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时代----城濮之战(上)

2015-09-23  束薪叟
城濮之战(上)  
  公元前633年冬季某日,晋文公召开高层军事会议,就援宋救齐抗楚一事展开讨论。
  首先发言的是先轸,这是一位富有谋略的将领,他力主援助宋国,并说道:“在国君流亡时,宋国曾有恩于我们,今日宋国受围困之难,晋国有义务给予援助,而且晋国要在列国中树立威望,创立晋国的霸业,就在今日一举了。”
  其实宋国虽然有恩于晋文公,楚国又何尝不是?看来出兵的最真实理由,就在与楚国逐鹿中原,奠基霸业。
  狐偃也是主战派,他提出了避实击虚的战略:不直接救援宋国与齐国,而是向楚国的两个比较弱小的附庸国曹国和卫国发动进攻,曹国与卫国根本无法抵挡晋国军队的攻击,楚国一定会对曹、卫两国进行救援,迫使楚国分兵,以达到解救宋、齐两国的目的。这种后来被称为“围魏救赵”的战术,其实并不始于战国,在春秋时代已经广泛为诸侯所应用。
  经过一番争论,主战派的观点占据了上风,而志向高远的晋文公又岂可以错过一战而奠定晋国霸业的机会呢?
  
  晋国利用冬季进行了战争动员。这次会战是关系到晋国未来前途,因此晋文公必须要确保作战的胜利,在军事作了两个准备:第一,在被庐(地名)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军事演习;第二,将晋国的军队由两个军的兵力扩充到三个军:中军、上军、下军。
  晋国的兵制中,三军之中以中军元帅地位最为尊崇,是军队的总指挥,因此晋文公在中军元帅的人选上十分慎重。晋文公的重要谋臣赵衰推荐郤縠出任中军元帅,理由是:“他饱读诗书、爱好礼乐,诗书是道义的宝藏,礼乐是品德的准则,道义与品德是利益的基础。”表面上看,赵衰看重是一个军人的文化素养,实际上深层原因乃是因为晋国一直是一个军国主义国家,当时并没有文人的概念,大家都是清一色的武士,在这种背景下,军人的文化素养便成为其综合素质的一个重要指标,这也是赵衰推荐郤縠的原因。
  晋文公听从赵衰的意见,任命郤縠为中军司令员(元帅),副司令员是郤溱;任命狐偃为上军司令员,但狐偃将司令员的职位推让给狐毛,自己担任副司令员;任命赵衰为卿,准备让他担任下军司令员,但赵衰推让给了栾枝与先轸,最后由栾枝担任下军司令员,副司令员为先轸。
  狐偃与赵衰作为追随晋文公流亡的最重要的两位谋士,都体现出其谦让的高风亮节,这也可以看出狐、赵两人以大局为重,并不在意个人的利益,同时也体现出晋军内部的团结,这是军队无敌于天下的根本。
  由于中军元帅郤縠不久即病逝,晋文公破格将下军副司令员先轸提拔为中军元帅,这足以见晋文公慧眼识英雄,先轸后来以非凡的军事才能证明了他是一名伟大的将领,空缺出来的下军副司令员则由胥臣担任。
  
  我们再来看看晋、楚两强各自的同盟国。
  楚国经过楚武王、楚文王、楚成王几位英明君主的武力扩张,其势力已经深入中原,中原诸侯中,投靠楚国一方的诸侯国有鲁国、曹国、卫国、陈国、蔡国、郑国、许国等,几乎是囊括了除齐国与宋国之外的所有中原重要国家。晋国的同盟国主要有秦国、齐国、宋国,虽然同盟国数量较少,但是这些都是军事力量比较强的国家。
  这场战争,注定是一场国际大战

楚国的高层也出现变动,子玉接替子文成为楚国令尹(宰相),子文自从公元前664年担任令尹以来,已经整整三十个年头,为楚国的强盛作出巨大的贡献,但他已经衰老了,开始感到力不从心,因而推荐以勇猛著称的子玉为接班人。
  子玉上任后,楚国举行一次军事演习,子文与子玉分别检阅一支军队。子文只用了半天就圆满完成检阅任务,而且没有惩罚一个士兵;而子玉则用了一天的时间才完成,在检阅过程中,有七名军士受到鞭刑,三名军士受到贯耳之刑。
  楚国的大臣们纷纷祝贺子文,显然子文更有治军的才能,子文自己也颇为得意,欣然饮酒。此时一位后生,名为蒍贾,姗姗来迟,又不祝贺子文。子文有点不高兴了,问他说:“国老们都祝贺我,你一个小年轻的,怎么不祝贺呢?”
  蒍贾从容回答说:“我着实不知要祝贺您什么。您把执政权交给子玉,美其名曰要安定国内。我从今天子玉检阅部队可以判断,要是他领兵出战,肯定要吃败战的;能安定国内,却在国外吃败仗,我看不出来这样有多大的好处。如果子玉打败仗,那是您举荐之失,那我要祝贺您什么呢?我看子玉刚愎无礼,根本没有治理人民的才干,他是个将才,但不是帅才,指挥三百辆战车以下的部队还行,如果指挥的军队超过三百辆战车,我看大概就要有去无回了。如果到时他还能全身以退,我再来向您祝贺也不为迟。”
  子玉听说了蒍贾的话后,气得对他恨之入骨。
  这场南北大决战的主要参战国晋国与楚国,从一开始双方在选择核心将领的标准上,就出现了重大的不同。晋国的选帅原则是道义为先,而楚国选帅的原则是勇猛至上,究竟哪方的将领更能胜任呢,这还得从战场上分出高低。
  
  晋军的作战任务,是解除楚军对齐、宋两国的围困。
  为了达到这一目的,晋文公决定采纳狐偃的建议,即进攻楚国的喽啰国曹国与卫国,迫使楚国回师救援曹、卫,以解齐、宋之围。当然,晋文公把主攻目标选择在曹国与卫国,可能还带有某些个人恩怨,在他流亡时,卫国与曹国的国君都曾经羞辱过他。从这个战略计划也可以看出,晋文公与当年的齐桓公一样,谨慎避免与楚军发生直接交锋,只要能达到救齐、宋的目的,就算是胜利,任何一支军队,在强大的楚军面前,都没有必胜的把握。
  冬季过去了,初春刚到(公元前632年),准备就绪的晋国军队大举出征。
  曹国与卫国成为晋国的主攻目标,晋军首先对卫国实施军事欺骗。
  卫国的位置比较靠近晋国,而曹国则位于卫国的东侧,晋国军队开赴卫国边界,并不直接进攻卫国,而是故意派出一名特使抵达卫都,要求向卫国借道,进攻曹国。
  晋国曾实施的“假道灭虢”的诡计,在诸侯国中是闻名的,卫国政府不敢答应借道的要求,以免遭到当年虞国的下场。晋文公便下令军队从卫国边境调转方向,向南迂回,在南津渡过黄河,绕了一个大弯路,攻入曹国境内。眼看晋国人渐行渐远,卫国人终于喘了一口大气,然而,令卫国人没有想到的,晋文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表面上去进攻曹国了,实际上主要目标却仍然是卫国,但不明着进攻,故意糊弄卫国人,这就叫“兵者诡道也”,兵圣孙武这时侯还没有出生,但这个军事原则却早已被晋国人所使用了,以达到出奇不意,攻其无备的奇袭效果。
  晋国是强国,为什么对卫国这种小国还要实施军事欺骗呢?
  其实卫国的军事力量不容小视。卫国在春秋初期就卷入到与郑国的中原大战中,但是在郑庄公时代,卫国屡屡被郑国击败,之后卫国便走下坡路,到公元前660年时,卫国遭到最严重的一次打击,在狄人的进攻下,卫懿公被杀,卫国几乎灭国。但是卫懿公的儿子卫文公颇有才能,在他统治的二十五年时间里,卫国军事力量得到突飞猛进的发展,战车数量从三十辆增长到了三百辆,成功抵挡住狄人的进攻,并且灭掉邢国,西与郑国对抗,东面联合鲁国对抗齐国,重新成为具备中等实力的国家。卫文公在公元前635年去世,继任的卫成公在才能与魄力上远不及卫文公,他与楚国缔结姻亲,投靠了楚国人。
  
  晋军取道黄河南岸,对曹国发起进攻,卫国人自以为可以置身于事外,这正中了晋文公的奸计。这一年的正月九日,晋军攻入卫国,占领五鹿。
  对晋文公来说,五鹿是一个值得他回味的地方,在十二年前,晋文公重耳在流亡途中,经过卫国时,卫文公不肯接待他,而当他到了五鹿时,更遭当地农民的白眼,不仅不施舍粮食给他,反而拿了一把泥土交给重耳,幸亏机智的狐偃以泥土大做文章,称泥土代表土地,这表示上天要赐土地给重耳。如今已经是晋文公的重耳,果然前来索要这块土地了,真是风水轮流转啊,昨日的落魄公子,今天已经是雄视天下的晋国君主了。
  对晋国来说,也有一个坏消息,在攻克五鹿后不久,晋军总司令郤縠因病去世,晋文公将五鹿战役中有着优异表现的下军副司令先轸破格提拔为晋军总司令,即中军元帅。这位新上任的总司令并没有让晋文公失望,他很快又夺取一场胜利,攻克了卫国的城邑歛盂。
  晋军的一系列胜利令齐国倍受鼓舞,新君主齐昭公前往晋军所占领的歛盂,与晋文公会晤,两国签订了正式的同盟条约。
  晋、齐两个大国的结盟,令卫国人感到惶恐不安。卫成公心知不是晋军的对手,他派人向晋文公请求参加歛盂会议,与晋、齐两国结盟,但是晋文公痛恨卫国政府当初对自己无礼,因而拒绝了卫成公的请求。
  议和被拒绝,卫成公只能硬着头皮支撑了,可是凭卫国的实力,是难以阻止晋军的深入,怎么办呢?卫成公决定要求助于楚国,他派人向楚成王请求军事援助,但是卫国人显然并不愿意将战争进行到底。卫国的国都爆发了平民暴动,卫成公被驱逐出国都,逃到卫国东部一座名为襄牛的城邑。
  
  这场战争,从一开始,就注定是一个多国战争。
  鲁国与卫国曾签订过同盟条约,现在卫国有难了,鲁国当然不能坐而不理。鲁僖公派公子买协助卫国抗击晋军的侵略,同时楚国也派出援军,参加对晋战争。但是鲁国与楚国的军队都没有在战场上占便宜。
  军事上的失利,令鲁僖公对晋国的强大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感,他开始考虑要给鲁国留一条退路,所以准备退出战争。但是鲁僖公的命令却遭到了前线将领公子买的反抗,看来这位公子买也是一个好战分子,鲁僖公决意要处死公子买,避免与晋国发生冲突,他派人逮捕公子买,以“未能完成守戍任务”为理由,判处死刑。
  很显然,鲁僖公明智地在晋、楚大战之前,选择了观望的态度。
   打败卫国的抵抗后,晋军开始全力以赴,进攻曹国。
  曹国人抵抗之顽强,实出乎晋文公之意料,战斗十分惨烈。
  晋文公亲自指挥晋军对曹国的都城发动了攻坚战,晋国的先锋部队奋勇登上城墙,但很快不是被曹国守军赶下来,就是被杀死在城楼之上。晋军人的进攻没有奏效,为了打击晋军的士气,曹国人使出阴招,将晋国士兵的尸体挂在城墙上羞辱。这一招确实有些震摄力,想想自己可能某一天也可能象这些士兵一样,被杀死了,还要遭吊在那里示众,不禁让人毛骨耸然。
  晋军内部出现了人心浮动的现象,晋文公很是担心,得重振士气才行呀,他到兵营去巡视了一番,正好听到一些军士在窃窃私语地讨论说:“曹国人羞辱我们战士的尸体,我们干脆也驻扎到他们的祖坟那儿,羞辱羞辱他们的先祖。”晋文公一听,好办法呀,来而不往非礼也,这就叫以毒攻毒。
  晋国一部分士兵移驻城郊曹国人祖坟附近,肩锹扛铲,摆出准备挖掘曹国人祖坟的架式。要知道中国人很早开始就有祖先崇拜的观念,在城楼上看到这一幕的曹国人吓坏了,慌了手脚,赶快冲着晋国人喊道:“哎,你们不要挖坟了,有事好商量。”商量的结果,曹国人把晋国士兵的尸体归还,从城头上扛下来,用棺木装好了,交还给晋国一方;晋国人也不挖曹人的祖坟了,双方算是扯平了。
  曹国发动的心理战失败了,晋国军队新一轮的进攻又开始了。
  三月初八,晋军攻破曹国都城,活捉了曹共公。当年曹共公为了看重耳并生的肋骨,偷偷看重耳洗澡,这种下三滥的无礼举动终于遭到了晋文公的报复。曹共公被押解到晋文公面前,他面如土面,低着脑袋,不敢抬起头,晋文公毫不客气,指着他的鼻子,当面教训他为政荒怠,不知任用贤人僖负羁。曹共公豆大的汗滴直流,唯唯而应。
  当年曹国大夫僖负羁听从夫人的建议,送了块美玉给流亡中的重耳,虽然重耳没有收下这块美玉,但对他的这份好意是心领的,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现在是报恩的时候了。晋文公下令,不允许任何人进入僖负羁家搞破坏,同时对其家族成员全部给予赦免,不许骚扰。
  
  晋文公的这个命令,令两个人十分不满。这两人都是当年跟随晋文公流亡的人士,一个叫魏犨,另一个叫颠颉。两人凑在一起私下议论说:“咱们这些跟随国君流亡在外的功臣,并没有得到什么犒赏,那僖负羁有什么功劳,凭什么享受特殊待遇呢?不如咱上他家去,放把火烧了。”
  两个充满怨气的家伙一拍即合,带了些人马,跑到僖负羁家中,大肆劫掠一番后,又放了一把火,火苗腾空而起,愈烧愈旺,魏犨不小心被火烧伤了胸部。
  魏犨与颠颉两人公然抗拒命令,不仅抢了僖负羁的钱财,还烧了人家的房子,这不明摆着让晋文公难堪吗?晋文公大为震怒,不动真格是不行了,不然这帮旧臣仗着自己追随国君流亡十几年的苦劳,目空一切,这怎么得了?得严肃军纪,杀鸡骇猴。
  晋文公想拿此二人开刀,但他颇有迟疑,因为魏犨是个勇士,担任自己的战车右护卫,作战剽悍勇猛,杀之可惜。晋文公决定先派一个人前往探视魏犨的病情,如果烧伤面积太大、病得太重,就一并杀之。
  有人事先把晋文公的意思偷偷泄露给魏犨,魏犨大吃一惊,他赶紧从病床上爬起来,用布把胸口上的伤口扎紧,然后出来见使者。魏犨故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对使者说:“有赖国君之灵佑护,我哪敢躺在床上养病呢?”说完后,为了显示自己身体的强壮,他先是作了三百次的跑跳,然后又作了三百次的高跳,面不改色。使者回去后向晋文公汇报说,魏犨的伤势不重,还跑来跳去的,一点事也没有。晋文公爱惜其勇,网开一面,赦免他的罪行,但为了严肃军纪,解除他的职务;另一个破坏分子颠颉运气就没那么好了,被一刀咔嚓,斩首示众了,临死前他估计后悔平常没有勤奋锻炼身体。
  这件事情,对于严肃晋军的纪律有着深远的影响,同时也向全体官兵宣告:即便是追随君主流亡过的人,也没有特权可以违背君主下达的命令。正是纪律,使得晋军成了一支所向披靡的铁军。
 晋军虽然在曹、卫两国的军事进展顺利,然而,却没有达到调动楚军主力、解除宋国之围的目的。老谋深算的楚成王看穿了晋军的实际用意,坚决不从宋国撤兵,并率领五国联军对宋国的都城开始猛烈的攻击。宋国军民眼巴巴地望着晋国的援军早日到来,几度前往晋军统帅部告急。
  晋文公此刻心情很复杂,楚国的无敌兵团在中原战场上从来未逢对手,而晋军企图通过调动楚军来达到解宋国之围的目的又没法达到,那么剩下来就只剩下一条路可以走,就是与楚军来一番面对面的厮杀。
  楚军的实力令人不寒而慄,晋文公没有必胜的把握,必须要想方设法把东方大国齐国与西方大国秦国拖入战争中,共同抗击楚国。
  晋文公犹豫不决,他召集三军将领开会商议,在会上发言说:“现在宋国情形紧张,如果不能实施救援,宋国势必向楚国投降。我几次派人向楚国提出放弃围攻宋国,均被楚国人拒绝,现在只能同楚国开战,可是齐国与秦国又不出兵,这怎么办呢?”
  足智多谋的晋军总指挥先轸向晋文公提出一个方案,晋文公听罢连连称好,这个方案是这样实施的:首先要求宋国不能单指望晋国的援救,而应该向秦国与齐国进行巨额贿赂,由秦、齐两国出面调停楚、宋战争。宋国的巨额贿赂款,晋国将以所占领的曹、卫两国的土地相赠送,作为补偿。
  先轸判断,秦国与齐国在收受贿赂之后,必然会以中间人的身份,敦促楚国从宋国撤军,但是楚国人必定不会撤军,因为宋国将得到曹、卫两国的土地,曹、卫两国都是楚国的喽啰国。先轸的这个计划就是设置一个楚国根本无法接受的军事调停条件,秦、齐两国如果调停失败,必定会将责任推到楚国身上,到时秦、齐两国出兵就成为理所当然之举了。
  先轸思维敏捷,整个战略构思清晰而巧妙,行云流水,环环相扣,布满陷阱,看来晋文公破格把他提拔为三军总司令,确实没有看走眼。
  
  晋文公听了先轸的计划后,大声喝采,随即有条不紊地实施先轸的计划。
  首先是晋国将所占领曹、卫两国的土地赠送给宋国,紧接着,宋国动用大量的财物贿赂秦、齐两国,秦、齐两国的君主出面调解楚国与宋国的争端。
  这一切,都在先轸的计划之中。
  楚成王是一位雄才大略的君主,他从宋国前线返回到楚国的申邑,与秦、齐派出的调停代表会晤。对于晋国人的阴谋,楚成王还是看得比较清楚的,他不禁佩服起晋军内部果然有人才,充分利用各诸侯国之矛盾所在,设计出一个如此精巧之局,如果楚国同意秦、齐代表的调停,那么将失去曹、卫两个喽啰国;如果楚国拒绝,秦、齐将可能加入到宋国的战争中,那对楚国就十分不利;中原的局势本来就非常微妙了,看来晋国人是一定要把中原搅得更加混乱。
  怎么办呢?楚成王的脑袋高速运转,晋国与秦国这两个国家长久以来并没有介入中原事务,但两个国家都拥有超强的实力,来了一个晋国,楚国就未必有胜算了,要是再引来一个秦国,战局更难以预料。
  最后一个想法在楚成王脑海里逐渐明晰起来——“撤”。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