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品有鱼邀请 / 待分类 / 不看《寇准传》,不知道他情商这么低

0 0

   

不看《寇准传》,不知道他情商这么低

2015-10-04  有品有鱼...


寇准,陕西渭南人,北宋名相,一辈子跟山西没什么瓜葛,但是居然得了一个“寇老西”的称号。此人不用我多说,在《杨家将演义》里面戏份极多,左右逢源正义感爆棚,联合八贤王把潘仁美戏弄得团团转,几可享受男一号的待遇。

但是真实的寇准呢?我看《宋史》也有些章节了,反正我是第一次在列传里面看见如此多的“帝怒”、“帝不怿”、“帝不悦”、“帝愀然”……寇准的情商,在所有的宰相里面,可以说是空前绝后的低,比拉布拉多犬好不了多少。

感谢上苍吧,他生活在了宋代,这是一个皇帝不怎么喜欢杀人的朝代,除此之外的任何一个时代,寇准这种货色全家族都不够领导杀的。

寇准是通过科举当上公务员的,等他才混到副厅级的时候就已经牛逼哄哄得很了,我们来看他第一次是怎么把太宗惹毛的。那天,他在大殿里给太宗作报告,不知道什么事儿吵起来了。请注意,是一个副厅级干部跟皇帝吵起来了,然后太宗大怒站起来就走。寇准不干了,冲上去拉住太宗的衣服说:“你坐下,不说完不能走!”

窝窝囊囊的太宗毫无办法,又担心新衣服被寇准撕烂,只好把事儿说清楚了再走。为了表现自己的从善如流,太宗还只能昧着良心打个比方——我有寇准,就好像唐太宗得到了魏征,真是太幸运了

员工放肆一次你不管教,那么今后就会越来越放肆。这是管理学商颠扑不破的真理,寇准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淳化二年春天,天下大旱,太宗拉了一帮子大臣来问原因。其实有什么原因?天不下雨,秋冬的蓄水工作没做好呗。大臣们很懂事,知道这是走过场,异口同声地说:“这是天灾,多难兴邦,预示着我们大宋王朝的复兴指日可待!”只有寇准一个人跳出来说:“什么天灾,这是天谴!皇上你肯定有啥事儿没办好,我掐指一算,应该是司法不公。”太宗这一次吸取了教训,没做过多纠缠,站起来就回后宫去了。

幸亏是宋朝,幸亏是赵光义,没过几分钟,太宗怒气消了,居然还想起来把寇准找来问清楚,究竟是哪里的司法不公,还算圆满地解决了这件事儿。

但是我丝毫不怀疑,这件事情对于赵光义和寇准两个人心理影响都极大:对于赵光义来说,寇准这个王八蛋早晚要被老子收拾;对于寇准来说,皇帝这个老家伙也不敢把我这么样,何况其他人!

有了这样的心理变化,后果可想而知。

没过多久,寇准因为“狂人拦马呼万岁”的离奇事件终于让太宗抓到了把柄,把他从一个正部级直接贬到了正处级——青州知府。说实在的,赵光义心里还是念着寇准的,寇准刚去青州没多久,赵光义心里就空落落的,“常不乐”。于是他就问身边的宦官:“寇准这王八蛋在青州过得开心吗?”

开始我们说过,寇准连皇帝都不放在眼里,对宦官自然也没什么好。所以宦官是这么回答的:“他苦个毛线啊,皇上你天天想着他,他他妈的天天喝醉酒开心得很,也不知道有没有时间想皇上。”听到这样的回答,“帝默然”。

看到这一段,我深深怀疑赵光义和寇准的关系应该没有君臣这么简单,(瞎想的可以拖出去喂汪星人了),他们应该有非常深厚的友谊,否则寇准这么得罪赵光义,第二年寇准还是被召回京城了。

至道元年,赵光义当皇帝已经21年了,以冯拯为首的一些大臣不知轻重地建议赵光义立太子。这本是臣子的职责,但是又是很忌讳的事儿,摆明了担心皇帝归天。所以,他们得到了一顿臭骂,发配到了岭南。那时候还没有“莞式服务”,发配到岭南,是真的去吃苦去了。一看这个造型,大家都不敢说这件事儿了。

但是这事儿还是要办啊,赵光义总得找人商量啊,于是找到了好基友寇准。他们的对话是这样的:

赵:你看我这几个儿子谁适合接我的班啊?

寇:你为大宋选皇帝,别跟女人宦官商量,别跟大臣商量,必须你自己定!

赵:你觉得赵恒怎么样?

寇:知子莫若父,你说好就好!

赵:操你妈的老子让你来出主意,你说了半天废话全是我自己说了!

至道二年,太宗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倒数第二年,寇准跟冯拯(就是前文中被发配到岭南的这位)吵架,吵得昏天黑地,牵扯了无数大臣进来。我也不说谁对谁错,在中国的官场上混到这个级别的人,也许真有几个好鸟,但是确实不多了。

吵着吵着就闹到必须要太宗来调停的地步了,太宗说:“你们都给我赵光(ri)义(tian)一个面子,这事儿就不在朝廷上说了,太失体统。”冯拯一听,乖乖闭嘴,唯有寇准,不但力争不已,反而抱出了一大堆文字材料放到太宗面前让他看。

太宗真的伤心了,说了一句很凄凉的话:“老鼠麻雀都能听懂人话,让他们走就走,你怎么连老鼠麻雀都不如啊……”

第二年,太宗驾崩,轮到真宗赵恒来继续忍受寇准的低情商了。景德元年,契丹进犯,边关的加急战报一天发了五封过来。重新当上宰相的寇准的应对方法是:不给真宗说,自己喝酒去!

第二天上朝,有人说起契丹犯边的事儿,真宗吓一大跳,问寇准:“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不说?”寇准嫣然一笑说:“五天!皇上你解决这件事儿只要五天!”

后来的事儿大家都知道,寇准撺掇真宗御驾亲征签订了澶渊之盟,以为立了大功,回来谁都不理谁都不认,老子天下第二。说实在的,他在相位上,也做了不少卖官鬻爵、任人唯亲的破事儿,有一天终于把王钦若惹毛了,在真宗面前狠狠下了他一道烂药。

这道烂药下得之精准,可以说是神来之笔:“皇上,我真弄不明白,澶渊之盟你居然觉得寇准有大功。城下之盟,是国家的耻辱啊!他撺掇你这样的万金之躯去签订城下之盟,这是死罪啊!”

真宗听进去了,极不高兴。别着急,更狠的在后面:“皇上你听说过赌钱没有,输急眼的人往往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赌最后一把,这叫孤注一掷。皇上,当时你就是寇准手里的孤注啊!

真宗大怒,寇准终于渐渐失势。直到真宗中风不能处理政事之后,寇准才迎来了自己最后一次机会,可惜他没有把握住,在宫廷斗争中输给了自己的学生、老部下丁谓,从此再也没有出头之日。

他为什么会得罪丁谓呢?也是他的嘴巴讨厌。有次吃饭,他不小心把汤粘到了胡子上,丁谓赶紧帮他擦干净。这种尊师重道的做法,寇准你勉励两句就好了,他偏要占一个口头便宜——哟,堂堂参政大臣居然给上司擦胡须啊!

一个宰相,得罪了皇帝、太后、宦官、同僚、学生、手下,你不垮台,谁垮台?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