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还水浒一个公道》之人物篇(地囚星旱地忽律朱贵)

 中原高考678 2015-12-09


  


  朱贵的第一次登场是在第十一回,朱贵水亭施号箭一回。为什么要单独为朱贵设一个系列呢,虽然他战功不卓著,智谋不高深,也不出风头,存在感也不强,但是因为他是梁山的首创人物之一,在他的身上我们能很明显的看到梁山派系斗争留下的种种后遗症,这对分析梁山集体的事件(如招安)、派系矛盾非常有必要,我在这个系列也会顺便提一下其他人物,宋万、杜迁等人。作为梁山的骨灰级元老,朱贵最后的排名是第92位,这个明显排低了,宋万还好一点82位,杜迁在后面83位。对于梁山的大排名,已经有很多人做过详细的研究,我也会特意抽出一个专题来说,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网上、图书馆等查一下。尤其是个别人物的排名,我会深入的分析。比如说朱贵,还有后面排倒数第二的时迁等。

  朱贵还没出场的时候,已经被柴进给忘了。柴进向林冲介绍梁山泊的时候,柴进道:“是山东济州管下一个水乡,地名梁山泊,方圆八百馀里,中间是宛子城,蓼儿洼。如今有三个好汉在那里扎寨∶为头的唤做白衣秀士王伦,第二个唤做摸着天杜迁,第三个唤做云里金刚宋万。”你看,本来是四个首领,偏偏不提朱贵,按理说朱贵在四个人中的作用仅次于王伦,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往下分析。即便是后来,阮小五向吴用介绍梁山头领时,也是提了朱贵的名字的,这都说明柴进的不上心(当然了,也是为了情节曲折的需要,但这就有点牵强了)。林冲在朱贵的酒店喝酒的时候,书上写:林冲吃了三四碗酒,只见店里一个人背叉着手,走出来门前看雪。那人问酒保道:“甚么人吃酒?”这个发问其实就是一封生死判决书,了解了客人的情况,朱贵等人再决定下不下手,这是多么可怕,完全是残害无辜嘛!这就是我们印象中的梁山好汉。不知道林冲有没有感到异常,可能一直被迫害的他,也会心有疑虑吧?书上写:林冲看那人时,身材长大,相貌魁宏,支拳骨脸,三叉黄髯,只把头来仰着看雪。这里朱贵还是很魁梧的,老版水浒里面找个老头子来演,可真是赤裸裸的糟蹋小说啊!新版的那个太帅了,总的来看还算说的过去。不过林冲并不在意,他对这个社会一点防备之心都没有,这也是他悲惨命运的原因。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嘛!书上写:林冲叫酒保只顾筛酒。等聊了几句,林冲终于发现,柴进是坑爹啊,什么事都没说清楚,根本上不了梁山。我们说林冲真是够可怜的,连“难民窟”都去不了,这活的也太难了吧。


  很郁闷怎么办呢?书上写:林冲寻思道:“这般却怎的好?”又吃了几碗酒,闷上心来,蓦然想起:“我先在京师做教头,每日六街三市游玩吃酒;谁想今日被高俅这贼坑陷了我这一场,文了面,直断送到这里,闪得我有家难奔,有国难投,受此寂寞!”这段心理活动,真是林冲一直以来的想法,我们可以从这去理解林冲的所作所为,真的是很可怜啊!因感伤怀抱,问酒保借笔砚来,乘着一时酒兴,向那白粉壁上写下八句道∶仗义是林冲,为人最朴忠。江湖驰誉望,京国显英雄。身世悲浮梗,功名类转蓬。他年若得志,威镇泰山东!撇下笔再取酒来。对于现在的林冲,也只剩借酒消除这一条路了,他的诗完全是血泪砌成的啊!值得提一下,最后两句还是说明了林冲对未来的美好愿望的,我们可以联想一下宋江江州写的最后两句:他日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真是有异曲同工之妙,所以为什么最后招安是梁山唯一的一条路,原因就在这,不管是梁山的领导(宋江|卢俊义),还是梁山的管事层(关胜、呼延灼、杨志、林冲等),还是梁山中的普通首领(安道全、金大坚等)都是想有一番作为的,想进入体制内的。只想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有两类人,一类是看破官场的黑暗,不愿委身献媚的(如鲁智深、武松等),第二类是没有任何追求的小人物(如阮氏三雄、李逵等)。这个在招安的系列中我还会详说,暂且打住。


  林冲不知道,就是这一首“反诗”救了自己一命,真是社会处处是陷阱啊!朱贵还挺搞笑,估计是好不容易来条大鱼,还想玩玩?一番扯皮,逗得林冲想揍他,他才赶快亮明身份。朱贵的绰号是“旱地忽律”,忽律是类似鳄鱼的猛兽。但是跑到岸上,就没啥威力了,空有一副吓人的躯壳。我感觉这个绰号最大的隐含是“物不尽其材”,本来是水中的猛兽,放地上就算了,还非给放旱地上。后来上山的活闪婆王定六也是一样的,本来专业是速度,偏偏让去管理酒店。“活闪”就是“霍闪”,也就是闪电,“婆”是“猪婆龙”的简称,就是扬子鳄的别称,倒是和朱贵的绰号很类似,这两哥们应该会有很多话说。朱贵其实是个很有智慧、很有头脑、很能办事、很不错的一个人,但是不管是王伦、晁盖,还是宋江都没有派出什么特殊的任务,王、晁二人时,是没啥任务,接待外宾就是最重要的任务了。宋江的时候,因为朱贵不是嫡系,不但不派重要的任务,连管酒店这样的权利,还被分割了,这个以后再说。所以他的星宿名是“地囚星”,完全被“囚禁”,被束缚起来的,根本施展不了手脚。顺便提一下,梁山108将的星宿名,都是对那个人最精确的缩写,是很有意味的,不是随便取的。扯远了,两人一番交谈,才知道原来林冲是柴进举荐过来的。那汉道:“柴大官人与山寨中王大头领交厚,尝有书信往来。”原来王伦当初不得第之时,与杜迁投奔柴进,多得柴进留在庄子上住了几时,临起身又赍发盘缠银两,因此有恩。”从这可以看出,山寨中的头领王伦和杜迁都是曾经投奔柴进的人,柴进对他们有恩,但是就柴进那个待客之道,我们想知道这个恩情在王伦心中有多重呢?下面会说到。

  到这时候,朱贵的身份才说明,真是“千呼万唤始出来”啊。朱贵说道:“小人是王头领手下耳目,姓朱,名贵。山寨里教小弟在此间开酒店为名,专一探听往来客商经过。但有财帛者,便去山寨里报知。但是孤单客人到此,无财帛的放他过去;有财帛的来到这里,轻财蒙汗药麻翻,重则登时结果,将精肉片为馅子,肥肉煎油点灯。却才见兄长只顾问梁山泊路头,因此不敢下手。”这里有两点需要注意,一、朱贵的任务有两个,充当外界与梁山的联络人兼间谍情报工作,间谍就是有官兵来的消息,立马通知大本营,然后就是某个大商队的到来,好早作准备。二、掌握着梁山一干人等的经济来源。只不过这个经济手段很残忍,轻财蒙汗药麻翻,重则登时结果,将精肉片为馅子,肥肉煎油点灯。这是多么可怕啊,估计有钱的人到了地狱会问:“钱多怪我咯?怪我咯?”这就是我们印象中的梁山好汉。但是朱贵这么重要的人,这么重要的工作,柴进都没提一下,真是不上心啊。随即叫洒保安排分例洒来相待。林冲道∶“何故重赐分例酒食?拜扰不当。”朱贵道:“山寨中留下分例酒食,但有好汉经过,必教小弟相待。既是兄长来此入伙,怎敢有失祗应。”我估计这些酒食在林冲之前也只有宋万吃过,其他人都是丢了命的。睡到五更时分,朱贵自来叫起林冲来。朱贵到水亭上把盒子开了,取出一张鹊画弓,搭上那一枝响箭,觑着对港败芦折苇里面射将去。不说射的准不准,这个臂力还是不错的,证明朱贵还是有武艺的,肯定比宋江强。来了号船,众喽啰簇拥着二人就到了山寨。林冲看岸上时,关前摆着枪刀剑戟,弓弩戈矛,四边都是擂木炮石。看来王伦是日夜担惊受怕,生怕官府来打他,枕戈待旦的守着,防御措施都准备好了。



  
  白衣秀士王伦

  朱贵引着林冲来到聚义厅上,中间交椅上坐着一个好汉,正是白衣秀士王伦;左边交椅上坐着摸着天杜迁;右边交椅坐着云里金刚宋万。三个草莽无能之人,竟然也有这么大的派头,而我们的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呢?朱贵、林冲向前声喏(re)了。顺便提一下,“唱喏”是指见面打招呼的一连串的动作,比如过年时两人见面,拱手施礼说:“新年好!”,这一全套的行为(施礼加打招呼)叫“唱喏”,不是说非得口中喊出“诺”(nuo),再说发音也不对啊!我看很多电视剧导演都是这么设计的,估计都不看历史的,大家可别误解了,那都是一群只想赚钱没文化的土豪。继续说,林冲立在朱贵侧边,扣扣索索,手足无措,又不敢吱声。我们的天雄星好可怜啊,有点像去邻居家怕生的孩子,他不知道对面的三个人都不够他一脚踹的。朱贵介绍了林冲的基本情况,估计他心里也很高兴,看,我让山寨的实力大增啊,我引进了一个重量级人物。林冲怀中取书递上。林冲的心一定是忐忑的,他不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王伦接来拆开看了,便请林冲来坐第四位交椅,朱贵坐了第五位。可怜的朱贵,即便是自我感觉立了大功,但是没啥奖赏,还是在宋万、杜迁两个啥活都不干的人之下,甚至在刚来的林冲之下,估计得郁闷一阵了,不过接下来的事他更郁闷了。王伦一面叫小喽罗取酒来,把了三巡,动问:“柴大官人近日无恙?”这个鲍老师说的很好,王伦这个有眼无珠的人,根本不在乎人才,他在乎的是人情,要是搁大点说曹操,小点说宋江身上,早拉着手促膝长谈了。林冲也没办法,老老实实的交代柴进的事。这个时候柴进对王伦的恩情就该发挥作用了,什么作用呢?王伦动问了一回,蓦然寻思道:“不若只是一怪,推却事故,发付他下山去便了,免致后患。只是柴进面上却不好看,忘了日前之恩。如今也顾他不得!”你看,原来这恩情没什么鸟用,柴进做人也够失败的了,估计宋江知道都能笑尿。


  王伦非要赶林冲下山,说的理由也很扯淡,缺房缺粮完全站不住脚。眼看林冲这么可怜,朱贵作为介绍人也得帮一把啊。朱贵见了便谏道:“哥哥在上,莫怪小弟多言。山寨中粮食虽少,近村远镇可以去借;山场水泊,木植广有,便要盖千间房屋却也无妨。这位是柴大官人力举荐来的人,如何教他别处去?抑且柴大官人自来与山上有恩,日后得知不纳此人,须不好看。这位又是有本事的人,他必然来出气力。”朱贵说了三点,一,粮草、房屋不是问题,你说的理由站不住脚。二,柴大官人的恩情你可不能忘了。三,林冲是个有本事的人,留下他对山寨有好处。从这也能看出,梁山人马如果不走出去(招安或者造反),那注定是坐吃山空,不光住的地方难以提供,就连粮食也是大麻烦(这个下文说的很多)。可惜汪伦的小心眼,朱贵没算到。最后还是杜迁、宋万两人也出面说情,王伦实在是没法反驳,让林冲纳个投名状才能入伙。这也能看出,虽然朱贵比宋万二人能干得多,但是不受王伦的待见,王伦不听他的(这也是朱贵座次偏低的原因)。下面的事情我在林冲、杨志的系列里会详细的说。


  这样一推,杨志走了,林冲就入伙了,书上写:王伦自此方才肯教林冲坐第四位,朱贵坐第五位。可怜的朱贵啊,估计郁闷的要咬门板吧?即便是来一个首领不待见的人,还是坐在自己上面,那怎么会有出头之日呢?果然等到晁盖一伙人上山,十一位头领,朱贵还是第十一位,依旧是最后一个,估计朱贵心里是五味杂陈,已经彻底失去了生活的希望了。书中还有个搞笑的细节,老大王伦刚被杀,晁盖的一个举动把杜迁、宋万差点吓尿,不过以晁盖老实敦厚的性格,可能真的是礼貌的谦让。书上写:林冲只得坐了第四位。晁盖道:“今番须请宋,杜二头领来坐。”杜迁,宋万,那里肯坐,苦苦地请刘唐坐了第五位。闲话少说,后来朱贵多次探得过往客商的准确消息,向山上汇报了很多有用的信息,头领们下山打劫也获得了很多财物。但是即便是朱贵的功劳,貌似也没特别的奖赏,朱贵真是郁闷到死啊,按《举起手来2》里面的话说就是,越活越抽抽了。

  这样抽抽的生活还要一直下去,直到白胜上山后,终于由倒数第一变成倒数第二了,不知道朱贵会怎么感谢白胜。后来梁山大排名的时候,立了大功的时迁却排在倒数第二,估计是宋江不喜欢偷盗的人吧,他认为好汉应该是抢的,偷的太猥琐了,也可能是施耐庵有这样的想法。不管怎么样,朱贵心里面是开心多了,原来被比他命差的人还有啊。估计朱贵会对时迁说,哥们不要郁闷,实在要是郁闷的话就跟哥说。时迁很高兴,竟然还有人关心他。然后朱贵说,哥以前经常郁闷,可以教教你怎么郁闷着活。后来时迁和朱贵都接到了同样的烂摊子——和李逵共事,两人的共同话题应该更多了。


  按理说宋江因为写反诗快要被杀头的时候,要不是朱贵发现了戴宗身上的书信,报告给了晁盖,宋江早就死翘翘了,这对宋江也算是有救命之恩了。可惜宋江贵人多忘事,对这事提都没提,还是一味的打压,谁让你是元老级人物呢?这就是政治,朱贵也只能偶尔看上天上的星星,想一下王伦,毕竟那个时候虽然是倒数第一,还是排第四啊。不过朱贵还是很有种的一个人,虽然身份很憋屈,但他活的还是很快乐的,估计根本没把排名放心里,上面说到的种种只不过是我的猜测罢了,好汉的思维和我们普通人应该是不一样的,大家可以自己去揣摩。当时救醒了戴宗,戴宗便喝道:“你是甚人?好大胆,却把蒙汗药麻翻了我!如今又把太师府书信擅开,拆了封皮,却该甚罪?”朱贵笑道:“这封鸟书,打甚么要紧急!休说拆开了太师府书札,俺这里兀自要和大宋皇帝做个对头的!”朱贵的话真是梁山的灵魂级回答啊,要志气有志气,要嘲讽有嘲讽,要不屑有不屑,不过也是要多愚蠢有多愚蠢,要多无知有多无知,但这话说的真是有强盗范儿!其实朱贵的作用是很大的,相当于守卫关隘的大将。我们都知道唐朝时虽然长安是京师,但是真正重要的是潼关的守卫,尽管官职不及长安的官员高,但是作用却是不可忽视的。


  为救宋江,去江州劫法场的时候,晁盖带过去了十七个首领,就是所有能打的全过去了,可见晁盖这人真是很义气的,而宋江对比起来就做的太不地道了(宋江系列详细说)。救了宋江,朱贵认识了一个老乡,李逵,他不知道就是这个老乡以后给他带来的只有烦恼,而没有一点老乡的情怀,朱贵也真够悲催的啊!为了接自己的母亲,本来李逵已经一个人下山去了,因为没人愿意和李逵共事,麻烦多的数不完。可是宋江担心李逵有失,就问谁和李逵是同乡,坑爹的队友杜迁出来了,说朱贵是。估计朱贵心里也是千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这么个不好照顾的主,我去不就是给他擦屁股吗?弄不好还连累自己,真是坑啊!但是没办法,服从领导安排吧,于是朱贵就一边感叹命运的不公,一边骂着杜迁,就去追赶李逵去了。临行前,朱贵还担心自己的工作,宋江道:“这个看店不必你忧心,我自教侯健,石勇,替你暂管几时。”这是个一箭双雕的好计策啊,宋江正好借此弱化一下梁山元老级别人物的权力。后来梁山108将凑齐的时候,朱贵是和杜兴两个人管南山酒店的,本来还是总店长,一下变成了四个分店之一的,其中一个部门经理,这搁谁不郁闷都是说不过去的。其实和李逵下山最好的搭档是戴宗,一、戴宗和李逵关系很熟,两人很好沟通。二、戴宗会神法,能制住李逵。这两点恰好是朱贵都不具有的,朱贵去不去都没有什么影响的,李逵又不会听他的。后来李逵喝酒,朱贵也不敢阻拦,嘱咐他走大路,李逵也不听,没办法打又打不过,真是接了一个又窝心、又闹心、又操心的苦差事。后来燕青和李逵出差的时候,李逵倒是服服帖帖的,不知道朱贵会不会后悔没有学小厮扑?苦差事都给朱贵,喝酒享乐却没朱贵的事,举个例子,打破祝家庄,梁山集体设宴痛饮,只有朱贵还在酒店忙活,这才有雷横上山的消息传到山寨,这朱贵也真够悲催的。

  这样抽抽的生活还要一直下去,直到白胜上山后,终于由倒数第一变成倒数第二了,不知道朱贵会怎么感谢白胜。
  -----------------------------
  其实现实生活一直都是这样子滴,朱贵现象非常普遍,在一些单位、一些机关、一些企业(大多数)都是旧人坐冷板凳,领导换了一茬接一茬,但是老人就此被人遗忘。
  就像一首老歌“谁知道角落这个地方,机遇已将你久久遗忘。。。。”。因为这是一个“情网”滴社会,现实的社会。干活的人是没有本事的,老实人才干活呢,有本事的人都围在领导的身边团团转,领导的眼睛、领导亲信的眼睛永远盯在身边人的身上。
  朱贵的杯具就在于离梁山泊太远了,其实这也并不是杯具,只是一种现实,朱贵的主要工作是打探山下消息(最初包括接待,后来都有了收集信息和接待工作都有了分工),另外梁山作为江湖好汉集聚的地方,主要的还是凭江湖名声、凭自身武力和谋略来确定地位,即便某个头领在上山之后寸功未立,但是只要在江湖上名头响亮,他在落草后的排名就不会太低。这个现象在实际的农民起义中是非常普遍的。
  朱贵排名倒数第二,但是待遇应该和其他头领差不多,而且外快明显比其他头领多一点,还不会冒上阵杀敌的危险,估计冷兵器时代,朱贵上战场挂掉滴几率还是非常大的。而且作为好汉这些还需要斤斤计较吗?阮小五说滴好:大块分金银、异样穿衣服、成瓮吃酒、大块吃肉,如何不快活!”
  梁山伯因为朱贵的存在显得在所有的山寨中更加气度不凡,更加江湖气重。尽管看书的人都轻视王伦,但从梁山泊的防御来看,王伦是不愧称为白衣秀士的。水浒有好多处写的好的地方,拳打镇关西、大闹五台山、火烧草料场、雪夜上梁山、景阳冈打虎、血溅鸳鸯楼。。。。
  朱贵是梁山更加江湖。

  果然李逵真不是个让人省心的主,因为打死了四个老虎,被沂水县人当成了英雄。等李鬼老婆认出是李逵的时候,立刻身份一转变成了囚犯了,被曹太公的麻药麻翻后,绑在了板凳上。知县随即叫唤本县都头李云上厅来分付道:“沂岭下曹大户庄上拿住黑旋风李逵。你可多带人去,密地解来。休要哄动村坊,被他走了。”可惜这沂水县是个小去处,如何掩饰得过。朱贵打听到消息,立马和兄弟朱富商量。书上写:朱富道:“大哥,且不要慌。这李都头一身好本事,有三五十人近他不得。我和你只两个同心合意,如何敢近傍他?只可智取,不可力敌。李云日常时最是爱我,常常教我使些器械。我却有个道理对他,只是在这里安不得身了。今晚煮三二十斤肉,将十数瓶酒,把肉大块切了,将些蒙汗药拌在里面,我两个五更带数个火家,挑着去半路里僻静等候,他解来时,只做与他酒贺喜,将众人都麻翻了,放李逵,如何?”笑面虎朱富果然名不虚传啊,就这样把自己的恩师,所有的光明前途给葬送了,这种人真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所以他的星宿名是“地藏星”,恩将仇报应该就是这样的了。不管你对他多么的好,他都把邪恶藏在心里,一旦有机会对自己有利,出卖、背叛、诬陷那是呼之欲出,急不可耐。



  
就这样最信任的、最亲切的徒弟把自己给害了,青眼虎李云的眼睛估计气的都翻白眼了。李云的星宿名是“地察星”,作者就是想在他身上探察人心,探察人性,探察社会。书上写:李云寻思了半晌,便道: “贤弟,只怕他那里不肯收留我。”朱富笑道:“师父,你如何不知山东及时雨大名,专一招贤纳士,结识天下好汉?”李云听了,叹口气,道:“闪得我有家难奔,有国难投!只喜得我并无妻小,不怕官司拿了。只得随你们去休!”就这样,一个老实本分,又有身份、有本事的都头被朱富给逼上梁山了。到了梁山,李云的任务就一直是修葺房屋了,这巨大的反差让李云如何接受的了,即便是偶尔打仗出征,也就是个打酱油的,这个生活已经不能用语言来形容了,总之是很惨!后来梁山大排名,李云在第九十七位,而陷害师父、不讲义气、毫无本事的朱富是第九十三位。以李云的本事、功夫和职位,这个排名真是太低了,原因就是他不是宋江的嫡系,顶多算是朱贵的人。而朱贵自己过得还很憋屈呢,哪有心情管李云?后来准备拉拢韩伯龙上山,也算是立个功,却被李逵给砍死了。紧跟李云的是没面目焦挺,这个也是没有门路,靠李逵上山的人,但是他的本事却在李逵之上。我们可以想象没有人脉、没有朋友、没有知己、没有人赏识的李云,在梁山过得是多么的窝囊,他会多么怀念以前的生活,多么痛恨朱富这个“爱徒”啊!或许他和焦挺也能聊在一起吧!

  即便是陷害师父,朱富也是坦然一笑,谈笑风生间,隐含的就只有李云心中默默淌的血和泪。真是“你伤害了我,还一笑而过”。

  

不管是怎么样的心情,怎么样的遭遇,怎么样的命运,大家都是殊途同归,踏上了招安的道路。本系列提到的这些人中,只有李云是坚定的招安派,其他人都是反对派。但是大家的结局都一样,全部死在了征方腊的战争中。等到打歙州的时候,却说王尚书正走之间,撞着李云,截住杀。王尚书便挺枪向前,李云却是步斗。那王尚书枪起马到,早把李云踏倒。李云的这一生真是悲惨啊,他和林冲一样被最信任的朋友所陷害,一样是孤苦无依,一样是客死他乡,好在林冲还能纵马驰骋疆场,而李云只能与泥瓦为伴,刚要立功却殒命沙场,真是没有最惨,只有更惨啊!顺便提一下,马军在步军看来,就像是机关枪对步枪,除非很牛叉的人,不然根本不是对手。像鲁智深、武松都是可以直面骑马的将领的,李逵也行,因为他砍得快(专砍马腿),真是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啊!不过没了板斧,李逵也就是个力气大的莽汉,即便在地煞星中也就是中等的武艺。当然了,没了青龙偃月刀,关二爷的武功也会降下几个档次,所以是不能排除武器论武艺的。


朱贵相比李云来说,死的又窝囊些(毕竟战死沙场对于军人来说也是很光荣的)。打下杭州城的时候,城内瘟疫盛行,朱贵也病倒了,最后不治而亡,期间肯定还饱受病痛的折磨,不知道他在病床上会想些什么?在他的心中,王伦、晁盖、宋江谁才是真正的大哥?可能朱贵根本不在乎这些,毕竟都是手足兄弟,毕竟都是风风火火的好汉,朱贵也是兢兢业业的做好自己的事情,不管分配什么样的工作,他都保证完成任务。作为梁山骨灰级的元老人物,朱贵也是小心翼翼的呵护着梁山,呵护着众兄弟共同的家,呵护着人间的最后一片乐土。我所说的这些都是结合人物和事情,进行的合理的想象,大家可以区分理解一下,毕竟原著中没有说。大哥朱贵病倒了,陷害师父的朱富也被作者摆了一道,真是因果循环啊。由于朱贵等六人在杭州患体未痊,不能征进,就拨穆春、朱富看视病人。后来穆春平安归来,没有患病的朱富却被传染而死,真是很搞笑的死法啊!不知道他这个“笑面虎”能不能一直笑下去?在不用为生存而担忧的阴间,朱富该如何面对李云的质问?当然了,也有可能朱富去的是地狱,碰不到李云。

  如果说朱富的死是作者在开个玩笑,杜迁、宋万的死,作者就是有意安排了。打方腊第一战(攻润州城),宋万就倒下了。书上写:宋江点本部将佐,折了三个偏将,都是乱军中被箭射死,马踏身亡。宋万死的悲惨,五百年前一家,同为姓宋的宋江却没有太悲痛。宋江道:"我等一百八人,天文所载,上应星曜。当初梁山泊发愿,五台山设誓,但愿同生同死。今日方渡江,又折了我三个弟兄。想起宋万这人,虽然不曾立得奇功,当初梁山泊开荆之时,多亏此人。今日作泉下之客!"宋江现在是义薄云天,情深义重,这话说的也是实话,只是对一个已经逝去的人来说,又有什么用呢?当初排位的时候怎么没有稍微考虑一下。第一战宋万死了,他的老搭档杜迁却死在了最后一战。攻打歙州清溪县的时候,杜迁马军中踏杀。杜迁的星宿名是“地妖星”,宋万的星宿名是“地魔星”,正对应引首中洪信放出的“108个妖魔”,他们就是梁山的代表,他们就是普通民众的化身,他们就是当时社会的真实体,他们就是梁山!杜迁的绰号“摸着天”,应该也是作者希望民众能摸到青天,逃脱乌云覆盖的美好愿望吧!至于宋万的“云里金刚”,应该就是广大劳苦大众的“侠”的思想吧,当现实中没有人来帮助我们脱离苦海,没有大侠行侠仗义,劫富济贫,我们心中唯一能寄托的也只有金刚、神仙、佛了。



  
  地魔星云里金刚宋万



  
作者设计两个元老的死贯穿整个战争,其中的内涵不言而喻,他们就是梁山的形象代言人,他们死了,梁山也就再也没有了,好汉也没有了。即便是活下来的人,也没有了脾气,没有了斗争,没有了反抗,有的只是逆来顺受(像宋江、卢俊义等),有的只是遁入空门(像公孙胜、戴宗、朱武等),有的只是归于平凡(像阮小七、柴进等),还有的甚至委曲求全(如蔡京门下的萧让,书吏角色,小王都尉府中的乐和,也就是一个小丑的角色)。虽然他们最后寿终正寝,但是梁山的魂已经完全丢了,他们已经不是梁山好汉了。所以我感觉梁山的悲剧并不是兄弟们十有七八死在了他乡,而是最后所有反抗强权的精神和力量都消失不再了。为什么宋江临死前杀掉李逵很招人厌恶?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功成名就了,已经可以证明招安的政策是对的了,朝廷规定:正将偏将,各授名爵。正将封为忠武郎,偏将封为义节郎。如有子孙者,就令赴京,照名承袭官爵;如无子孙者,敕赐立庙,所在享祭。就是因为李逵是梁山最后的一丝精气神,而宋江亲手把梁山给葬送了,这才是宋江的错。但是话说回来,宋江也很无奈,因为兄弟们用血和泪换回的名声,不能让李逵一个人给全部破坏了,这个我在后续系列会多次论述,不再多说。我们说社会什么时候是黑暗的,就是让生活在其中的人有很多无奈,有很多不得已,有很多舍不得的时候。读《水浒》千万不要当成是故事会去读,一定要结合社会,结合现实,多思考,这是我的希望,当然肯定也是作者的希望……

关于一两银子合现在人民币多少钱,不太好说,我看有的是参照北宋末年米价合三百元,这个不太合适,要是按馒头价格,一两银子合现在一千元了,按酒的价格,又是不一样了。现在物价上涨,价钱虽然不高,但是购买力很小。比如一件衣服500元,也不是很贵,但是工资就两千,这就无法换算了。我们要说的是《水浒》中的一两银子,不是北宋历史上的一两银子。事实上,《水浒》里面的物价和作者施耐庵所处的元末明初更贴近,而不是北宋。所以我们没必要按哪个朝代去换算,就事论事,小说就是小说,就拿原著里面的例子来说明一两银子的份量。比如说五两银子能干什么,一、鲁智深定制了一个上好的禅杖。二、郓哥和他父亲半年的生活费。三、文中也提到“五两银子如何不盘缠得三五个月”。四、黄泥岗白胜卖的一桶酒五贯钱,也就是五两银子。……等等。我们就拿书中的例子来说明购买力,不要去换算,没那个必要,也不准确。当然了还有很多例子,周通见了老汉女儿,撇下二十两金子,一疋红锦为定礼。林冲一千贯买了一把上好的宝刀。等等……



  顺便提一下,《水浒》中的很多人物宋徽宗、高俅、宋江等虽然属于历史上的人物,但是在这本书中,在小说里,完全不是一个人。大家要是看书,就不要老是和历史上的东西扯得太紧,因为很多地方会显得很混乱,容易出现错误。小说是小说,历史历史,还是不要混为一谈。这和《三国演义》有很大的区别,《水浒》是只有少数人物是以历史人物为原型,具体事件和历史上的事件很难联系在一起,所以大家要有清醒的认识。比如关羽用的青龙偃月刀,马镫是在西晋发明的,这是根据出土的文物鉴定的,三国的时候不会有大将使用长兵器的,双手握兵器,在马上不稳当,容易掉下来。三国作战时应该还是以战车为主,《三国演义》里面写的很多东西只是作者所在的朝代(元末明初),就像现在拍抗日剧恨不得把洲际导弹也加上,道理是一样的(例如电影智取威虎山的机场探照灯,闪瞎观众的眼啊)。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