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还水浒一个公道》之人物篇(天贵星小旋风柴进)

 中原高考678 2015-12-09


  
柴进的出场是在第九回,柴进门招天下客一回。和宋江一样,同样是仗义疏财的人,为什么两人的江湖地位千差万别,我们来分析一下。柴进的家境比宋江富裕的多,所以他的星宿名是“天贵星”,一是他身份高贵,二是他家里富贵。


  从林冲的吆喝中,引出柴进的个人情况来。书上写:店主人道:“你不知;俺这村中有个大财主,姓柴,名进,此间称为柴大官人,江湖上都唤做小旋风。他是大周柴世宗子孙。自陈桥让位,太祖武德皇帝敕赐与他“誓书铁券”在家,无人敢欺负他。专一招集天下往来的好汉,三五十个养在家中。常常嘱付我们酒店里∶‘如有流配的犯人,可叫他投我庄上来,我自资助他。’我如今卖酒肉与你吃得面皮红了,他道你自有盘缠,便不助你。我是好意。”从这可以看出,柴进资助别人的力度是非常大的,本身这么高贵的人,还愿意给你银子,这是个很大的荣耀了,俗话说就是给你城门大的脸了。但是从这一段话中,我们也可以看出,柴进是普遍撒网,却不捞鱼,有点施舍的味道,让人感觉不到是在和他真心交朋友。这就和宋江有本质的区别了,所以他是“小旋风”,一阵风过去,啥都不记得了。而宋江是“及时雨”,这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嘛,给人的印象也不一样。结果就是柴进花了不少钱,也出了不少力,操了不少心,但是没人感激他。最典型的就是武松,后面宋江那个系列还会说。举个例子,一个人平时不缺钱,但是老给你借五百,一千的,虽然你也很烦,但是他还是不停的借,等他家里哪个人有病急需用钱的时候,如果你还是借一千,而另一个借了一万,那他会很感激第二个人,而说你不重义气。实际上,你前后借的钱比一万多得多,但是没在最合适的时候,所以事倍功半,这就是人情。宋江是《水浒》中最会做人情的人,即便是以伤害别人为前提,还能把人整的心悦诚服,如秦明等。而柴进、晁盖等人恰恰是不会做人情的,所以他们两个在宋江面前经常打“败仗”,这个分析宋江高深莫测的心机的时候,会详细说一下。值得一提的是,柴进作为前朝皇族的子孙,敢这样明目张胆的结交流亡之徒,在封建社会可是犯大忌的,很容易引起别人的误会,告他意图谋反复国,柴进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所以柴进这样的人只能生活在小说中,现实中如果有这样的人,真是二傻、白痴加弱智了,肯定早就被砍头,诛灭九族了。

说的有点多,书上写:林冲听了,对两个公人道:“我在东京教军时常常听得军中人传说柴大官人名字,却原来在这里。我们何不同去投奔他?”这柴进的名声可比宋江大的多啊,所以江湖好汉们都来投奔,宋江、武松都是,但是来了之后就改变看法了,原因往下看。林冲三个人到了柴进的大庄园,估计也是一番惊叹、羡慕、嫉妒,于是拱手一问。庄客齐道:“你没福;若是大官人在家时,有酒食钱财与你,今早出猎去了。”这就是柴进的不对了,你毕竟在家的时间少,如果有慕名而来的好汉,好不容易找到你,还被你不热情的门客给打发了,岂不是徒增仇恨吗?如果是宋江,绝对会安排弟弟宋清先在家招待着,等他回来再说话(如石勇),这就是差距,这也是由身份决定的待人方式。书上写:别了众庄客,和两个公人再回旧路,肚里好生愁闷。不愁闷不可能啊,满怀热情的来拜访,到门口被泼了一盆冷水。不过还好,回来的时候正好遇到柴进打猎回来。一番交谈,柴进才意识到差点错过一个好汉。那官人滚鞍下马,飞奔前来,说道:“柴进有失远迎!”就草地上便拜。林冲连忙答礼。虽然林冲现在名不副实,还不是个好汉,但是他的名头确实是好汉的名头(八十万禁军教头),有点像鲁智深看史进的长相,就这样在心中评为了好汉。那官人携住林冲的手,同行到庄上来,那庄客们看见,大开了庄门。柴进还是很有礼貌的,那些刚才冷冷的庄客们这时态度也是180度大转弯啊。一番畅谈,也就是互相吹捧了几句,俩人都很兴奋,情绪越来越高涨,渐渐的到正题了。柴进便唤庄客叫将酒来。不移时,只见数个庄客托出一盘肉,一盘饼,温一壶酒;又一个盘子,托出一斗白米,米上放着十贯钱,都一发将出来。这个场景,怎么看都像是别人来借钱、讨钱的,完全不是朋友间的救济,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小时候,有上门要饭的人,我们是怎么对待的。应该说柴进一直都是这样干的,庄客们也都习惯了,但是这次的客人不一样,柴进也很大方,认为应该多给点。柴进见了道:“村夫不知高下!教头到此,如何恁地轻意!快将进去!先把果盒酒来,随即杀羊相待。快去整治!”就是说这次不像以前来的“要钱的”(虽然林冲也是来要钱的),不能简简单单的给钱打发走,还得管顿饭。林冲起身谢道:“大官人,不必多赐,只此十分彀了。”柴进道:“休如此说,难得教头到此,岂可轻慢。”柴进的口气就完全是主人待客,毫无朋友间平等的感觉在,他一直是高高在上的,所以他交不到真心的朋友。这和鲁智深和泼皮们的席地而坐,大家对比一下,也能略窥一二,为什么大家喜欢和鲁智深而不是柴进交朋友?事实上,即便是到最后,柴进也没有一个真正的朋友。


从早晨聊到晚上,书上写:吃得一道汤,五七杯酒,只见庄客来报道:“教师来也。” 柴进道:“就请来一处坐地相会亦好。”林冲起身看时,只见那个教师入来,歪戴着一顶头巾,挺着脯子,来到后堂。林冲寻思道:“庄客称他做教师,必是大官人的师父。”急急躬身唱喏道:“林冲谨参。”那人全不睬着,也不还礼。从这一段话,我们能看出林冲的谨慎、谦卑,这也是很应该的礼节行为。但是洪教头的做法就太不礼貌了,歪戴着一顶头巾,挺着脯子(这盛气凌人的样子,一看就不是善茬),本来就是“吃软饭”的,见了主人,一点都不知道收敛,这实际上是不尊重主人嘛。下面对林冲的全不睬着,也不还礼,既是羞辱了林冲,也是打柴进的脸。相比宋江,柴进也真够倒霉的,老是碰到这么不懂事的客人,后面的武松也是,这和他网撒的大有关系,门招天下客,自然鱼龙混杂,各色各样的人都得有。我们说如果你有海纳百川的胸襟,那倒也无可厚非,像战国四君子一样,可偏偏身份高贵的柴进眼里又容不得沙子,这就导致了很多人得了便宜还卖乖,吃了你的还骂你,洪教头就是其中一个。书上写:柴进指着林冲对洪教头道:“这位便东京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林武师林冲的便是,就请相见。”林冲听了,看着洪教头便拜。那洪教头说道:“休拜。起来。”却不躬身答礼。柴进看了,心中好不快意。林冲拜了两拜,起身让洪教头坐。洪教头亦不相让,走去上道便坐。柴进看了,又不喜欢。今天的洪教头是打算彻底把柴进惹烦了,按理说林冲没必要向他一直施礼的,大家都是客嘛,而且林冲的名头也比洪教头大的多,本事更大,这次洪教头才是给脸不要脸。可是他自己没意识到,书上写:林冲只得肩下坐了。这事搁李逵、武松身上,早就开打了,但是林冲还是忍着,老实人啊。见林冲好欺负,洪教头便问道:“大官人今日何教厚礼管待配军?”这话很无礼,很过分,很自大。柴进也听不下去了,柴进道:“这位非比其他的,乃是八十万禁军教头师父,如何轻慢!”这时候,按武松被潘金莲调戏时的心理,柴进心中早有五六分不快了。洪教头道:“大官人只因好习枪棒,往往流配军人都来倚草附木,皆道我是枪棒教头,来投庄上诱得些酒食钱米。大官人如何忒认真!”原来洪教头对柴进一肚子怨气啊,这就能理解一直的无礼了。洪教头认为柴进是谁都容纳,连犯人都能相待,自己堂堂枪棒教头,是个有能力的人,却被当成诱骗钱米的,你想能不郁闷吗?这个“诱”字用的非常好,看来柴进一直以来都是施舍完钱,别人就走,呆的时间长了,他就烦了,洪教头、武松都是赖着不走的人,所以柴进对他们的招待就慢慢地不周到了。


林冲听了,并不做声。柴进才不管你怎么抱怨呢,早就不耐烦你了。柴进便道:“凡人不可易相,休小觑他。”就是说你一个凡人,知道什么啊,人家可比你强多了,至少不会赖着不走。洪教头怪柴进说“休小觑他,”便跳起身来,道:“我不信他!他敢和我使一棒看,我便道他是真教头!” 这一肚子怨气得撒出来啊,得让柴进看看自己的真材实料,让柴进自己感到羞愧。柴进一听,高兴的直蹦,正想折一折你的狂傲,你自己撞到枪口了。于是,柴进大笑道:“也好,也好。林武师,你心下如何?”林冲一推辞,洪教头就更得寸进尺了,因此,越要来惹林冲使棒。柴进一来要看林冲本事,二者要林冲赢他,灭那厮嘴。起身道:“二位教头,较量一棒。”林冲还是想的比较多,不敢出手,柴进会意,便道:“此位洪教头也到此不多时。此间又无对手。林武师休得要推辞。小可也正要看二位教头的本事。”一方面是给林冲吃定心丸,另一方面也说明柴进喜新厌旧的速度忒快了吧,还来没多久呢就给扔一边凉快去了,洪教头心里不郁闷那还怪了。下面的内容,完全是三个人内心情绪的发泄,就不逐条分析了。这时林冲只是壮了胆,还没有完全放心的去打,等柴进把他枷取了,林冲才彻底明白柴进的意思,也就下定决心了。柴进乃言:“二位教头比试,非比其他。这锭银子权为利物。若还赢的,便将此银子去。”这可真是打脸的时候用上了板子,没出银子时,打输了可以说是切磋武艺,现在打输了,那可完全是颜面扫地啊,而且完全把两人当罗马场的角斗士了,柴进这干的也很不地道,毕竟是客人嘛!不知道林冲会不会感到伤自尊,洪教头是感觉到了。但是柴进没想那么多,书上写:柴进心中只要林冲把出本事来,故意将银子丢在地下。二人的起势也很有趣,有点像李小龙截拳道标志性的起势,在这主要是渲染气氛,未动手先唬人。打斗就很简单了,很随意的林冲就赢了,柴进大喜,叫快将酒来把盏。众人一齐大笑。洪教头羞惭满面,自投庄外去了。林冲不再受委屈了,柴进也出气了,但我打包票,柴进把洪教头给得罪了,日后若洪教头在背后捅一刀,那是完全说的过去的,柴进又干了一次出力不讨好的事。下面的内容,我在林冲系列已经讲过了,不再赘述。


再一次登场就是第十一回,林冲雪夜上梁山。当林冲被一伙人绑在树上,众庄客一齐上。林冲被打,挣扎不得,只叫道:“不妨事!我自有说处!”我们看林冲的故事,始终是压抑的,因为林冲一直是很可怜的,偶尔的反抗也只是灵光一闪,他的性格决定了一生屈辱的命运。好歹好人又遇到了贵人,林冲看时,不是别人,却是小旋风柴进;连忙叫道:“大官人救我!”
  柴进道:“教头为何到此被村夫耻辱?”林冲道:“一言难尽!”柴进的庄客是被当村夫看待的,相比之下,燕青本身也是庄客,却被卢俊义当儿子抚养,所以燕青对卢俊义至死不渝的忠诚,这就是做人。两个且到里面坐下,把这火烧草料场一事,备细告诉。柴进听罢道:“兄长如此命蹇!”不光是柴进感叹啊,我们读者也是五味杂陈啊。柴进叫庄客取一笼衣裳出来,叫林冲彻里至外都换了,请去暖阁坐地,安排酒食杯盘管待。林冲只在柴进东庄上住了五七日,由于官府搜捕得紧,如坐针毡,怕连累柴进,于是向柴进请辞。林冲可是实实在在的大好人啊,他是一点害人之心没有,也正是这样,才能引起 读者们的无限同情。伺候柴进回庄,林冲便说道:“非是大官人不留小弟,争奈官司追捕甚紧,排家搜捉,倘或寻到大官人庄上时,须负累大官人不好。既蒙大官人仗义疏财,求借林冲些小盘缠,投奔他处栖身。异日不死,当效犬马之报。”我们也可以想象林冲这时的心情,他还哪有别处可投,根本是走投无路嘛!幸好柴进指出了一个地方,柴进道:“既是兄长要行,小人有个去处,作书一封与兄长去,如何?”林冲道:“若得大官人如此周济,教小人安身立命。只不知投何处去?”从林冲嘴里说出的“安身立命”比从鲁智深口中说出,更让人心酸,更让人难受,林冲真的被害的很惨,他真的活的很不容易,很让人心疼。然后从柴进口中,第一次出现了梁山泊,这个《水浒》中最大的“难民窟”,现在还不旺盛,只有四个首领,可是柴进只提了三个,这可能也是小说的伏笔,欲扬先抑。比桃花山、少华山的人数多一点,七八百个喽啰。林冲也没地方去,就表示非常愿意。然后柴进让林冲冒充他的伴随,跟着他一块打猎,然后出关去。柴进笑道:“我这一伙人内,中间夹带着林冲,你缘何不认得?”柴进挺聪明的,最安全的方法就是别隐藏,大方着来,像刺杀秦始皇的秦舞阳那样事情还没干,胆子先被吓破了,那是不行的。军官也笑道:“大官人是识法度的,不到得肯夹带了出去。请尊便上马。”这个“识法度”在以后的内容中,还会多次出现,讽刺的是,每次出现都是打脸的,等于是提醒读者,这个地方有人知法犯法,大家可以稍微留意下。柴进又笑道:“只恁地相托得过?拿得野味,回来相送。”在人情、银两、礼品面前,法律就是被人人唾弃,任人糟蹋的,这个社会哪还有安全性可言?哪还有平等性可言?送走了林冲,书上写:只说柴进一行人,上马自去打猎,到晚方回,依旧过关,送些野味与军官,回庄上去了,不在说下。


柴进把林冲送出关,书上写:林冲与柴大官人别后,上路行了十数日,时遇暮冬天气,彤云密布,朔风紧起,又见纷纷扬扬下着满天大雪。林冲也真够倒霉的,柴进临走时连匹马都没留下,还得走十数日的路,关键是还下着大雪,我们知道野猪林后,鲁智深还特意整来了一个小车子,不让林冲走路,柴进没想到。只能说,柴进没有鲁智深上心,这也是柴进一直以来待人的缺陷,有始无终,虎头狗尾。林冲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酒店,想吃点东西,喝点酒取取暖,还差点丢了命,这都是柴进考虑的不周到。作为梁山与外界的联络人朱贵,这其实是外人上梁山最重要的一环,因为一不小心就性命不保了,还谈什么上梁山,可是柴进根本没有提。这个黑心的酒店对林冲来说分明是已知的陷阱,可是柴进没说,就变成可怕的未知的地狱了。好在林冲的一首诗救了他,然后林冲就在朱贵的帮助下有惊无险的上了梁山(这一部分在朱贵系列详讲),这样柴进对林冲的帮助彻底的完结了,我们读者感觉其实根本没做到位,送佛送到西,帮人帮到底,柴进没做到,这也是比宋江差一大截的地方,以后再说。



  
柴进的下一次出场就是第二十二回,阎婆大闹郓城县,朱仝义释宋公明一回。这次是柴进和宋江的第一次同时出场,我们就好比较二人做人的差距了。因为宋江杀了阎婆惜,阎婆不肯善罢甘休,扬言要到州里告去,时文斌没办法,只得命朱仝、雷横二人来宋家庄抓宋江,其实也就是做做样子,朱仝把宋江放走后,宋江就首先想到了投奔柴进。宋江道:“我也心里是这般思想。他虽和我常常书信来往,无缘分上,不曾得会。”两个人只是书信来往,我们看看柴进是怎么对待宋江的,宋江又是怎么对待柴进的。到了柴进庄上,报了名字之后,庄客可不是像对待林冲一样的冷淡,立马去通报。书上写:那庄客入去不多时,只见那座中间庄门大开,柴大官人引着三五个伴当,慌忙跑将出来,亭子上与宋江相见。柴大官人见了宋江,拜在地下,口称道:“端的想杀柴进!天幸今日甚风吹得到此,大慰平生渴想之念!多幸!多幸!”这是多大的迎宾礼啊,规格太高,闪瞎众人的眼了。所以宋江有点受宠若惊,宋江也拜在地下,答道:“宋江疏顽小吏,今日特来相投。”这个鲍老师说的很好,宋江骨子里透露着自卑,他是很想进入体制内的,但是他已经做了小吏了,没法做官了。要想做官,只有招安,招安其实是扎根宋江心底的一个想法,不是头昏脑胀时的一时冲动。柴进还以为宋江是来旅游的,一番寒暄。宋江很不好意思,毕竟是杀人犯嘛!宋江答道:“久闻大官人大名,如雷贯耳。虽然节次收得华翰,只恨贱役无闲,不能彀相会。今日宋江不才,做出一件没出豁的事来;弟兄二人寻思,无处安身,想起大官人仗义疏财,特来投奔。”估计宋江也感到很难启齿,说话的声音也小了很多。没想到柴进不以为然,竟然大笑道:“兄长放心;劫遮莫做下十恶大罪,既到敝庄,俱不用忧心。不是柴进夸口,任他捕盗官军,不敢正眼儿觑着小庄。”宋江看他吹这么大,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于是把实情相告。柴进笑将起来,说道:“兄长放心。便杀了朝廷的命官,劫了府库的财务,柴进也敢藏在庄里。”我勒个去,有柴进这样的人在,社会怎么会和谐?这比现在国内的罪犯,都跑外国逃脱惩罚容易的多啊!所有的罪犯,干了坏事的人都有退路,那好人还能平安、自由、放心的生活吗?按理说你一个亡国之君的后代,没说把你灭族,反而对你的子孙优待,这是后朝的仁慈,你应该收敛自己的行为,踏实做人。柴进倒好,不光一点不收敛,反而耀武扬威,四处收拢罪犯,糟蹋法律,影响社会治安,破坏社会和谐,这不等于破坏后朝的统治吗?而柴进就是一个典型的纨绔子弟,风流韵事也是十分的擅长。在随宋江到东京见李师师的时候,李师师说些街市俊俏的话,都是柴进回答,其他人根本不知道。或许燕青也懂一点,毕竟是帅哥嘛!燕青立在边头和哄取笑。

柴进赶不上宋江,一是看人不准,二是的待客方法不周,一只要仔细看水浒就不难看出来,二还真是挺隐秘。
  柴进这样积极和亡命徒建立关系,出事也是迟早的,有人认为之所以高廉敢打柴进,就是因为柴进已经被王公大臣所警惕了。
  -----------------------------
  在王公大臣的眼中,柴进只是一个跳梁小丑,高俅他们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打柴进还是因为争利益的问题,和他什么身份没有关系,不过作者是通过他的皇室身份被欺负,来说明社会的黑暗。

喝的比较多,宋江出来解手,正好撞着武松。我们从武松身上,能很清楚的看到柴进和宋江待人的差别。书上写:那廊下有一个大汉,因害疟疾,当不住那寒冷,把一薪火在那里向。作为宾客,只能在走廊里面烤火,柴进做得也真是够了。武松很憋屈、很郁闷,刚好一肚子气没地方撒去。书上写:宋江仰着脸,只顾踏将去,正在火薪柄上;把那火里炭火都薪在那汉脸上。那汉吃了一惊,惊出一身汗来。那汉气将起来,把宋江劈胸揪住,大骂一句就要打了。庄客赶忙拦住。那个提灯笼的庄客慌忙叫道:“不得无礼!这位是大官人最相待的客官!”那汉道:“‘客官!’‘客官!’我初来时也是 ‘客官!’也曾最相待过。如今却听庄客搬口,便疏慢了我,正是 ‘人无千日好!’”却待要打宋江。这就是柴进待人的重要缺陷之一,不能长久,柴进的意思是我救济了你,给你点银子,你就赶紧走吧,洪教头是这样,武松也是这样,就是赖着不走了,所以柴进的脸面立马就变了。宋江就完全不一样了,这就是两人很大的区别。正劝不开时,柴进到了。柴进说道:“大汉,你不认得这位奢遮的押司?”那汉道:“奢遮杀,问他敢比得我郓城宋押司,他可能!”柴进大笑道:“大汉,你认得宋押司不?”那汉道:“我虽不曾认得,江湖上久闻他是个及时雨宋公明,是个天下闻名的好汉!”柴进问道:“如何见得他是天下闻名的好汉?”那汉道:“却才不说了;他便是真大丈夫,有头有尾,有始有终!我如今只等病好时,便去投奔他。”武松说的话里面有两层意思,我们需要特别注意。一、武松对宋江非常的崇拜,在这里面所有夸宋江的话,其实反过来也是骂柴进的,只不过柴进没听出来。二、宋江的名声非常大,如果不是犯了事,用不了多久会有很多像武松这样的人去投奔他,后面的石将军石勇也是一个。石勇、武松都是先得到柴进的救济,后打算去投奔宋江,虽然都没去成,但是两个人还是把柴进的有施舍味道的恩情(仗义疏财的银子)给忘了,只记得了宋江的恩情(尽管宋江并没有在家里接待二人)。柴进完全是个跳板,大家最后还是要到宋江那,两人做人差距很大啊。


好了,一说是宋江,武松是纳头便拜,跪在地下,那里肯起来。宋江道:“江湖上多闻说武二郎名字,不期今日却在这里相会。多幸!多幸!”柴进道:“偶然豪杰相聚,实是难得。就请同做一席说话。”这个时候,柴进才想起让武松赴宴,真个是屈煞了好汗啊。宋江大喜,携住武松的手,一同到後堂席上,便唤宋清与武松相见。柴进便邀武松坐地。宋江连忙让他一同在上面坐。你看两人的做法,虽然宋江是客人,但是已经不听主人柴进招呼了,开始自作主张了,宋江的反客为主真的是做得不声不响,不温不火,这就是心机啊。宋江对武松是非常喜欢,拉着手进去,还和他一起坐。柴进就很不对了,让武松坐地上,很明显的厌恶的情绪。所以武松很矛盾啊,不知道咋办?书上写:武松那里肯坐。谦了半晌,武松坐了第三位。柴进教再整杯盘,来劝三人痛饮。见了武松,宋江就不想搭理柴进了,后面柴进完全还电灯泡的角色。宋江问武松怎么在这,武松答道:“小弟在清河县,因酒後醉了,与本处机密相争,一时间怒起,只一拳打得那厮昏沉,小弟只道他死了,因此,一迳地逃来投奔大官人处来躲灾避难。今已一年有馀。後来打听得那厮却不曾死,救得活了。今欲正要回乡去寻哥哥,不想染患疟疾,不能够动身回去。”这有两点需要注意,一、武松是逃难到柴进的庄上,已经有一年了,按柴进的耐心,能留你一年已经很不错了。二、武松是想回家看哥哥的,不是去投奔宋江,之所以那么说,完全是为了羞辱柴进。宋江听了大喜。当夜饮至三更。酒罢,宋江就留武松在西轩下做一处安歇。过了数日,宋江取出些银两与武松做衣裳。柴进知道,那里肯要他坏钱,自取出一箱段匹绸绢,门下自有针工,便教做三人的称体衣裳。虽然柴进这时候还在花钱,但是武松已经完全不领情了,现在他只感谢宋江。


这样宋江每天都喊武松一块喝酒,心情好了,病好的也快了。书上写:相伴宋江住了十数日,武松思乡,要回清河县看望哥哥。柴进、宋江两个都留他再住几时。宋江想留按理说不应该,又不是你家,你也是个客人啊,但是这份感情武松能感觉到。柴进想留那就是打自己的脸,话说出来,两个人都感觉很别扭,估计武松心里面也是嘀嘀咕咕。武松相谢了宋江。柴进取出些金银送与武松。武松谢道:“实是多多相扰了大官人!”武松这话也是真话,确实是打扰了柴进,但是他不会对柴进的恩情非常放心上,他只记住了后来的宋江,后面写:武松寻思道:“江湖上只闻说及时雨宋公明,果然不虚!结识得这般弟兄,也不枉了!”。这就是柴进做人的失败之处啊,钱没少花,气也没少受,最后人心还散了,真的是情商很低啊,相比之下,宋江的情商就高的不是一点的事了。柴进给了钱,置办了酒食,宋江还嫌不够,又从自己的腰包拿钱给了武松,其实宋江的钱也有一部分是柴进间接给的(等宋江离开的时候,柴进是一定会送钱的)。然后柴进虽然不送了,宋江还是依依不舍的送武松,一连送了十几里。武松是大为感动啊,便拜宋江为义兄。到此,武松的心完全被宋江给收走了,这个聚拢人心的方法,王伦做不来,晁盖也做不来,只有宋江能做到,所以梁山最大的辉煌是宋江在位时,也只有宋江能一手创造出。临行时,宋江又给了武松十两银子,武松堕泪拜辞了自去。 下面的故事我们就在武松的系列里详说了,不再赘述。


柴进的唯一一次,相对别人也是比较大的一次翻跟头,就是殷天锡的蛮横无理,巧取豪夺。虽然李逵的及时出现,让柴进少了暂时的皮肉之苦,但却为柴进带来了更大的灾难。不过柴进倒依旧是很有自信,我自有誓书铁券护身,你去便是。事不宜迟!李逵一听既然柴大官人这么有自信,那你多保重,我还得留着这颗黑头吃酒呢,于是李逵就去梁山了。顺便提一下,柴进的丹书铁券和历史上的丹书铁券不是一回事的,不要混淆而谈。历史上的丹书铁券是因为赵匡胤夺了周世宗柴荣的江山,感觉对不住柴荣的大力提拔和信任,于是告诫子孙不准对柴进实行连坐、灭族,即使犯了谋反大罪也只处罚罪犯一人,并不是说所有的罪都可以赦免。这个东西是放在北宋皇室的后花园内,一直以来是只有历任皇帝和不识字的小太监一块进去的,也就是怕柴家后代出现柴进这样的人,以此为依仗,胡作非为。只是由于后来靖康之变,女真人南下,这个丹书铁券才得以面世。但是书上的丹书铁券却相当于一块免死金牌,可以赦免所有的罪,可惜当时没有精神病犯法,免除刑事责任的法律。不然的话,找御医给一个精神病判决书,比什么都好使,这也是当时社会法律的漏洞吧。

李逵打死了殷天锡,高廉可不干了。高廉可不听什么丹书铁券,你把我小舅子打死了,媳妇给我闹腾,我能受得了吗?于是就把柴进打得皮开肉绽,鲜血迸流,只得招做令庄客李大打死殷天锡。取那二十五斤死囚枷钉了,发下牢里监收。又抄扎了柴皇城家私,监禁下人口,封占了房屋围院。也是屈打成招的一例冤案啊!高廉就是权势熏天的代言人,这样的人统治社会上层,老白姓注定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戴宗回来报告了柴进的情况,晁盖立马说要去救柴进。而宋江立马就说,哥哥是山寨之主,如何可便轻动?小可与柴大官人旧来有恩,情愿替哥哥下山。这里有两点需要注意,一、现在的晁盖已经不可能不听宋江的了,刚开始打祝家庄的时候,如果晁盖死命反抗的话,还有翻盘的可能。但是现在所有的一切,已经完全被宋江所掌控了,根本没有再翻盘的可能。二、柴进是和我宋江有关系,你一个外人瞎凑什么热闹。然后吴用立马挺宋江,开始调兵遣将。这次比祝家庄时更干脆,晁盖的人中只有一个,可有可无的白胜跟着去了,林冲已经算是宋江的人了,至少是个中立的一个。后来的打仗我就在李逵的系列里面说了,不再赘述。


鲁智深说完,书上写:贺太守听了,气得做声不得,也不拷打,取面大枷来钉了,押下死囚牢里去。作者也不忍心打一下这个大英雄,我们也不忍心鲁智深被打。新水浒瞎眼的导演和编剧,怎么能忍心侮辱鲁智深,不知道心里的肉是什么做的。还好宋江担心鲁智深等人的安危,让戴宗来打探。戴宗回去见了晁,宋二头领,诉说鲁智深因救史进,要剌贺太守,被陷一事。晁盖听罢,失惊道:“既然两个兄弟有难,如何不救!我今不可耽搁,便亲去走一遭!”可能在老实人晁盖的心里一直没有权利的斗争,完全是出于对兄弟的义气,可惜他的一腔热血往往成为一……

等到打破高唐州,救出柴进的时候,书上写:见柴进头破额裂,两腿皮肉打烂,眼目略开又闭,众人甚是凄惨,叫请医生调治。这一下柴进可是丢人丢大了,所以他上了梁山,再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只是甘心当宋江的马仔,虽然没什么大的战功,至少不打仗,不会死。之所以这样说,其实笔者已经把梁山打辽国、王庆、田虎的部分省略了,因为这三十回的语言组织明显掉了一个档次,人物和语言根本不符合,很明显这些都是后人的语气,应该是后人加上去的。总体来说,没有什么太大的文学价值,而且并不能承接上下文,所以我在剖析的时候,就把这三十回一笔带过了,直接忽略了。喜欢热闹的可以看一下,讨论一下武将的武力。说实话,即便是武将的武力高低,书中写的也很混乱,武将的武器都是来回换的(有兴趣者,可以搜百度百科:酆泰)。战争过程一如全书,还是和过家家一样,没有什么曲折的地方。等到征方腊的时候,柴进再这样的养尊处优,自己也感觉挂不住了,毕竟好多兄弟都倒下了。书上写:只见小旋风柴进起身道:“柴某自蒙兄长高唐州救命已来,一向累蒙仁兄顾爱,坐享荣华,不曾报得恩义。今愿深入方腊贼巢,去做细作,或得一阵功勋,报效朝廷,也与兄长有光。未知尊意肯容否?”宋江当然高兴了,你是我的大恩人,身份又高贵,你要是不毛遂自荐的话,我也不好意思差遣你。宋江大喜道:“只恐贤弟路程劳苦,去不得。”柴进道:“情愿舍死一往,只是得燕青为伴同行最好。此人晓得诸路乡谈,更兼见机而作。”柴进也是拼了,为了义气,我什么都不顾了,这矫情的皇室身份我也顾不得了。从这我们能看出梁山好汉们的手足之情,真是感天动地。其他的兄弟也是一样的,所以大家最后虽然都有了官职,但是真正做官的没有几个,因为他们打仗不是为了做官,而是义气深重,不忍分离。当张顺提出要入城内放火的时候,李俊道:“此计虽好,恐兄弟独力难成。”张顺道:“便把这命报答先锋哥哥许多年好情分,也不多了。”就这样,张顺没等李俊通报给宋江,就走上了不归路,因为他想要报答宋江,也就顾不得自己的性命了。张顺死后,宋江几次哭昏倒,吴用等众将亦皆伤感。宋江道:“我丧了父母,也不如此伤悼,不由我连心透骨苦痛!”兄弟情深,这可不是装的,没必要像刘备那样邀买人心,已经是性命攸关的时候了。所以宋江不顾危险,无论如何也要去江边哀悼纪念张顺。其他兄弟也是一样的,大家看一看原著,就不一一列举了。燕青是“天巧星”,他的智慧在《水浒》中绝对是数一数二的,所以柴进也好、宋江也好,都是很信任燕青的(倒是卢俊义不信任,反而一直吃亏到死)。在大军因为连日作战而虚弱不堪的时候,士气已经低落到极点的时候,老版水浒还设计一个雪上加霜的情节,让燕青吹箫继续营造悲伤气愤,真是把燕青的智商和情商侮辱的无以复加啊!


柴进和燕青两个人,凭着优雅的谈吐、高贵的气质、俊朗的面庞、以及拍马屁的本事和礼貌体面的行为,经过层层官吏的喜爱和推荐,竟然到了方腊的宫殿。方腊看见柴进仪表非俗,有龙子龙孙气象,先有八分喜气。先看长相和气质,喜欢了八分,再听拍马屁的奉承语言,直接就是十分的喜欢了。自此柴进每日得近方腊,无非用些阿谀美言谄佞,以取其事。未经半月,方腊及内外官僚,无一人不喜柴进。这样看,方腊也不是“真龙天子”,也成不了大事。更有意思的是,方腊见柴进署事公平,尽心喜爱,却令左丞相娄敏中做媒,把金芝公主招赘柴进为驸马,封官主爵都尉。柴进也凭着回答李师师时候的插科打诨,把公主耍的团团转,真是有本事啊。这有点像是历史上,西辽帝国招赘蒙古乃蛮部太子屈出律的故事。最后的结局也很相似,都是祸从内部起,颠覆了整个王朝。不过柴进虽然卧底工作很成功,倒是没给梁山带来什么有用的东西,连情报都没有。等到方腊孤城被围,将要灭亡的时候,柴进才终于现身。引诱方腊出来观看打仗的时候,柴进突然临阵倒戈,杀了方杰(这也是柴进唯一的功劳),带领着梁山人马杀进了帮源洞。柴进这一下把佳人的心伤透了,等杀入东宫时,那金芝公主早已自缢身死。然后就是放火烧宫殿,血腥大屠杀。书上写:众军将都入正宫,杀尽嫔妃彩女(这个就是滥杀了)、亲军侍御、皇亲国戚,都掳掠了方腊内宫金帛。


尽管气死了佳人,柴进的结局还不错,征方腊回来,看到其他兄弟被陷害。书上写:柴进在京师,见戴宗纳还官诰,求闲去了,又见说朝廷追夺了阮小七官诰,于是称病辞官,再回沧州横海郡为民(这次就是踏实做人了),自在过活,忽然一日,无疾而终。在这个时候,柴进就比宋江要技高一筹了,柴进寻思:我亦曾在方腊处做驸马,倘或日后奸臣们知得,于天子前谗佞,见责起来,追了诰命,岂不受辱?不如自识时务,免受玷辱。柴进自始至终永存心间的高贵身份,不允许他侮辱自己的名声,于是识时务者为俊杰,走为上计。这让我想起了南宋“中兴四将”之一的刘光世,抗金的战斗中,虽然没有多大的功劳,但是及时抽身而退,落个安然终年。而并列“中兴四将”的张俊、韩世忠差点被宋高宗害死,岳飞更是直接殒命,造成千古冤案。想一下越国的范蠡,汉朝的张良,再想一下明朝的徐达,清朝的年羹尧,我们发现,还是等功成名就之时,及时早退了好……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