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货店伙计 / 人文 / 纪晓岚的荤段子

分享

   

纪晓岚的荤段子

2015-10-07  杂货店伙计

 

纪晓岚,名昀,直隶河间府献县人,以总纂《四库全书》和撰著《阅微草堂笔记》而名满天下。他是一位博洽淹通的大学问家,一位喜谈狐鬼的笔记小说巨匠,也是一位才华旷代、机智敏捷的大名士。同时,他又是一位滑稽幽默大师。他嘲弄同僚,戏弄太监,调侃僧尼,甚至连亲家母都要拿来开开玩笑。因为是大文人,所以他的荤段子都以诗、联形式出现。

 

纪晓岚与著名书法家王文治是莫逆之交。一日,值夜退班之后,他匆匆赶到王文治的寓所,派家丁转告夫人说:“刚才在南书房,奉旨封王文治妻为'光夫人’,特来贺喜。”王文治夫人将信将疑,待王文治回家,就把纪晓岚的话求证于他。王文治一听,就知道这是纪晓岚的恶作剧:“你被他骗了。”夫人追问,王文治不好回答,只好报以沉默。原来,当时京城流行一副对联:“皇恩春浩荡,文治日光华。”纪晓岚由后一句的“文治”、“日”、“光华”联想到前一句的“皇恩”,所以想出了“光夫人”这么个段子来捉弄王文治夫妇。事见《清稗类钞·诙谐类》。

 

对待晚辈,纪晓岚也有些“为老不尊”。清人朱翊清《埋忧集》记载,山阴有一位姓平的晚辈在京续娶,纪晓岚让人送去贺礼,加上一部《诗韵》共四册,分题“之子于归”四字。平某想了好几天弄不清是什么意思。继而纪晓岚前来赴宴,酒至半酣,平某忍不住问道:“昨蒙宠贶,内有诗韵四册,及所题之字,皆未识命意所在,今愿窃有请也。”纪晓岚说:“无他。诗韵者,平上去入而已,'之于于归’,自应是平上去入矣。”结果自然是满座大笑。因为《诗韵》的内容,不外乎是“平上去入”,稍加断句,便是“平,上去入”了。

 

有个叫林凤梧的拜见纪晓岚,纪晓岚问起林取名的来历,没想到林这人不知高低,吹嘘起来:出生时母亲梦见一凤凰栖息在梧桐树上,所以取了这个名。纪晓岚见这人讲假话,鬼点子又来了,故意叹道:“吉兆可谓好,可要是不幸梦见一只鸡盘旋于芭蕉之间,那么足下的名字就不是那么好听了。”“凤”与“梧”连在一起是“凤梧”,“鸡”与“芭”连在一起,岂是好名?

 

对于太监,纪晓岚更是极尽戏弄之能事。据《清稗类钞·诙谐类》记载,有一次纪晓岚值朝下班,碰到一位太监对他说,恰好有半边联,请他对出来,出句是“榜上三元解会状”。“三元”是乡试头名解元,会试头名会元,殿试头名状元。纪晓岚应声而答:“人间四季夏秋冬。”太监问:“为什么少了一个春?”纪晓岚笑道:“那你得自己问自己了。”原来,他隐去一个“春”字,是说太监已被阉割,不能萌发春情了。

 

早在他刚入翰林院时,乾隆南书房的太监总管不认识他,老远看到纪晓岚穿着大棉袄(时值严冬),手里却拿着个大扇子,觉得模样可笑,就说,纪晓岚我给你出个对子你对对。于是说出上联:“小翰林,穿冬衣,执夏扇,一本春秋可读否?”一句囊括春夏秋冬四字,意思是讽刺纪晓岚不分四季。纪晓岚随口对出:“老总管,生南国,来北地,那个东西还在么?”

 

对于僧尼,纪晓岚也时作戏谑之语。有一僧人向他索要对联,他当即为其撰写一副:“日落香残,扫去凡心一点;炉寒火尽,须把意马牢拴。”表面看来,是劝僧人去除俗念,一心向佛,实际上却是对披着袈裟、不求至道的僧人的嘲讽。何故?原来他是在打哑谜,上联谜底是“秃”,下联谜底是“驴”。

 

有一次,纪晓岚随乾隆登泰山,到了斗母宫,正遇上宫中新修一佛堂,住持了因请他写一副对联,他援笔书成一联:“一笔直通;两扇敞开。”对联带有明显的猥亵意味,众女尼一见,皆面露愠色,群臣却忍俊不禁。哗然间,只见纪大学士已捉笔在写好的对联下各加三字,成为“一笔直通西天路;两扇敞开大千门”。女尼转愠为喜,莫不羡服纪学士的高才。

 

纪晓岚的玩笑,甚至开到亲戚和夫人身上。《埋忧集》还记载了一个故事,晓岚先生新制一蟒袍,与其亲家开玩笑说:“昨天亲家母来我家看女儿,看见我的新袍子,徘徊熟视,我曾有一首诗赠之。”亲家曰:“愿闻佳咏。”于是他吟道:“昨宵亲母太多情,为看花袍绕膝行。看到夜深人静后”,诵至此句停了下来。亲家说:“还有结句。”他说:“没有了。”亲家问:“诗如何无结句?”他答道:“结句无非'平平仄仄仄平平’而已。”

 

一个门生来府上拜见,一见面就跪地叩头,纪晓岚忽然忍不住笑了起来。过后,妻妾问他为何发笑,他说,见此情景,想起了头天晚上的事,得了一副佳对,这幅对联是:今日门生头点地,昨宵师母脚朝天。一下子把妻妾全逗笑了。

 

他的夫人去世时,乾隆命侍卫前去致祭,显示特别的恩宠。纪晓岚前往谢恩,乾隆说:“你久负海内文豪之誉,而且伉俪情深,若写悼亡之作,必定多有佳作。”他说:“臣老了,疾病侵寻,文字也颓唐,不能登作者之堂。但六十年结发,丧妻之痛,又怎能一下子忘记。谨抄袭古人陈言以塞责。”于是朗读《兰亭序》的一段:

 

“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晤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虽趣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曾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

 

乾隆听后,大笑不已。王羲之本来是为人生盛事不常、生死无常而感慨,而他将发语词“夫”与“人之相与,俯仰一世”的“人”破读作“夫人”,合起来又读作“夫人之相与俯仰”;文中又有“取诸怀抱,晤言一室”、“ 因寄所托,放浪形骸”、“ 静躁不同”、“ 快然自足”、“修短随化”等语,经他一歪解,倒成了回忆夫妻床笫生活的文字了。

 

清人笔记多载纪晓岚“好滑稽”、“善诙谐”,无论在什么地方,他总是能给自己找到乐趣,往往信手拈来,脱口而出。有些玩笑虽近乎恶谑,但流露了他的诙谐、慧黠与真性情,也透露出其学问功底。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