热蕴于脾则表现为实证,在肿瘤的辨证中,除本脏疾患可见以上证候外,其他脏腑组织器官肿瘤常可影响于脾而表现出以上证候,临床辨治时当予注意。

 

   (四)肝病辨证

   肝主疏泄和藏血,调节人体气机的运动变化,肝病的常见症状有:胸胁少腹胀满疼痛,多窜痛而无定处,烦躁易怒,头晕胀痛,肢体震颤,手足抽搐,以及目疾,月经不调,睾丸肿痛。由于肿瘤的发生与气机运行不畅关系密切,故肝病的辨证在肿瘤诊治中较为重要。肝病的证候常见肝气郁结、肝火上炎、肝血虚、肝阴虚、肝阳上亢、寒滞肝脉、肝胆湿热以及肝风内动等。

   肝气郁结证乃肝失疏泄,气机郁滞所致的证候,以情志抑郁、肝经所循部位胀闷疼痛以及妇女月经不调为辨证要点,肝癌患者,无论初、中、晚期,一般多有肝气郁结的表现,肝气郁结而气机郁滞,又可致血瘀、水停、痰结而致他脏肿瘤或其他疾患。肝气郁结证的临床表现常见胸胁或少腹胀闷窜痛,胸闷,喜叹息,情志抑郁易怒,或咽部梅核气,或瘿瘤癥块,妇女乳房胀痛,痛经,月经不调及闭经,舌淡苔白,脉弦等。

肝火上炎证乃肝经之火上逆所致的证候,以肝经所过部位如头、目、耳、胁等表现的实火炽盛症状为辨证要点,其临床表现常见头晕胀痛、面红目赤、口苦口干、急躁易怒、失眠或多梦、胸胁灼痛、尿黄便秘、耳鸣如潮,或耳内肿痛流脓,或吐血衄血咳血、舌红苔黄、脉弦数等。

  肝血虚证乃肝脏血液亏虚所出现的证候,以全身血虚及筋脉、爪甲、双目、肌肤等失于濡养的征象为辨证要点,其临床表现常见眩晕耳鸣、面白无华、爪甲不荣、视力减退或雀盲、夜寐多梦或失眠,或肢体麻木、关节拘急不利、手足震颤、肌肉目闰  动、月经量少色淡、闭经、舌淡苔白、脉细等。

   肝阴虚证乃肝脏阴液亏虚所致的证候,以肝病症状和阴虚见症为辨证要点,其临床表现常见头晕耳鸣、目睛干涩、面部烘热、胁肋灼痛、五心烦热、潮热盗汗、口咽干燥,或手足蠕动、舌红少津、脉弦细数等,肝癌患者常出现此证。

   肝阳上亢证乃水不涵木、肝阳偏亢而上逆所表现的证候,以肝阳亢逆于上、肾阴亏耗于下的征象为辨证要点,临床表现常见眩晕耳鸣、头目胀痛、急躁易怒、面红目赤、心悸健忘、失眠多梦、腰膝酸软、舌红、脉弦有力或弦细数等,为本虚标实之候。

    (五)肾病辨证

   肾藏精为先天之本,肾之阴阳为人体阴阳的根本,肿瘤的病程进展虽快,但多渐进发病,中、晚期时常见肾之阴阳虚损的表现,肾病又以虚证为多。肾病常见症状有腰膝酸软而痛、耳鸣耳聋、发白早脱、齿牙动摇、阳痿遗精、精少不育、女子经少经闭、不孕、性欲减退、舌淡或红、脉虚乏力等。肾病的临床证候常见肾阳虚、肾阴虚、肾精不足、肾气不固、肾不纳气等。

   肾阳虚证乃肾脏阳气虚衰所出现的证候,以全身机能低下伴见寒象为辨证要点,其临床表现常见腰膝酸软而痛,畏寒肢冷,尤以下肢为甚,头晕目眩,精神萎靡,面色白光白或黧黑,或阳痿,妇女宫寒不孕,或浮肿,腰以下肿为甚,按之凹陷不起,甚或全身肿胀,心悸喘咳,舌淡胖苔白,脉沉弱。

   肾阴虚证乃肾脏阴液不足所表现的证候,以肾病症状和阴虚内热见症为辨证要点,其临床表现常见腰膝酸痛、眩晕耳鸣、失眠多梦、遗精、阳强易举、经少经闭或崩漏、形体消瘦、潮热盗汗、五心烦热、咽干口燥,尿黄便秘、舌红少津、脉细数等。

   肾精不足证乃肾精亏损所致的证候,以生长发育迟缓、生殖机能减退及早衰表现为辨证要点,其临床表现常见小儿发育迟缓、身体矮小、智力和动作迟钝、囟门迟闭、骨骼痿软、精少不育、经闭不孕、性机能减退、成人早衰、发脱齿摇、耳鸣耳聋、健忘恍惚、动作迟缓、足痿无力、精神呆钝、舌淡苔白、脉虚无力等。

   肾气不固证乃肾气亏虚、固摄无权所表现的证候,以肾和膀胱不能固摄的症状为辨证要点,其临床表现常见神疲乏力、听力减退、腰膝酸软、小便频数而清,或尿后余沥不尽,或遗尿,或失禁,滑精早泄、带下清稀、胎动易滑、舌淡苔白、脉沉弱等。

   肾不纳气证乃肾气虚衰,气不归元所出现的证候,以久病咳喘、呼多吸少、气不得续、动则益甚和肺肾气虚征象为辨证要点,其临床表现常见久病咳喘、呼多吸少、气不得续、动则喘息益甚、自汗、神疲乏力、声音低怯、腰膝酸软、舌淡苔白、脉沉弱或喘息加剧、冷汗淋漓、脉浮大无根,或气短息促、咽干口燥、舌红、脉细数等。

   (六)腑病辨证

   小肠实热证乃小肠里热炽盛所致的证候,以心火热炽及小便赤涩灼痛为辨证要点,其临床表现常见心烦口渴、口舌生疮、小便赤涩、尿道灼痛、尿血、舌红苔黄、脉数等。

   大肠液亏证乃津液不足,不能濡润大肠所表现的证候,以大便干燥,难于排出为辨证要点,其临床表现常见大便秘结干燥,难以排出,常数日一行,口咽干燥,舌红少津,脉细涩。

   大肠湿热证乃湿热侵袭大肠所出现的证候,以排便次数增多,或下利粘冻,或下黄色稀水,及湿热内阻见症为辨证要点,其临床表现常见腹痛,下利赤白粘冻,里急后重,或暴注下泄,色黄而臭,伴肛门灼热,小便短赤,口渴,舌红苔黄腻,脉濡数或滑数。

   肠虚滑泻证乃大肠阳气虚衰不能固摄所表现的证候,以大便失禁为辨证要点,其临床表现常见利下不止,或大便失禁,甚则脱肛,腹痛隐隐,喜热喜按,舌淡苔白滑,脉沉弱。

   胃阴虚证乃胃阴亏虚所出现的证候,以胃病常见症状和阴虚见症为辨证要点,其临床表现常见胃脘隐痛,饥不欲食,口咽干燥,大便干结,小便短少,或脘痞不舒,或干呕呃逆,舌红苔少乏津,脉细数。

   胃寒证乃阴寒凝滞于胃所致的证候,以胃脘疼痛和寒象为辨证要点,其临床表现常见胃脘疼痛,轻则绵绵不已,重则拘急剧痛,遇凉加剧,得温痛减,口淡不渴,肢凉喜暖,食后痛减,舌淡苔白滑,脉迟或弦。

胃热证乃胃中火热炽盛所表现的证候,以胃病常见症状和热象为辨证要点,其临床表现常见胃脘灼痛,吞酸嘈杂,或食入即吐,或渴喜冷饮,消谷善饥,或牙龈肿痛溃烂,口臭,大便秘结,小便短赤,舌红苔黄,脉滑数。

   胆郁痰扰证乃胆失疏泄、痰热内扰所表现的证候,以失眠惊悸、舌苔黄腻为辨证要点,其临床表现常见惊悸不寐、烦躁不宁、口苦呕恶、胸闷胁胀、头晕目眩耳鸣、舌苔黄腻、脉弦滑等。

   膀胱湿热证乃湿热蕴结膀胱所致的证候,以尿频、尿急、尿黄、尿痛为辨证要点,其临床表现常见尿频尿急,尿道灼痛,尿黄赤短少,小腹胀闷,或伴发热腰痛,或尿血,或尿有砂石,舌红苔黄腻,脉滑数。

     (七)脏腑兼病辨证

   心肾不交证是指心肾水火既济失调所出现的证候,以失眠、心火亢和肾水亏的症状为辨证要点,其临床表现常见心烦不寐、心悸不安、头晕耳鸣、健忘多梦、腰酸遗精、五心烦热、口咽干燥、舌红、脉细数等。

  心脾两虚证是指心血不足、脾气虚弱所表现的证候,以心悸失眠、面色萎黄、神疲食少、腹胀便溏及慢性出血见症为辨证要点,其临床表现常见心悸怔忡、失眠多梦、眩晕健忘、面色萎黄、食欲不振、腹胀便溏、神疲乏力,或皮下出血、月经量少色淡,淋漓不尽、舌质淡嫩、脉细弱等。”

  心肝血虚证是指心肝两脏血液亏虚所致的证候,以心肝病变和血虚见症为辨证要点,其临床表现常见心悸健忘、失眠多梦、眩晕耳鸣、面白无华、两目干涩、视物模糊、爪甲不荣、肢体麻木、震颤、拘挛、月经量少色淡,甚则经闭、舌淡苔白、脉细弱等。

   心肾阳虚证是指心肾阳气虚衰,阴寒内盛所出现的证候,以心肾阳气虚衰,全身机能活动处于低下状态为辨证要点,其临床表现常见心悸怔忡,畏寒肢厥,或小便不利,肢面浮肿,下肢尤甚,或唇甲淡暗青紫,舌淡暗或青紫,苔白滑,脉沉微细。

   心肺气虚证是指心肺两脏气虚所表现的证候,以心悸咳喘和气虚见证为辨证要点,其临床表现常见心悸咳喘,气短乏力,动则尤甚,胸闷,痰液清稀,面色白光白,头晕神疲,自汗,舌淡苔白,脉沉弱或结代。’

脾肺气虚证是指脾肺两脏气虚所致的证候,以咳喘、纳少、腹胀便溏和气虚见证为辨证要点,其临床表现常见久咳不止、气短而喘、痰多稀白、食欲不振、腹胀便溏、神疲乏力、声低懒言、面色白光白,甚则面浮足肿、舌淡苔白、脉细弱等。

   脾肾阳虚证是指脾肾两脏阳气亏虚所表现的证候,以腰膝、下腹冷痛,久泻不止,浮肿及寒证为辨证要点,其临床表现常见面色白光白、畏寒肢冷、腰膝或下腹冷痛、久泻久痢或五更泄泻,或下利清谷,或小便不利、面浮肢肿,甚则腹胀如鼓、舌淡胖、苔白滑、脉沉细等。

  肝脾不调证是指肝失疏泄、脾失健运所表现的证候,以胸胁胀闷窜痛、易怒、纳呆、腹胀、便溏为辨证要点,其临床表现常见胸胁胀满窜痛,情志抑郁或急躁易怒,纳呆腹胀,便溏不爽,肠鸣矢气,或腹痛欲泻,泻后痛减,舌苔白或腻,脉弦。

   肺肾阴虚证是指肺肾两脏阴液不足所表现的证候,以久咳痰血、腰膝酸软、遗精及阴虚见证为辨证要点,其临床表现常见咳嗽痰少,或痰中带血,口咽干燥,形体消瘦,腰膝酸软,骨蒸潮热,颧红盗汗,或声音嘶哑,遗精,月经不调,舌红少苔,脉细数。

   肝肾阴虚证是指肝肾两脏阴液不足所出现的证候,以胁痛、腰膝酸软、耳鸣遗精及阴虚内热见证为辨证要点,其临床表现常见头晕目眩、耳鸣健忘、失眠多梦、口咽干燥、腰膝酸软、胁痛、五心烦热、骨蒸盗汗、遗精、月经量少、舌红少苔、脉细数等。

肝火犯肺证是指肝经气火上逆犯肺所表现的证候,以胸胁灼痛、急躁易怒、咳嗽、口苦目赤为辨证要点,其临床表现常见胸胁灼痛、急躁易怒、烦热口苦、头晕目赤、咳嗽痰粘量少色黄,甚或咳血、舌红苔薄黄、脉弦数等。.

   肝胃不和证是肝失疏泄、胃失和降所出现的证候,以肝失疏泄、胃气上逆见证为辨证要点,其临床表现常见寒热二证,表现为脘胁胀闷疼痛,嗳气呃逆,嘈杂吞酸,烦躁易怒,舌红苔薄黄,脉弦或弦数,或巅顶疼痛,遇寒则甚,得温痛减,呕吐涎沫,形寒肢冷,舌淡苔白滑,脉沉弦紧。

  以上为肿瘤病证中常见的脏腑辨证证型,各种肿瘤又各具特点,如肺癌尤为肺气虚、肺阴虚更为常见,胃癌以胃阴虚和胃热证为多见,肝癌以肝阴虚、肝胆湿热为多见。根据整体观念,部分肿瘤又常表现出其所发生部位之相关脏腑功能失常,如食管癌,病位在食道,常见胃阴涸竭的表现,鼻咽癌常见肺阴虚证候,骨肿瘤又常表现出肾之阴阳亏虚。脾为后天之本,在肿瘤患者中,脾气虚为最常见的脏腑虚损证型,在各脏腑器官肿瘤中皆可出现。另一方面,肿瘤病人又尤以脏腑阴津亏耗证候最为常见。具体辨证内容参见中篇各章节内容。

   五、六经辨证

 (一)太阳病证

   外感病邪内侵,大多从太阳而入,正气奋起抗邪,故首先表现为太阳病,其主脉主症为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外感风邪,营卫失调,则为太阳中风证,临床症见发热、恶风、头痛、自汗出、鼻鸣干呕、舌淡苔白、脉浮缓等,关键在营卫失调,治以解肌驱风、调和营卫之桂枝汤。外感寒邪,卫阳被束,营阴郁滞,则成太阳伤寒证,临床症见发热、恶寒、头项强痛、肢体疼痛、无汗而喘、舌淡苔白、脉浮紧等,关键在于卫阳被束、营阴郁滞,治宜发汗解表、宣肺平喘之麻黄汤。肿瘤病人兼外感表证即可按此辨治。

   (二)阳明病证

   因太阳病失治或误治,邪热内传入里,伤津化燥而致燥结成屎,或燥热之邪直犯阳明即成阳明病,多见于外感病过程中阳气亢盛,邪从热化最盛的极期阶段。阳明病邪气弥漫全身,充斥阳明之经,而肠道无燥屎内结者即成阳明病经证,临床常见身大热、大汗出、大渴引饮、面赤心烦、舌苔黄燥、脉洪大等,治以清热生津之白虎汤。邪热传里与肠中糟粕相搏即致燥屎内结而成阳明病腑证,临床症见身热、日晡潮热、手足汗出、脐腹部胀满疼痛、便秘,或腹中转矢气,甚则谵语、狂乱、不得眠、神志不清、舌苔多厚黄干燥、边尖起芒刺,或焦黑燥裂、脉沉实有力等,治以荡涤燥结,方用大承气汤。肿瘤之便秘并发症,多为津伤热结,常以小承气汤或增液承气汤治之。

   (三)少阳病证

   少阳病乃邪居半表半里所表现的证候,以邪已离太阳之表,而尚未入阳明之里为病机特点,既不属表证,也不属里证,以口苦、咽干、目眩为提纲。邪入少阳半表半里之间,正邪相争,正不胜邪则恶寒,正胜于邪则发热,故本病又具有寒热往来之特点。邪热熏蒸,胆热上腾则口苦,热灼伤津则咽干,少阳风阳上腾于目则目眩,肝胆受病气机郁滞则脉弦。本病临床常见口苦、咽干、目眩、往来寒热、胸胁苦满、嘿嘿不欲饮食、心烦喜呕、舌苔白或薄黄、脉弦等症,治宜和解少阳之小柴胡汤。肿瘤病人有发热倾向,属邪郁少阳而以寒热往来为主症即可按此论治,且多有效验。

   (四)太阴病证

   太阴为三阴之屏障,三阳病中气虚者,每易传入太阴而成脾胃虚寒证,若素体阳虚而始病即见虚寒证候者即为“直中”太阴。太阴病属里虚寒湿证。脾胃同居中州,互为表里,两经病证可相互转化,阳明病而中气虚,可转为太阴病,太阴病而中阳渐复,亦可转为阳明病。中阳不足,脾不健运,寒湿内阻,升降失常,则腹满呕吐,时腹疼痛,喜温喜按,食欲不振,下利。本病临床常见腹满而吐,时腹疼痛,喜温按,食不下,自利,口渴,舌苔白腻,脉沉迟或缓而弱,治宜温中散寒之理中汤。在胃癌、大肠癌等肿瘤中,常可出现此证,临证时可按此论治。

   (五)少阴病证

   少阴经属于心肾,病至少阴,则心肾机能衰减,抗病力减弱,或阳虚寒盛而表现为少阴寒化证,或阴虚火旺而表现为少阴热化证。少阴病以少阴寒化证为多见,多因阳气不足,病邪入内,从阴化寒而出现全身性的虚寒证候,常因心肾阳虚,寒邪直中少阴,或失治误治,汗下太过,损伤其阳所致,临床上常见恶寒蜷卧、精神萎靡、欲寐、手足厥冷、下利清谷、呕不能食、口不渴或渴喜热饮、舌淡苔白、脉沉细等症,若阴寒极盛干下,则可出现脉沉微欲绝、反不恶寒、面赤之“戴阳”假象,治宜回阳救逆之四逆汤。若邪热不解耗伤真阴,或素体阴虚,邪入少阴,从阳化热,热灼真阴即成少阴热化证,临床常见心烦不得卧、口咽干燥、舌尖红赤、脉细数等症,治宜滋阴降火之黄连阿胶汤。肿瘤病人因肾阴亏虚、心火独亢所致之失眠证以及肾阴衰竭和肾阴不足诸症,均可以此论治。

   (六)厥阴病证

   厥阴病为伤寒病变的较后阶段,多正气衰竭,阴阳调节紊乱而表现为寒热错杂、厥热胜复,病变表现较为复杂。足厥阴经属肝络胆而挟胃,本病证多呈现肝胆和胃的证候,常因病邪由三阳传入,或病邪直中,或治疗不当,邪气内陷所致。肝胆受邪,疏泄不利,气机升降失常,则气血紊乱,阴阳失调,寒热错杂,阳并于上则上热,阴并于下则下寒。本病临床常见消渴、气上冲心、心中疼热、饮而不欲食、厥逆下利、呕吐或吐出蛔虫等症,治宜调理寒热、和胃安蛔之乌梅丸。

以上为六经辨证之六经病证主脉主症,还有六经病的合病、并病、传经和直中,凡肿瘤病人出现六经病证之相关主脉主症,即可按六经辨证施治,仲景所创经方对改善肿瘤之兼挟症或并发症多有效验。

中医学诊断手段和方法较为丰富,除上述常用的辨证方法外,尚有经络辨证、卫气营血辨证、三焦辨证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