陵笑 / 待分类 / 萧峰:萧大侠的必死之局

分享

   

萧峰:萧大侠的必死之局

2015-12-08  陵笑




文/简书作者:曾琴文


金老先生对《天龙八部》可真是不友善到了极点,甚至这本书和《红楼梦》都有了那么几分相似的韵味,那就是众生皆苦,谁人不悲。纵观整本书,无论是男男女女,抑或是正道邪派,都有着自己挣扎在这个世界上的痛苦与迷惘,即便书的最后不能算严格意义上的悲剧,但即便如主角虚竹和段誉,拥着挚爱,地位超然,又真的快乐么?更不用说彻头彻尾的大悲剧萧峰了。


萧峰简直是这么多年我看的武侠小说中少数完全没有男主光环加持的男主角了,他的悲剧,或许只关乎于他生命的最后几年,却扎扎实实跟随了他一生。他的出生本就不在这世人的期盼之中,所以他最终只能在这世人期盼之中走向死亡。可惜么?其实为了民族大义去死已经是萧大侠最好的归宿了吧。


也不知道江湖从哪一日起真正融入了中国历史的血脉中,只不过就如这片土地上的王朝更迭一样,正所谓铁打的武林,流水的帮派。就说这丐帮,不同于元明时期的恬不知耻下三滥,在几百年前的北宋,丐帮却也是天下第一大帮,自有一番气势。而作为掌舵人的萧峰,因为有着一群好师傅好前辈,更是将“侠肝义胆、义薄云天“八个字深深烙印进灵魂中。他当然也想不到,正是这种性格害得他最后自绝于宋契两军之前。


正因他陷入的是必死之局,所以我更由衷佩服这个男人,因为他保住了他最后的尊严。


江湖就像一个大染缸,谁又是纯粹的白,谁又是绝对的黑呢?沾上几条人命不代表你就是人人除之而后快的歪门邪道,连鸡都没胆子杀却也不能说你就是不染纤尘的陌上公子。江湖这个圈子好进不好出,看着最重义气侠气,实则却是个啖人精血的鬼地方。倘若你想在江湖地界混下去,就必须屈从这个圈子的潜规则。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江湖就如娱乐圈,问的不是谁是谁非,而是你是不是挡了谁的道,碍了谁的利益。


谁会傻傻地将大义当作立身之本呢?就如《倚天屠龙记》里,江湖帮派为蒙古主子服务是保全家国的大义,明教揭竿而起也是救民于水火的大义,所以江湖的大义又算是什么大义呢?可萧峰不这么想,他在某个程度上真是既傻且钝,他心内自有行事的一套标杆,也自有不能越界的底线。他的身世本就是他的原罪,他又学不来杨康的两面三刀,学不来慕容复的卑鄙无耻,他就只能去死,或许在别人看来是委委屈屈的死,可于他自己却是慷慨从容的死。


萧峰悲剧的一生来源于他的身世,以及他那极不靠谱的坑爹的爹。萧峰的出生是带有原罪的,这原罪始于他的契丹之身却长在了最凄风惨雨的中原武林。萧远山,这个被爱人之死冲昏了头脑的男人,从未尽到父亲的责任,却利用着儿子行着丈夫的报仇之举。萧峰不负众望地成为了整个中原武林的中坚力量,这种力量本可以让他立于不败之地的,更可以轻而易举地粉碎所有阴谋。可他绕都绕不过去的就是一个“萧”字,一个可以让整个武林风云变色的姓氏,一个让他都难以抵抗甚至放弃一切的姓氏。


所以说血脉的力量永远是无法令人轻视的,因为它拥有着颠覆国家的力量,因为这是一个重气节轻生死的年代。萧峰的出走应该是让所有武林同道都拍手称快甚至是幸灾乐祸的,华夏民族典型的嫉妒心理在这些人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当萧峰位居高位呼喝江湖时,他们只能仰望他,因为他们之间的力量过于悬殊,他们只能俯首敬畏。可当有一天,他们发现以为的英雄却流着野蛮人的血液,他们在惊叹于这惊天秘闻时,又产生隐隐的晦涩的痛快感,那些曾经的敬仰变成不屑,俯首称臣变成蠢蠢欲动的野心。


江湖就是一个时代的缩影,那些光明照耀其中,那些黑暗也藏纳其中。中国没有历史,只有轮回,所以曾经的故事也完全有可能存在我们身边。金老先生是否在借此书借古讽今我不知道,却不得不为萧峰感到身为沧海之一粟的悲哀。他从一出生就没了选择的机会,而他的成长过程中受到的教化,更让他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他没办法逃避,他逃不过一个“萧”姓,逃不过胸前的狼头,也逃不过骨子里的热血。


如果说他的身世奠定了他一生的悲剧基调,那么他的疏钝却毁掉了他的爱情,也让爱情毁掉了他。萧峰的人生的每一场转折点都来自于女人,这恐怕对他一个铮铮铁骨的好汉是一种莫大的讽刺。红玫瑰白月光阿朱,红粉骷髅马夫人康敏,偏执疯狂的小妹阿紫,他生命中至关重要的三个女人,成全了他也毁了他。他深爱着前者,却因为疏钝害死了自己的爱人,饮恨余生,生无乐趣;渴望拥有他的后两者,却因为得不到放不下,而或有意或无意地摧毁了他的精神和生命。


萧峰是个好男人,他顶天立地,他豪爽豁达,他义字当头。即便是金学家们也认为他是金庸小说男主角的“集大成者“,可这本就不是古龙的武侠世界,可以不谈情更不为情所累。所以妹子们啊,千万别爱上萧峰,即便他不是渣男更算得上是用情至深,可是他心里就是缺了那么根筋,倘若他看不见你,他就会坦坦荡荡地从你的心上踩过去,踩的你支离破碎。


如马夫人,这个女人恨了一辈子便玩弄了男人一辈子。说起来我觉得《天龙八部》的三个难兄难弟简直是衰神附体,他们都有着一个坑儿子的爹,而他们的爹还喜欢坑彼此的儿子。马夫人被段正淳征服又被抛弃后,本就放荡成性的她对这世上的男人更没了幻想,她喜欢上了征服男人,享受男人们对她俯首称臣的快感。所以当她遇上萧峰应该是欣喜若狂的,他不同于那些庸俗懦弱色上心头的男子,他自有一番气度,凛然不可侵犯,便更激发了她的占有欲和征服欲,她渴望拥有这个男人来填充内心的空虚和虚荣。


可萧峰愚钝,他在情之一字上别说比不上老前辈段正淳,连小弟段誉都不如。他看不破马夫人低眉浅笑后的张牙舞爪,更低估了一个女人的毁灭心理。所以他被马夫人使计离开了丐帮成了武林上的丧家之犬,更被马夫人设计着重伤了阿朱失去了爱人。萧峰始终玩不过马夫人,因为他是英雄,所以他太过坦荡荡也太过自信。他洞察不了人心,所以即便他查出幕后黑手是康敏,他也理解不了这个女人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


他败给了马夫人,彻彻底底,从头至尾。


而阿紫呢?那个眉眼娇俏却狠戾无情的女孩呢?阿紫始终都是复杂而残忍的,她的坎坷身世让她早早就被灌输了世间丑陋和人心险恶,而她成长环境的单一封闭又让她还带着小孩子的单纯任性。所以她比别人更可怕,因为她的心中没有是非对错,只有亲疏远近,她的世界就是一片白纸,可这白是扭曲而残忍的。萧峰对阿紫的错,错就错在只把她当成恋人的妹妹,把她当成了孩子,却从未把她放在女人的立场上。


他为了阿紫出手对付阴狠毒辣的星宿派众人,更帮着她在星宿派成功上位;他无意伤了阿紫后,后悔不迭,哄着她宠着她百般的对她好;他面对着痛失双眼状若疯狂的阿紫,愿意掏了自己的双眼成全她的世界一片光明。无怪乎阿紫会疯狂地爱着这个男人,她不仰慕他的顶天立地,他的敢作敢当,他的武功盖世,她只是遵从内心“野兽的呼唤”,这个男人带给她致命的安全感,她渴望生生世世和他在一起。


可是萧峰就是这么一个让女子为他生为他死的人物呐!他这一生,本就是为大义生为大义死,即便那小的可怜的儿女情长也全部倾注在了阿朱身上。他无视了其他所有人的爱慕,也承受不起所有人的爱慕。他看不清自己在感情中的位置,更是拎不清阿紫对他的爱。他可以为阿紫去死,即便这不值得,可这更不是阿紫所认为的爱。他每一次用哄孩子的语气来驳斥阿紫对她倾诉的爱意,都成为压垮阿紫精神的至关重要的稻草。


最终阿紫诱得萧峰喝下了所谓的圣水,却得不到他的真心,反而推动了他的毁灭。


襄王无心,神女有梦。萧峰纵然是个大写的英雄,终究败给了小写的爱情。


倘若身世是铸成萧峰死亡的始因,爱情让萧峰之死成为必然,那么耿直则是萧峰自绝的内在因素。拿现下最流行的网络词汇来说,萧峰就是一个大写的耿直的boy,他就像一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勇士,骨气和气节已经超脱于他的生死之外。


萧峰纵横一生,唯一学不会的就是转弯,丐帮驱逐他时,他不会巧言令色卑躬屈膝,挥一挥衣袖便潇洒离去;中原武林对他泼脏水栽赃陷害,他学不来低声下气祈求正道谅解,索性自己查清真相还自己一个清白;耶律洪基对他软磨硬泡,让他领兵南下,他无法面对成长了三十年的沃土,也无法面对有血脉维持的故国,所以他干脆横刀一抹,以极其无赖又极其决绝的方式阻止了一场浩劫。


这让我想起了最近热播的《琅琊榜》里的靖王,他们二人都始终遵从着内心的正道而秉持着坚守,这种人总是令人敬畏又令人厌恶的。萧峰的前半生和靖王的后半生何其相似,他们拥有绝对的力量,所以他们可以追求他们信仰的光明,所以他们的耿直藏在众多美好品质中,迷惑了世人的双眼也赢得了大众的尊重。可当他们萧条败落时,他们的耿直就显得那么显眼,不讨人喜欢,却阻止了他人的窥探。


可是萧峰没有靖王的好运道,萧景琰的好友梅长苏领衔的智囊团可以助他登上至尊宝座,将他的耿直转为政治清明的助力。可萧峰总是倒霉,看看他的两个好基友,虚竹自己跟朵小白花似的,别说推着别人前进了,自己都是各番姻缘造化下被人推着坐上灵鹫宫宫主的宝座;而他钟灵毓秀的三弟呢,聪明才智倒是有,可惜天天纠结在我爱的女人爱我的女人是不是都是我的妹妹这种儿女情长中,于他简直是比二弟还不如的存在。


萧峰自始至终都是在自己战斗,和天斗,和运道斗,和皇帝斗,所以他注定斗不赢。可他是侠者,是英雄,所以他没得退,没得选,他逃脱不了死亡的命运。金庸把他写得愈侠肝义胆,就折磨得他愈狠。就像文天祥的《过零丁洋》里写的那样: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他只是摇曳在国恨家仇里的一颗注定要牺牲的蒲苇,在错误中生,再在错误中亡。


他是个英雄,他也只是个小人物。


那么如果换了金庸其他小说里的人物,又会发生什么呢?


倘若是二货青年郭靖,他虽忠义,但他身边总有个无所不能的“蓉妹妹”替他出谋划策。黄蓉聪慧狡诈啊,她怎么会让郭靖被几方势力逼到如此境地;


倘若是文艺青年杨过,这简直就是开玩笑,什么民族大义,什么身世离奇,怎么比得上他的姑姑重要呢?哪怕是大宋灭了,或者契丹亡了,也挡不了他和姑姑游山玩水的兴致;


倘若是多情青年张无忌,或许会陷入左右为难的地步,但是以他优柔寡断的性子,可能为难着为难着干脆就拍拍屁股跑路了;


倘若是口胡青年韦小宝呢,好家伙,这人口才是恁的好,左忽悠一句,右忽悠一句,两国皇帝干脆同桌喝酒称兄道弟了。


于是终究只有萧峰踏入的是必死之局。可也是他,将金庸笔下中国几千年的牺牲之道侠士之情体现的淋漓尽致,他终究会是最配得上一声“大侠”的那个人。


但是千百年前,终究有这么一个大侠,令我们嗟叹颂咏,也令我们怜惜动容。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