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艺惜霜 / 现代 / 教你如何成为情圣——绝美辞章背后的千古...

分享

   

教你如何成为情圣——绝美辞章背后的千古情种 !

2015-10-08  禅艺惜霜


千古情种——柳三变


柳永一生活了63岁,虽然他自嘲自己为“白衣卿相”,文章也是写的花团锦簇。但做官的时间屈指可数,而且他做过最大的官职也不过是屯田员外郎。


他才情绝世却终身郁郁不得志,晚年更是穷困潦倒,死后无安葬之资,世家子弟最后困顿到如此地步也的确让人心酸。


柳永虽然放浪形骸,流连于烟花巷陌但是绝非酒色之徒,一生用情不专,但也用情至深,赢得万千少女的芳心。死后身无余资,最后只能“群妓合葬之”听起来虽然令人唏嘘,但是细思之到让人钦羡不已。


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不愿千黄金,愿得柳七心;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出殡之时,众妓都为他戴孝守丧。东京满城妓女都来了,半城缟素,一片哀声。穷困潦倒到这里却成了一代佳话。




后来江南名妓形成一个习惯,每到阳春三月皆到柳永墓前往拜祭,一时间绫罗珮缎,群芳聚集,遂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纵观历史舍此之外并无二人由此待遇。


柳永虽然一生渴望步入仕途,但因文辞浮艳虚华,不被士大夫所容,随屡试不第。失望之极写下“忍把浮名,换做浅酌低唱”更是惹得皇帝龙颜大怒,自此柳三变自嘲“奉旨填词”而仕途无望。


但对官场绝望的柳三变却在秦楼楚馆,烟花巷陌找到自己的用武之地,他混迹于风花雪月之地,温柔富贵之乡写下无数华美辞章。不仅让无数风尘女子为之倾心,更是将宋词带向一个巅峰。


他的《雨霖铃》一句“良辰美景虽在,更与何人说”唱碎了多少女子的芳心。他的《八声甘州》一句“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参照当楼”更不有不减唐人风气的高妙。


晚年穷困潦倒的柳永身无着落,基本靠风尘女子接济生活,在本是倚门卖笑的风月场所,柳永能让风尘女子真心相待,“千古情种”的称号他当之无愧。


情场痴儿——晏几道


黄庭坚曾列举出晏几道的四大痴绝——“仕宦连蹇,而不能一傍贵人之门,是一痴也;论文自有体,不肯作一新进士语,此又一痴也;费资千百万,家人寒饥,而面有孺子之色,此又一痴也;人百负之而不恨,己信人,终不疑其欺己,此又一痴也”。好像是贬,其实是赞许,更主要的是突出了晏几道性格的特点——痴,即痴情。


晏几道很出身富贵之家,其父晏殊官拜大宋宰相,他生来就在绮罗脂粉堆中长大,珠围翠绕,锦衣玉食,“金鞍美少年,去跃青骢马。牵系玉楼人,绣被春寒夜”,每天的生活就是跌宕歌词,纵横诗酒,斗鸡走马,乐享奢华,他的六位兄长先后步入仕途,而晏几道过的是逍遥自在的风流公子生活。


中年晏几道不幸家道中落,除了生花妙笔之外,身无所长的他从一个书生意气的公子哥,沦落为潦倒落魄的贵族。但其生性依旧笃于风义,气概豪迈,颇负声名。




当时权臣蔡京权势遮天,派人请晏几道写词,他置之不理,数次催促之后,晏几道无奈之下,写了两首《鹧鸪天》“九日悲秋不到心,凤城歌管有新音”“晓日迎长岁岁同,太平箫鼓间歌钟”,然而居然没有一句言及蔡京。


晏几道词名盛传于京师,苏轼曾请黄庭坚转致期望结识之意,但他回答说。“今政事堂中半吾家旧客,亦未暇见也。”言辞之中甚是傲慢,但思量之下倒是满纸的凄凉。


他饱尝世态炎凉、人情冷暖。知友的零落、红颜的失散、岁月的消磨、梦想的破灭但依旧痴心不改,他在《鹧鸪天》里写到“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相见之意切,相思之情深。无不让闻着悲伤,见者流涕。这哪里是一个饱经沧桑之人的口吻,分明是一个视情为命的痴情郎。



薄命帝王——李后主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写到“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变伶工之词而为士大夫之词。”提到李煜,文人骚客也是莫不扼腕叹息,本是文曲下凡,却误生帝王之家,这也就注定了他一生的不幸。


虽然在政治上他是个亡国之君,但在诗词上的成就却无人能够掩盖。由于他在诗词上的造诣,后人在评价这位亡国之君的时候也颇为照顾,徐铉曾言“李煜敦厚善良,在兵戈之世,而有厌战之心,虽孔明在世,也难保社稷;既已躬行仁义,虽亡国又有何愧!”李煜在亡国之君的队伍里却有如此评价,可以说绝无仅有。


李煜虽然贵为皇帝,后宫嫔妃众多,但是一生钟爱的唯独两任皇后,一是大周后“娥皇”一个是小周后“女英”。大周后病重之际,李煜不顾自己帝王之尊,朝夕视食,药非亲尝不进,衣不解带者累夕。但还是没能救回自己的皇后。煜曾为她创作多首诗词,记述香闺韵事、儿女柔情,表达迷恋周后之情。用情不可谓不深。



大周后病危之际妹妹前去看望,见到风流倜傥的李煜加上对姐姐悉心照顾的温存,让对爱情充满期望的“小周后”醉心不已。大周后病逝之后,李煜迎娶了和姐姐样貌极其相似的小周后,而“衩袜步香阶,手提金绣鞋”写的就是两人偷偷相会的情景。


但是爱情的甜蜜没有持续多久,赵匡胤的精兵强将就已经兵临城下,大宋兵锋所指,灭国已成定局,李煜终究沦落为阶下囚。这时李后主的词由儿女情长转而变为亡国之殇,“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就写于他这个时期。


纵然李煜在政治上对大宋王朝已经没有威胁,但终究不能让多疑的赵匡胤放心,当看到李煜写下的“故国不堪回首”之后便杀心渐起,其后用毒酒将李后主杀害,可怜一代天子,竟然如此薄命。李煜死后,葬洛阳北邙山,小周后悲痛欲绝,无意于人世,不久也随之而死。我想她也是爱李煜爱的太深,怕他一人在彼世孤苦,所以宁愿舍命相配,随他而去。



情深不寿——纳兰性德


纳兰性德是一个异类,身为满洲贵族,他没有铁马弯弓的豪迈,却爱上中原文化的婉转。出身豪门,钟鸣鼎食,入值宫禁,金阶玉堂,这一切对别人来说可能是可遇不可求,但是对纳兰来说则是沉重的包袱。


他在饮水词中曾经写道“非关癖爱轻模样,冷处偏佳。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正事自己内心的写照。


他身为御前大学生明珠之子,康熙皇帝伴读,御前带刀侍卫,再加进士及第,纳兰的出身不可谓不高贵,但这终究不是他想要的。


一切的富贵繁华对他来说只是羁绊而已,却没有一丝的欢愉,世间之人爱他的文字,但真正懂他心事的又有几人。他的词集取名《饮水词》也就是“如鱼饮水,冷暖自知”意思。




他稍微有一些乐趣的就是他和发妻卢氏的爱情。但连这唯一的欢愉上天也不愿意给他,就这样,年仅22岁的卢氏抛却纳兰远赴黄泉。其后不久纳兰性德就写下“青衫湿遍,凭伊慰我,忍便相忘”的词句,至今读起来依旧是字字血泪。


虽然其后在家人安排之下,纳兰性德虽然另娶她人,但终究是对卢氏念念不忘,《画堂春》中“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写的就是夫妻二人生死相隔,不复相见的心酸。


五年之后,虽然已经接受卢氏辞世的现实,但是依旧不能从悲伤的思绪中走出来,时年26岁的纳兰性德写下悼念亡妻的《浣溪沙》: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但是长时间的亡妻的悲痛之中走不出来,极大地损害了纳兰性德的健康,悲伤的情绪让他的身体每况愈下,终于在纳兰性德在康熙二十四年抱病与好友一聚,一醉一咏三叹,而后一病不起。七日后,溘然而逝,年仅三十岁。用情至深的纳兰终究没能逃离情深不寿的魔咒。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