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梧桐318 / 许冬林 / 白素贞:一片深情付东流---许冬林

分享

   

白素贞:一片深情付东流---许冬林

2015-10-18  紫色梧桐3...
白素贞:一片深情付东流---许冬林
 


白素贞嫁许仙,这一对夫妻,年龄差距太大。一个一千岁了,一个才二十来岁。

年龄从来都不是问题。问题是两个人的识见和能耐,不在一个层次上。白素贞修炼千年,太能了,注定了这一场婚姻不是木棉树同橡树并列站在一起迎接雨露阳光,而是云南少数民族姐妹唱的“藤缠树”。只是,是白娘子做了挺拔大树。

瞧许仙做丈夫的:哎呀,娘子,这个方子怎么开呀;哎呀,娘子,我们今天去哪儿呢?哎呀,娘子,家中来客人了,你快来招呼吧……他把白娘子真当娘了。

女人太能干,能干就干一生。自过河自摆渡,一把雨伞一借一还,成就姻缘。以为功德圆满,其实是一坛烂菜才开头。开门七事,米怎么来,茶怎么去,小日子还要靠自己谋划。白素贞自己出技术还不够,还要出资金。盗库银,开药店,送他嫩头小子许仙一个老总的职位。

女人太能干,后果往往是不仅不招丈夫疼,还要招外人嫉恨。

 
 

我小时候,理想是练得武功盖世,曾在盛了稻子的箩筐沿走路,练轻功。那时读巴掌大的连环画:几缕墨线勾出大漠群山,身披黑披风的女侠月下提刀纵马……有一回读到一个身手不凡的妻子在睡着时挨了丈夫一拳,丢了半条命,叹恨不已。原来树大招风,妻子强过丈夫,还强过一村子的男人,外人不服,于是挑唆丈夫,说只要趁妻子睡着时往她胸口擂一拳,她便武功尽废,从此唯唯听命于他。读毕,心里忧惧多年:将来,我的丈夫会不会也趁我睡着时给我一拳?

所幸我没练成盖世武功,所以没条件挨那一拳。但白娘子挨了,挨的不是一拳,是万劫不复的现出原形夫离子散啊!他听信法海,端午节不看龙舟赛,宅在家里劝一个怀孕的女人喝雄黄酒,进行DNA鉴定。貌似要怪法海,把一个魔种进了许仙的心:那个女人是千年蛇妖,是蛇妖,是蛇妖……帐子一掀,啊,果然是蛇妖!吓死。

这一段母子式的婚姻,越过越被动。想想,自作媒人,自持家,自盗库银,自开店,哪一桩,自己不到就办不成。现在,还要迢迢去往昆仑山,盗灵芝仙草来给小丈夫还魂。从妖做到盗,从人间盗到仙界,终于到水漫金山,闯下大祸,触犯天条。像一个母亲对一个孩子的付出,没有底线,直到最后丝尽烛残。

  
 

人世间的争斗不外两种,一种为情,一种为饭碗。白素贞战法海,为情;法海陷害白素贞,则为饭碗。按说,法海那样的得道高僧,该早料到这一桩孽缘,人家借伞时不阻止,人家成亲时也不阻止,偏偏是人家的药铺生意红火时来作梗了。小时候在月亮下听奶奶讲白娘子妙手回春,给钱塘百姓治病,那时我只叹白娘子真是好本领。多年后,我才悟得,那白娘子生意做大冒犯既得利益者了,后果必然严重。从此老百姓信医不信神佛,有个小病小灾的不去烧香磕头,而是去许仙那里抓药,顺带着看一眼人家漂亮的白娘子,庙里自然香火冷清,长此下去,和尚们怕连粥都喝不上。

缺口从许仙身上打开。许仙软耳根,没主见,加上对妻子的过去到底有些不放心,所以关键时刻没能挺身护一把:是不是蛇妖关你何事!男人靠老婆,吃几碗软饭问题还不大,一个人的能力总有大小,但是,若是分不清敌我阵营就实在不可原谅。白素贞,真是白养了一个小丈夫!

最喜越剧《白蛇传》中《西湖山水还依旧》这一唱段,辞美情哀:西湖山水还依旧,憔悴难对满眼秋。山边枫叶红似染,不堪回首忆旧游。想那时三月西湖春如绣,与许郎花前月下结鸾俦。实指望夫妻恩爱同偕老,又谁知风雨折花春难留。许郎他负心恩情薄,法海与我作对头。我与青儿金山寻访人不见,不由我又是心酸又是愁。难道他已遭法海害,难道他果真出家将我负。看断桥未断我寸肠断,一片深情付东流。

往事的甜蜜,现实的不堪,付出了那么多,如今终于识得许郎的负心薄情。可是到底还放不下,还担心那人的安危,还要寻访,还希望能和他重新来过。哎,自叹,一辈子,深情都作了东流水。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