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学习 / 国内 / 中越边境“地雷村”居民屡遭地雷伤害

分享

   

中越边境“地雷村”居民屡遭地雷伤害

2015-12-07  一一学习

中越边境“地雷村”居民屡遭地雷伤害

光明网 显示图片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上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中越边境地区埋设了大量的地雷。中国曾组织过三次排雷并取得显著成效,但残存地雷导致人员触雷伤亡事件仍时有发生。图为2015年12月2日,广西凭祥市隘口村紧邻边境,是有名的“地雷村”。村民余桂东曾当过民兵,1979年排雷时被炸断左腿。
  1998年10月的一天中午,吃完饭的村民李家华提着砍刀,顶着烈日,来到边境老的13号界碑旁,开荒要地。随着“嘭”的一声巨大声响,一大股烟冒上来,李家华当场被震晕,朦朦胧胧中,李家华抬眼望去,自己的右腿已经不见,鲜血喷涌而出,不一会就染红了周围的土层。幸运的是,一辆林场的货车恰好经过,将他送往了医院。但李家华的右腿还是没有保住。图为村民李家华1998年在边境开荒垦地时,被炸断左腿。
  32岁,正是年轻力壮的时候,失去了大部分的劳作能力。曾经家里的顶梁柱,一下子塌了下来。别人家纷纷建起了新房,李家华家建不了;受伤前开摩托拉客赚钱,受伤后无法从事劳动,没钱给孩子上学读书。时隔一年后,同村的梁勇在李家华出事的地方附近,当场被炸死。地点相同,但村民马献图受伤更早。1987年,上山砍柴的他,左脚被炸断,随后截肢。
  村民余桂东曾经是民兵,1979年排雷时,失去了左腿。说起隘口和附近的卡凤两个地雷村,他开起了玩笑:“坐在一起的时候,三个人三条腿。”图为余桂东排雷时被炸断左腿。
  虽然经过了两次边境排雷和一次勘界排雷,但是现存的雷区仍然存在不少难啃的“硬骨头”。11月20号,中越边境广西段排雷工作正式启动,集中在宁明、凭祥、大新、靖西等8个县(市)57处雷场,总面积约200万平米。记者跟随广西军区某部排雷队,涉足雷区,亲历步步惊心的紧张场面。图为地雷在雷场内原地诱爆,升起一团黑烟。
  几十平米的面积内,四名搜排手,每走一步,便在身后插上小黄旗,以示安全。没有人说话,整面山坡上,就只有探雷器发出的嗡嗡声,此起彼伏。杜占龙说,操作时间久了,对声音很熟悉,听到了马上就有精神反应,声音有轻微的变化就要关注这地方是不是有金属物或疑似地雷。这全都是靠经验的累积。图为中越边境广西段01号雷场内,官兵们肩扛爆炸物到爆破点后,暂时休息。
  20分钟后,杜占龙的探雷器开始尖叫起来。他立即叫身后的战友拿来铁锹,蹑手蹑脚地拨开土层。一番挖动后,好在是一场虚惊。因为曾是前沿阵地,这里留下了不少金属弹片,给排雷造成了不少干扰。从杜占龙的探雷器尖叫开始,站在10米外的指挥员余瀛,始终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小卫生员的几步走动,都让余瀛异常警惕。2015年12月3日,中越边境广西段01号雷场内,坡陡路险,搜排手艰难探雷。
  杜占龙继续向坡顶移动了几米,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经过排查,这次2号搜排手发现一枚58式防兵地雷。在获得指挥员“进行标识” 的口令后,杜占龙汇报,里面药量是200克的TNT,可以炸断四毫米的钢筋。中越边境广西段01号雷场中发现的一枚解放军58式防步兵地雷,周围已经安插红旗做警示标识。
  因为地雷受害的,不止这两个村子的村民。随着广西和越南边贸往来逐渐频繁,部分雷区也由“隐患”变为“明患”,人畜触雷情况仍然时有发生。而这对于中越口岸设施建设也造成了威胁。2006年,建设友谊关口岸广场时,一辆挖掘机就差点触雷。友谊关边检站执勤业务四科教导员罗保友说起这件事,心有余悸,钩机的司机师傅不敢开工,“点个烟手都抖”。图为李家华1998年在边境开荒垦地时,被炸断左腿。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