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一代宗师克拉克詹森鸽系追踪

2015-12-02  黄家鸽舍...

请您点击上面蓝色文字“21世纪名鸽”,即可关注21世纪名鸽微信公众平台,每天收到一篇全球鸽坛重量级新闻!


来源:中信网



荷兰一代宗师克拉克詹森鸽系追踪


  绮丽人生

  荷兰籍的纯詹森鸽系大师,乔斯.凡.林普特﹝Jos Van Limpt﹞人称克拉克﹝De Klak﹞,他早年以“斗士”这个鸽系享誉全球而且经久不衰,他的一生当中支持他的,就是永不屈服的斗志,以及他对于鸽子的极端热爱,因为他并无子嗣,所以说赛鸽运动就是他生命中的全部应该并不为过,除却了养鸽,对他而言生命就不再具有任何的意义,而就是养鸽竞翔这个嗜好,陪他走完了超过半个世纪个人坚持而且又绮丽的一生,无怨也无悔。


  共享光环

  也是横跨两个世纪,其声誉足堪与与詹森兄弟们相互媲美的克拉克先生,他本人居住在荷兰南部的卢索﹝Reasel﹞,与居住在比利时北部阿连栋克的詹森兄弟们,虽然是分别隶属于两个不同的国家,但是就地缘而言其实两者的实际距离却只是一投石之远而已,两国之间人民的相互往来,可以不必受到国籍不同的限制,而也就是地缘再加上机缘的关系,造就了克拉克先生与詹森兄弟们,共享詹森鸽系的美丽光环外,同时也将詹森鸽系的优异特质共同来发扬光大。


  缘起缘生

  话说克拉克的父亲凯斯.凡.林普特﹝Kees VanLimpt﹞,在荷兰南部卢索尔的迪威塞﹝DeVissers﹞地区一家雪茄工厂工作,该工厂里有数位比利时籍的同事,其中有一位就是詹森兄弟之中的老大艾德兰.詹森﹝Adriaan Janssen﹞,众所周知的,艾德兰.詹森是众兄弟中千真万确的一位好养鸽家,而也就是这个难得的机缘,成就了克拉克在个人养鸽事业上,让人很难望其项背的成功,他不仅仅承袭并且培育出了,让全欧洲众名养鸽家们所公认為荷兰全国最佳的詹森鸽系,同时也是全欧洲唯一能够轻鬆自如的使翔詹森老鸽系,而且获致最大成功的第一人,因此在国际鸽坛上也就习惯性的,直接以“克拉克詹森”称呼之,来与詹森兄弟们的詹森鸽系做出区隔。

  在荷兰文里“克拉克”原本是帽子的意思,因为年轻时长得十分俊俏的乔斯.凡林普特总是帽子不离身,所以周围的人就给了他“克拉克”这个封号而不名,而克拉克本人也是欣然接受;话说西元1928年当时才六岁的他,坐在父亲凯斯脚踏车的把手上,首次来到了詹森兄弟的家,同时也带回了几羽的鸽子,这是克拉克接触并且喜欢上鸽子的开始,此情此景虽然已是经理了数十个寒暑,但是每当提及此事,克拉克总是还能够一幕幕而且活灵活现的述说着当时的情景;及至15岁当年克拉克才拥有属于个人的一个鸽舍,也虽然在当时只能借用父亲的名义来参与比赛,但是成绩却是一鸣惊人,不只是连续三场的比赛都打败了他的父亲,同时也赢得了全部的奖金,然而好景不长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中止了克拉克继续发扬光大的美梦,及至1948年大战结束后才又重新大放异彩。


  生命乐章

  勿庸置疑的,克拉克先生在荷兰鸽界是备受推崇的,甚至于在全欧洲鸽坛也都被喻之为奇才,由于从小就受到父亲养鸽的薰陶,所以赛鸽运动就成为了他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乐章,不仅是一生与鸽为伍,纵使生命乐章的演奏即将进入了尾声,其身体健康情形已经差到每年仅能够勉强进入鸽舍一次,但是靠着鸽友们帮忙他打鸽钟,他依然是强悍如昔的,勇夺2002年联合会总冠军的头衔,这也就难怪克拉克先生要忍不住的自叹道:“虽然我的身体健康情况愈来愈差,但是我鸽子的状况却是愈来愈好了!”另外一个让克拉克先生自叹的事就是遭到了许多的误解,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本身从来就不愿意自我宣传,因此终其一生拒绝了所有鸽报记者的采访要求,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克拉克詹森及至当今仍然是谜样的一个伟大鸽系,其次的一个原因就是“克拉克詹森”的鸽子始终都是供不应求的,他几乎谢绝了所有登门求鸽者的要求,只愿意把最好的鸽子与至亲好友们共享,他的这个做法,当然也难免会去惹火了许多的鸽商掮客,因此不难想像的一些无中生有的负面流言也就不胫而走了。


  东山再起

  话说从头,克拉克先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烽火过后,重新引进了詹森兄弟本舍的鸽子,出人意表的事在唯一一次长距离的比赛中,就赢得了全国总冠军与总亚军的头衔,虽然克拉克本身仅获得总亚军,但是赢得总冠军的就是他的外孙伯格曼兄弟﹝Borgman Brothers﹞,理所当然的其外孙所使用的,就是克拉克本人所提供的鸽子参赛的,这虽然与鸽友们认知里的,詹森兄弟们不愿意参与长距离比赛的做法相悖,但确也实质证明了詹森鸽系,在长距离的比赛里也是十拿九稳的,其实詹森兄弟本身,也曾经参加过几次长距离的当日赛,成绩也是压倒性的胜利,只是在过多的冠军名衔下习惯性的被淹没掉了而已;记得艾迪?夏拉肯曾经说过:“据我所知,克拉克先生是当今硕果仅存,唯一能够使翔詹森老鸽系而且获致最大成功的第一人。”如今哲人已远,但是他所遗留给世人的绝世好鸽,却仍然在全世界的鸽坛上,持续的发光发热着。


  世交得福

  前已述及,这个谜样的克拉克本人,对于许多的鸽友们来说,其实印象是十分模糊的,主要的原因是在于他本人的不愿意出风头,甚至于也有人说他根本就是不善于交际,因此有许多人的疑虑就是,他本人既是不愿意出风头又不善于交际,那么他到底是凭借着什么本事,可以从惜鸽如命的詹森兄弟处将鸽子弄到手的呢?答案很简单那就是世交两个字;众所周知的,詹森兄弟对于鸽子出售的态度,可是谨慎到近乎龟毛程度的,并非是任何人都可以轻而易举的买到鸽子,纵使是你有许多白花花的银子捧在手上,也同样经常会碰到闭门羹的,而这种情况在其老父亲亨利.詹森过世之后更为显得严重,除非是事先获得老母亲的首肯,否则任何人都别想要轻易的去碰到一根鸽子的寒毛,而克拉克先生则是唯一的例外,老母亲告诉那些小毛头道:“凯斯﹝克拉克的父亲﹞可是咱们的世交,这小子﹝指克拉克本人﹞如果有什么要求的话,你们就不要太为难他了”,也就是老母亲的这一句话,让他如鱼得水般的,顺利拥有了许多詹森兄弟本舍内的主力种鸽,同时也让他成为了全荷兰最富声望的鸽友,不只是数十年来让他稳坐至高无上的龙头地位,同时更让他直接证明了当代所有鸽报的一项公论,那就是:“詹森鸽系,牠们作为选手鸽时的能力是无与伦比的,然而当牠们扮演着育种鸽的角色时,其潜力与价值就更为肯定了。”


  荦荦大者

  由于克拉克本人,并不热衷于有系统的将文卷或鸽系血源做有系统的整理,使得曾经有意为他做专题报导的记者─艾迪.夏拉肯感到有些吃不消,如果但凭口述那么就报导者而言,单单花费在资料整理上的时间,恐怕就要相当的可观了,由于饲养克拉克詹森鸽系而致功成名就的人确实多不胜数,若要往下游去追踪则更显示其困难度,因此也就只能举其荦荦大者来简单的述说一番了,“881”这是克拉克一生当中最大的荣耀了,这一羽鸽子在许多重要鸽子的血统书源头裡都找得到牠,有关“881”的一些资料显示,在它当了选手鸽之后的第七、第八以及第九年,都还是能够飞出冠军的好成绩来,在国外有人说:“比赛生涯越久的鸽子,它越是有可能化身成為一羽优秀的好种鸽。”这个论调基础对于“881”来说是绝对成立的,而它的源头就是詹森兄弟本舍中,“白眼46〞×〝灰雌40”和知名的 “单眼伤风号”后代。

  另外,克拉克詹森中的一羽“大胖雌”﹝DIKKE DUIF﹞,它是非常重要的一羽鸽子,因为他曾经在荷兰鸽界引起很大的骚动,它在1980年之前一直都还是默默无闻的,然而故事是这样开始的,在1981年一次奥尔良以及一次圣维仙的超级国家赛里,这两次都是发生了超级灾难性的比赛结果,而“大胖雌”的两羽子女分别得到了冠亚军,因此就在一夕之间窜红了整个欧洲鸽坛,“大胖雌”不仅仅是一羽优秀的好种鸽而已,它本身也是一羽极为优秀的比赛鸽,在它还只是一岁的鸽龄时,就已经得到了两个冠军,那以后的成绩也是十分的令人刮目相看的,尤其是在它抱蛋与育雏期间出赛,就是用“所向无敌”四个字来形容应该也是不为过的,不过唯一的缺点就是有几次它因为延迟入舍,因而平白的将冠军宝座拱手让人殊为可惜,这羽“大胖雌”虽然是其外孙伯格曼兄弟所作出,而种鸽的提供者理所当然的,就是他们的姨丈,狄.克拉克本人了;另外还有一羽象征着克拉克标记的大铭鸽,名为“613”号,在此所谓的铭鸽,所指的就是牠本身是克拉克鸽舍中,比赛成绩最为辉煌的顶尖选手鸽,不难想像的许多的鸽友都争先恐后的,抢着要购买它的小孩,即使是出再高的价钱也都在所不惜,而这位诚实的耆老却公开的表示,613号虽是成绩超乎想像,但是它本身并没有生出任何一羽优秀的后代,甚至于它的父母鸽,也没能再作育出任何的一羽超级鸽来;如今斯人已远,是否果真如此已难查证,兹此一提仅供参考。


  典范犹存

  在詹森鸽系跃居为世界第一名系之后,举世之间兴起了一股访求热潮,因而获致最大成功者则首推克拉克本人了,他曾经说过:“如果单一鸽系已然能够让你长久获得胜利,那么请记得就不要再画蛇添足了。”﹝If strain has kept the records of award contineously for a long time,then you don’tgild the lily again.﹞显而易见的,克拉克本人也是单一鸽系的崇尚者;为了追求理想,也为了崇尚极致,承袭詹森鸽系的鸽友们,俨然也都承袭了詹森兄弟们的傲人风骨与伟大情操,睹鸽思人,而今哲人已远,典范在夙昔!







——摘自116工作室 名鸽天下




补充图片欣赏:



佛巴斯46(Verbart 46),H65-1384946 雄鸽,为皮特·佛巴斯(Piet Verbarth)扬名立万的赫赫功臣,它在联合会的比赛中获得过十五次冠军、两次亚军与三次季军。它是由克拉克黄金配对“斗士57”(H57-400174)和“白翅54”(H54-796196)直接配对所生。


“传奇531”,NL74-2366531,深斑雄,砂眼,8年内15次冠军,102次获奖,被称为“世界上最伟大的赛鸽”。“传奇531”的母亲(H67-766438),是克拉克名鸽“Strik”H66-461733的女儿,由克拉克另一不拆对的“年轻配对”H61-212337×H61-212328所生。





“传奇05”,H77-476105,砂眼,浅斑雄,4次冠军、3次亚军、1次季军,获1981年荷兰WHZB全国中距离鸽王冠军。它是克拉克黄金配对“斗士57”(H57-400174)和“白翅54”(H54-796196)的后代。



“邦德007”(“James Bond”),NL83-1774007,灰雄,砂眼,4次冠军,1984年荷兰WHZB全国中距离鸽王冠军。它是克拉克黄金配对“斗士57”(H57-400174)和“白翅54”(H54-796196)的后代。



“卡努”,又译为“加农炮”,取自“Kanon”的谐音,H67-766379,灰白条雄,砂眼,是史妙特先生作育的世界名鸽,曾获得21次冠军。它是克拉克黄金配对“斗士57”(H57-400174)和“白翅54”(H54-796196)的后代。



“斗士613”环号为NL89-1775613,是一羽黄眼灰雄鸽,是克拉克一生中最伟大的赛鸽。




—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登录21世纪名鸽网(www.21sjmg.com),查看更多精彩报道和世纪名鸽!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