鹳雀楼高要好联

2015-10-07  江山携手

  河东鹳雀楼建成后,有关方面举办了“鹳雀楼海内外大征联”,这自然是一项很有益之举。名楼须得配佳联,鹳雀楼没有佳联自然是不行的。若征得意境优美而气势非凡之联,必定为该楼增色不少。

  征联活动已经结束,从一万五千多副应征联中,评选出十八副佳作。名列第一者为:“襟星月而披风雨,控秦晋而凌覆载,华夏立雄伟,且矫矫西行,我欲登楼追落日;借诗文以傲古今,铭盛衰以鉴春秋,山川生壮慨,问滔滔东去,谁曾击柱俯黄河?”

  细品味,此联算不上佳联。上联叙鹳雀楼之高与地理位置后,以“我欲登楼追落日”作结,下联说楼以诗传和见证历史盛衰,以“谁曾击柱俯黄河”作结,意境皆欠佳,也谈不上气势。上联开头的“披风雨”和下联末的“俯黄河”,造意均平平。任何楼观,乃至房舍树木,皆披风雨,何可单用来赞美鹳雀楼?不但鹳雀楼上,便是各处河边建筑乃至山坡,都经常有人俯望黄河,“谁曾”问得也太无力了。对联炼字须十分讲究。鹳雀楼为登赏之楼,非要塞要道之建筑,所以上联之“控”字未当。退一步讲,即使鹳雀楼可扼要道,其本身在晋,也只能说“控秦”而不当说“控秦晋”。“凌覆载”三字大可商榷。覆载,出《礼记》,即天覆地载,指天地,苏东坡诗的“覆载内”即谓天地之间。故“凌覆载”颇不可解。有人解释说,作者在这里以“覆载”“代指黄河”,自然不无牵强。再者,古来“凌江”、“凌河”指渡江、渡河,说鹳雀楼“凌”黄河,则更不可解。“华夏立雄伟”的“立”字,无论指树其雄伟,还是指楼之矗立,总之用得不好,明显给人以凑对之感。“矫矫西行”,未知何意,据一评委解释,是在说“太阳不顾一切地向西而去”。没有提到何物阻止太阳西行或太阳西行遇何困难,“不顾一切”从可而言?再说,太阳西去,如何登楼而“追”呢?只上联中,可议之处便如此之多。下联最可议者,为“击柱”二字。有评委猜测说,“击柱”当为“拍击楼柱”的意思。联中之词,岂能如此生造?此同另一佳联以“雀阁”指鹳雀楼一样,才力所限也。

  最佳之联尚且如此,则其它佳联可知。将这样的联镌于鹳雀楼上,古人若魂游至此,定会惊诧而失笑的。我们来看看江南三大名楼的清人之联。何绍基岳阳楼联:“一楼何奇!杜少陵五言绝唱,范希文两字关情,滕子京百废俱兴,吕纯阳三过必醉,诗耶?儒耶?吏耶?仙耶?前不见古人,使我怆然涕下;诸君试看:洞庭湖南极潇湘,扬子江北通巫峡,巴陵山西来爽气,岳州城东道岩疆,潴者,流者,峙者,镇者,此中有真意,问谁领会得来?”气势宏大而深寓其感。满族萨迎阿黄鹤楼联:“一楼萃三楚精神,云鹤具空横笛在;二水汇百川支派,古今无尽大江流。”是何等气魄。就连湘军将领刘坤一的滕王阁联,也颇有韵致:“兴废总关情,看落霞孤鹜,秋水长天,幸此地湖山无恙;古今才一瞬,问江上才人,阁中帝子,比当年风景如何?”此等佳联,方堪配名楼。

  对联同诗词一样,为中华传统文化之瑰宝,须以意境、气势取胜,而且字句必须高雅精当,读来流畅。名楼之联,最忌只是介绍该楼的形制和历史,也不能只是描述该楼的壮观和景致。如是,从内容上讲,便成景点介绍了,从文字上看,则难免堆砌词藻之嫌。如另一副佳联:“五峰列嶂,九曲抱关,想它鹳雀栖身,定是沉迷此景;三雀闻鸡,四围眺胜,问尔黄河转首,莫非留恋斯楼?”便纯粹为赞美景色的旅游推荐了。又如:“俯瞰黄河,脉流九曲,膏泽八荒,浪奔万里,涛叠百重,浩浩然,胸次顿开何倜傥;仰瞻灵岫,峰险千寻,气雄五老,岚秀十洲,嶂奇三省,巍巍者,脊梁劲挺自峥嵘。”明显给人以堆砌之感,而且上下联之末句,又意甚相近。再者,对联须贴合实际,适用于特定对象,而不能如这副佳联一样,派给黄河边其它楼乃至其它河边之楼也都无不可:“正匝地云迷,一水黄分千里绿;绕满天诗梦,层楼高拱万峰雄。”至于备受某评委称赞的“登楼弹月,兰雪堂除,西望长安千古地;把酒吟风,杏花村渡,中流永济一方天”,则不但无意境可言,而且因地名混乱教人不知所云。兰雪堂为苏州园林景点,与登鹳雀楼西望长安何涉?杏花村渡,不知是将吕梁山麓的杏花村拉扯至中条山下,还是把秦晋大通道、铁牛所守望的蒲津渡贬称为“村渡”。还有,上引联中的“栖身”,显然是为了对“转首”,而将古人所云“栖息”改作“栖身”,等于说鹳雀居住在楼中。这与另一佳联因平仄之故而将“舜都”改作“尧都”一样,都还只是停留在技术层面,顾此而失彼。耗资数十万元而选得这样一些欠佳之联,实在出人所料。这充分说明了当代对联水平已衰败到何等地步。

  笔者以为,目下如果尚无满意之联,那就“虚位以待”,等以后有了佳联时再镌不迟。万不可冒然将欠佳之联镌了上去,而使当代文化又添败笔。

  附《鹳雀楼新联》简评:

  杨启宇:

子安作序,崔颢题诗,希水撰记,落落三贤,各领风骚,不尽长江流万古;
白日依山,黄河入海,鹳雀凌霄,寥寥廿字,更传绝唱,欲穷远目上层楼。

  • 此联紧扣四大名楼均以文传的特点,上联并列江南三大名楼之名篇,即王勃的《滕王阁序》、崔颢的《黄鹤楼》诗、范仲淹的《岳阳楼记》,以“各领风骚”予以盛赞。下联谈王之涣《登鹳雀楼》诗,而以“更传绝唱”予以突出。虽是著意突出鹳雀楼,对江南三大名楼却没有丝毫贬损,此联甚佳,所以江浙名流王翼奇闻知后,大加赞赏,誉为三英战吕布、一楼对三楼。

  王蛰堪:

长忆黄河入海,能几度清游,但许联吟重作赋;
恰逢白日依山,对千年胜迹,端应把袂快登楼。

  • 此联谈与诗友结伴而登鹳雀楼之感,向往与兴奋俱在其中,字句欢快而又典雅、蕴藉,颇似文人词,所以甚是令人爱读。

  王玉祥:

当时哲思中来,手眼胸襟,一篇不朽王之涣;
仍旧大河东去,烟波风雨,万里堪登鹳雀楼。

  • 鹳雀楼之出名,缘于王之涣的千古绝唱《登鹳雀楼》,上联感慕王之涣为后世留下如此美妙的诗篇。下联状楼前之景,归结到鹳雀楼颇堪一登,意蕴、气势并胜。“手眼胸襟”、“烟波风雨”,锻句甚佳。

  方可:

依旧黄河白日,千古绝唱传,季陵去后谁为继?
重新汉韵唐风,一样凌霄起,鹳雀翔时我来登。

  • 虽与上副一样,因王之涣诗和登楼而成,却别是机杼。上联说河山依旧而斯人不再,“谁为继”,是其感慨。下联紧接上联意,说应重振汉唐风华,“我来登”,分明含几分自信或自负,或正是此联佳处。

  马其钝:

河上一楼高,鹳雀重来,胜地风流知未坠;
望中三省壮,古都俱在,诗人意气例能豪。

  • 此联著眼于鹳雀楼的地理位置。上联说该楼之重建,将使曾有过辉煌文化的蒲州得以绍继昔日风流。下联说登楼可眺尧舜禹和秦汉古都所在的晋陕豫,今之诗人对三省形胜,辉煌历史,也都感深而志豪。“三省壮”,应较古人所云“三州壮”更有气势。

  马斗全:

楼耸飞鸟上,群彦来登,唐世风情欣又现;
渡留铁牛前,遗踪宛在,神州文化持重光。

  • 拙联,“飞鸟上”取自畅当句,以明楼为鹳雀楼:“铁牛前”,以明渡即蒲津渡,在鹳雀楼旁,唐代许多大诗人都曾经过。上联因楼之重建而欣喜唐时景观又现,下联因前贤遗踪而想到当今文化。

  王邦建:

鹳雀可归来,看白日依山,黄河入海;
风光宜独擅,有诗人写句,雅士登楼。

  • 冲淡而耐咀嚼,允为行家手笔。从容中见雅致,自是“雅士”风度。“可归来”、“宜独擅”,见锻字遣词之精。

  于钟珩:

登斯楼也,三省风物奔来眼底;
不亦乐乎?千秋诗情澹宕心头。

  • 此联最有风致,上下联皆谈登楼之所得,而衔接甚妙,有似诗中之流水对,俱见匠心。

  曹长河:

鹳雀重修,平添了升腾气象;
层楼更上,多看些大好河山。

  • 此联看似平淡、轻松,全不费力气,有似新诗句子,却工稳而有意味,普通作手,自难撰得。

  王燕卿:

我亦来穷千里目;
谁同更上一层楼?

  • 此联巧在略改王之涣名句而来,其意却大变,浑似自家新构,所以好读而易记,堪为鹳雀楼旅游宣传广告词。

 作者:马斗全 整理制作:恶人谷珠楼  转贴请注明明明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