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錯把馮京當馬涼──南琪本天涯明月刀解密 - 古龙图书渊源 - 热血古龙

2015-10-21  昵称20499314
武俠評論家葉洪生在台灣武俠小說發展史中,對古龍《天涯˙明月˙刀》猛烈批評,舉其中的重要文字如下:

  我们由《天涯·明月·刀》首章〈武侠溯源〉来看,这根本是作者随感式的「武侠杂谈」。重点只在于这几句话:「武侠小说写的虽然是古代的事,也未尝不可注入作者自己的新观念……武侠小说的情节若已无法变化,为什么不能改变一下,写人类的情感、人性冲突;由情感的冲突中,制造高潮和动作。」(下略)对照他三年前在《欢乐英雄》卷首写的〈谈谈武侠小说〉,这早已成为老生常谈了。
  可他写著写著,忽然「走一大步」,变成了对话式「不是楔子的楔子」!然后就开始冗长的新派说书,而不断以三个「×××」符号区隔(原刊本如此)。对于古龙这种追求问题变革,「知其不可而为之」的实验精神,固然值得肯定;但他企图借全盘颠覆武侠问题,带引读者「同步」前进、再引风骚的愿望却是彻底破灭了。
  诚然就实验武侠创作的角度而言,「拟剧本化」的对话及散文诗体只是其中一环,人物故事仍然是小说重心,是血肉也是灵魂!前者《欢乐英雄》写四个特立独行的怪侠,虽不轨于正道,但毕竟也算是某种「反传统」的新尝试;只要现代读者喜欢,亦未尝不可!然《天涯·明月·刀》却一反之前「我们的英雄就是欢乐的」总结式命题,刻意凸显一个有羊癫疯的跛侠傅红雪是「寂寞英雄」,是为痛苦而活着。岂不是自打嘴巴,出尔反尔吗?
  这种古龙创作取向一百八十度的大逆转,才真正是问题症结所在。尤其是书主傅红雪在全书(共105章)进行到三分之一时突然失踪(37章),且留下半阕东坡词〈水调歌头〉,即不告而别。这种「引刀自宫」的作法,实重蹈其早年覆辙。因此即便对于此书的文体变革,论者有两极化的评价,亦无法掩饰这部武侠实验作品结构性的失败,固不待言。(114)

(114) 陈墨前揭书,页228称:「《天涯明月刀》不是一幅画,也不止是一个武侠故事,而是作者的一首真正的叙事诗和抒情诗。所以他必须用独特的、诗的语言形式来表现。这正是古龙小说文体的最突出的特征以其内在依据。」而曹正文前揭书,页79,则以〈走火入魔〉标目,指出:「古龙为了自称一格,大胆创新,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完全改变了中国武侠小说的传统语言与写作模式。他力求文体脱胎换骨,结果走火入魔。」然彼等所见的《天涯明月刀》,实为1978年万盛出版社重排的删节本(仅收原著37章),根本不足为凭。


  這些批評對我造成極大困擾,特別南琪本105章的說法匪夷所思。現在,我購得南琪本了,要命!葉先生簡直荒謬到了極點。以下為南琪本內容,請聽:

1南琪本共105章、2444頁,分為35集(冊),平均一集三章。
2合刊三部作品,一如南琪本多情環合刊霸王槍和血鸚鵡等。
 第一至三十七章為天涯,第三十七至五十八章為拳頭,第五十八至末了為三少爺的劍。
3各章章名和分章處均經竄改。
 第一章武俠始源包括:寫在「天涯明月刀」之前(天涯前言)。
 第三十七章月色寂靜包括:拳頭第一章之部分文字。
 第五十八章友情可貴包括:三少爺的劍前言之部分文字。
4出版時間:一至十七集1975.03,十八至二十四集1975,二十五至三十五集1976。
 顯然晚於武俠春秋的連載(-1975.01)。誰足以為據,誰不足為據,應該很清楚了。
 
  真正的天涯在三十七章就結束了,何來傅紅雪失蹤?葉洪生若非治學草率,就是對古龍作品沒概念(認不出三少爺的劍?),再不然就是惡搞。無論哪一種,葉老對1970年以降的古龍作品,恐怕不具有詮釋的能力和資格。而我個人的學習是,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拿著第一手資料卻搞出天大烏龍,實在太可悲了。

  那麼,葉洪生殺龍事件,結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