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谭天宇:留俄手记之四十七——奥廖尔揽胜

2015-11-16  济宁二中谭天宇   |  转藏
   

 

从图拉到奥廖尔的路程并不算长,坐火车只需要两个小时多一点的时间。在这趟火车上遇到了一位在莫斯科的人民友谊大学学汉语的俄罗斯大学生,他学了三年汉语,见到我和张爽都很感兴趣,一路都在用汉语试图和我们交流着。他就是奥廖尔当地人,当得知我们想参观奥廖尔时大有好感,拿出他的手机来,向我们介绍着这座城市的名胜古迹。

也多亏了这位名叫阿列克谢的大学生帮忙,在得知我们预订的宾馆远离火车站,而且我们到奥廖尔的时间也比较晚了以后,他打电话帮我们订了出租车。大概是由于他是当地人的缘故,出租车的价格相当之便宜——从火车站到我们预订的宾馆(约3.5公里)只要了我们200卢布。这样的价格低得让我们觉得难以想象,在圣彼得堡这样的价格根本就无法上出租车的。临别时我们给他送了一件小礼物,欢迎他以后有机会来圣彼得堡。

我们乘坐出租车,很快就到达了我们预订的宾馆。这座小城的夜晚显得出奇地静谧,我们走出旅馆看看周围环境的时候,居然也没有碰到几个人。旅馆的条件还算可以的,但可惜里面没有空调,奥廖尔的夜晚又比图拉要热不少,虽说服务员拿来了电扇,可是效果也好不到哪里。一夜睡得感觉模模糊糊,813日很早便醒来了。

在旅馆的一楼享用过早餐后,我们把行李寄存到前台,开始了一天在奥廖尔的参观。出门后我们先到了附近的一家书店里买了一份奥廖尔市的地图,我还另买了一本关于这座城市历史的书。看了线路之后,我们先坐上52路公交车,前往在奥廖尔旅行的第一站——屠格涅夫故居纪念馆。


屠格涅夫故居纪念馆

屠格涅夫故居纪念馆座落在奥廖尔市中心的广场附近,这是一栋黄白相间的单层建筑。我们入内进行参观,里面首先见到的是他家中的照片,大约有五六十张。这些照片有些是作家和家人的合影,而有些则是奥廖尔市十九世纪时的风景照。在第二间展室里,我们见到了屠格涅夫写作使用的鹅毛笔、墨水瓶,还看到了他留下的手稿。这间展室是作家以前的书房,在书柜上我们看到了不少德语、法语的著作,它们是作家前往西欧游历时带回的。

这间房屋曾经的主人伊万·谢尔盖耶维奇·屠格涅夫(Иван Сергеевич Тургенев1818-1883)是俄国十九世纪享有世界声誉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他于181811月出生于奥廖尔的一个旧式富裕家庭,他曾经在莫斯科大学、圣彼得堡大学和柏林大学学习。他早期写过一些诗歌作品,1847-1852年发表《猎人笔记》,揭露农奴主的残忍和农奴的悲惨生活,因此被拘禁。在监禁中写成中篇小说《木木》,对农奴制表示抗议。以后他又发表长篇小说《罗亭》、《贵族之家》,中篇小说《阿霞》、《多余人的日记》等,描写贵族地主出身的知识分子好发议论而缺少斗争精神的性格。在长篇小说《前夜》中,塑造出保加利亚革命者英沙科夫的形象,后来发表长篇小说《父与子》,刻画贵族自由主义者同平民知识分子间的思想冲突。后期长篇小说《烟》和《处女地》,否定贵族反动派和贵族自由主义者,批评不彻底的民粹派,但流露出悲观情绪。此外,他还写有剧本《村居一月》和散文诗《傻瓜》等。屠格涅夫多以写作中篇和长篇小说为主。他的创作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和强烈的批判精神,他的创作始于诗歌而止于散文诗,在诗歌、戏剧、小说等方面都有很高的成就。屠格涅夫的创作忠实于现实主义原则,善于把握时代的脉搏,敏锐地发现新的重大的社会现象,把注意力主要集中在贵族知识分子和平民知识分子的生活和命运上,以擅长女性形象塑造而著称于世。他的作品主题鲜明,结构严谨,语言优美,尤其善于刻画自然景物的瞬息万变,并赋以诗意和哲理。

说来惭愧的是,虽说笔者读过的俄国文学名著不在少数,但是屠格涅夫的作品,读过的也只有《猎人笔记》。这是在笔者上高中的时候读的。那还是在一次语文的阅读课上,老师给我们印发了《猎人笔记》中的一篇《活尸》,读过之后颇感意犹未尽,便找来《猎人笔记》全书通读了一遍。这本书以一个猎人的行猎线索,串起了二十五篇独立的故事,如一曲交响乐中的每一篇独立的乐章,奏响在俄罗斯广袤深沉的土地上。书中所描写的很多情景,都极其富有诗意:夜气未散的森林清晨,星空穹窿的沉默草原,空气中饱含苦艾的新鲜苦味和荞麦甘香,桦树笔直金黄,白色尖顶教堂,小屋里闪着燃烧柴火的红光,门后传出带着睡意的人声……《猎人笔记》描绘出了一幅充溢油画质感的俄罗斯风情画卷,展示了大自然的深邃壮丽。作者屠格涅夫,笔法堪称老练、超然,用不多的人物、简单的情节,刻画出当时俄国农村独特而敦厚的世情民风,为读者打开了极为辽阔的视野。

屠格涅夫纪念馆的门前,是一片面积广阔的广场。广场中的花坛里,是一片鲜花的海洋。而在这鲜花铺就的海洋中,正有一只用鲜花装饰的帆船鼓满了风帆,在向前航行着。这样的广场雕塑确实显得很是别致,给我们留下了颇为深刻的印象。在广场附近我们还看到了比较多的俄罗斯联邦共产党的竞选标语。奥廖尔市作为俄共领袖久加诺夫的故乡,所保留下来的苏联特色还是非常之浓郁的。

 
奥廖尔屠格涅夫广场中的花坛

接下来我们乘坐1路无轨电车,前往此行的下一站参观。这一站是奥廖尔市的战争历史博物馆。博物馆座落在奥廖尔市的胜利广场附近,在广场的中央有一尊巨大的青铜雕塑,所展现的是两位苏联红军战士的形象:其中一位已经中弹负伤,显示出体力不支的样子,但仍然握着手里的“波波沙”冲锋枪,试图振作起来继续战斗;另一位则一手扶着负伤的战友,一手高举着红旗,招呼着后面的战友前进。距离这座雕塑不远处有一辆苏联红军在卫国战争期间使用过的Т-70轻型坦克,它在Т-60轻型坦克的基础上制成。19421月底它由高尔基汽车制造厂生产并装备部队,在解放奥廖尔的战斗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随后我们进入战争历史博物馆参观,这座两层的博物馆面积广大,内部展品相当丰富。它以多种方式向我们展现了历史上在奥廖尔地区发生过的战事。

博物馆里最先展示的是奥廖尔要塞的建造。1566年,为了保卫沙皇俄国的南方免遭克里米亚汗国和奥斯曼土耳其的侵略,伊凡四世下令建造奥廖尔要塞。1566年,当按照伊凡四世沙皇的命令在奥卡河边修建要塞时,因砍伐林木,惊飞了一只鹰。有建筑工人见此情景说:“它是这片土地的主人呀。”于是伊凡四世将此城命名为奥廖尔,即“鹰”。奥廖尔城建成后,很快成为奥廖尔县的行政中心。

当时奥廖尔要塞与博尔霍夫、别列夫、科泽利斯克、日益德拉、诺沃西利、姆岑斯克等城市和要塞构成了沿奥卡河的防线。在这道防线建成后不久,1572年就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这一年克里米亚汗国、诺盖汗国和奥斯曼土耳其组成联军12万人,进犯俄罗斯。那时的俄罗斯刚刚被饥荒和瘟疫所削弱,只能募集到2.5万人军队。但是沿奥卡河修筑的防线发挥了重要作用,消耗了克里米亚汗国与奥斯曼土耳其军队的实力,使其未能实现占领俄国的战略目标。此后奥廖尔要塞还多次阻挡了克里米亚汗国和奥斯曼土耳其的进犯。

此后在俄国历史上的“混乱时代”里,奥廖尔再度发挥了重要的作用。16055月,奥廖尔被伪季米特里一世军队占领。1607-1608年,伪季米特里二世的官邸就设在了奥廖尔。1615年,奥廖尔城市被波兰军队破坏,1636年才重新修建。十七世纪中叶,奥廖尔再度成为保卫俄罗斯边境、防止鞑靼人入侵的军事要塞。十八世纪时,随着俄罗斯领土向南方扩展,城市逐渐失去了军事意义。1708年,奥廖尔地区划归基辅省管辖。十八世纪中叶,由于奥廖尔位于奥卡河畔,交通便利,且与莫斯科距离较近,城市成为粮食交易中心。1778年,根据叶卡捷琳娜二世命令,成立奥廖尔省,隶属奥廖尔总督管理。十七世纪末十八世纪初时,奥廖尔开始出现近现代工业。相继出现农产品加工企业、纺织企业和金属冶炼企业。在工商业蓬勃发展的基础上,十九世纪上半叶,奥廖尔成为了大型商业中心。1844年,往来于此的船只达到了259艘。1868年,奥廖尔市通了铁路。

苏联时期,奥廖尔的地位更为重要。1925年,苏联的第一所坦克学校就设在了这里。1937年,这所学校被命名为伏龙芝坦克专科学校。而奥廖尔这座城市在卫国战争时期再度成为了苏德双方争夺的焦点。1941103日,奥廖尔被纳粹德国古德里安第二装甲群第四坦克师占领。1943年,随着库尔斯克战役的进行,双方在奥廖尔展开了激烈的争夺。库尔斯克战役初期,德军先向苏军在库尔斯克突出部发起攻击。当德军的攻势被阻止后,苏联红军决定向德军占据的奥廖尔发起进攻。苏联红军向奥廖尔的德军阵地实施了长达两个多小时的炮击,随后索科洛夫斯基上将的西方面军和波波夫上将的布良斯克方面军的一线部队开始进攻。德军则在东线防守大师莫德尔的统率下进行着顽强的抵抗,给苏联红军造成重大伤亡。此时苏联空军也完全掌握了制空权,面对装备和兵力都占优势的苏联红军,莫德尔无力阻止其进攻,他意识到失去奥廖尔只是时间问题。这时意大利发生政变,墨索里尼被赶下台,意大利退出战争的迹象已经十分明显,希特勒需要从东线抽调兵力去意大利,而奥廖尔突出部的德军也面临被苏联红军合围的危险。在莫德尔再一次请求后撤后,希特勒最终同意弃守奥廖尔,并调第2党卫装甲军去稳定意大利的局势。德军向布良斯克方向撤退,在撤退途中实行了残酷的焦土政策。苏联红军攻克了奥廖尔后,进攻基本结束,战线逐步稳定下来。

在奥廖尔战役中,苏联红军歼敌近9万人、坦克500辆、火炮2402门,并向西推进了150公里,拉平了库尔斯克战线。在194385日奥廖尔、别尔哥罗德获得解放的这一天,莫斯科第一次鸣放礼炮。9个战功卓著的部队被授予“奥廖尔”荣誉称号。

在这座博物馆里,有着大幅反映苏德战争中奥廖尔战役的三维立体展示场景。无论是近处的战壕,还是远处的飞机与火炮都相当逼真,感觉如同身临其境。展室里还有19438月苏联红军解放奥廖尔时的黑白照片,可以看出奥廖尔在战争中遭到了极为严重的破坏,市区内几乎见不到一栋完好的房屋。

 
奥廖尔的斯摩棱斯克圣母像堂

走出奥廖尔战争历史博物馆后,我们沿着博物馆门前的诺尔曼基亚-涅曼大街(Улица Нормандия-Неман)散步。夏日的奥廖尔较为炎热,在这里找到了国内夏季的感觉。但是在这条大街的林荫道上散步颇有些惬意的感觉。走着走着,见到了前面有一座雄伟的红墙金顶的建筑,我们便走近进行参观。进入这座庭院之后,我们看了一下建筑大门上的铭牌,知道了它是一座东正教堂,名为斯摩棱斯克圣母像堂。从外部看上去教堂有五个金圆顶,显得相当宏伟,而且它周围的建筑大多比较低矮,更让人有一种这座教堂鹤立鸡群的感觉。这座教堂现在外面搭了很多脚手架,几个油漆工拿着桶和刷子在上面忙来忙去。没有刷油漆的地方显得颇为斑驳,看来这座教堂也有很久的历史了。我们接下来入内进行参观。虽说在外面看起来有些地方颇为老旧,但是教堂内部的壁画显得色泽颇为鲜艳,在拱顶上用七幅壁画展示了福音书中所记载的圣母的生平。

从教堂出来时,已经是正午时分了,我们接下来便找地方就餐。俄罗斯的很多中小城市餐饮业并不发达,作为外来游客想要找地方就餐是一件颇为麻烦的事情,此次旅行经过的图拉和奥廖尔两座城市都是如此。我们乘坐无轨电车回到了市中心,在这里的一家建设在地下的餐厅里用了午饭。

吃过午饭后,我们步行经过了横跨奥卡河的大桥。这条河流穿过奥廖尔的中心城区而过,河的两岸遍布着花园。奥卡河是伏尔加河水量最多的支流,发源于奥廖尔以南的俄罗斯中部丘陵,曲折东流,折向东北,在下诺夫哥罗德附近注入伏尔加河。在奥卡河流域分布着很多俄罗斯欧洲部分的名城。俄罗斯的首都莫斯科就位于奥卡河的支流莫斯科河畔,另一座大城市下诺夫哥罗德位于河口。其他沿岸主要城市还有卡卢加、科洛姆纳、梁赞和捷尔任斯克等。在奥廖尔见到的奥卡河刚刚发源,河道还显得又浅又窄。河水较为清澈,在河两边我们还看到了几位钓鱼人在垂钓。

 
流经奥廖尔的奥卡河

步行走过奥卡河后,我们进入奥廖尔市的地方历史博物馆进行参观。在奥廖尔的战争历史博物馆里,对于奥廖尔市的政治军事历史介绍得很是清楚了。在这座地方历史博物馆中,以对于奥廖尔市文化和民俗方面的介绍为主。

博物馆里我们最先看到的是在奥廖尔州发现的远古人类遗迹,这里有很多旧石器时代中期莫斯特文化的遗迹。莫斯特文化约始于15万年前,盛行于8-3.5万年前,在欧洲、西亚、中亚和东北非地区广泛分布。这种旧石器时代文化的典型特征是使用修理石核技术,典型器物是用石片精心制作的边刮器和三角形尖状器,此外还有凹状器、锯齿状器、石球、钝背石刀和小型手斧等。在奥廖尔州发现的莫斯特文化遗存中发现了窝棚和炉灶的遗迹。当时出现粗制的骨针,已经使用赤铁矿和氧化锰染色,还偶尔发现有穿孔的牙齿、骨头及刻画过的骨头等原始装饰物和艺术品。奥廖尔地区发现的一处莫斯特文化中,一位死者的周围铺满了一圈赤铁矿粉,还摆放有石器、骨器等,这表明当时已出现埋葬死者的习俗。

接下来几间展室里,我们看到了奥廖尔市居民在不同时期的社会生活的展示。十六和十七世纪的奥廖尔由于处在沙皇俄国的南部边境,经常面临奥斯曼土耳其和克里米亚汗国的入侵,因此这一时期在村庄和城镇周围一般会建筑有防御工事,以便让当地居民在战时得到保护。当时的男性居民也大都过着平时为民、战时为兵的生活,他们在家中一般都保存着斧、矛、火枪等兵器。十八世纪以后,随着俄国实力的不断增强,边境线向南推移。奥廖尔作为军事要塞的功能弱化,而当地社会经济则有了很大发展。1698年,奥廖尔帆布厂开业,1722年成立麻纺厂。这一系列工厂的开设也使奥廖尔民众的家庭生活出现了变化,无论是家庭装饰还是衣着打扮都显得更为华美。尤其这一时期的家具明显有了更多的装饰,一些贵族家庭中的家具堪称艺术品。

十九世纪的奥廖尔经济更为繁荣。1834年,城内成立了第一家金属冶炼企业,为教堂加工铜钟。1838年,奥廖尔的第一家报纸《奥廖尔省新闻》发行。1859年,奥廖尔设立电报局,线路连接圣彼得堡和莫斯科。1881年,奥廖尔铺设电话线路。1895年,民宅联通电灯。奥廖尔地方历史博物馆中的老照片向人们系统地介绍了十九世纪社会生活的发展与变化。

 

 奥廖尔火车站前鹰的雕塑

参观完博物馆之后,我们回到旅馆取了寄存的行李,乘坐公共汽车到了奥廖尔的火车站。在车站前有一只巨大的鹰的雕塑,它仅一只翅膀就有五米多长,在车站前的广场上显得威风凛凛。与这座城市做别的时候,我们与它合影留念。

在下一期的《留俄手记》里,笔者将会带领大家参观沃洛格达。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