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青的马甲 / 荷塘月色吧 / 大雪之夜,旧时光里的句子

0 0

   

大雪之夜,旧时光里的句子

2015-12-07  汉青的马甲





大雪,十一月节,至此而雪盛也。

一候鹖鴠不鸣;二候虎始交;三候荔挺出。

——《月令七十二候集解》


雪天的故事,似乎是从这里才真正的开始。


那童年就会背的节气时令里,总有些缓慢的温暖,要很久很久以后才能发觉。而现在,寒冷丝毫没有要松动的迹象,温暖的距离始终咫尺天涯。冬天来得匆忙,似乎远远快于我们行走的脚步。


我曾无数次想象,在这样的雪夜,邀你煮一壶清酒,在一盏灯光的昏暗中,听那些不急不缓的故事。我也曾无数次想象,在这样的冬夜,邀你品一杯清茶,任时光的脚步,徐徐走过那些喋喋不休的絮语。


提一壶酒,点一盏灯,看一场雪。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唐·白居易《问刘十九》


与光阴小酌,要在清冷的月夜,要在大雪的黄昏。


酒不须多,一杯足矣;话不必多,闲言碎语,无声亦是难得的静美。


或与一场雪静坐,或与一阕月对饮。在繁华落尽的岁月深处,清风明月皆是闲客,坦然面对的人更容易体味到其中的闲逸。


挑亮炉火,点点的火光上蒸腾着淡淡的酒香。在光阴逶迤而过的裙裾上,往事是一片黄昏的花影,是一朵盛开在笔端的梅花。


或许,摊开的掌心会有一枚雪花的形状,倏忽之间便成了手心的水滴;或许,微醺的眸中会盛开月圆的光华,如同一场旧梦无声的出现在月下。


时光如故,只待旧人如约而来。






万树寒无色,南枝独有花。

香闻流水处,影落野人家。

——明·道源《早梅》


春天的花香,有千卷书记载,然而属于寒冬的暗香,却缺失一段记叙的温度。


那个冰雪覆盖的世界,似乎只是一痕旧梦。在错开的光影里,永远是沉寂的样子。唯有一点红梅,方能拉开热闹的帷幕。


无论是寻雪,还是赏花。你愿意用心的地方,总能发现不一样的风光。那寂静处的美丽,必然丝毫不输百花深处的风光。


雪拥寒梅,是岁月深处最隐秘的美好。不必相邀清风明月,只需眉眼盈盈,便可泼一抹暗香入画。或者,折一支梅,透过它的清气,去看那过去故事中的月朗风清。


花开千树,然而,再也没有了冒雪骑驴寻梅的隐者。






风卷寒云暮雪晴,江烟洗尽柳条轻。

檐前数片无人扫,又得书窗一夜明。

——唐·戎昱《霁雪》


冬日的夜里,适合看一页书,伴一朵花。


呼啸的冷风和清冷的月色下,那些与岁月相交的往事,纷纷借着光阴的脚步踏杳而来。清水杯里重叠的花瓣,像极了万水千山行走的痕迹。


散文的字里行间,总有令人欢喜的清淡诗意。恍若初春草木的清香,在阳光下点点的发散开来,诗经中那些动人的句子,随风从遥远的地方款款而来,悠然的吟唱,时而像灼灼的桃花,时而又像空谷的幽兰。




回忆录总有需要思考的地方,故事情节起伏,早已不知道读的是他人还是自己。在别人的回忆里读着自己的经历,这是两个灵魂的低语,也是回忆的另一种味道。


夜深人静,静的可以听到雪花落下的声音,静的可以听到雪花们互相推搡的尖叫。而书中的故事,还在热闹的开场。






晨起开门雪满山,雪晴云淡日光寒。

檐流未滴梅花冻,一种清孤不等闲。

——清·郑燮《山中雪后》


我想,在寒意凄清的冬日,若你不喜静坐,我定会邀你赴一场冬的约会。与这寒冷萧瑟的冬天,与这冬日轻盈美丽的精灵。


无论这个冰雪的世界有着怎样的故事,我们终究来去轻松。随缘随喜,不过是一揽寂静的风月。心中的天地,只与岁月往事相关,与长长的一生相关。所以,不必思考人生的波折,也不必考量世俗的是非。



走进雪里,只需怀抱一颗自在的心。明净的雪花,会告诉我们这个世界的一切规则。而我们,无论奔跑还是呼叫,这份喜悦它们定然知道。


好雪片片,不落别处。我想,这份铅华洗尽的剔透你会喜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