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fxm139 / 待分类 / 沈园里一个关于《钗头凤》的故事-中国自助...

0 0

   

沈园里一个关于《钗头凤》的故事-中国自助游网

2015-10-19  hfxm139
沈园是我梦绕魂牵、心驰神往的地方,每回的绍兴之行,我都要去沈园寻访那缠绵悱恻的爱情传说,去感悟那催人泪下的千古绝唱。沈园在我心里是一阙柔情缱绻的诗篇,同时也是一首多采迷人的画卷。它虽然淹没在一片江南旧宅中,但它含蓄而静谧,幽雅又美丽。
当我穿过郭沫若先生题写的“沈氏园”的石牌坊,就推开了岁月尘封的那一扇门,就踏入了这片情爱圣地。沈园,这个南宋越州沈姓富商的私人花园,在历经了八百年的风雨沧桑,经过了无数的兴废更迭后,依旧屹立不衰,流芳百世,这全是因为陆游和唐婉那则千年不老的故事,以及一曲催人泪下的《钗头凤》
沈园虽为私人花园,与陆游,与唐婉无直接关系。但是人们已将沈园看成是陆游的园,是唐婉的园,是爱情至上的园。作为一个普通的园子,如果不是因为曾经上演过这幕凄婉的爱情悲剧,不是这阙流传久远的《钗头凤》,也许沈园早就湮没在时光的烟水中了。在沈园大门处墙根边,一块名叫“断云”的大石横卧着,此石中间断开,却又依依不离,似乎向人们诉说陆游与唐琬的爱情悲剧,点明了沈园的主题。“断云”,“断缘”。
跨进沈园,余晖斜照,庭院深深。春未的沈园,呈现一种清凉的秀美,一种旷古的沉寂。一阵阵凉爽的清风拂面而来,蓦然间我仿佛发现自己已走过了历史的长廊,置身在了南宋的春天里。沿着碎石铺砌的曲幽小径,我轻轻移步,默默徘徊。一块玲珑嶙峋的“诗境”石耸立在园中,凝视着这峭然独立的石头,我想唐人好诗,而宋人喜词,词多抒情,而诗多写景,此处若称为“词情”不是更能体现沈园的风格吗?
沈园内亭台楼榭、小桥流水、假山林荫,处处不经意间流露出江南园林的娇姿倩影。我沿着园中的小径前行,一颗心也变得沉重了起来,怀着几分冰凉的忧思、几分潮湿的惆怅,站在绿柳深处,放眼烟雨飘渺的沈园,我似乎倾听到了那八百年来的思念和牵挂,感觉到了那一份刻骨铭心的怅惘与幽怨。这里的亭台楼榭、花草树木都是那么的熟悉,仿佛这一切曾经在我的梦境里出现过。
沈园是江南著名的私家园林,因为陆游和唐婉那一段凄婉动人的爱情故事而名闻于世。如果没有陆游和唐婉的爱情故事,沈园也终究只是江南一座普通的园林,一个很美但却美不过苏州园林的园林而已,这里的亭台楼阁、花草水榭虽然让人赞叹,但却不会有现在的灵动和魅力,更不会让人这么在如醉如痴中沉思。
穿过幽幽的梅林,我来到“问梅槛”,凭栏而望,一方葫芦形的水池塘春水满泓,池岸边翠竹挺秀,杨柳婆娑,阳光透过那细密的枝叶投下斑驳的碎影。庭院深处,花木扶疏,隐约传来缕缕丝竹之声,那是一首哀怨的古曲,红酥手拨动琴弦,仿佛诉说着那一段用八百年汇聚的眼泪淹没的爱情故事,一幕幕真实地呈现在我的眼前。
终于,我来到沈园千古绝唱的镇园之宝《钗头凤》词墙前,在岁月的流逝中,墙壁已失去了原有的光泽,色彩斑驳,树影落在墙壁上,显得更加清幽。唯有一唱一和的两首《钗头凤》在无言地诉说着那个凄美的故事。
南宋绍兴十四年,陆游与表妹唐琬结婚。才子佳人,夫妻恩爱,琴瑟甚和。但是,陆母对儿媳产生了恶感,逼令休弃唐琬。陆游百般哀求而无效,被迫与唐琬分手。后来唐琬改嫁赵士程,陆游再娶王氏,彼此音讯隔绝。
绍兴二十五年春天,依大宋惯例,每年大凡三四月间,私家花园包括皇家御花园一律对外开放。越中名园沈氏园也依例接纳四方游人。时年三十二岁的陆游漫步来到沈园,可名满天下的沈园美景却难掩他内心的抑郁。游园中,陆游恰巧与偕夫同游的唐琬邂逅,这与其说是巧合,不如说是天注的缘份。
不期而遇让两颗孤寂的心再受煎熬,唐琬备薄酒款待故人,聊表抚慰之情。陆游接过黄縢酒一饮而尽,见人感事,悲伤欲绝却又无可奈何,遂乘醉吟赋《钗头凤》词,信笔题于园壁之上:“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通篇文字,可谓字字含泪,句句浸血,对往事刻骨蚀心的追忆,对现实摧残梦想的无奈,梦寐思念的唐婉虽然近在眼前,却早已为他人之妻,恍如宫墙绿柳,已经水月镜花遥不可及。对爱情失败的伤感与惆怅,对唐婉的愧疚与眷恋,对父母的不满与无奈,泣血而作的《钗头凤》,每字每句都在撕裂着唐婉的心,面对陆游深情而无奈的目光,面对陆游怅然而无助的离去,唐婉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失声痛哭
唐琬回到家中,愁怨难解,忍泪含悲,也依律赋了一首《钗头凤》,如杜鹃啼血,凄艳异常:“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询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唐婉自此次相遇后,郁郁寡欢,积郁成疾,不久便香消玉殒,魂飞天外,这首词亦成为千古绝笔。
这一爱情悲剧,给陆游毕生造成不可平复的创伤,以至于在唐琬死后风雨生涯几十年中,陆游也更加重了对唐婉的忏悔和负疚,以致抱恨终生。沈园也由此成为陆游寄托情感、抒发哀思的圣地。就在他北上抗金,或转川蜀任职的几十年的风雨生涯中,依然无法排遣心中对唐婉的眷恋。陆游在六十三岁时,又写了两首情词哀怨的诗:“采得黄花作枕囊,曲屏深幌闷幽香。唤回四十三年梦,灯暗无人说断肠!”“少日曾题菊枕诗,囊编残稿锁蛛丝。人间万事消磨尽,只有清香似旧时!”
世间万物,总是等失去了才知道可贵。陆游在六十七岁的时候,回到家乡,重游沈园,看到当年题《钗头凤》的半面破壁,触景生情,感慨万千,又写诗感怀:“枫叶初丹桷叶黄,河阳愁鬓怯新霜。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坏壁醉题尘漠漠,断云幽梦事茫茫,年来妄念消除尽,回向蒲龛一炷香。”
沈园因了一段令人肝肠寸断的爱情故事而千古闻名,这是一座见证着爱情绝唱的园林,也是一首爱情的诗歌。我走过陆游与唐琬当年相遇的葫芦池畔,杨柳依依,一池流水微浪似花,柔波如霞。我默默凝视抚摸着刻有“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的太湖石,几多情怀在指尖颤动。情为何物?那两首相依相伴千古流韵的《钗头凤》又一次浮现在眼前。
我不知不觉走到了沈园内一座古朴的小石桥上,这便是当年陆游与唐琬相遇的“伤心桥”。桥是由石板筑起的拱桥,旁边就是观鱼赏荷的葫芦池。我缓步走过“伤心桥”,仿佛看到陆游站在桥上思念唐琬的情景。据说,陆游七十五岁时,唐婉逝世已近四十年,而此时的沈园已三易其主,陆游依然一往情深,重游故园,凭吊香魂,他触景生情,一个已香消玉损,一个也风烛残年。伤心桥上跌跌撞撞,摇摇摆摆,怅然雨中,物是人非,人面梅花话凄凉,惟有伤心桥下的春波,幻是惊鸿影来,长歌当哭,伤感难抑,唏嘘怅然,千古遗恨,情何以堪,沈园柳老不吹绵,无语问苍天,不禁写下了《沈园二首》:“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自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陆游抒发哀思的情诗是相思的苦,也是思念的累;是生离的愁,也还是死别的恨;是爱到不能再爱,也是聚到终须散的那有缘无分的情。就是在睡梦中他也是在思念着唐琬,他在八十一岁时,还作了两首《梦游沈家园》诗:“路近城南己怕行,沈家园里最伤情;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 
陆游晚年时,仍念念不忘唐婉,每年春上必往沈园凭吊唐婉,每往或诗或词必有寄情。他八十二岁时再游沈园,见那首《钗头凤》还在壁间,又写下这首怀念唐婉的《城南》诗:“城南亭榭锁闲坊,孤鹤归来只自伤,尘渍苔侵数行墨,尔来谁为拂颓墙。”
陆游八十四岁这年,是他生前的最后一个春天,在行将就木之际,他由儿孙搀扶着最后一次前往沈园。诗人踏进沈园,禁不住记起当年,想起唐琬早已作土,而人生理想、美好的爱情,竟如幽梦一样,匆匆收场,于是留下了这首《春游》诗:“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爱,为什么会能够如此深沉,生死以之,以致在“美人终作土”之后的几十年,还让诗人用将枯的血泪吟出如此深挚的诗句。陆游与唐婉的生死绝恋故事,每每为之动容。梁祝化蝶的凄美,牛郎织女的悲情,刘兰芝焦仲卿的惨剧,都没有陆游与唐婉那般令人揪心。
如今,陆游和唐婉都远去了,但他们之间的爱情故事仍在沈园的每棵花木上山石上水波中。沈园虽然上演了一出凄美的爱情悲剧,但它却成为了一座爱情之园,成为了有情人抒发爱情之地。在园中的长廊上,祈愿风铃叮咚作响,它记录着情侣们携手一生、山盟海誓的告白,这祈愿的袅袅余音回弦在沈园中凭吊观瞻的每个人的心里。
  如今的沈园,虽然早已是人非物旧了,唯有这不老的沈园故事,虽历经千年沧桑,却依旧在草木苍翠和亭台楼榭间散发着无尽的淡淡幽香。陆游与唐琬这段凄美的爱情故事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才下眉头,又上心头。看着那密密匝匝挂满问梅槛的祈愿风铃,在风儿的轻曳下发出悦耳的动听,风铃下的祈愿牌摇摆着,展示着情侣们的山盟海誓。愿痴情的守望、忠贞的爱情在人世间永存。 
登临闲云亭,俯视全园之胜,但见那簇立着的楼、堂、亭、阁,被粉墙曲折分割,有月洞门巧妙连接。今天我身临其境,追忆千古情爱,感受陆唐悲风,仍感不能自持,怆然涕下。沈园不为陆唐所建,却因这个爱情故事的流传而得以永恒。徘徊沈园,默诵动人的诗篇,那满园的春色因而也显得分外凝重。
沈园是一部留下的遗书,细细品读,似乎读出一种凝重,真让人肝肠寸断,泣不成声。我无视园中的花木扶疏,蝶飞虫鸣,固执地从断云石开始,经诗境石,直至到断垣墙上的《钗头风》,幻觉出陆游和唐婉儿在园中相遇的情景。行走间,昔日的一泓碧水,虽然有垂柳轻拂,却已经干涸。曾经的亭台楼阁,虽然还是宫墙环绕,却满面尘垢。也许是亲历了那场悲情,沈园才会打点泪水,留下一纸遗书,一片断瓦残垣,一片荒凉与寂寞。
游罢沈园,我似乎从那首《钗头凤》中得到一份感悟,陆游和唐琬的情爱,虽说在现实世界中存续的时日无多,却早已经一点一滴地寄存于各种有情的万物之中。生命可以结束,爱却没有尽头,能千古传唱的,都是爱情的神话。人间的万事可以消磨,而爱情的清香却永远会历久弥新。愿天下有情人都长相依傍,不离不弃,莫失莫忘。沈园永恒,真爱永恒。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