毓言心语 / 添加剂-小药 / 中药鱼饵配方之43---理气(破气/降气/行气...

0 0

   

中药鱼饵配方之43---理气(破气/降气/行气)中药

2015-11-24  毓言心语
理气/行气中药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631cf5c0100iep1.html

“理气药”,以“疏畅气机、消除气滞、平降气逆”为主要作用的一类中药,又称“行气药”

一、功用

此类药物大多辛、苦,性温、气味芳香辛行苦降温通、芳香疏泄,分别可调脾气、和胃气舒肝气、理肺气,故有“行气消胀解郁止痛、破气散结、顺气宽胸、降气止呕、平呃、平喘等作用。

二、分类及适应证

根据“理气药”归经部位及治疗作用的不同,可分为“理脾和胃药、疏肝解郁药、疏肝和胃药和通宣理肺药”4类。

根据理气药作用强弱的不同,又可分为“行气药(调气、匀气、疏气、顺气药)、降气药、破气药3类:

1.“理气”:是中医的一种治疗方法的统称,表示一种能调理气机、调整脏腑的一种方法,包含“破气、下气和行气”

2.“破气”:是因为气在某一处地方聚结,不能运行,用一般的行气方法没有效或效果不大,这时就要用破气的方法,破开聚结的气,使气能够正常运行。“破气”的力量比较猛。比喻一下,比如一条水管,里面有一个石头堵塞住了,必须要用外力打散石头,才能水流通畅。

3.“下气”:就是说使气向下走,也或是说“降气”

4.“行气”:也是一种治疗“气”的疾病的方法。可以因为各种原因气运行得不是很流畅,这时就要“行气”,让气恢复流畅运行。“行气”的力量比较小。

5.“宽中”:就是“行气”祛除中焦胀满的药物,主要用于胃或是腹部的胀满。

①理脾和胃药。主要用于“饮食不节或思虑过度、劳伤心脾”,致使“脾胃气滞升降失常、气机紊乱”而出现“脘腹痞满胀痛嗳气吞酸恶心呕吐,不思饮食、大便秘结泻痢不爽、里急后重等“脾胃气滞”的病证。

常用理脾和胃药有:“橘皮枳实厚朴枳壳甘松木香乌药沉香降香檀香刀豆柿蒂大腹皮路路通仙藤紫苏梗”等。

②疏肝解郁药。主要用于情志失调、或寒暖不适、或瘀血阻滞,致使肝失疏泄,气机郁滞,出现两肋胀痛,烦躁易怒,疝气腹痛睾丸坠胀,经闭痛经乳房胀痛或生结块等病证。

常用疏肝解郁药有:香附青皮橘核川楝子、天仙藤、路路通等。

③疏肝和胃药。主要用于情志不遂,肝气横逆胃失和降,肝胃气滞,胸胁胃脘攻冲作痛,恶心呕吐,嘈杂吞酸,不思饮食,苔黄脉弦等证。

常用疏肝和胃药有:佛手香橼青木香八月札玫瑰花绿萼梅等。

④通宣理肺药。主行肺气郁滞,有宣降肺气、宽利胸膈及化痰止咳等作用。主要用于外邪犯肺,或痰湿阻肺,肺失宣降,胸闷喘咳,及痰滞寒凝气阻,胸中阳气不得宣通所致的胸闷作痛,喘息咳唾的胸痹证。

常用通宣理肺药有:橘皮、化橘红、佛手、香橼及薤白、枳实等。

三、配伍

“理气药”要针对病情配伍用药。

如用治脾胃气滞、因食积停留者,当配消食导滞药”

脾胃虚弱者,当配健脾益胃药;

脾胃气滞兼有挟寒、挟热、挟湿的不同,当配伍“温里、清热燥湿药”

如用治肝郁气滞、因肝血不足者,当配养血柔肝药;

寒滞肝脉者,当配暖肝散寒药

如用治肝胃不和、因肝火犯胃者,当配“清肝泻火药”;

肝寒犯胃者,当配“暖肝散寒药”。

四、用药注意事项

此类药多辛温燥散,易耗气伤阴,气虚阴亏者,不宜多用。

五、现代研究

“理气药”多有抑制胃肠平滑肌的作用有些药可兴奋胃肠平滑肌、增强肠管蠕动,这种双相调节作用有利于病理状态下胃肠功能的恢复。

“理气药”,还有健胃助消的作用,不少药还能促进胆汁分泌,有利胆作用,对预防胆石症、治疗黄疸型肝炎都有良好作用。

部分理气药有升压、收缩血管及兴奋心脏的抗休克作用。


六、常用理气药:

1.破气药物枳实、青皮尚未成熟橘子的皮

气药”性味:

寒:枳实

温:青皮

2.下气药物丁香、苏子、半夏旋复花代赭石前胡白前等。

“降气药”性味:

微温:旋覆花

温:沉香、丁香、刀豆

3.行气药物香附、陈皮已成熟的橘子的皮、厚朴、木香、枳实、小茴香、橘核、川楝子、乌药、佛手等。

“行气药”性味:

寒:青木香、金铃子、川楝子

微寒:枳壳

凉:腊梅花

平:檀香、香附、绿萼梅、柿蒂、素馨花、橘核、山香

微温:大腹皮、小茴香

温:木香、陈皮、乌药、荔枝核、佛手、玫瑰花、香橼、甘松、薤白、天仙藤、九香虫、降真香、砂仁、走马箭、白豆蔻、肉豆蔻、苏梗


常用“理脾和胃药”有:“橘皮枳实厚朴枳壳甘松木香沉香降香檀香乌药刀豆柿蒂大腹皮路路通天仙藤紫苏梗”。

 

脾胃气滞 ── 常选用疏理脾胃气滞的药,如“陈皮、厚朴、木香、枳壳、砂仁”等为主组方,代表方有“苏子降气汤”等。

肝气郁滞 ── 常选用疏肝理气药,如“香附、乌药、川楝子、青皮、郁金”等为主组方,代表方有“越鞠丸、半夏厚朴汤”等。


常用“理气药”简表:

药名

来源

性能

功能主治

主要成分

用法用量

备注

青皮

橘及其栽培变种的未成熟果实的果皮或幼果

苦、辛,温。归肝、胆、胃经

疏肝破气散结消滞。主治胸胁胀痛疝气,乳核,乳痈食积腹痛,癥积聚

成分与橘皮基本相同

煎服,310

尚未成熟橘子的皮

紫苏梗苏梗

紫苏或野紫苏的等茎枝

辛、甘,微温。归脾、胃、肺经

理气解郁和中安胎。主治肝胃气郁胸膈痞闷腹胀痛,嗳气呕吐胎动不安

煎服,510

天仙藤马兜铃藤、青木香藤、都淋藤)

马兜铃或北怀兜铃的带叶藤茎

苦,温。归肝、脾经

行气活血化湿消肿。主治脘腹疼痛,疝气痛,产后腹痛肢体妊娠水肿

马兜铃酸C7羟基马兜铃酸I7甲氧基马兜铃酸I

煎服,510

木香

木香或川木香的根

辛、苦,温。归肝、脾、胃、大肠经

行气止痛健脾和胃。主治胸胁脘腹胀痛,食积不消,食欲不振反胃呕吐,泻痢后重胆绞痛胆石症

含木香碱、白桦脂酸、菊糖、挥发油;油中有木香内酯、木香烯内酯、α-β-木香烃、α-γ-木香烃、α-γ-木香醇等

煎服,36克。行气生用;止泻煨用

青木香

马兜铃的根

辛、苦,寒。归肝、胃经

行气止痛,解毒消肿。主治胸胁胀痛,脘腹疼痛,高血压症;痈肿疔疮,虫蛇咬伤

含挥发油,主要成分为马兜铃酮。还含马兜铃酸ABC,马兜铃内酰胺,青木香酸,木兰碱,轮环藤酚碱

煎服,36

檀香白檀香)

檀香的心材

辛,温。归脾、胃、肺经

理气散寒、和胃止痛。主治寒凝气滞,脘腹胀痛,痞满不食噎膈呕吐,胸痹心痛虚寒疝痛

含挥发油,主要成分为α-β-檀香萜醇,檀萜烯,α-β-檀香萜烯,檀萜烯酮,檀萜烯酮醇等

煎服,1.55克,后下

降香降真香

降香檀或印度黄檀的树干和根的心材

辛、温。归心、肝、脾经

行气活血止血定痛。主治胸痹心痛,胁肋刺痛,吐血咯血跌打损伤

印度黄檀心材和茎皮含黄檀素、去甲黄檀素、异黄檀素、黄檀素甲醚、黄檀酮、黄檀色烯、黄檀酚

煎服,36克,后下。研末服,12

乌药台乌药

乌药的 块根

辛,温。归脾、肺、肾、膀胱经

理气止痛,温肾散寒。主治脘腹胀痛,气逆喘急寒疝痛经肾阳不足遗尿尿频

生物碱及挥发油。油中主要成分为乌药烷、乌药烃、乌药醇、乌药酸、乌药醇酯等

煎服,310

甘松甘松香

甘松或匙叶甘松的根及根茎

辛、甘,温。归脾、胃经

理气止痛,醒脾健胃。主治脾胃气滞,脘腹胀痛,食欲不振

甘松根及根茎所含的挥发油内有甘松香酮、缬草酮、9-马兜铃烯、甘松酮、β-马里烯等。匙叶甘松含马兜铃烯,β-马里烯,甘松酮,赛切烯,赛切烷

煎服,510

路路通(枫实、枫球子)

枫香的果实

辛、苦,平。归肝、胃、膀胱经

行气止痛,祛风除湿活血通络。主治胃气疼痛,脘腹胀满风湿痹痛,四肢拘挛麻木,跌打肿痛水肿胀满,小便不利

含挥发油、黄酮甙、酚类、有机酸及糖类

煎服,310

孕妇忌服

橘核

橘及其变种的成熟种子

苦,平。归肝,肾经

理气,散结,止痛,主治疝气疼痛,睾丸肿痛,乳痈

脂肪油蛋白质黄柏内酯,闹米林等

煎服,310

枳壳

酸橙香橼代代花枸橘的末成熟果实

苦、辛、酸,微寒。归肺、脾、大肠经

理气宽中行滞消积。主治胸胁痞满胀痛,食积不化,脘腹胀痛,呕吐呃逆热痢后重

酸橙含挥发油、酸橙素、苦橙素、橙皮甙、新橙皮甙、辛弗林等;挥发油中主要含右旋柠檬烯等。枸橘含枸橘香豆素、异枸橘香豆素等

煎服,310

孕妇慎用

枳实

酸橙香橼或枸橘的幼果

苦、辛、酸,微寒。归脾、胃、大肠经

破气消积化痰除痞。主治积滞内停,脘腹痞满胀痛,实热便秘,泻痢后重;痰阴气胸痞满闷

成分与枳壳基本相同

煎服,310

孕妇慎用

厚朴

木兰科植物厚朴或凹叶厚朴的干皮、根皮、枝皮

苦、辛,温。归脾、胃、大肠经

下气除满,燥湿消痰。主治脘腹痞满胀痛,宿食不消,呕吐泻痢,痰饮咳喘

含挥发油,油中有β-桉油醇厚朴酚、四氢厚朴酚、异厚朴酚。还含木兰箭毒碱、厚朴碱、皂甙、烟酸

煎服,310

大腹皮槟榔皮)

棕榈科植物槟榔的果皮

辛,微温。归脾、胃大肠小肠经

下气宽中,利水消肿。主治湿阴气滞,脘腹痞胀大便不爽,水肿,脚气,小便不利

α-儿茶精,鞣质

煎服,510

沉香(沉水香)

白木香或沉香含有黑色树脂的心材

辛、苦,温。归脾、胃、肾经

行气止痛,降逆调中,温肾纳气。主治胸腹胀闷疼痛,胃寒呕吐呃逆,肾虚喘咳痰多

白木香挥发油中含沉香螺醇、白木香酸、白木香醛。沉香挥发油中有苄基丙酮、对甲氧基苄基丙酮、沉香螺醇、沉香醇、沉香四醇、α-β-沉香呋喃、二氢沉香呋喃等

煎服,35克,后下。研末服,0.51

刀豆

刀豆 的种子

甘,温。归脾、胃、肾经

温中,下气,止呃。主治虚寒呃逆,呕吐,肾虚腰痛

尿素酶,血球凝集素刀豆氨酸淀粉,蛋白质,脂肪等;未成熟种子含 赤霉素Aso

煎服,510

柿蒂(柿丁)

 的宿存花萼

苦、涩,平。归胃经

降气,止呃。主治呃逆,噫气,反胃

齐墩果酸熊果酸无羁萜β-谷甾醇及其葡萄糖甙等三萜类物质和山柰酚、槲皮素三叶豆甙、金丝桃甙、黄甙等黄酮类物质

煎服,512

川楝子金铃子、楝实)

 的果实

苦,寒。有小毒。归肝、胃、小肠经

疏肝理气,杀虫止痛。主治胸胁胀痛,脘腹疼痛,疝痛,痛经,虫积腹痛;外治头癣

川楝素、生物碱、山柰酚、树脂及鞣质

煎服,510

佛手佛手柑

佛手 的果实

辛、苦、酸,温。归肝、胃经

疏肝和胃,行气止痛,燥湿化痰。主治肝胃气滞,胁肋脘腹胀痛,痞满,呕吐纳呆咳嗽痰多

柠檬油素、香叶木甙、橙皮甙

煎服,510

香橼

枸橼或香橼的成熟果实

辛、苦、酸,温。归肝、脾、胃、肺经

疏肝理气,化痰。主治肝胃气滞,胸胁脘腹胀痛,痞满不舒,暖气吞酸,呕吐食少;咳嗽痰多,胸闷气喘

枸橼果实含挥发油,内有右旋柠檬烯、柠檬醛、水芹烯、柠檬油素。还含橙皮甙,柠檬酸苹果酸、鞣质、维生素C

煎服,310

八月札(燕 子)

木通 或三叶本通 等的果实

苦、甘,寒。归肝、脾、肾经

疏肝理气,活血止痛。主治胸胁疼痛,肝胃气痛胃热纳呆,疝气疼痛,睾丸肿痛,瘰疬痰核,血瘀经闭,痛经

果实含糖类;种子含多种皂甙,其皂甙元均为常春藤皂甙元

煎服,915

玫瑰花

玫瑰初开的花

甘、微苦,温。归肝、脾经

理气解郁,和血散瘀。主治肝气郁结,胸闷胁痛,肝胃气痛,月经不调赤白带下,乳痈

鲜花含挥发油(玫瑰油),内有香茅醇、牻牛儿醇、橙花醇、丁香油酚苯乙醇等。还含槲皮甙,苦味素,鞣质,脂肪油,没食子酸

绿萼梅绿梅花

绿萼梅的花蕾

微酸、涩,平。归肝、胃经

疏肝解郁,和中化痰。主治胸闷肋痛,肝胃气痛,嗳气纳呆,梅核气暑热烦渴,瘰疬

含挥发油,主要成分苯甲醛、异丁香油酚、苯甲酸

煎服,25

橘皮薤白香附未列入此表,见专条。

参看

§  理气剂

§  中医眼科学/理气药

§  中药学/理气药旋覆梗

§  中药学/理气药应注意事项

§  中药学/理气药




常用理气药简介

“理气”:是中医的一种治疗方法的统称,表示一种能调理气机、调整脏腑的一种方法,包含“破气、下气和行气”

一、常用破气药简介

“破气”:是因为气在某一处地方聚结,不能运行,用一般的行气方法没有效或效果不大,这时就要用破气的方法,破开聚结的气,使气能够正常运行。“破气”的力量比较猛。比喻一下,比如一条水管,里面有一个石头堵塞住了,必须要用外力打散石头,才能水流通畅。

1、常用“破气药”之一:枳实破气消积通便”之药)

枳实,苦辛酸、微寒,归“脾、胃、大肠”经;

功效:破气消积导滞行气除胀满,化痰开痹。用于积滞内停、大便不通,泻痢后重、痞满胀痛,痰滞气阻胸痹等。

主治:

1)枳实理气行气作用较强,用于胸腹胀满,常与“木香、橘皮”等同用。

2)对食积不化、脘腹胀满者,可配“山渣、神曲”等同用;

3)脾虚而见脘腹胀满闷塞者,常配合“白朮”同用;

4)对病后劳复、身热、心下痞闷者,可配“栀子、豆豉”等同用;

5寒凝气滞而见胃痛者,可配合“橘皮、生姜”同用;

6治便秘腹痛,常配合“大黄、厚朴”等同用;

7治泻痢后重,常配合“木香、槟榔”等同用;

8)对于痰多咳嗽、风痰眩晕等可配“陈皮、半夏、天麻”等同用;

9)对痰湿遏阻胸阳、胸阳不振、胸痹疼痛,可配“瓜蒌,薤白、桂枝”等品同用;

10)用治痰热互结、胸痞按之疼痛,可配“黄连、瓜蒌”等同用;

11)用于胃下垂、脱肛、子宫脱垂等症,宜与补气生阳之品同用;

【用法用量】 310g

枳实与枳壳/厚朴比较

1)枳实与枳壳,皆为果实,因老幼不同而区分。两者功效略同,但枳实力强枳壳力缓

破气除痞、消积导滞,多用“枳实”

理气宽中消胀除满,多用“枳壳”

 2)厚朴与枳实,行气导滞常配合应用,二者均能治食积便秘、去有形实满,又能治湿滞伤中、散无形湿满

厚朴,苦辛、性温,行气力缓,长于燥湿散满,且能下气平喘化痰,以治“湿满”为优;

枳实,味苦、性寒,苦降下行、气锐力猛,破气力强,长于化痰除痞,且有消积导滞作用,尤善逐宿食、通便闭,以治“实满”为优。

枳壳

味苦、酸,性微寒,归“肺、脾、肝、胃、大肠”经。

功效: 破气、消积、行痰

主治:食积不化、脘腹胀满、下痢后重;胸隔痞满、胁肋胀痛;脱肛;子宫脱垂。


    2、常用“破气药”之二:青皮(“破气消积化滞”之药)

青皮,苦辛、温,归“肝、胆、胃”经。

功效: 疏肝破气,消积化滞

主治:

1)青皮,性味辛苦而温,能入肝胆行气力强,善于疏肝破气,适用于各种肝气郁结之症,用治胁肋疼痛,常与“柴胡、郁金、枳壳”同用;

2)对于疝气疼痛,常与“乌药、小茴香、木香”等配伍同用;

3)青皮能消积化滞,用于食积气滞,常与“六曲、麦芽、山楂”等健胃消食导滞之品同用。

用法用量:3l0g


二、常用降气(下气)药简介

      “下气”:就是说使气向下走,也或是说“降气”

1、常用“降气(下气)药”之一:丁香:

(“降气温中散寒/暖胃肾助阳/食欲不振”之药

丁香,辛、温,归“肺、胃、脾、肾”经。

性温,味辛香味浓,尝之有刺舌、麻舌感;有暖胃、暖肾作用。

【主要成分】

主要含“挥发油丁香油”等成分。

【功效】

理气降气、温中散寒,降逆、止嗝逆,止痛、驱风镇痛,暖肾、暖肾、助阳。

主治与配伍:

1丁香温中散寒,善于降逆,故为治胃寒呃逆、呕吐的要药。

治呃逆,常与降气止呃的“柿蒂”配伍;

治呕吐,可与降逆止呕的“半夏”同用。

2)丁香,温中散寒,又能止痛,可用治脘腹疼痛,可与“肉桂”等同用。

3)丁香,又能温肾助阳,以治肾虚阳萎、寒湿带下等症,可与“附子、肉桂、小茴香、巴戟天、肉苁蓉”等同用。

4)丁香,外用有温通散寒、消肿止痛的作用,可用于阴疽、跌打损伤等症,常与“肉桂”等分,研末同用。

【药理作用】

()对消化系统的影响

2健胃:可缓解腹部胀气,增强消化能力,减轻恶心呕吐。

3抗腹泻:其水提物和丁香酚能拮抗番泻叶或蓖麻油引起的大肠性腹泻与肠腔积液。

()麻醉、镇痛、解热、抗炎

1、麻醉:丁香酚对幼小对虾、鲤鱼等有麻醉作用。丁香油局部使用麻醉止痛,已被牙科临床所广泛采用。

临床上丁香酚只作局部麻醉使用,而不作全身麻醉使用。

2、镇痛:小鼠灌服其水煎剂具有镇痛作用

3、解热:兔口服丁香酚有解热作用,并强于乙酰氨基酚。其作用机制是通过脑内PG合成而产生解热作用

其镇痛、解热、抗炎的机制可能与抗氧化,清除自由基、抑制环氧化酶和脂氧化酶的活性有关。

()抗病原体

1、抗菌、抗病毒:丁香油和丁香酚有广谱的抗菌作用。丁香中的鞣花单宁有抗单纯疱疹病毒作用。

2、抗真菌:其水煎剂或乙醇浸出液有广谱的抗真菌作用,或杀死作用。丁香酚对白色念珠菌和新型隐球菌有显著的杀灭作用。

【临床应用】

1.治疗呃逆,胃不舒,泛泛欲吐,食欲不振

【剂量与用法】

临床常用剂量:13g

大剂量:不宜大剂量使用。

使用方法:水煎服,研末或入丸、散吞服,浸酒内服,外敷。

[临床体会】

()关于治疗呃逆和胃不舒

用于治疗呃逆。由于丁香性温偏热,受冷刺激引起的膈肌痉挛而呃逆,大多是功能性的。丁香煮沸或沸水泡服,温中暖胃,治疗呃逆大多有效

丁香对患有慢性胃炎、溃疡病的胃不舒、胃痛、食欲不香、闷胀、恶心、泛泛欲吐等症状,也有一定的效果常与“白豆蔻”等同用

()丁香温肾

《本草纲目》记载:丁香“疗肾气,奔豚气,阴痛,腹痛,壮阳,暖腰膝。”这些应是指温肾的功效。丁香具有抗氧化、清除自由基以及防治脱发的作用。这方面的作用在当代抗衰老和抗脱发方面可以利用。

《本草纲目》上有一附方,用母丁香末纳入阴中,治妇人阴冷,病即已。丁香有杀灭毛滴虫的作用,可能与此有关。

【宜忌】

宜:寒性胃痛、反胃呃逆、呕吐者宜食;口臭者宜食。

忌:胃热引起的呃逆或兼有口渴口苦口干者不宜食用;热性病及阴虚内热者忌食

【注意】不能用水洗,以免挥发油损失。畏郁金不宜与“郁金”同用)。

【附药】

母丁香:又名“鸡舌香、雌丁香”。为丁香的成熟干燥果实,内藏少数种子;气微香,味辛辣

母丁香功能与丁香相似,唯力稍弱,效较差

【注】 中药名“丁香”者,尚有“白丁香”“苦丁香”

“白丁香”为文鸟科动物麻雀的粪便,功能化积消翳;

“苦丁香”为葫芦科植物甜瓜的果柄,又名“瓜蒂”,功能催吐热痰宿食。

二者形性及功用与正文丁香辣,后微麻舌感。



2、常用“降气(下气)药”之二:



3、常用“降气(下气)药”之三:



三、常用行气(和中)药简介

“行气”:也是一种治疗“气”的疾病的方法。可以因为各种原因气运行得不是很流畅,这时就要“行气”,让气恢复流畅运行。“行气”的力量比较小。

“宽中”:就是“行气”祛除中焦胀满的药物,主要用于胃或是腹部的胀满。

1、常用“行气(和中)药”之一:橘皮和中行气”之药

橘皮:辛、苦,温;归“脾、肺”经。

功效: 行气除胀满,燥湿化痰,健脾和中

主治:

1)用于肺气拥滞、胸膈痞满及脾胃气滞、脘腹胀满等症。

橘皮,常与“木香、枳壳”等配伍应用;

2)用于湿阻中焦、脘腹痞胀、便溏泄泻,以及痰多咳嗽等症。

橘皮,可配伍“苍朮、厚朴”同用;  

3)又善于燥湿化痰,为治湿痰壅肺、痰多咳嗽的常用要药。

橘皮,每与“半夏、茯苓”同用;

4)用于脾虚饮食减少、消化不良,以及恶心呕吐等症;

5)适用于“脾胃虚弱、饮食减少、消化不良、大便泄泻”等症。

橘皮,常与“人参、白朮、茯苓”等配合应用。因橘皮既能健脾,又能理气,故往往用作补气药之“佐使”,可使补而不滞,有防止壅遏作胀作用。

6)橘皮又能“和中”,可治胃失和降、恶心呕吐,若胃寒呕吐,可与“生姜”同用;胃热呕吐,又可配伍“竹茹、黄连”等药同用。

注:古人对橘皮的应用有“橘红、橘白”之分,橘红是橘皮之外层色红者,以燥湿化痰之功为胜;橘白为内层色白者,无造烈之弊,而能化湿和胃。

橘皮与青皮的区别:

性味均辛、苦,性温,均能行气化滞,用治脾胃气滞实证。

橘皮成熟之果皮苦味较小,温性较平和,入脾肺二经,行气力缓而兼能健脾,故亦常用治脾虚气滞患者;橘皮还长于燥湿化痰而用治湿痰或寒痰咳嗽,为治痰常用要药;

青皮未成熟之果实,入肝胃二经,则苦味较大苦泄辛散力强破气散结,功主疏肝理气而长于散结止痛,常用治肝气郁结诸证而多用于胁痛、乳房肿痛、寒疝疼痛及症瘕积聚等症;并善消积治食积气滞


2、常用“行气(和中)药”之二:木香(“行气宽中消食”之药

木香味辛苦、性温,归“脾、胃、大肠三焦

木香,别名“云木香、广木香、蜜香、青木香、五香、五木香、南木香”,气香特异,味微苦。

功效: 行气止痛健脾消食

功效作用:行气止痛、调中导滞。用于胸脘胀痛,泻痢后重,食积不消,不思饮食。煨木香实肠止泻。用于泄泻腹痛

主治:

1)木香辛温通散,善于行气而止痛,为行散胸腹气滞常用要药,每可与“枳壳、川楝子、延胡索”同用;

2)对于胸腹胀痛,可与“柴胡、郁金”等品同用。

3)能入大肠,治疗气滞大肠、泻痢腹痛、里急后重得症候,可与“槟榔、枳实、大黄”等同用;

4)对湿热泻痢、腹痛常与“黄连”配伍同用。

配伍应用:

脘腹胀痛,食积不消:配“砂仁枳壳白术”。

下痢腹痛,里急后重:配“黄连槟榔、枳壳、大黄”等。

脾虚饮食不化,腹胀泄泻:配“党参、白术、陈皮”等。 

备注:

1.木香常用于补益剂中,以舒畅气机,使补益药补而不滞。

2.胃肠道兴奋或抑制双向作用.

用法用量: 39克。

 

木香与香附比较

木香与香附,均有理气止痛之功,并能宽中消食,均用于治疗脾胃气滞、脘腹胀痛、食少诸症。

木香药性偏燥,主入脾胃善治脾胃气滞之食积不化,脘腹胀痛,泻痢里急后重、便秘或泻而不爽,兼可治肝失疏泄、湿热郁蒸、气机郁滞所致胁痛、黄疸;

香附主入肝经而长于疏理肝气、调经止痛。主治肝气郁滞之胁痛、腹痛,肝气犯胃之胃脘痛,肝郁月经不调、痛经、乳房胀痛等症。


   3、常用行气(和中)药之三:甘松:行气健胃”之药

甘松,别名“甘松香、香松、甘香松”

甘松,辛甘、温,归“脾、胃”经。

功效: 行气止痛、醒脾健胃

主治:

1温而不热,甘而不滞,其气芳香,能开脾郁;其性温通,能行气止痛。用于中焦寒凝气滞脾胃不和食欲不振

2)用于气郁胸闷、胃脘疼痛等症,可与“木香、香橼皮”等配伍同用。

用法用量:煎汤,3-6g。外用适量。气虚血弱者慎用。

方剂举例:

1.大七香丸:香附、麦芽、砂仁、藿香、甘草、肉桂、陈皮、丁香、甘松、乌药。治脾胃虚寒,心腹满痛。

临床应用:

1. 《本草纲目》:甘松,芳香能开脾郁,少加入脾胃药中,甚醒脾气

2.《本草汇言》:甘松,醒脾畅胃之药也。《开宝方》主心腹卒痛,散满下气,皆取温香行散之意。其气芳香,入脾胃药中,大有扶脾顺气,开胃消食之功。 

【药理作用】

1.中枢镇静作用:甘松香对蛙、兔有与缬草相似的镇静作用,而毒性较后者为强。宽叶甘松之挥发性物质亦有相似的镇静作用,并具有一定的安定作用,但毒性较缬草为大。


 

常用的理脾和胃药有:“橘皮枳实厚朴枳壳甘松木香乌药沉香降香檀香刀豆柿蒂大腹皮路路通天仙藤紫苏梗”。

1、常用“理脾和胃药”之一:

 

 

 

理气剂的分类

气逆要降气,气滞要行气,所以这一章方剂分为两部份。

第一部份是行气。

针对肝脾为主的气机郁滞,肝脾为主,当然也包括了其它,由于脏腑间的相互影响,也包括结合其它部位。以肝脾气机郁滞为主。气逆要降气,

行气剂:适用于气机郁滞的病征。主要表现为脾胃气滞和肝气郁滞为多见。

“脾胃气滞”主症见有脘腹胀满,嗳气吞酸。呕吐食少、大便失常等,常以疏理脾胃气滞的药物为主组成制剂。

“肝气郁滞”,主症见有胸腹胁肋胀痛,疝气痛,妇女月经不调,痛经,乳房胀痛等,常以疏肝理气、解郁散结的药物为主组成方剂或制剂。

“行气药物”,如“陈皮、木香、香附、厚朴、枳实、小茴香、橘核、川楝子、乌药”等。行气剂“木香顺气丸、柴胡舒肝丸、加味左金丸、胃苏冲剂”等。

第二部份是降气。

以肺胃的气机上逆为主的表现。要注意的是,具体到病人身上,一些具体病证,气滞气逆往往相互影响,不能截然分开,因此我们后面讨论方剂,有些以气机阻滞为主的方,表现上可以有气逆的特点。而以气逆为主要病机的方,它也有气滞的一些表现,所以这两个不是截然分开的。只能从病机上一种侧重不同。

降气剂:适用于肺胃气逆不下、气机上逆的病征。

“肺气上逆”的主症见有气喘咳嗽等,常以降气平喘药物为主组成方剂或制剂。

“胃气上道”的主症见有呕吐反胃、呃逆等,常以降逆止呕药物为主组成制剂。由于“气逆证”“寒、热、虚、实”之分,因而在降气法中应分别与“散寒、清热、祛痰、化瘀”等药配伍

气逆与气滞征候常同见于临床,故常用了和气和行气祛疾、止咳平喘药,如“苏子、杏仁、沉香”等,方如苏子降气丸、气滞胃痛冲剂、胃得安片等。

如属胃气逆而呕吐、呃逆者,常用“降逆和胃止呕药”,如“旋覆花、代赭石、半夏、陈皮、丁香、柿蒂”等,方如旋覆代赭汤、小半夏加茯苓汤等。

理气剂的组成多属辛温香燥之品,容易耗气伤阴,应适可而止,勿使过度。对气虚、阴虚的患者慎用。

第一节 行气

【主治】行气法,适用于气机郁滞的病证。

A、脾胃气滞 ── 脘腹胀满,嗳气吞酸,呕恶食少,大便失常
  B、肝气郁滞 ── 胁肋胀痛、疝气痛、月经不调、痛经。

【常用方药】

脾胃气滞 ── 常选用疏理脾胃气滞的药,如“陈皮、厚朴、木香、枳壳、砂仁”等为主组方,代表方有“苏子降气汤”等。

肝气郁滞 ── 常选用疏肝理气药,如“香附、乌药、川楝子、青皮、郁金”等为主组方,代表方有“越鞠丸、半夏厚朴汤”等。

越 鞠 丸 ▲▲▲

〖方源〗:《丹溪心法·卷三六郁》

越鞠丸,解诸郁,又名芎术丸。

〖组成〗:香附、川芎、苍术、神曲、栀子各等分(各6g)。

〖用法〗:为末,水丸如绿豆大,每服69g

〖方歌〗:越鞠丸治六般郁,气血痰火食湿因,

芎苍香附兼栀曲,气畅郁舒痛闷伸。

〖释名〗:“鞠”即郁也,因本方能发越郁结之气,故名“越鞠”。

〖主治〗:六郁证。胸膈痞闷,脘腹胀痛,嗳腐吞酸,恶心呕吐,饮食不消。

〖病机〗:由肝脾气机郁滞,以致气、血、痰、火、食、湿等相因成郁,以气郁为主。

〖功用〗:行气解郁

主治证候分析

七情所伤,饮食失节,寒温失宜。

六郁

胸膈痞闷

脘腹、胸胁刺痛,胀痛

口苦吞酸

湿

胸闷泛恶呕吐

纳少、嗳腐

郁病有六:

人以气为本,气和则升降不失其度、出入不停其机。气血冲和,百病不生,一有怫郁,诸病生焉。故人身诸病,多生于郁。他明确提出了郁病有六,即“气郁、血郁、痰郁、火郁、湿郁、食郁”

气郁者,胸胁痛,脉沉涩;

血郁者,四肢无力,脉沉涩;

痰郁者,动则喘,寸口脉沉滑;

火郁者,瞀闷,小便赤,脉沉滑;

湿郁者,周身走痛或关节痛,遇寒则发,脉沉细;

食郁者,嗳酸,腹饱不能食,人迎脉平和,寸口脉繁盛。

但六郁病机,实乃相互挟杂,并不是孤立存在的,可以单独为病,也可以相因而发病。

六郁证的形成,应该说七情,情志所伤,往往排在第一位。其它饮食失节,寒温失宜,这类影响到气机。饮食可以阻滞气机。寒温,寒邪收引影响气机。温热可以伤气。就导致了六郁证。气血痰火湿食,这六个郁,各自专有所指,但彼此有相互影响。气郁指气机阻滞。

这个方证,它的病位在哪里,首先这是一个要了解主治证候分析的一个重要,病位问题。历来还不统一,像二版教材,前后出的参考书,教材,认为它病位主要在脾胃。朱丹溪自己说过,六郁核心是在脾胃,在中焦, 郁在中焦,而且这当中反映症状,临床表现,多数也是在中焦。到后来六版教材定为肝脾这两个系统。

对于越鞠丸认识从朱丹溪开始,历代医家分析,有个变化,有个变化过程。越到后来越强调肝。开始朱丹溪强调的是主要表现于脾胃。郁的重点在中焦。越到我们后来,越强调肝和脾胃这两个系统。以肝脾的气机郁滞为主。然后继发引起其它的各类郁证。当然其它各类郁症也可以引起气郁。总之定位后来都定在肝和脾胃。

六郁的相互关系,朱丹溪说,六郁之中气郁为先,因为在人体气的运行非常重要,气行则血行,气血如果不正常运行,郁可以化火;如果气滞了以后,可以生湿,气致不能很好运化,可以产生湿。湿聚可以成痰:气机阻滞,运化无力,饮食减少,引起食郁。所以气郁是引起其它各类郁证的一个原因。反过来, 其它各类郁证,也可以阻滞气机。造成气郁。

从代表性表现,我们应该这样看,这里它原书里选了一些症状。代表性的,临床上不一定要局限于、拘泥于这些症状。比如气郁,胸膈痞闷,那脘腹呢?肝脾关系了,也会引起胀闷。血郁,原书没有直接提到刺痛,实际上气滞到一定程度,可以脘腹、胸胁刺痛,原书提到胀痛。血郁要有血瘀的特点了。以血郁为 主的话,疼痛往往是刺痛。火郁,是肝郁化火,肝脾、肝胃不和,就产生口苦吞酸,反映出热的特点,所以用来作火郁的一个代表。湿郁,湿邪阻滞气机,水湿不得 运化,输布,胸闷,湿聚以后可以成痰,阻滞的泛恶呕吐,这是痰湿的一个表现。食郁,饮食减少,嗳腐不消化的东西。这是把它一些比较典型代表性的症状,拿来反映这个六郁。

【方解】

香附

行气解郁,针对气郁

臣佐

川芎

活血止痛,针对血郁

栀子

清热泻火,针对火郁

苍术

健脾燥湿,针对痰湿郁

神曲

消食,针对食郁

本方证乃因喜怒无常、忧思过度,或饮食失节、寒温不适所致“气、血、痰、火、湿、食”六郁之证。六郁之中以气郁为主。气郁而肝失条达,则见胸膈痞闷;气郁又使血行不畅而成血郁,故见胸胁胀痛;气血郁久化火,则见嗳腐吞酸吐苦之火郁;气郁即肝气不舒,肝病及脾,脾胃气滞,运化失司,升降失常,则聚湿生痰,或食滞不化而见恶心呕吐。反之,气郁又可因血、痰、火、湿、食诸郁导致或加重,故宜行气解郁为主,使气行则血行,气行则痰、火、湿、食诸郁自解。

组方各药材功效介绍:

“香附”,辛香,入肝,行气解郁以治气郁,“君药”

“川芎”辛温,入肝胆,为血中气药,既可活血祛瘀治血郁,又可助香附行气解郁

“栀子”,苦寒,清热泻火,以治火郁;

“苍术”,辛苦性温,燥湿运脾,以治湿郁;

“神曲”,味甘,性温,入脾胃,消食导滞,以治食郁

以上“四药”共为“臣佐”。因痰郁乃气滞湿聚而成,若气行湿化,则痰郁随之而解,故方中不另用治痰之晶,此亦治病求本之意。

丹溪立方原义:“凡郁皆在中焦”,其治重在调理中焦而升降气机。然临证难得六郁并见,宜“得古人之意而不泥古人之方”,应视何郁为主而调整其君药并加味运用,使方证相符,切中病机。

越鞠丸五个药治六郁。具体来说,香附针对气郁。至于君臣佐使安排和灵活运用,下面再说。五个药针对“六郁”,苍术燥湿,湿袪有助于痰消。

它是代表性方剂,主要体现一个“法”,所以它没有专门用治疗痰郁的药,认为痰湿本是同类。用苍术一个药针对代替了。“食郁”用“神曲”来消食。五个药治疗六个郁。临床用的时候,是不是这五个药,原书没有写,哪个用多少,各等分,是不是就各等分去用?实际上很多方写各等分的,是提示你要灵活运用。历来这个方“君臣佐使”的讨论,没有得到一个很好的统一。有三种提法,都有它的道理。

“川芎、苍术”应该做君药,为什么呢?

这是根据朱丹溪越鞠丸,他说亦名“芎术丸”,就说朱丹溪可能认为这两个是主要药物。因为历来以药物命名的往往是说明作者、制定者比较重视这两个药在方中的地位。但是根据朱丹溪强调“六郁”之中“气郁”为先,这个又不符合。

“香附”为君,因为它是“行气解郁”为主的,以它为君。其它的灵活运用来作臣药、佐药。有就是说以气郁为主。同时又反映出其它兼夹证候当中,哪个突出。那我再用哪一个作为次要一等,臣药的。再其次作为一个佐药。根据“君臣佐”药的不同地位来确定用量。

香附为君,如果是气郁,那就是香附为君,你这个方是个最基本结构,还可以增加一些“行气药物”、“行气疏肝”这类药,如果血郁,那香附和川芎联合作君,其它的药要根据这血郁基础上,又兼有什么表现,比如化热没有?脾胃状况,来确定。

总之,香附和川芎在血郁联合作君。火郁的话,香附和栀子联合作君。湿郁、痰郁的话,香附和苍术联合作君。食郁香附和神曲联合作君。我看这个有点像什么呢?像联合国,香附就是个常任理事国,其它非常任理事国,那是轮流来的。这个香附作君药从不换。其它是该它主要针对性的,它和香附联合当君。所以这一个君药的选择,我觉得是比较合适的。就说“六郁”之中以“气郁”为先,治郁证“行气”非常重要的。由于“气血痰火湿食”当中,“六郁”和“气郁”的关系非常密切---“气郁”可以引起诸郁,其它的郁也可以引起“气郁”。是有这个原因。

配伍特点:以五药治六郁,贵在治病求本;诸法并举,重在调理气机。

 

运用

1.本方为治疗郁证的代表方剂。以胸膈痞闷,脘腹胀痛,饮食不消等为证治要点。

2.加减变化 若气郁偏重者,可重用香附,酌加木香、枳壳、厚朴等以增强其行气解郁之功;若血郁偏重者,重用川芎,酌加桃仁、赤芍、红花等以增其活血祛瘀之力; 若湿郁偏重者,重用苍术,酌加茯苓、泽泻以利湿;若食郁偏重者,重用神曲,酌加山楂、麦芽以消食;若火郁偏重者,重用山栀,酌加黄芩、黄连以清热泻火;若 痰郁偏重者,酌加半夏、瓜蒌以祛痰。

3.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胃神经官能症、胃及十二指肠溃疡、慢性胃炎、胆石症、胆囊炎、肝炎、肋间神经痛、痛经、月经不调等辨证属“六郁”者。

由于气郁日久可以引起血郁,这里我们用了脘腹刺痛或胀痛,饮食不消作为气郁为主,兼有其它的一个代表。临床运用时,绝不是把这五个药抬上去就解决问题了,香附为君,调整其它药并加味相佐药物

重用香附

酌加木香、枳壳、厚朴

川芎

酌加桃仁、赤芍、红花

栀子

酌加黄芩、黄连(清热泻火)

苍术

酌加半夏、瓜蒌

湿

酌加茯苓、泽泻(燥湿、利湿结合)

神曲

酌加山楂、麦芽

香附主要是归肝经,增加行气,特别针对脾气,体现肝脾同治。川芎、桃仁、赤芍、红花是活血方里常用配伍的基本结构。痰郁加半夏、瓜蒌,这是代表,还要结合 它偏寒偏热。半夏,燥痰、寒痰为主的。如果配在治疗热痰里,还有相应的配伍。瓜蒌擅长清化痰热,化痰而不燥。这是六郁当中灵活运用这个方,大致的变化方 法。

 

文献

1.《医方集解》:此手足太阴手少阳药也。吴鹤皋曰:越鞠者,发越鞠郁之谓也。香附开气郁;苍术燥湿郁;抚芎调血郁;栀子解火郁;神曲消食郁。陈来章曰:皆理气也,气畅则郁舒矣。

2.《医宗金鉴·删补名医方论》:“夫人以气为本,气和则上下不失其度,运行不停其机,病从何生?若饮食不节,寒温不适,喜怒无常,忧思无度,使冲和之气升降失常,以致胃郁不思饮食,脾郁不消水谷,气郁胸腹胀满,血郁胸膈刺痛,湿郁痰饮,火郁为热,及呕吐第11章理气剂-行氣劑:越鞠丸 <wbr>枳实薤白桂枝汤 <wbr>暖肝煎第11章理气剂-行氣劑:越鞠丸 <wbr>枳实薤白桂枝汤 <wbr>暖肝煎心, 吞酸吐酸,嘈杂嗳气,百病丛生。故用香附以开气郁,苍术以除湿郁,抚芎以行血郁,山栀以清火郁,神曲以消食郁。此朱震亨因五郁之法而变通者也。五药相须, 共收五郁之效。然当问何郁病甚,便当以何药为主。至若气虚加人参,气痛加木香,郁甚加郁金,懒食加谷蘖,胀加厚朴,痞加枳实,呕痰加姜、夏,火盛加萸连, 则又存乎临证者之详审也。”

3.原书主治 《丹溪心法》卷3:“越鞠丸,解诸郁,又名芎术丸。”

4.方论选录 费伯雄《医方论》卷2:“凡郁病必先气病,气得流通,郁于何有?此方注云统治六郁,岂有一时而六郁并集者乎?须知古人立方,不过昭示大法。气郁者香附为君,湿郁者苍术为君,血郁者川芎为君,食郁者神曲为君,火郁者栀子为君。相其病在何处,酌量加减,方能得古人之意而不泥古人之方。读一切方书,皆当作如是观。”

枳实薤白桂枝汤《金匮要略》

枳实薤白桂枝汤在《金匮要略》里类似的方有三个。最早用瓜蒌薤白白酒汤,附方有瓜蒌薤白半夏汤,和这枳实薤白桂枝汤,形成了三个基本的治疗胸痹的,胸痹痰气互结在胸,胸痹证的一个基础方剂。其中最基本的是瓜蒌薤白白酒汤,这三个方各有侧重。我们后面要归纳它的运用的一个侧重。枳实薤白桂枝汤在这三个方当中,比起来,症状相对重一些。

 

   

栝蒌薤白白酒汤

栝蒌实

薤白

白酒

 

 

 

 

栝蒌薤白半夏汤

栝蒌实

薤白

白酒

半夏

 

 

 

枳实薤白桂枝汤

栝蒌实

薤白

 

 

枳实

厚朴

桂枝

栝蒌薤白白酒汤和栝蒌薤白半夏汤仅一味半夏之差,两方均有豁痰开胸阳之功,而后者化痰之力更强;枳实薤白桂枝汤与前两方同样含有栝蒌实和薤白,但没有白酒,增加了行气散结的枳实、厚朴和开通阳气的桂枝。

【病机】胸阳不振,痰气互结之胸痹。

胸阳不振痰浊中阻气结于胸胸痹

胸满而痛,甚则胸痛彻背

喘息、咳唾、短气

气从胁下冲逆,上攻心胸

苔白腻,脉沉弦或紧
(反映出整个证偏寒,有痰气互结)

严格讲,胸阳不振,痰气互结,还有个气逆的问题。气机上逆,可以有气从胁肋下上抢心,上攻心胸。 胸阳不振,不能温化津液,津液会凝聚不固,产生痰浊,痰浊中阻可以阻滞气机,痰气互结在胸,造成胸痞。从根本来讲是胸阳不振造成的。从病理产物来讲,有痰 气互结。痰气互结、气机阻滞,可以胸满而痛。甚至胸痛彻背,有放射的特点。胸痛彻背反映一种气滞,气滞要窜痛。喘息、咳唾、短气是指由于胸部痰气互结,造 成肺气宣降失常。气机阻滞,从胸到胁,胸阳不振影响到两胁,因为肝的经脉是两胁,布胸中,涉及到胁下气机郁滞,冲逆向上,上攻心胸,有是一种放射痛,放射 性特点。这三个方当中,就这个方的特点有气机上逆。瓜蒌薤白白酒汤,瓜蒌薤白半夏汤,和这方比,它有一种胁下冲逆,所以这个方有枳实降逆。

【原文】胸痹心中痞,留气结在胸,胸满,胁下逆抢心,枳实薤白桂枝汤主之;人参汤亦主之。

人参汤方:人参、甘草、干姜、白术各三两,上四味,以水八升,煮取三升,温服一升,日三服】

痛是有形痰水内结,属于实证;痞是无形阴气内结,属于阳 虚。胸阳被遏,阴邪痞结,气行不利,气结在胸而胸满。本条病证不但在胸膺部,并且扩展到胃脘两胁之间。气滞较重,胃气失和而心中痞气,除胸膺疼痛之外,心下胃脘部感到痞塞不通。两胁是气机升降的道路,气滞不舒,气机升降失常,即胁下气逆冲胸。如证偏实者,兼腹胀、大便不畅、舌苔厚腻、脉弦紧,乃阴寒邪气偏盛,停痰蓄水为患。急则救其标实,治法宣痹通阳,泄满降逆。方用枳实薤白桂枝汤。

【组成】枳实四枚(12g) 厚朴四两(12g) 薤白半升(9g) 桂枝一两(6g) 瓜蒌一枚,捣 (12g

【用法】以水五升,先煮枳实、厚朴,取二升,去滓,内诸药,煮数沸,分三次温服 (现代用法:水煎服)。

【功用】通阳散结,祛痰下气。

通阳,温通心阳。由于痰气互结是目前最突出的,疼痛,胸痛彻背,气逆抢心,是痰气互结,是标。胸阳不足,胸阳不通是本。
【主治】胸阳不振痰气互结之胸痹。胸满而痛,甚或胸痛彻背,喘息咳唾,短气,气从胁下冲逆,上攻心胸,舌苔白腻,脉沉弦或紧。

【方解】

瓜蒌

宽胸行气,又能化痰

薤白

偏温,通胃阳,也宽胸(温通胸阳)

枳实

降气,导滞(有助于消痰)

厚朴

降气,行气宽胸,苦降(辛苦温)

桂枝

温通胸阳

本方证因胸阳不振,痰浊中阻,气结于胸所致。胸阳不振,津液不布,聚而成痰,痰为阴邪,易阻气机,结于胸中,则胸满而痛,甚或胸痛彻背;痰浊阻滞,肺失宣降,故见咳唾喘息、短气;胸阳不振则阴寒之气上逆,故有气从胁下冲逆,上攻心胸之候。治当通阳散结,祛痰下气。方中瓜蒌味甘性寒入肺,涤痰散结,开胸通痹;薤白辛温,通阳散结,化痰散寒,能散胸中凝滞之阴寒、化上焦结聚之痰浊、宣胸中阳气以宽胸,乃治疗胸痹之要药,共为君药。枳实下气破结,消痞除满;厚朴燥湿化痰,下气除满,二者同用,共助君药宽胸散结、下气除满、通阳化痰之效,均为臣药。佐以桂枝通阳散寒,降逆平冲。诸药配伍,使胸阳振,痰浊降,阴寒消,气机畅,则胸痹而气逆上冲诸证可除。

枳实薤白桂枝汤标本兼顾,以瓜蒌、薤白联合作君。瓜蒌、薤白是《金匮要略》治胸痹这几个方里共有的,对胸阳不振,痰浊阻滞起到通阳散结袪痰。桂枝、薤白相配,有是个温通阳气、宽胸的一个常用结构。

胸阳不振,痰气互结,气机上逆。

针对枳实、薤白,瓜蒌薤白白酒汤是标准的痰气互结证。痰气互结,治疗胸痹的一组基础方。薤白宽胸,能够温通阳气,瓜蒌化痰,散结宽胸。白酒布散药力。所以瓜蒌薤白白酒汤是这几个治胸痹的基础方。如果痰浊重了,痰重产生这种胸痛,甚至于胸痛彻背,痰气互结以后,有形实邪突出了。所以瓜蒌薤白白酒汤没有强调胸痛。虽然是胸痹,胸痹可以憋闷不疏。疼痛突出了,有有形实邪,痰浊重了,加半夏。这就是瓜蒌薤白半夏汤,枳实薤白半夏汤里,加了降气药。那它既有痰气互结,胸阳不振,痰气互结,又有气机上逆,所以有枳实、厚朴相应的降气。除了增加行气宽胸力量以外,还可以增加绛逆的作用。 

配伍特点有二:一是寓降逆平冲于行气之中,以恢复气机之升降;二是寓散寒化痰于理气之内,以宣通阴寒痰浊之痹阻。

恢复升降有助于解除痰气互结,有助于消痰。这方用桂枝、薤白偏温,寓散寒化痰于理气之内,以宣通痹阻。有一定胸阳不振,有寒。胸阳不振,它才造成痰浊,才造成痰气互结。所以散寒化痰和理气结合,宣通痹阻。

【运用】

1.辨证要点:本方是主治胸阳不振,痰浊中阻,气结于胸所致胸痹之常用方。临床应用以胸中痞满,气从胁下冲逆,上攻心胸,舌苔白腻,脉沉弦或紧为辨证要点。

这里没有强调疼痛,因为胸痹轻重,有的可以疼痛,甚至胸痛彻背,有些可以憋闷。

2.加减变化:

寒重:加干姜、附子(反映出寒邪伤阳,一般来说,或者兼有手足逆冷,或遇寒则发作)

气滞重:加重枳朴用量(痞闷胀满)

痰浊重:加半夏、陈皮(舌苔白腻而厚,憋闷很突出)

3.现代运用:本方常用于冠心病心绞痛、肋间神经痛、非化脓性肋软骨炎等属胸阳不振,痰气互结者。

枳实薤白桂枝汤是行气,也有降气的治法。出发点主要还是胸痹。胸阳不振以后,痰气互结在胸部这个范围。上逆的特点不突出。从整个胸痹证来讲,在枳实薤白桂 枝汤里,它有气冲从胁下上抢心,有气机上逆的特点。所以结合了像枳实、厚朴,它有行气、降逆作用。所以整体上还是放在行气里面。所以两个药结合。后面半夏 厚朴汤,痰气互结在咽喉,仍然要降逆。半夏厚朴这两个药都是降逆的。所以行气、降气不能截然分开。要看他一个侧重。

【附方】

1.瓜蒌薤白白酒汤(《金匮要略》) 瓜蒌实一枚(12g) 薤白半升(12g) 白酒七升(适量) 三味同煮,取二升,分温再服(现代用法:用适量黄酒加水煎服)。功用:通阳散结,行气祛痰。主治:胸阳不振,痰气互结之胸痹轻证。胸部满痛,甚至胸痛彻背,喘息咳唾,短气,舌苔白腻,脉沉弦或紧。

2.瓜蒌薤白半夏汤(《金匮要略》) 瓜蒌实一枚(12g),捣 薤白三两(9g) 半夏半升(12g) 白酒一斗(适量) 四味同煮,取四升,温服一升,日三服(现代用法:用黄酒适量,加水煎服)。功用:通阳散结,祛痰宽胸。主治:胸痹而痰浊较甚,胸痛彻背,不能安卧者。

以上三方均含瓜蒌、薤白,同治胸痹,都有通阳散结,行气祛痰的作用。

枳实薤白桂枝汤中配伍枳实、桂枝、厚朴三药,通阳散结之力尤大,并能下气祛痰,消痞除满,用以治疗胸痹而痰气互结较甚,胸中痞满,并有逆气从胁下上冲心胸者;

瓜蒌薤白白酒汤以通阳散结,行气祛痰为主,用以治疗胸痹而痰浊较轻者;

瓜蒌薤白半夏汤中配有半夏,祛痰散结之力较大,用以治疗胸痹而痰浊较盛者。

徐可忠曰:“人之胸如天,阳气用事,故清肃时行,呼吸往还不衍常度,津液上下润养无壅。”胸痹虽然不是妇科专病,但随着经期的临近,经血下行,胸膈脉络失 养,胸阳不易布达,可以引起胸痹;随着妊娠月份的推迟,胎儿逐渐增大,宫底上升逼近胸膈,也常常影响到胸中阳气的敷布,出现胸痹症状。胸痹一症在《素问·玉机真藏论》中已有论述,称“胸痛引背,下则两胁胠满”。

栝蒌薤白白酒汤是治疗“胸痹之病,喘息咳唾,胸背痛,短气,寸口脉沉而迟,关上小紧数”的方剂,是一张通阳散结,行气祛痰的方剂。

1为经前胸痹,案2为妊娠胸痹,均为胸阳痹阻之象。前者兼见鼻衄,故用栝 蒌薤白白酒汤去白酒之辛散上行,以免动血,加枳实、娑罗子疏肝气除胸痹,加炒栀子、生地、丹皮、白茅根泻火凉血止血。方中娑罗子味甘,性温,《药性考》称 能“宽中下气……平胃通络”,是妇科疏理肝气的常用药;案2为妊娠胸痹兼痞证,故以栝蒌薤白白酒汤去白酒,以免走窜伤胃,胸痹、痞证应当疏调气机,枳实、 厚朴、腹皮等为常用之品,然而妊娠用药有别于平时,首推轻灵药物,故方中选用枳壳(用量宜少为佳)、佛手、绿梅花、玫瑰花、木蝴蝶等药物,又用丝瓜络、竹茹通养经络,还以川连、栀子清火治疗热痞。

栝蒌薤白半夏汤是治疗“胸痹不得卧,心痛彻背”的方剂。尤在泾曰:“胸痹不得卧,是肺气上而不下也。心痛彻背,是心气塞不和也,其痹为尤甚矣。所以然者,有痰饮以为之援也。故于胸痹药加半夏以逐痰饮。”

1为经前胸痹,见于栝 蒌薤白白酒汤案1。案2为更年期心烦胸闷气短,潮热出汗,口干多痰,纳欠便溏,苔腻,脉细稍数,此为痰气阻滞,胸阳不敷,虚阳上浮,阴津不承。故以栝蒌薤 白半夏汤豁痰利气开胸阳,加龙骨、牡蛎、代赭石、琥珀,仿镇肝熄风汤之意,重镇安神,下气敛汗,加糯稻根养阴止汗,加天花粉滋养胃阴。二诊之后心烦胸闷减 轻,大便好转,纳欠,口臭,加甘松、佛手、神曲以行气助运,最后心烦胸闷消失,咽部痰少,偏干,嗳气,矢气难,偶有咳嗽,用栝蒌薤白白酒汤加滑石代赭石汤 去滑石,加天花粉、佛手、川贝粉、旋覆花、川石斛、枳壳收功。

枳实薤白桂枝汤是治疗“胸痹心中痞气,气结在胸,胸满,胁下逆抢心”的方剂。

该案为经前胸痹,乳胀明显,经来腹痛伴腹泻恶心,呕吐,面色苍白,带多色黄,大便溏,证属胸阳不足,气机闭塞,下焦寒凝,夹有湿热。故以枳实薤白桂枝汤合 栝蒌薤白半夏汤化痰通阳,行气宣滞,用当归四逆汤减味,加九香虫、延胡索以调和气血、温经止痛,加败酱草以清理下焦湿热。

【文献摘要】

1.原书主治 《金匮要略·胸痹心痛短气病脉证并治》:“胸痹,心中痞气,气结在胸,胸满,胁下逆抢心,枳实薤白桂枝汤主之。”

2.方论选录 黄树曾《金匮要略释义》:“此证除喘息咳唾,胸背痛外,又加心中痞满,胸部亦气寒满闷,胁下之气复上逆冲心,此乃羁当不去之阴气结于胸间,其证甚急,治宜急通其痞结之气,惟当审其虚实,实者由于邪气搏结,蔽塞心胸,允宜开泄。故用枳实泄其胸中之气,厚朴泄其胁下之气,桂枝通心阳,合以瓜蒌、薤白开结宣气,病邪自去。”

暖肝煎 ▲▲

〖方源〗:《景岳全书》“暖肝煎十五:治肝肾阴寒小腹疼痛疝气等证”。

〖组成〗:当归二三钱(69g)、枸杞三钱(9g)、小茴香二钱(6g)、肉桂一二钱(36g)、乌药二钱(6g)、沉香一钱(或木香亦可)(3g)、茯苓二钱(6g

〖用法〗:水一盅半,加生姜三、五片,煎七分,食远温服。

〖方歌〗:暖肝煎中杞茯归,茴沉乌药合肉桂

下焦虚寒疝气痛,温补肝肾此方推。

〖主治〗:肝肾虚寒证。睾丸冷痛,或小腹疼痛,畏寒喜暖,舌淡苔白,脉弦沉迟。

〖功用〗:温补肝肾,行气止痛。

暖肝煎暖肝,除了温之外,要注意它这个证候有一种肝肾不足,属于肝肾不足,寒滞肝脉。

肝肾不足
阳气、阴血

寒客肝脉

寒凝气滞

睾丸冷痛

小腹疼痛

疝气疼痛

畏寒喜暖

舌淡苔白,脉沉弦

这里就涉及到两个问题,一个比较天台乌药散来讲,一般天台乌药散证正气亏虚不明显,这个暖肝煎证单是说它肝肾不足,反映了阳气、阴血都不足。但是其 中从暖肝煎证来说,以阳气不足产生的阴寒,自身有阴寒内盛,这个基础是主要的。所以阳气、阴血虽然都不足,偏重于阳气的不足为主。这样本身的阳气不足就有 内寒,容易遭致外寒,又有外寒引动,所以张景岳强调这种寒疝一般都有外寒才引动。寒滞肝脉,内外之寒结合,造成寒凝气滞,可以小腹疼痛,睾丸冷痛,这类由 于有虚寒的特点,所以一般是喜温畏寒。由于寒凝气滞,所以疼痛,疝痛,疼痛发作也是比较重的。疼痛比较突出了。除了寒疝腹痛,可以依般的少腹冷痛,暖肝煎 也可以用。舌淡苔白,脉沉弦反映出有寒证的一个基本特点。

这个方证实际上是虚实夹杂。从寒的特点,既有内寒的基础,又有外寒的诱因,所以是虚实夹杂。而且这类证也容易反复发作。

【方解】

温补肝肾,行气止痛。

在治疗方面,这个方考虑到标本兼顾,一般肝肾不足有阴寒内盛的特点,它是个本。外寒引动,内外之寒相加,寒滞肝脉,气机阻滞,疼痛这是个 标,标本兼顾。所以这方里用的药,体现了有温散和温补相结合。阳气阴血也是兼顾的。虽然说止痛力量比天台乌药散小,但是对于这种长期反复发作的,虚实夹杂 的,有肝肾不足,又是寒滞肝脉的,暖肝煎照顾得比较全面。

┌小茴香 味辛性温,暖肝散寒,理气止痛。
君│
 └肉桂  辛甘大热,温肾暖肝,散寒止痛。
 ┌乌药┐
 │  │皆辛温大品,行气散寒而止痛。
臣│沉香┘
 │
 │当归 辛甘温,养血补肝
 │
 └枸杞子 甘平,补养肝肾
佐 茯苓 渗湿健脾
使 生姜 温散寒凝

本方证因肝肾不足,寒客肝脉,气机郁滞所致。寒为阴邪,其性收引凝滞,若肝肾不足,则寒易客之,使肝脉失和,气机不畅,故见睾丸冷痛、或少腹疼痛、或疝气痛诸症。治宜补肝肾,散寒凝,行气滞。方中肉桂辛甘大热,温肾暖肝,祛寒止痛;小茴香味辛性温,暖肝散寒,理气止痛,二药合用,温肾暖肝散寒,共为君药。当归辛甘性温,养血补肝;枸杞子味甘性平,补肝益肾,二药均补肝肾不足之本;乌药、沉香辛温散寒,行气止痛,以去阴寒冷痛之标,同为臣药。茯苓甘淡,渗湿健脾;生姜辛温,散寒和胃,皆为佐药。综观全方,以温补肝肾治其本,行气逐寒治其标,使下元虚寒得温,寒凝气滞得散,则睾丸冷痛、少腹疼痛、疝气痛诸症可愈。

本方补养、散寒、行气并重,运用时应视其虚、寒、气滞三者孰轻孰重,相应调整君臣药的配伍关系,使之更能切中病情。

君药

肉桂

温里散寒(温阳祛寒)

小茴香

温里散寒(侧重于散寒止痛)

臣药1

当归

温补,养血活血

枸杞

补肝肾阴血

臣药2

乌药

行气散寒止痛(治寒疝常用)

沉香

行气止痛,温下焦之寒

佐药

茯苓

舒展津液

生姜

舒展津液,散寒

当归枸杞体现补,既有阳虚,又有阴血不足,当归偏温,养血活血,是个和血,也能止痛的药。臣药1君药配合,体现阴阳兼顾(特别肉桂补阳),而且温补结合。考虑寒凝气滞,津液会壅滞,用茯苓生姜,舒展津液,为佐药。

暖肝煎全方温补结合,又是阴阳双补,所以能够比较久服。比起天台乌药散,这类寒疝反复发作,它相对服用时间要长些。药物总体上比较平和。因为它阴阳双补,温补结合。

◆本方特色:温补肝肾以治其本,行气祛寒以治其标,使下元得温,寒凝得散,气机通畅,则睾丸、少腹疼痛诸症自解。

运用

1.本方适用于肝肾阴寒,气机阻滞之少腹疼痛,疝气痛。以睾丸或少腹疼痛,畏寒喜温,得温痛减,舌淡苔白,脉沉迟为证治要点。

2.若寒甚者,加吴茱萸、干姜等以增其温中祛寒之功;腹痛甚者,加香附行气止痛;睾丸痛甚者,加青皮、橘核疏肝理气。

暖肝煎要注意,整个结构上虽然温补结合,但是如果有一些气虚特点,或者阳虚比较严重,内在肝肾阴寒如果重,手足逆冷这类,还增加它的温阳益气作用。所以随 证加减里强调寒甚,加附子、干姜、吴萸。这方行气力量也较缓和,气滞重,表现在疼痛突出,加香附、青皮、橘核,都是能作用于肝经,而且行气止痛力量确凿的 药。

3.精索静脉曲张、腹股沟疝、鞘膜积液等属肝肾虚寒者,可加减用之。

4.若证属实热,见阴囊红肿热痛者,切勿使用。

《医学举要》:“此治阴寒疝气之方,疝属肝病,而阴寒为虚,故用当归、枸杞以补真阴之虚,茯苓以泄经腑之滞,肉桂补火以镇浊阴,乌药利气而疏邪逆,小茴、沉香为疝家本药,生姜为引,辛以散之,如寒甚者,吴萸、附子、干姜亦可加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