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角望 / 杂闻 / “杯酒释兵权”的前前后后

0 0

   

“杯酒释兵权”的前前后后

2015-08-25  圆角望

 巫马期(北京)·好事之徒

宋太祖“杯酒释兵权”一事,流传既久,但也有人认为,这样一件大事,在北宋官修的《太祖实录》《三朝国史》等第一手材料中竟不着一字,且传统上认为此事发生在建隆二年(公元961年)七月初,但史书又记载此后石守信等人仍继续担任军职,互相矛盾,足见这个说法不可靠。不过,考虑到宋初史料不完备、舛误多等因素,这件事还是很难推翻的。

宋初发生的这件大事,颇具戏剧性,简而言之,就是某天宋太祖召集石守信、王审琦、高怀德等大将饮酒,一番旁敲侧击后,石守信等就都称病交出兵权,拿着大笔的赏钱安度余生去了。宋太祖怎么想到这一招的呢?据说是出于宰相赵普的建议。赵普对赵匡胤说,石守信、王审琦等在军队中影响甚大,“皆不可令主兵”,赵匡胤不以为然,认为对这几位老朋友大可放十二分的心。赵普很有耐心,三番两次劝导,最后说,就算几位大将没异心,但他们都非帅才,日后恐怕难以管制部下,保不齐又上演一出“黄袍加身”。这席话显然击中了赵匡胤的七寸,他遂下决心削弱石守信等兵权。

“释兵权”之事过去不多久,宋太祖又打算任命另一位爱将符彦卿掌管军队。赵普苦苦劝谏,认为这位连辽国人也十分敬畏的“符老四”名头太大,不能委以兵权。太祖不听,签署了委任状。但赵普把委任状扣下,又来找太祖,假装要谈别的事,扯了一通,最后还是把那纸委任状掏了出来。宋太祖很不高兴:“它怎么还在你手里?”赵普说:“希望您再深思利害,免得他日后悔。”太祖怒道:“你这样猜疑符彦卿,到底为什么?我对彦卿那么好,他岂能负我!”赵普面不改色,使出一招杀手锏来:“哦,那么周世宗对陛下您好不好?您对周世宗又怎么样?”这一下把赵匡胤噎得没话说,“事遂中止”,这样符彦卿也变成了“逍遥散人”。

赵普敢对宋太祖如此直言不讳(后来他对宋太宗也是如此),自有他的道理,并且也因为他具备这个资格。陈桥兵变时,赵匡胤“被酒卧帐中”,代表众军“排闼入告”的,便是赵普与后来的宋太宗赵光义这两个人。后来赵普“既拜相,上视如左右手,事无大小,悉咨决焉”,宋太祖对他的信任,绝不在几员心腹大将之下,而且赵普是文臣,不可能发动军队,宋太祖兄弟对他的猜忌之心反而比对几位爱将要淡得多。正因为这样,太祖、太宗这两代帝王才能够容忍赵普“为政颇专”的霸道风格,也能够听得进他的刺耳之言。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