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如何对孩子的无理要求说「不」?

2015-08-29  pgl147258

【猪猪的回答(95票)】:

谢邀!从孩子大概一岁左右甚至更早开始,孩子有了自由行动的意志,我们的育儿生活“吃喝拉撒睡玩”又增加了一项,就是对孩子说“不”。

很正常呀,任何两个有自我意识的人在一起相处,遇到事情不都得有商有量么,说“不”是人们沟通的重要工具之一。

现在家长都知道,过度纵容溺爱不行,过度惩罚限制也不妥,然后就很容易焦虑,生怕自己没能做到不偏不倚,是个失败的家长。

其实,这事情没那么难。只要你不是在某个极端,或是只会在两个极端跳来跳去,所谓极端就是完全没有商量的交涉过程,直接要么完全专制,要么完全投降,只要不是这样,问题就没那么严重。

我们大部分的正常人,在人际交往的关系中,是很少处于完全被控制或完全主导的极端不平衡的关系中的。和孩子的关系也一样,极端的关系也不多见。

今天你有点纵容了,明天又有点强权了,这都没关系,不会对孩子造成什么心理伤害,也不会导致教育的失败。

所谓平衡,举个例子正面管教中说的“和善而坚定”,主要有四点:和善包括1)尊重孩子的感受;2)尊重孩子的潜力;坚定包括3)尊重家长的感受;4)尊重客观的环境。

所谓平衡不是指你每次都要找到一个绝对的平衡点,而是指在育儿这件长期的事情上,总体来说你的处理兼顾了这几个方面,没有特别偏向于什么。

同样,很多其他的事情上也是,不是什么不太好的行为做了一次就深深伤害了孩子,就再也不可挽回,不是这样的。那些育儿书上写得太绝对,是为了改变你的思维想法,给你震撼的感觉,但现实生活中不是这么回事。

家长也是一个不断成长的角色,之前做得不好的地方没关系,孩子长大之前任何时候改变都来得及。

扯回来,怎么跟孩子说“不”,说出你的意见和感受就好了,很简单。

和孩子有商有量这事,如果越早开始,大一点会相对更容易(对同一个孩子来说,不同孩子性格不同不一定)。

我们家孩子从1岁左右开始跟他说不,两岁就听道理了。很多人跟我抱怨“跟孩子讲不了道理”,尤其是跟三岁以下的孩子讲道理更难,可我实际用起来觉得讲道理很管用呀。分析原因可能有以下几点:

第一,你是不是带着情绪。

心平气和的才是在讲道理,否则,你讲得内容再有理,孩子也理解成了指责,沟通的渠道也就失效了。

这一点路易阿婆应该深有体会。阿婆最近被路易的叛逆折腾得没辙,路易做坏事,阿婆总是难免带着情绪跟他说教,结果是非但没用,路易知道她会生气,还能引起她的关注,故意做出激怒她的行为。一次路易故意把枕头扔进马桶里,阿婆大受刺激气得不行,她明白自己的管教引来的只有路易的故意报复行为,竟然动心去参加正面管教家长课堂了,有时候真是不得不学习更有效的管教方式。

第二,你讲的是不是真有道理。

得是危及安全的、对孩子有难以承受的损害的,以及肯定给他人造成较大干扰的情况,你才能讲得理直气壮。如果只是你的个人偏好,那孩子很可能不服气,凭什么按你说的来。

这一条就能刷掉大部分情况,很多时候我们没那么有道理,当然也就跟孩子讲不通道理。碰到想阻止说教一番的场景,先冷静想想,我的要求及论证站得住脚么?这是孩子正常的适龄行为么?

比如孩子非要开冰箱,是不是也可以顺便教孩子如何使用冰箱,信任他们有能力把冰箱用好。如果只是你个人的特定需求,那拜托放低点姿态,请求孩子帮个忙行个方便,当然要让孩子看到你确实不方便了。

举个真有道理的例子吧。如果我们生病了不能陪路易玩,站在他的安全角度解释“有病毒会传染给他”是很有用的,他有过被传染生病的经历,就很懂得保护自己。他也知道不能去我们隔离的房间,多次站在房门口发呆却不会去打扰,偶尔我们出来喝个水什么的,路易远远看见就冲着我们笑,表达亲密和关注,但很注意保持安全距离,如果我们靠近一点,他还会往后退。

第三,你自己有没有以身作则。

你通过讲道理的方式对孩子提出的要求,如果孩子接受觉得有理,也会以同样的标准反过来要求你的,他们简单的世界里规则面前是人人平等的。如果他们发现规则建立者都不履行,那这规则就失效了,讲的道理自然也就“无效”了。

很多不良行为的场景,示范比讲道理更直接更有效。讲道理相对比较抽象,往往是对一个具体场景的抽象描述,上升到道理的高度,其实不便于孩子理解和模仿。

比如你想让孩子学会说谢谢,或者学会道歉。与其每次要求孩子说出“谢谢”或“对不起”这几个发音,不如以孩子的视角替他们说出来,示范给他们看。平时遇到你该给孩子道谢或道歉的场合,你也以身作则。至于孩子什么时候悉得模仿,就交给孩子自己作主吧,他们才知道什么时候是最佳时机。

第四,你有没有给孩子创造容易遵守规则的空间环境,以及给孩子时间去自己努力改进。

别一方面讲道理,一方面又不改变环境引诱孩子,人性禁不起考验呀。费死劲讲道理,不如干脆让孩子没有“做坏事”的机会。比如不想让孩子玩手机pad,就别拿出来,当然自己也别玩。

而且,孩子的改变也需要时间,让你改点啥你也做不到立竿见影是吧。最近路易又找到藏起来很久的iPad,开始玩以前玩的修车游戏(他都忘记怎么玩的了),我们没有立马夺走不让玩,但每次都劝他“玩一会就不能玩了眼睛会坏的”,时间差不多就引导他去玩别的。

后来有一天他突然就“听”道理了,拿起iPad玩的时候就自言自语“玩一会就不能玩了眼睛会坏的”,很自觉说到做到(当然不是每次,反复是难免的,例外也是难免的)。这说明规则已经内化到孩子身上,管教的最终目标正是培养孩子内在的自我控制力,而不是依赖于外在的威慑。

最后,别跟孩子死磕较劲,讲不通的话试试变通的办法。

比如前面讲的场景,纯理性不行,孩子的情感需求也兼顾一下。即使讲道理本身,也要考虑到孩子的理解力和接受力,用适合的语言和方式,这时候就看你对孩子的观察和理解程度啦。亲子关系越好,你们互相越理解对方,孩子对你越信任,管教也越容易。

实在讲不通就算了,这次哄哄过去,以后找机会再讲。家长的心态也要平和,几次讲不通不代表讲道理没用,别就放弃了,而能讲通一些重要的方面,才应该感谢讲道理解决了大问题呢。

贴一个生活中具体的场景吧。

这天临睡前熄灯了,路易突然要求:“宝宝要吃香蕉!宝宝要吃香蕉!” 令人为难的不仅是路易已经刷牙洗漱完,还有家里最后一根香蕉已经吃完了,卖香蕉的店估计都关门了吧。

爸爸无奈地解释:“路易想吃香蕉,可是家里香蕉吃完了,明天爸爸给你买了吃,好不好?”

“不好!要吃香蕉~” 路易有点急了,越没有越要吃,还就跟香蕉较上劲了。

这可怎么办呢?

路易妈妈突然想到一本育儿书《如何说孩子才会听,怎么听孩子才肯说》,用漫画的形式讲怎么跟孩子沟通的,里面有一个类似的场景。有个小孩也是要求要吃什么东西,家里没有了,他妈妈跟他解释他就是不接受,无理取闹就要吃。

你实在地说吃完了要去买,买了才有的吃,这样说没错,可这是很理性的解释,没能满足孩子的情感需求,孩子不买账也正常。

书中提供的解决方案是这样的,那个妈妈说:“我真想给你变一个出来!” 这样说给孩子的感觉是,你的要求是可理解的,我接纳你的要求,然后用孩子式的幽默来化解,孩子一般很吃这一套。

路易妈妈决定一试,不过需要变通一下,书里的方法可能适合更大一点的孩子。

首先,路易还不懂什么是变魔法,他只会藏猫猫,把东西藏起来再变出来。这可是货真价实要变出东西来的,万一他发现没变出来很可能跟你急。

其次,路易还不懂虚拟语气,不明白“我真想”意思是办不到。说不定他要求你说到做到,那就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那怎么变通呢?

这还得从小路易身上找答案。

有一段时间了,路易表现出一种抽象的模拟行为能力。比如看见绘本上的好吃的,路易会假装张开嘴“嗷呜”一大口,然后发出吃得很香的咀嚼声,还用语言表达:“宝宝吃到了三个又大又红的苹果。” 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

这里还有个有意思的小插曲,最开始他展现出这种能力时,分不清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看见“饼饼”嗷呜一口,看见“屋顶”也嗷呜一口,吃得还挺带劲。

这说明他那时刚明白“装假吃”的概念,具备了在想象中完成熟悉动作的抽象能力,他乐此不疲地反复练习着,都没顾上把其他生活常识(比如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加进来。

很快,路易自动整合了其他生活经验,不再乱“啃”不能吃的东西。再后来,不用看见图片他也可以想象出来,模拟完成熟悉的动作,而这恰好能被我们所用。

路易妈妈没有亲自出马,而是偷偷跟爸爸交待:“你假装给他剥香蕉喂他吃。”

路易爸爸心领神会,开始了精彩的演出。他假装手里拿着个香蕉,开始像模像样剥起皮来:“路易,来,爸爸给你剥香蕉皮。”

借着空气净化器的一点微弱灯光,路易好奇地看着爸爸手里的动作。他明白,床上是没有香蕉的,爸爸也没有出去拿,爸爸显然拿不出真正的香蕉来。

而如果我们说给他变一个出来,或者一本正经强调“你看这有个香蕉”,一来他可能真跟你较真,二来他可能发现没有香蕉你在骗他。

爸爸直接绕过“有没有香蕉”这个可能引起纠纷的点,上来就演示“剥香蕉皮”的动作,路易又具备常识知道没有香蕉,这样就引导他向着爸爸在跟他玩游戏的方向去理解。

果然,路易把这当成了游戏,配合着伸长了脖子。爸爸说:“剥好了,吃吧。” 路易对着空气里大致“香蕉”的位置咬一大口,很香地嚼起来。在想象中,“香蕉”可以一次吃好大一口,两三秒即能下肚,吃得又快又好,比现实中更有成就感满足感得多。

就这样,路易的情感需求得到了满足,我们也成功化解没有香蕉的困境,还玩起了趣味的亲子游戏。

PS:以上回答中一部分是我博客中的原创内容2014-12-05 讲道理为什么不管用

目前育儿书绝大多数重理念轻实践,实践也主要针对3岁以上孩子的观察和互动,且案例大多是事后根据记忆整理,省略了对场景的详细描述,过于抽象读者难以借鉴。然而,0-3岁是孩子更重要的发展阶段,家庭是孩子更重要的发展场所,支离破碎的记忆片段无法按时间的连续性串起来,无法看到孩子的成长过程,这些背景对如何处理育儿中的问题其实非常关键。本博客采用育儿实况直播的方式,观察路易宝宝的适龄行为和成长,讲述育儿生活中遇到的问题,以及基于环境和孩子个体特点量体裁衣式的应对方式。

【许晓风的回答(7票)】:

谢邀,无专业意见,只是自家做法,供参考:

1,孩子的要求如果言之有理,自己经济也能承受,就买。这是尊重孩子的需要。

2,因为经济原因或者觉得太贵或者不值,就直接说买不起,太贵,不值,并解释理由。这个过程也是影响孩子消费观的过程。

3,我不觉得“不想纵容孩子”是个好的拒绝孩子的理由。每个父母都有自己的经济实力和爱的能力,在父母的能力范围内让孩子附带享受最好的,是孩子应该享受的。当然,超过父母能力的,父母坦然承认,孩子才能坦然。

4,孩子就是想要,父母觉得他的道理也不足以说服自己,那就坚决说不。谁挣的钱谁有决定权,这是我想让她必须明白的道理。

这招小孩子养成习惯,也就习惯了。但孩子大了,逆反了,这招不管用了,就得用下面的:

5,上小学的孩子思维能力和计算能力已经足够,可以慢慢鼓励他自己挣钱存钱。我们家正在尝试的方法是每周必须完成一定的家务然后发零用钱。她的钱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了。顺便也教育她自己想要的东西得自己努力工作。

【郑能量之父的回答(71票)】:

谢邀。这是个好问题——《芝麻街:大鸟看世界》

认真地抛砖引玉。

一、究竟需不需要跟孩子说“不”?

以题主的问题作为关键词Google,“找到约 487,000 条结果”,我还可以外借我女儿出生之前买的各种所谓的育儿书籍以及考虑过但是没买的书单,对这个问题的论述实在太多了。但我大略地看过其中的一些之后发现,各种育儿专家心理学家教育学家对此的看法是不一致的,有些人提倡尽量满足(在某个年龄段),有些人提倡泾渭分明。但他们都很讨巧地达成了一个默契的一致,叫做“不轻易说不,但对不合理的要求坚决地说不”。

基本上相对一致的观点是:轻易地说不,会挫伤孩子的探索欲/求知欲/安全感,而永远不说不,则会宠溺孩子或对孩子造成伤害。我们需要“视情况”给孩子说不。

所以,题主提问的时候,也给“不”加了定语,“无理的要求”。目前看来,判断孩子的要求是否合理,然后根据情况说“不”,似乎是一种理想的状况。

二、合理与不合理的标准是什么?每个人的答案不一样,以谁的意见为准?

我女儿刚学走路的时候常常摔倒,得益于我们放纵她穿得很少爬得很多,她在走路这件事情上非常冒进。当时,我遇到了许多家长都会遇到的情况:如果她在我这里摔倒,我会告诉她,爬起来,没关系。她真的会挣扎起来,然后开心地继续奔跑。但如果她在奶奶那里摔倒,奶奶就会飞奔过去,抱起哭得梨花带雨的她,“坏地板,害人家摔倒,打它”。我女儿就会愈发地伤心,而且愤怒地拍地板。

一开始,我觉得这件事情非常恐怖。迁怒于一个客观存在的事实,而不鼓励去纠正错误方式,还扩大挫折的影响和感受……无论怎么样看,我女儿都要因此完全碧池化了。我苦口婆心,威逼利诱,无论采用何种办法,都不能改变我妈的方式。

直到有一天,老人家烦了,朝我吼叫:我特么就是这么把你带大的!

是的。似乎我也不算特别碧池。

当我反思这件事的时候,我坚持认为,孩子的奶奶的方式是错误的。但,同时孩子还有个爸爸。未来,她还会认识更多不同的人。我直到30岁才能明白,即使是别人用不正确的方式对待或者看待问题,我也可以不必照办但不争执,为何我不让我女儿比我早一点明白?

于是,在很长的一段日子里,我试图让我女儿分别和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和外婆都独自相处。再演变成亲戚、朋友和小伙伴。有趣的事情就发生了:她有一套和每个人相处的不同的方式。

和爸爸,她总是直截了当地提要求,或者表达亲昵。如果犯错,失败,则主动当着我自言自语“没事的,别担jin(心)”。

和妈妈,摔倒之后,会被妈妈黑=_=,“哎呀宝贝你摔倒了,妈妈看见了,你快哭快哭,我们来演一下互相安慰的戏码”,女儿会额头黑线,用简单的单词表达抗议“哎呀!哎呀不说!”。

至于奶奶,则一如既往地碧池化,大操大办,撒娇卖萌装可怜。

有趣的是相处较少的外公外婆,对不起,我女儿在他们的面前,不摔倒,不犯错,主动背诵儿歌,要求弹钢琴。

基于以上的过程,我很认真地和我女儿交流过我对说“不”这件事(包括她自己对别人说“不”)的看法:

1.每个人都有说“不”的权利,包括作为小朋友的你。只要你不接受不愿意,你就应当说“不”

2.每个人都不一样,所以对“不”的标准也是不一样的。你觉得合理,别人不一定。

比如其它答主有提到的,买东西。当我女儿理解了商场里的东西是可以拿走的,只要我们付钱这个行为以后,她当然开始“买”各种奇怪的东西了。

什么可以买呢?我并不打算解释购买的必要性,或者性价比,这些事情,可能是她的妈妈愿意给她解释的。我则完全“看心情”,尽量满足,我给她买过年糕,还有M&M巧克力,鲤鱼,羽毛球拍甚至帐篷……只是当玩具。

至于没买的,我的解释有两种:1.“我的荷包空了,没钱钱了,爸爸明天上班去挣钱”。2.更多的时候则是“这是我的钱,不是你的,怎么花要看我而不是你”。

基于此,我们家的花姐儿,每天早上看到我的常态就是亲亲我,说“爸布,去上班”。某天她坐在安全座椅上,望向窗外,说,“爸布很重要(芝麻街某一集说了诸如树木很重要,提供木材,可以造纸balabala),上班班,买肉肉,买钱钱。麻麻很重要,上街街balabala……”,这时候,她两岁还差三个月。

她形成的对每一个人的认识和总结,不一定对,但她有她自己的。何况,一味牺牲自我或者一味强权霸权的父母,更加的不正确。大部分成年人之所以那么恼怒地说“不”,根本不在于合理性,而是相对于孩子的欲望来说,自己的能力太小。按照自己的总结,她开始试着总结哪些事情在谁的哪里更容易获得认同或者许可:她喜欢找我说故事,因为我总是无差别对待科普读物;喜欢和妈妈吃饭,因为可以做游戏激励吃饭;喜欢找奶奶要零食,因为这样不容易被拒绝……而当她遭遇未曾预料到的拒绝时,我觉得相对某些孩子而言,她的行为也较为合理:对我,她会翻白眼,或者试图靠嘴对嘴亲亲来讨价还价;对妈妈,她会要求抱抱,撒娇;对奶奶,她会试着哭一哭……

当然,我们经历了一个很恐怖的阶段,在一岁半之后一直到一岁八个月左右,她强烈地高频地说“不”,用“不不不不不不不不”来拒绝所有人。我们的处理是,既然你不想吃饭,那我们就不吃吧,既然你不想睡觉,那你自己玩儿吧,尽量多地让她明白,她的决定也不一定正确。

现在?现在我们家能量会清晰地告诉我,“我不想和那个表舅舅玩,他看起来怕怕的”,因为她明白这种主张会获得满足,她也会说“我不要去和那个小朋友玩,因为我害羞”,因为她开始明白“不”背后的原因到底是来自于谁。

三、如何说“不”,如果避免让对方说“不”,是大人也要学的事情。而爱的存活,靠的是传递。

最近我一直在给我们家能量阐述这样的观点:

因为我比你力气大,所以相对危险的事情可以我来但不能你做;因为我比你知识多,所以我更能判断事情的性质;因为我是你的爸爸,谁的宝宝谁负责,而不包括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等任何其它人(感谢我老婆提供的金句),所以作为监护人,我们替你决定,但你可以表达愿望。

无疑,我阐述的是一个霸王条款:政治正确的方面是,作为一个成年人我当然更强更大更快,而就算我做错了,我也有作为监护人的特权。

所以,在以上所述看似投机的差别对待下,我们家有一个修正机制:主动道歉。

所以回到说“不”的问题上来,我们成年人也会犯错。中国人有多不擅长合理地说“不”,我们不必展开了。我只能尽量轻松地说“不”,但是事后发现并不合理,我会选择尝试修正:

比如孩子非常想买自己不能吃的小熊包装的巨大糖罐子,被妈妈和奶奶拒绝之后,结果我给买了。她欢天喜地地抱回家和自己差不多大的自己不能吃的巧克力糖,我发现自己可能过度宠溺她了。我严肃地告诉她:宝贝,爸爸要给你道歉。爸爸做错了事情。这个糖你是不能吃的,吃了会让小朋友出问题,但因为爸爸实在是太爱你了,不忍心拒绝你,就给你买了,我做的这个事情是错的,浪费钱了。我女儿会故作严肃地点点头,说:ji(知)道了爸爸。但是,回家以后直到现在小熊都玩破了,她也不会吵着要吃那些糖。

又比如,孩子想在公园玩肥皂泡泡,但是我想要回家工作。我好说歹说她也不同意先走,我火大了就把她直接抱上了车捆在了安全座椅上。她哭闹没用,渐渐也就睡着了。睡醒之后,小姑娘就像忘记了这件事。但我会主动跟她说:今天我想回家,你想玩,我们都没错。但是我如此粗暴地对待你,这是错的。对不起,爸爸给你道歉。为了补偿你,我也愿意明天再带你去看白老虎。我女儿会抱抱我,说,没关系爸爸。

所以,我的观点是:

1.我们只是在学习如何做一个父母,所谓合理地说“不”,以及合理的惩罚乃至合理的消费观饮食习惯运动方式,都不过是我们的一厢情愿罢了。孩子还小,没权利决定自己怎样生活,但他们有权利明白我们所提供的方式不是唯一的也不是最正确的。

2.同时,与其说孩子特别需要那些“不合理的要求”被满足,不如说他们更想要自己被重视,被尊重,被关注。这种需求,是父母应该提供满足的办法的,即使是在说了“不”以后。试着在孩子觉得没有被满足的时候,郑重地交流,他虽然没达到要求,但觉得自己被重视,往往不会继续胡闹。

3.他们的学习欲望非常强烈,也渴望像大人一样解决问题,他们需要学习一种手段表达自己的爱,也收到你表达的爱。在奶奶的教导下,我女儿学会说“对不起,我错了”是在一岁八个月,她没有认识到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但她会在争端里频繁地说,而且哭。但如果收到反馈说:这次你没错,是我错了,对不起。她就会不哭。对错对我们大家来说,没有想象的那么重要。

4.明确地说“不”,表达的是态度,和行为不一定有关。这是许多成年人都不知道的道理,但我女儿已经知道。她不想和外婆玩的时候,我会说,你帮我一个忙,也帮外婆一个忙。你确实不想去她家,你也可以这样选择,但如果你去,我可以去工作,她很想你,也可以看到你。结果,她会去。而现在,我也非常频繁地跟她说类似“这是不对的,但我和你做了,下次不可以了”,她也会下次更卖力地卖萌,去做“明知不可以”的事情,或者觉得也就那么回事,不再要求。

【一禾的回答(6票)】:

我推荐一本书上的建议《父母效能训练手册》,是Thomas Gordon博士写的一本畅销多年(出版了40年)的给父母的指导手册。

按我的记忆和理解,再结合题主的问题,实操步骤如下:

1、先分清是孩子的事,还是父母的事。

此处,问题困扰、影响到到谁就是谁的事。从题主描述看,归属为父母的事好像可能性更大,但也不一定。我设想个例子,大家体会下:

孩子幼儿园或学校里大家都有××,孩子回家也问你要,不给买就闹情绪。

咋一看父母觉得是自己的事,因为困扰到了自己,买还是不买。其实,这个可以归入孩子的事。孩子因为别人有自己没有受到了困扰,ta的解决方案就是找父母也给买。如果父母能与孩子仔细深入地沟通这件事(这里也有注意事项和技巧,书中叫“积极倾听”),一起分析下都有哪些解决方案,找出除了父母也给买之外的其他方案,再协商一致用哪个方案,相信双方都不会那么苦恼了。

2a、如果是孩子的事,父母需要 使用积极倾听的方式,接纳和感受孩子的情绪,并且让孩子自己想办法解决属于ta的问题。

关于积极倾听,大概已经属于心理学或心理咨询领域的技巧,简单来说就是当孩子向父母表达的时候,父母除了用头脑去理解孩子的意思以外,还要用心(用身体、用情绪)去解码下孩子其实想说的是什么,背后是一种怎样的情绪。

父母要回应已经明白了孩子是这样的情绪,很多时候,父母这样做了之后,孩子的要求就会自动撤销,ta可能只是想表达下情绪,而没有实质性的必然要求。

这里重在实践,有心的父母多看看书,在与孩子的交流中实践几次,保持对自己的觉知,会慢慢增加体会。

2b、如果是父母的事,父母顼注意使用“我-信息”的方式来进行沟通,切记不要评价、指责、抱怨、唠叨、枝蔓等。

所谓“我-信息”的意思是,说话时主语是我,谓语宾语描述这件事给我带来的影响,如果孩子心智相对成熟,还可以讲讲为什么有这样的影响。给特别小的孩子也可以讲为什么,但要注意用ta能听懂的语言和方式来讲。

简单来说,父母切记不要以“你”开头来进行沟通,因为一旦以你开头,后面跟着的必然是评价类语言,而且往往是负面居多,会引起孩子的愤怒和抵抗,而令问题得不到解决。

3、如果这件事对父母和子女双方都有影响,那么记得采取“双赢”的策略。跟孩子一起讨论,怎样的方式是大家都能够接受的,结果往往都是妥协和让步后达成一致的,但至少,没人觉得自己输了,为了满足对方而委屈了自己,没有人是loser,这种结果对大家都是好的,比一个输一个赢要更可取。

这里的一大关键就是,除了那个非此即彼的解决方案外,父母和子女一定要坐在一起讨论出其他多种解决方案,并从中选出大家都能接受的。妥协带来和谐。

当可以静下来的时候,想想,和谐是不是比妥协更重要。如果你认可这个观点,就会慢慢实践起来。

【王雪岩的回答(3票)】:

孩子渐渐长大,他们开始有自己的想法,自已的需要,而一个十四岁孩子的世界和一个四十岁妈妈的世界肯定是有差别的,所以,衡量孩子需求合理与否的标准不应该是单独的某一方,而是父母与孩子双方的角度去考虑。而要达到这样的目标,就需要双方对彼此都有充分的了解,了解的必经之路就是沟通。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父母对孩子有强大的话语权,即孩子听父母的话是孩子的义务,但是这种方式本身可能会限制孩子的创造性空间,因为孩子在成长中有一部分创造性是被社会化要求的制约所削减的,当孩子的话语权得不到尊重时,他的那些很可能是很有创意的想法就会被拒绝。所以,父母的一言堂是不可取的。

但是,如果凡事只听从孩子的意见,也是有问题的,因为孩子与父母相比,毕竟社会经验要少得多,他们可能会缺少处理问题的经验,所以,需要父母给予更多的指导。

因此,双方的沟通就变得特别重要,沟通的基础是倾听,父母需要在充分理解孩子的基础上,与孩子达成对于需要的理解,然后共同决定孩子的需要是不是应该被满足。如果父母决定拒绝孩子的需要,那就要坦诚告诉孩子为什么拒绝他,通常孩子在这种情况下,虽然被拒绝,但是可以感受到来自父母的尊重,那被拒绝本身也不再具有那么强烈的伤害性。

或者父母可以在公平开放的对话氛围中,与孩子共同商定,哪些是孩子可以自己做主的,当然,他也要承担起自己做主后的责任;哪些是必须征得父母同意才可能决定的,因为孩子虽然日渐长大,但实际上他们还是需要父母给予情感上的关心与支持,当一些重大的事情由父母参与决定时,他们会感受到来自父母的情感支持。

当然,孩子越大,他所拥有的自主空间也应该增加,这也是帮助他们逐渐走向独立的过程,而如果父母参与决定过多,一直不能放手孩子决定自己的事情话,最终的结果可能是扼杀他的独立性,这样的话,将来他走向社会可能就难以适应社会生活,甚至工作、婚恋等发生各种问题。所以,孩子长大的过程本身,是需要家长及时做出调整,需要接受孩子渐行渐远,终有一天,他会离开父母的庇佑,独自飞行。而父母不知如何处理给孩子多少自主权的冲突,其实恰是父母在拉住孩子和放手让孩子去飞之间的冲突,当父母更有能力放开手,给孩子更多的尊重与信任,让他们有更多的自主的机会时,其实孩子会更轻松的起飞,飞走后也更愿意更多回到父母身边探望父母。而如果孩子太害怕孩子飞走后的孤独,一直不肯放手的话,一方面会影响孩子的成长,另一方面,逃出去的鸟儿会很害怕再飞回父母身边受限,反而会给父母带来更多的孤独。

【知乎用户的回答(0票)】:

不知道,孩子也是一个个体的人,怎么去影响孩子对于我来说是个簇新的问题

【墨宝爸爸的回答(1票)】:

女儿很可爱,所以全家都很疼爱。但是众星捧月势必会导致溺爱,所以当爹的我就必须主动站出来做“坏人”。

摔倒了磕碰了苦恼了家里人要去抱起来,我非但自己不去抱,还要阻止家里人去抱,然后蹲在女儿面前告诉她,你自己摔倒的,你哭个锤子,自己站起来就好了,来,站起来给爸爸看一下。女儿苦恼无果后,无奈自己很利索地站起来了。站起后,轻轻夸奖一句,让其继续玩耍。

大人手头上有什么她没见过的东西,就会跑过来吵着也要玩,我知道这是孩子的好奇心和探索欲,不能太抑制,但也不代表就可以纵容,让她学会等价交换,付出努力才能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比如要我的手机玩,我就随手拿片纸屑,告诉她把这个扔到垃圾桶我才给你手机玩。这样做的结果就是,要么谈判破裂女儿气鼓鼓地去玩别的东西,要么小手捏着小纸片屁颠屁颠跑去找垃圾桶,往往垃圾桶还没找到,纸片就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但是小屁孩还是在垃圾桶装模作样弄一个“扔”的动作再回来。这时,说话算话,女儿如愿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

反正给女儿树立一个原则,在爸爸面前搞一哭二闹三打滚的戏码,爸爸是不会买账的。但是爸爸会和我“谈判”,听听爸爸说什么,我想要的也可以拿得到。

【朱七七的回答(1票)】:

这个必须从小抓起,越小越有成效;孩子其实都很会看眼色的,她每一个无理要求其实都在试探你的底线在哪里;一旦刚开始存了“她还小,大点就懂事了”的念头做出让步,你就一溃千里,再要构建秩序很难了。

另外,其实真不用跟孩子说多少大道理,现在的孩子获取知识的渠道太多了,你要跟她说的道理她根本没有不明白的;最简单的例子,我家孩子很多无理要求根本不会跟我提,但在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面前就会哭闹瞎吵来要求满足,区别只是因为知道跟我闹也没用,跟老人闹却能破例。

【肖曦的回答(0票)】:

可以正面告诉拒绝孩子的理由,适当加以引导。

【饭饭团的回答(0票)】:

我会认真的和孩子探讨,说明白我要说“不”的原因。会努力重复几遍,如果孩子依旧不接受,我也不会改变立场,告诉他们我说了“不”,他们即使不接受也没有办法。

【张智博的回答(0票)】:

想吃肉的狼崽需要学会自己捕食,想要飞翔的鸟儿需要自己给自己梳理羽毛。孩子需要明白:“获得”的前提是“付出”,只有孩子付出等值的劳动、才能满足相应的回报。

他(她)既然付出了极度努力,那么那些较大的需要也可以满足。

孩子可能说要一把枪、要一只长颈鹿……,这样不现实的需要,这时可以告诉他:“你现在好好努力、以后当上警察/动物园管理员,就可以有一把手枪/养一只长颈鹿,现在、我给你买一个手枪/长颈鹿玩具可以吗?”这样的梦想、可以激励孩子进步、也会随着成长而加固或忘记。

【金鑫的回答(0票)】:

学前期孩子的处于直观形象思维阶段,他们往往对成人抽象的说理不予理解从而不予理会,在这个时候家长应该让孩子自己感受体验,从而发现自己的要求过分或者是不切实际。

【知乎用户的回答(0票)】:

如果你认为是无理的要求,那么坚决不要答应,否则后患无穷。我一般的做法是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往往他们自己就忘记了,囧。

【nali的回答(0票)】:

孩子大部分要求我都会去满足,我不认为这是一种纵容。

如果超出了我的能力承受范围,我会坦白告诉她,不行或者在未来的某个时点满足她。

如果我认为该物品不适合她,我会与她探讨,如果她能以充足的理由说服我,我会满足她。

有时喜欢看她撒娇的样子,就在她撒娇的那一刻,马上答应,给她受宠的感觉。

如果要拒绝,就要温柔而坚定,犹犹豫豫的拒绝会让孩子变得缠人。

尽管我经常性满足她,没有发现她有所求无度的趋势。

【卢靓的回答(0票)】:

谢邀。我是一个尽量满足孩子需求的妈妈,也有可能孩子都还比较小,没有太多无理的要求,比如说想买玩具,想吃冰淇淋,想去什么地方玩,在我这都不算什么无理需求。无理要求是需要区分的,有些只是不合时宜,比如说吃饭前要吃巧克力,那可以明确告诉他,吃饱了饭,1小时后可以吃。对于确实无论何时看起来都是无理的要求,例如要一辆阿斯顿马丁之类的,那就告诉他不行,哭闹也不行,怎么都不行,我还会表达我的同情,但是对不起,我满足不了......

【苇子的回答(0票)】:

目前我家只有买玩具需求需要稍加控制,我闺女要买玩具的内在原因大概有这么几个:自己真正喜欢;身边小伙伴有;习惯性或买来随便玩玩

基本上她要一个东西,我都能分辨出她主要出于哪种目的,对于第一种,现在我基本上都会满足,几岁的小女孩,喜欢的基本上是裙子、漂亮的东东、滑板车等等,没有什么承受不了的。对于第二种,视情况而定,确实有意思的家里没有重复的就给买,但买了之后会教育她最好有自己想法;对于第三种,典型场景是从鸟巢出来想买那种小贩推荐的书签,质量很烂的荧光棒之类,都是之前已经买过,只是换了个样子而已,基本都是直接拒绝,讲清楚不给买的原因。

偶尔给她20块钱,自己到小商品市场随便买,大都是买回一堆我眼里的烂玩意,但她玩儿的也不亦乐乎。

我的目标是:她现在喜欢乐高,也喜欢5元钱的一次性荧光棒,我都给买,但我希望将来她更喜欢乐高;她现在喜欢冰雪奇缘,也喜欢喜洋洋大电影,都带你看,但我希望将来她更喜欢冰雪奇缘

【花脸猫咪的回答(0票)】:

第一次被邀,谢邀。虽然自己现在没孩子,但是专门咨询了一下爸妈才来作答。

通常情况下是先跟孩子讲道理,讲不明白可以1.嫌烦就把孩子晾一边不理他,2.再嫌烦就打一顿他就老实啦。碰上熊孩子请直接跳过第一步。

虽然还没看别的作答,但我相信一定有人反对打孩子,说这会不利于孩子的人格发展云云。说道孩子人格,那就把孩子当一个独立的人来说教。比如他想要买一个很贵或者很多余的东西而你不愿为此付钱,那就告诉孩子赚钱不容易钱是你赚的所以由你来支配他想要以后自己赚钱自己买去。比如他想让你做你不愿去做的事情,告诉他你的感受告诉他即使是父母也有自己的情感要他尊重你的意愿。

孩子不能宠得太厉害~不过适当的满足一下他们的愿望也是可以的。

PS:我大四时想趁着毕业前学生证还好用出去旅游,墨迹我妈出钱,我那搞教育工作的妈一句:“你以后自己赚钱去没人拦着你”把我堵得一句话没有~

【liJessica的回答(0票)】:

第一次被人邀请,还是育儿话题,更是诚惶诚恐。

虽说是两个孩儿的妈,其实经验并不丰富,平时取经的多。回想自己与孩子的相处,也是简单粗暴居多,心中也经常歉然。关于这个话题,我觉得首先是否你已断定这是“无理”的要求,比如说是超出我们的能力范围之外的,又或者是从原则上孩子不适合的。我大女儿才四岁,当她提出我觉得不适合或不能满足的要求时,我从来都是果断地告诉她“不”。当然我会告诉她原因,或者是何时可以满足她,比如等她长大了,就可以用我的化妆品之类。一般她不会断续纠缠或哭闹之类,可能这和我们家长斩钉截铁的态度有关。孩子很会观察,她会发现你因为不能满足的内疚之心或怜惜之情,而觉得有机可乘。

【LYL林HOPE的回答(0票)】:

自己无理的说不

原文地址:知乎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