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yong670 / 西游记 / 持续的暗示

0 0

   

持续的暗示

2015-11-30  wangyong6...
持续的暗示

    前文讲到,《多心经》虽是修真的总经,但是也有万事一场大空的隐射含义。如果没有全文读通《西游记》,那么此时的读者还不能推敲出取经背后的玄机,因此在乌巢禅师之后,作者秉承笔法的一贯作风,对前文的一个伏笔用小事件给出呼应的暗示。

   【原文】三藏道:“贫僧是东土大唐和尚,奉圣旨上雷音寺拜佛求经。适至宝方天晚,意投檀府告借一宵,万祈方便方便。”那老儿摆手摇头道:“去不得,西天难取经。要取经,往东天去罢。”三藏口中不语,意下沉吟:“菩萨指道西去,怎么此老说往东行?东边那得有经?”腼腆难言,半晌不答。

    西牛贺州一个普通的老者对于取经的内幕是不会有什么了解的,但是作为一个凡人看来,往东走也绝对比往西走容易,在以往对《西游记》的理解中,人们认为这是佛祖要历练唐僧,所以要他克服重重困难,现在看来,作者是在持续暗示西牛贺州时局纷繁,群魔乱舞;也是在暗示如来所谓“我西牛贺洲者,不贪不杀,养气潜灵,虽无上真,人人固寿”的言论实在是个弥天大谎。

   【原文】三藏复问道:“老施主,始初说西天经难取者,何也?”老者道:“经非难取,只是道中艰涩难行。我们这向西去,只有三十里远近,有一座山,叫做八百里黄风岭,那山中多有妖怪。故言难取者,此也。若论此位小长老,说有许多手段,却也去得。”

    投宿经过一番折腾,在老者家住下,彼此拉拉家常,唐僧对于在乌巢禅师和老者处都得不到的答案充满了疑惑,继续询问取经的路程。由于作者隐晦的写作手法,取经的戏路才刚刚开始,所以作者采用了第三人称叙述的手法缓缓道破事件的本质,把诸多线索化整为零,通过许多小故事来展现,我们需要在每个事件背后挖掘一些线条,再慢慢串起来,方能看清迷局。作为一个凡人,老者的经历、眼光有限,目前能知道的就是西去三十里的黄风岭有许多妖怪,占山为王,作乱吃人。孙悟空有了猪八戒这个功夫和自己相差不太远(不包括变化、分身、腾云,单指武力打架的本事)的师弟,一腔豪情,哪里会把一些小毛贼放在眼里,于是安然前行,来到了八百里黄风岭。 

二、兄弟情深

    唐僧和孙悟空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已经形成一个小团体,猪八戒的加入无疑对这个小团体会造成一些不适应,不过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如果说唐僧同志是一桶需要抬到西天去的水,猪八戒还是很乐意与猴哥一起把师傅担到灵山,去换取一个衣食无忧的前程正果。

   【原文】三藏闻之道:“悟能,你若是在家心重呵,不是个出家的了,你还回去罢。”那呆子慌得跪下道:“师父,你莫听师兄之言。他有些赃埋人。我不曾报怨甚的,他就说我报怨。我是个直肠的痴汉,我说道肚内饥了,好寻个人家化斋,他就骂我是恋家鬼。师父啊,我受了菩萨的戒行,又承师父怜悯,情愿要伏侍师父往西天去,誓无退悔,这叫做恨苦修行,怎的说不是出家的话!”三藏道:“既是如此,你且起来。”

    那呆子纵身跳起,口里絮絮叨叨的,挑着担子,只得死心塌地,跟着前来。

    一个外人的加入必须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才能被接受,这个道理自古如一。目前的唐僧对孙悟空情感上有依赖,猪八戒一抱怨,唐僧就给脸色,有“怕苦你就回去,我和你师兄走就成”的排外情节。猪八戒好容易盼到了光明的前程,岂肯轻言放弃?现阶段又没受到什么威胁,无非是饥饿困扰,所以呆子下跪起誓,死心塌地。这种情结使他成为忠心的西游抬水者。

   【原文】八戒骂道:“我把你这个孽畜,你是认不得我!我等不是那过路的凡夫,乃东土大唐御弟三藏之弟子,奉旨上西方拜佛求经者。你早早的远避他方,让开大路,休惊了我师父,饶你性命。若似前猖獗,钯举处,却不留情!”那妖精那容分说,急近步,丢一个架子,望八戒劈脸来抓。这八戒忙闪过,轮钯就筑。

    这一回的题目叫做《黄风岭唐僧有难  半山中八戒争先》,在虎先锋威胁到唐僧时,猪八戒是站在最前沿的,首先与妖怪交锋的人是他。孙悟空在搀扶唐僧坐好之后,才上去助阵,可以看出,此时的猪八戒立功心切,迫切想在新团队中得到承认、找到位置。没想到虎先锋来了一招金蝉脱壳(居然用这一招抓了金蝉长老,真讽刺),一阵风卷走了唐僧,前去献给洞主黄风怪。

   【原文】那洞主闻得此言,吃了一惊道:“我闻得前者有人传说:三藏法师乃大唐奉旨意取经的神僧,他手下有一个徒弟,名唤孙行者,神通广大,智力高强。你怎么能彀捉得他来?”

    问题来了,唐僧收孙悟空为徒到现在不足一年的时间,一个行脚僧的行踪和队伍详情怎么会有人四下散播?观音安排的西游特别行动队除了值班人员暗自跟随,其余的都领了任务去了车迟国,那是谁会沿着西行队伍的路径一路散播西游队伍的情况呢?先来看一个发生在车迟国的事件:

   【原文】众僧道:“我们梦中尝见一个老者,自言太白金星,常教诲我等,说那孙行者的模样莫教错认了。”行者道:“他和你怎么说来?”众僧道:他说那大圣——

       磕额金睛幌亮,圆头毛脸无腮。咨牙尖嘴性情乖,貌比雷公古怪。

       惯使金箍铁棒,曾将天阙攻开。如今皈正保僧来,专救人间灾害。

    看来,太白金星是一个人选,他为了西游的大计划,跟踪进度,宣传队伍情况、扬名立万,为孙悟空的到来做足铺垫。但是在车迟国的行动有极强的目的性,而在西游队伍的前进过程中,一直有人在给沿途的妖怪散播信息,目的何在?这个神秘的人会是太白金星吗?现在下结论,为时过早,我们先把这个疑问放在此处,等证据充分,我再来揭露。但另外有一点大家不得不注意:

   【原文】先锋道:“他有两个徒弟:先来的,使一柄九齿钉钯,他生得嘴长耳大;又一个,使一根金箍铁棒,他生得火眼金睛。正赶着小将争持,被小将使一个金蝉脱壳之计,撤身得空,把这和尚拿来,奉献大王,聊表一餐之敬。”洞主道:“且莫吃他着。”先锋道:“大王,见食不食,呼为劣蹶。”洞主道:“你不晓得,吃了他不打紧,只恐怕他那两个徒弟上门吵闹,未为稳便,且把他绑在后园定风桩上,待三五日,他两个不来搅扰,那时节,一则图他身子干净,二来不动口舌,却不任我们心意?或煮或蒸,或煎或炒,慢慢的自在受用不迟。”

    从这一段对话中我们可以清楚感受到,虎先锋和黄风怪都不知道唐僧肉有长生的功能,只是准备当做一顿普通的人肉吃掉。前面已经论述过关于神仙、妖怪的寿命问题,所以为了吃一块人肉而被一个本领高强的人纠缠,不是个好选择,二人商议把唐僧绑起来不吃,等孙悟空等不再纠缠再吃,是情有可原的,毕竟在不能安心享用之前,不想把事情弄到孙悟空以死相拼的境地。

   【原文】行者大叫如雷道:“怎的好!师父已被他擒去了。”八戒即便牵着马,眼中滴泪道:“天哪,天哪!却往那里找寻!”行者抬着头跳道:“莫哭,莫哭!一哭就挫了锐气。横竖想只在此山,我们寻寻去来。”

    八戒眼中的热泪是真实情感的写照,刚到手的前程突然就飞了!这种失落恐怕不是所有的人都能体会,这个时候的手足无措怎么不让他手脚冰凉?关键时刻还是孙悟空经历得要多些,劝住师弟,共对患难。

   【原文】行者道:“贤弟,你可将行李歇在藏风山凹之间,撒放马匹,不要出头。等老孙去他门首,与他赌斗,必须拿住妖精,方才救得师父。”八戒道:“不消吩咐,请快去。”

    无论是二人的言语对答还是行动配合,我们都能感受到此时的二人心无隔阂、兄弟情深,为了保师傅西去,抬水的两个和尚是亲密无间的。孙悟空叫阵,引出了自大的虎先锋,一场恶战,虎先锋败阵而逃,大话说得太满又不敢往家里跑,窜上山坡的时候遇上了放马的猪八戒,被九尺钉耙筑了个正着。

   【原文】行者道:“这怪把师父拿在洞里,要与他什么鸟大王做下饭。是老孙恼了,就与他斗将这里来,却着你送了性命。兄弟啊,这个功劳算你的,你可还守着马与行李,等我把这死怪拖了去,再到那洞口索战。须是拿得那老妖,方才救得师父。”八戒道:“哥哥说得有理。你去,你去,若是打败了这老妖,还赶将这里来,等老猪截住杀他。

    此时的猪八戒没什么心眼,也没想过要争抢功劳,救出师傅继续上路是他们唯一的念想,孙悟空也把他当兄弟,两人都相互谦让,商量战术,救人是大家唯一的追求。在随后的争战中,兄弟二人的谦让与配合处处都有体现:

   【原文一】行者在屋梁上,只听得他这一句言语,不胜欢喜,即抽身飞出,现本相来至林中,叫声:“兄弟!”八戒道:“哥,你往那里去来?刚才一个打令字旗的妖精,被我赶了去也。”行者笑道:“亏你,亏你!老孙变做蚊虫儿,进他洞去探看师父,原来师父被他绑在定风桩上哭哩。……

   【原文二】行者道:“兄弟,你却也知感恩。但莫要出头,只藏在这树林深处,仔细看守行李、马匹,等老孙寻须弥山,请菩萨去耶。”八戒道:“晓得,晓得!你只管快快前去!老猪学得个乌龟法,得缩头时且缩头。”

    猪八戒是首次体会到取经的艰难,在挫折之前有些丧气,但是一路和师兄相互配合最后能解决困难,他是真心喜悦的,当事件最终解决,黄风怪被降服带走后:

   【原文】却说猪八戒在那林内,正思量行者,只听得山坂下叫声“悟能兄弟,牵马挑担来耶。”那呆子认得是行者声音,急收拾跑出林外,见了行者道:“哥哥,怎的干事来?”行者道:“请灵吉菩萨使一条飞龙杖,拿住妖精,原来是个黄毛貂鼠成精,被他带去灵山见如来去了。我和你洞里去救师父。”那呆子才欢欢喜喜。二人撞入里面,把那一窝狡兔、妖狐、香獐、角鹿,一顿钉钯铁棒尽情打死,却往后园拜救师父。

    师兄前去找人帮忙,师弟就照顾好行李马匹,一日不见,内心也在惦记孙悟空。忽然听到师兄的声音,就急急出来相见,口称哥哥,这份情感可不是假装的,和谐,是此时的主旋律。

三、狂风下的秘密行动

    虎先锋是黄风岭群妖的头号爪牙,战斗力对付凡人绰绰有余,但在猪八戒等硬手下面显得稚嫩。几个回合下来被猪八戒筑死,老妖怪出场了。和孙悟空的一场大战也算精彩,不过我们来看看作者的诗句:

   【原文】妖王发怒,大圣施威。妖王发怒,要拿行者抵先锋;大圣施威,欲捉精灵救长老。叉来棒架,棒去叉迎。一个是镇山都总帅,一个是护法美猴王。初时还在尘埃战,后来各起在中央。点钢叉,尖明锐利;如意棒,身黑箍黄。

    最为关键的一句,就是“一个是镇山都总帅,一个是护法美猴王”,如同前文哪咤和孙悟空大战时,作者一句“相逢真对手,正遇本源流”点穿了哪咤的真实身份一样,对黄风怪“镇山都总帅”的身份定位,也暗示了黄风怪有后台支撑。一群吃人的妖精占山为王,官方职员土地、山神惹不起,对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符合当时的社会背景,但是作者没有用“占山妖总管”,而用“镇山都总帅”,颇有些官方承认的意味。黄风怪到底是什么身份?

    孙悟空立功心切,二人在兵器武功上的本事短时间难分胜负,孙悟空拔下毫毛使出了分身法,变出百十个孙悟空与妖怪对打,这下,黄风怪吹出了整本《西游记》中的第一妖风:

   【原文】那怪害怕,也使一般本事:急回头,望着巽地上把口张了三张,呼的一口气,吹将出去,忽然间,一阵黄风,从空刮起。好风!真个利害——

    冷冷飕飕天地变,无影无形黄沙旋。穿林折岭倒松梅,播土扬尘崩岭坫。

    黄河浪泼彻底浑,湘江水涌翻波转。碧天振动斗牛宫,争些刮倒森罗殿。

    五百罗汉闹喧天,八大金刚齐嚷乱。文殊走了青毛狮,普贤白象难寻见

    真武龟蛇失了群,梓叱骡子飘其韂。行商喊叫告苍天,梢公拜许诸般愿。

    烟波性命浪中流,名利残生随水办。仙山洞府黑攸攸,海岛蓬莱昏暗暗。

    老君难顾炼丹炉,寿星收了龙须扇。王母正去赴蟠桃,一风吹断裙腰钏。

    二郎迷失灌州城,哪吒难取匣中剑。天王不见手心塔,鲁班吊了金头钻。

    雷音宝阙倒三层,赵州石桥崩两断。一轮红日荡无光,满天星斗皆昏乱。

    南山鸟往北山飞,东湖水向西湖漫。雌雄拆对不相呼,子母分离难叫唤。

    龙王遍海找夜叉,雷公到处寻闪电。十代阎王觅判官,地府牛头追马面。

    这风吹倒普陀山,卷起观音经一卷。白莲花卸海边飞,吹倒菩萨十二院。

    盘古至今曾见风,不似这风来不善。唿喇喇乾坤险不炸崩开,万里江山都是颤!

    首先,黄风怪熟知乾坤八卦易理,从巽方位施法。当年孙悟空被关进了老君的炼丹炉煅烧,由于孙悟空熟悉八卦之理,逃过一劫(【原文】他即将身钻在巽宫位下。巽乃风也,有风则无火);此处黄风怪使出绝技,从巽地上把口张了三张起风,刮出这惊天地、泣鬼神的一阵狂风,此项绝技应该是师出八卦易理、名门正派的。和前面猪八戒兴起的风一样,作者在描写时也用了夸张的修辞手法,把这阵风描写为千古未见。抛开作者的修辞不谈,这阵描写只有两层意思:一是风起时天昏地暗、天下大乱,天宫、人间、地府都乱了方寸;二是有些真实的事件在这阵狂风下发生了。

    在诗句中提到的有一句与西游后期的路途有关,那就是“文殊走了青毛狮,普贤白象难寻见”。前面分析过,整个西游路途中最难过的关卡就是狮驼城,大鹏堪称超级妖怪,但是在这阵狂风下,文殊的青毛狮,和普贤的白象离家出走,来到了狮驼城东面的狮驼岭,占山为王、兴妖作怪,其行为颇有些耐人寻味。同时在这阵狂风之后,文殊菩萨另一只潜伏在乌鸡国一年之久的青狮动手杀了国王,摇身一变,自己作了乌鸡国的国君。文殊、普贤是如来佛的胁侍菩萨,相当于左右手,在这阵狂风后,他们的贴身坐骑集体行动,这不能不说是有预谋的。

    孙悟空被风吹花了眼睛,引起头疼难当,当夜一直跟随其后的护教伽蓝现身,变成一个老者和几个普通农夫,为孙悟空治疗了眼病,第二天留下字条,鼓励二人继续降妖。

   【原文】庄居非是俗人居,护法伽蓝点化庐。妙药与君医眼痛,尽心降怪莫踌躇。

    有神仙保驾,孙悟空和猪八戒打起精神继续与黄风怪周旋,终于打探到黄风怪只怕灵吉菩萨,正在商议,不知灵吉菩萨身在何方之时,指导员出场了:

   【原文】上复齐天大圣听,老人乃是李长庚。须弥山有飞龙杖,灵吉当年受佛兵。

    行者执了帖儿,转身下路。八戒道:“哥啊,我们连日造化低了。这两日忏日里见鬼!那个化风去的老儿是谁?”行者把帖儿递与八戒,念了一遍道:“李长庚是那个?”行者道:“是西方太白金星的名号。”八戒慌得望空下拜道:“恩人,恩人!老猪若不亏金星奏准玉帝呵,性命也不知化作甚的了!”

    由此可见,除了菩萨安排的人员之外,玉帝对于西游队伍的行程也十分关注,天宫内臣除了太上老君等少数重量级神仙外,其他神仙没有玉帝的旨意是不得随意下凡的,太白金星应该说从唐僧走出长安城那一刻起,就在凡间为了西游大计而奔走,前面已经提到过,第一个出面营救唐僧的人是他;等观音安排的护航队伍到齐之后,他又随着去了车迟国,宣扬孙悟空会来车迟国消灭道士;现在马不停蹄赶到黄风岭与西游队伍汇合,指点二人灵吉菩萨的所在,金星老头儿可谓劳苦功高。此处对于猪八戒不知道李长庚就是太白金星,我前面博文已经论述过,这是古代特有的名讳现象,只说明猪八戒是一个浑噩度日、毫无心机的天宫元帅,没有其他隐情。

    “灵吉当年受佛兵”一句,点出了佛家安排这个事已经有些年份,而需要护卫队和太白金星亲自出面解决问题,说明观音对此事的准备是不足的,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观音所知内情有限,西游计划暗地里的主导,还是玉帝和如来,以及在暗中较劲的第三方势力。

   【原文】菩萨道:“我受了如来法令,在此镇押黄风怪。如来赐了我一颗定风丹,一柄飞龙宝杖。当时被我拿住,饶了他的性命,放他去隐性归山,不许伤生造孽,不知他今日欲害令师,有违教令,我之罪也。”

    一句话:如来的安排。为何我敢下此定论?请看灵吉菩萨用如来早就准备好的宝贝收服黄风怪后说的话:

   【原文】行者赶上举棒就打,被菩萨拦住道:“大圣,莫伤他命,我还要带他去见如来。”对行者道:“他本是灵山脚下的得道老鼠,因为偷了琉璃盏内的清油,灯火昏暗,恐怕金刚拿他,故此走了,却在此处成精作怪。如来照见了他,不该死罪,故着我辖押,但他伤生造孽,拿上灵山。今又冲撞大圣,陷害唐僧,我拿他去见如来,明正其罪,才算这场功绩哩。”

    灵吉菩萨的任务是“辖押”,但是自己却远在二千里路之外的小须弥山享清福,任凭黄风怪在此处拉帮结伙,杀人吃肉,作者用这个不合理的借口暗示其实这里面牵扯如来的计划。一个修道有成的老鼠,偷盗(这个是鼠类的本性)了佛家的东西,犯下大罪,如来“照见”了他,其意义也就是招降,说不定还传了一些八卦法门;然后让灵吉菩萨把老鼠放养在西天的必经之路上。由于老鼠精占山为王,兴妖作怪,在西牛贺州本就混乱的时局下也显得很正常;背后又有如来半官方的旨意,因此黄风怪这个大王可以说是“镇山总帅”,等到西游的队伍前来,黄风怪吹出惊天一阵大风,如同行动信号,文殊、普贤的亲随坐骑纷纷行动,也预示着如来收复西牛贺州土地的行动正式开始,

    灵吉菩萨手握如来赐给的两项宝贝早已等候多时了。定风丹和飞龙宝杖是如来早就策划好的武器,在不同的时段使用,由此可以看出,对于观音菩萨还不太清楚的妖怪底细,如来是早已成竹于胸,在成员安排、行动策划、武器准备上谋定而后动,所以西游的道路虽然艰辛,却一路高歌。“我拿他去见如来,明正其罪,才算这场功绩哩”这句话已经说得再明白不过了,这个妖怪是如来亲自放在这里的,不是那种可以随便杀死、埋了的山野货色,要见了如来才算功绩,因此,这个功绩就是,在天地大乱的狂风中宣告如来的队伍成功西进,一切按计划开始行动,收复西牛贺州的行动代号:狂风。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