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糊128 / 世界历史 / 高原上的雅利安人(四)-- 阿拉伯征服与祆...

分享

   

高原上的雅利安人(四)-- 阿拉伯征服与祆教

2015-11-23  迷糊128

高原上的雅利安人(四)--阿拉伯征服与祆教

 Lolipopp /  发布于2013年 6月16日(星期日) 18时12分 

来自阿拉伯半岛的一颗超新星最终以其耀眼的光芒吞没了萨珊帝国的世界。公元610年,先知穆罕默德宣布他从大天使迦卜科勒(加百列)那里接受了真主的启示。伊斯兰教诞生了。

633年,阿拉伯名将哈立德·伊本·瓦立德降伏了波斯的臣属国希拉王国。萨珊帝国随即调遣重兵,发动强大的攻势,收回了一些城市。634年,波斯军队在希拉北部的幼发拉底河西岸再次击败阿拉伯军,数千名阿拉伯人阵亡。但是,虽然波斯人取得了一些胜利,但是由于帝国内部政治混乱,因此没有认真考虑如何防范阿拉伯人的下次进攻。他们误认为,由于这次的失败,阿拉伯人的威胁已经不复存在了。


但是,阿拉伯的第二任哈里发奥马尔并没有放弃北征的意愿,不断向伊拉克(Irak,古地名,包括今日伊拉克中南部及伊朗西南部) 战场增兵。635年11月,阿拉伯军在库法附近击败了波斯将领密赫拉率领的一支12000人的萨珊军队,占领了幼发拉底河西岸大部分地区。


637年夏天,波斯大将鲁斯塔姆(Rustam)指挥一支6万人的波斯大军以象军为前锋,在库法西边的卡迪西亚(Khadisiya)与阿拉伯大将萨阿德(Saad ibn Wakkas)指挥的3.8万名士兵进行了三天三夜的大会战。第四天上午,仿佛真是真主保佑,战场上突然刮起大风,尘沙使得迎风方向的波斯军队处于被动,被阿拉伯军击溃。此役波军主帅战死疆场,象征萨珊帝国光荣与辉煌的卡维战旗也落入阿拉伯人之手。


卡迪西亚战役不仅使波斯遭到前所未有的失败,而且卡维战旗的丢失也给波斯人带来了沉重的心理打击,因为他们把这面战旗视为胜利的象征,历代萨珊皇帝也相信这面大旗会给他们带来好运,每打一次胜仗,就要给他缀上新的珠宝钻石。现在,卡维战旗既落入敌手,萨珊王朝末代皇帝伊嗣德也就没有信心守卫都城泰西封了。


士气高昂的阿拉伯军队进入开门迎降的泰西封,夺得了伊嗣德未能带走的大量财宝。萨阿德的6万名士兵,平均每人获得了价值1.2万迪尔汗(阿拉伯银币)的战利品。精美无比的“胡斯洛之春”壁毯被运到麦地那,奥马尔哈里发将其切割为数块,分给了自己的弟子。后来成为第四任哈里发的阿里将自己的一块出售,得到了20万迪尔汗银币。

637年年底,阿拉伯军队在哲路拉再次大败萨珊波斯的10万大军,缴获了堆积如山的战利品,每名士兵分到了1万迪尔汗,此外还获得了大批战马。至此,扎格罗斯山脉以东的整个伊拉克地区尽归阿拉伯所有。在主攻伊拉克和波斯都城的同时,另一支阿拉伯军队还攻占了萨珊王朝的发源地法尔斯地区,并且占领了波斯古都埃克巴坦那。638年,萨珊皇帝向中国求援,因路途遥远,唐太宗没有出兵。

642年,15万萨珊军队在曾经参加过卡迪西亚战役的老将菲路赞的指挥下,在哈马丹以南的尼哈温德对阿拉伯军队展开最后的殊死战。虽然双方力量悬殊,而且阿拉伯主帅中箭身亡,但阿拉伯军队最终还是赢得了这场关键性的战役。有记载说,萨珊的农民步兵必须拴在一起,才能阻止他们逃跑。此役萨珊军队死伤大半,主帅菲路赞在逃往哈马丹的途中被杀。自此以后,波斯再也无力组织对阿拉伯人的大规模抵抗了。


奥马尔哈里发在位的10年间,萨珊帝国大半江山落入阿拉伯人之手,因此他成为波斯人最痛恨的对象。644年,奥马尔在麦地那的清真寺里被一位波斯袄教徒刺杀。直到20世纪,伊朗还有庆祝奥马尔被杀的节日和焚烧其模拟像的庆祝仪式。

奥马尔死后,年近七十的奥斯曼被立为第三任哈里发,他在位期间继续征服萨珊帝国的残山剩水。到652年,除了里海南岸的一小片山区以外,整个萨珊帝国都被阿拉伯人征服。伊嗣德皇帝经锡斯坦和呼罗珊逃往木鹿,最后被当地的一个磨坊主勾结西突厥人所杀。萨珊帝国从此覆亡。


萨珊亡国后,伊嗣德之子卑路斯逃往吐火罗,遣使向中国求援,请其发兵波斯,兴灭继绝。但是唐高宗一如其父,以路途遥远为由谢绝了出兵之请。658年,唐朝平定西突厥,其疆土推进至中亚两河地区,与阿拉伯帝国接壤。661年,卑路斯被唐朝立为都督,统辖锡斯坦地区,首府为疾陵城(今阿富汗扎兰季)。662年,唐朝又立卑路斯为波斯王。


呼罗珊地区的阿拉伯总督经常派兵劫掠河中地区(Transoxiana),卑路斯也经常遭受其袭扰,不得不在674年入唐避难,定居于长安。唐高宗封其为右威武将军,还在长安修建了一座袄祠,以满足波斯流亡者的宗教需要。卑路斯之子泥涅师和孙子蒲桑也先后被唐朝立为波斯王,在吐火罗和河中地区苟延残喘,至天宝十年(751年)中国与阿拉伯的怛逻斯战役之后,遂消亡无闻。一度辉煌灿烂的古波斯文明,在中国文化的浩瀚长卷中只留下了“祖母绿”、“巴旦杏”、“安石榴”这样的词汇,以及关于拜火教和摩尼教的记忆碎片。

 

纳格什-鲁斯塔姆的石塔,位于大流士一世、二世,薛西斯一世和阿塔薛西斯一世四位皇帝的陵墓旁,被认为是祆教的火塔

1

阿拉伯人最初在波斯实行赤裸裸的种族压迫制度。信奉伊斯兰教的阿拉伯人构成统治阶层,改信伊斯兰教的非阿拉伯人(称为“马瓦里”)、和阿拉伯人订立顺服契约、保持自己信仰的非穆斯林(称为“迪米”)、以及大量的奴隶,构成被统治阶层。波斯人被与驴和狗相提并论,毫无尊严。如果一个骑马的波斯人见到步行的阿拉伯人,他必须立即下马,把马让给阿拉伯人骑。在许多场合,波斯人不得与阿拉伯人并肩而立或并排行走。

 


此外,阿拉伯人对于高度发达的波斯文华采取了完全毁灭的破坏性态度。无数精致的波斯金银珠宝和艺术珍品被销毁熔化,铸造钱币。无数壮丽的波斯宫殿和城市被毁为瓦砾和废墟。通行于波斯帝国的巴列维语被禁用,代之以阿拉伯语。以残暴著称的波斯总督哈查只屠杀了成千上万名坚持使用巴列维语的波斯人,并折磨那些颂扬波斯文化的人。

 

 


由于阿拉伯人在新政府的国家居于少数,为了不被波斯人同化,他们与被征服者分开居住,犹如后来入主中国的满洲人一样,按部族划分为不同的兵营及居民点。为了保持尚武习性,哈里发还禁止阿拉伯士兵占有土地或从事商业活动。


但是,正如此前和此后无数征服农耕文明的游牧部落一样,文化落后的阿拉伯人很快开始对高度发达的波斯文明表现出倾慕向化之心。大量与政治、法律、艺术、动植物、医学和天文学有关的波斯词汇进入了落后的阿拉伯语言,并随之传播到世界的其他角落。波斯的行政制度和法律体系被阿拉伯人采纳,波斯的诗歌对阿拉伯文学产生了极大影响,波斯的建筑风格也被糅合到阿拉伯建筑中。哥特式的尖塔(“邦克楼”)、拜占庭式的穹顶和波斯式的彩绘雕塑很快成为阿拉伯人清真寺必不可少的三个元素。
波斯帝国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声色犬马、子女玉帛最终摧毁了阿拉伯人沙漠原始生活的锋芒,而为一个以发展科学文化为特点的新纪元铺平了道路。

阿拉伯人培植并扩展了对波斯帝国的记忆。从伊比利亚半岛到亚洲南部,无论他们在什么地方渗入当地文化,他们都把波斯的传统带入更广阔的世界。在阿拉伯帝国里,阿拉伯人只有两件东西保存下来:作为国教的伊斯兰教和作为国语的阿拉伯语。

2

教、密特拉教与帕西人

远古的伊朗雅利安人信奉原始拜物教:崇拜水、火、日、月、智慧之神马兹达、战争与契约之神密特拉及其对偶神阿帕姆、纳帕特。公元前11世纪,伊朗雅利安人的一个分支—阿维斯陀族的琐罗亚斯德在这些原始交易的基础上创立了祆教及其宗教经典《阿维斯陀》。

先知琐罗亚斯德

 

根据教义,世界存在着善恶两大本元,善界主神阿胡拉·马兹达创造了宇宙间一切善物,恶界之首阿赫里·曼则孕育了宇宙间所有的恶,整个世界就是善与恶的长期斗争过程,最后善将获得最终胜利。火被视为阿胡拉·马兹达的象征,代表光明和生命,因此在传入中国之后被称为拜火教。

信仰后来传入米底和波斯,成为波斯帝国的信仰。不过,在帕提亚帝国时期,另外一种源自的信仰—密特拉教开始盛行。密特拉也被视为太阳、光、空气和水之神,信徒加入密特拉教前,要吃面包和葡萄酒,然后接受洗礼。12月25日被视为密特拉教的生日,信徒在每周的第一天不工作,将这一天称为“太阳日”(Sunday)。信徒死后要把尸体摆放整齐,等待末日审判的来临。

帕提亚人对密特拉神的崇拜后来传到巴比伦、希腊,并传入罗马。在罗马帝国军队的士兵中盛行达500年之久,早期基督教从密特拉教中吸取了大量教义、仪式和宗教传说,甚至连基督教圣人头上的光环,也是来自密特拉神的形象。

萨珊帝国时期,重新取得波斯国教地位。阿拉伯人入侵后,推行伊斯兰化政策,一些不愿放弃信仰的虔诚徒逃往印度。由于他们来自波斯,因此被印度人称为“帕西人”(Parsi)。他们坚信宗教,不仅拒绝异教徒该宗加入,也不与外人通婚,并始终定居于早先登陆的阿拉伯海一带,尤其是孟买。

由于求知欲旺盛、重视教育、具备经商天才,帕西人成为最早与葡萄牙人等西方人打交道的印度种族,其后在英国统治时期更是如鱼得水,积累了巨额财富。今日印度最大的两个财团—塔塔财团和米塔尔财团都属于帕西人。该种姓中涌现了众多著名法律专家、商人、医生、工程师、银行家、核专家以及印度第一位陆军元帅,此外也使印度唯一一个没有乞丐的种姓。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