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女儿的暑假

 圆角望 2015-08-24

 ◎ 王 峰

每天一早,微信朋友圈里就是开始各种奏折:有去附近漂流的,有去了东京迪士尼的,还有游学英国的等等。我们则把四岁的女儿送到了乡下。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带儿子去一个国家,她的别别窍在于,她会带着儿子先从一些小国玩起,“那些小国家小地方虽不是很成熟,但尚保留有一定的原始风貌,所以才有玩头。”当然,作为一个理性的母亲,她同样也不会忘记过程中必然有不少需要亲历亲为给儿子锻炼的机会。我承认她还能搬出其他种种理由来,每每此时,我会有些惶恐,在这样的大环境里,我们却坚持把孩子送到了乡下。

而这个乡下,早不是我们理解的乡下了——当所有的人都在往外跑时,我们的乡村已呈凋敝之势。我们小时候的农村,即便有人补课,那也只是极例外的自选动作,天地之间奔跑着的是流着汗泥大大小小的孩子;河里永远都有喧闹的人声,大人趟着面盆摸歪歪,而小孩则比着扎猛子;串到哪家院子里去摘个桃子,那也是一段不错的记忆。日子悠悠长长,只是暑假一过,一不小心才发现个个都拔高了。

有人会去大城市的亲戚家,城市里的小孩也会跑到乡下来,真正地住上一段时间,甚或是整个暑假。到大城市无非是认识这个更广阔的世界,而选择到乡下,则是让孩子能更多地接触大自然,玩泥巴,以及认识各种庄稼植物。那时候,世界的变化远没有现在这么快,随便两个城乡孩子,彼此对彼此的世界还算是新奇的,双方都有交集之处。现在则不一样了,农村变样了,房子越盖越高、越来越大,路修得越来越宽,但人却越来越少。离弃它的除了城里人,还有本来的乡下人——即便是暑假,农村也鲜见一个小孩的身影,他们的父辈完全有能力在城里安扎下来,并把一家老小接过去。

所以,再回到乡下,女儿的农居生活显得有些无聊,其兴奋点仅仅出现在第一天回到乡下的半天时间里,那天一回到家,地里的玉米田让她误以为是童话里的魔法森林,棕色的玉米须多像一顶小精灵的帽子呀。她在里面又钻又爬乐呵了半天,把那故事书里的情境一个人自导自演了一下,其收获则是事后被玉米叶刮得红乎乎的伤口。乡下的田地已经全部承包出去,她和祖父母相守从早到晚,家前屋后的空地上,她能认出,哪个是花生,哪个是黄豆,哪个是空心菜,哪个又是生菜。

更多时候,她只好躲在房间里玩她的玩具,或是看一会电视。只在傍晚时分,她会随着爷爷到河堤上看船只。一个雨后的傍晚,她惊喜地看到西边的天空居然变得红彤彤的,再一回头,她看到东南方向的天空挂着一串鲜艳的彩虹,是彩虹哎,她从后屋跑到前屋,又跑到门前的河岸上,她唱着跳着,数着各种颜色、红色,黄色,还有蓝色……

我们从城里回去看她,那个乡村背景里的女儿,有点憨,有点放不开,让我们感觉有些陌生,直到她问,我们什么时候去儿童乐园玩呢?我最喜欢到儿童乐园玩了。

事实上,乡下也可以喊到嘀嘀打车了,坐车到县城并不远,全县的小孩似乎都集中在了那儿。她告别了在此土生土长的爷爷奶奶,像在城里一样,在嘀嘀出租车停下后,很熟练地爬上车,眼睛里有点小期待有点小兴奋。当然,这一天势必是要下馆子的,哪怕也只是坐在亮堂的店里吃个水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