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999 / 心情美文 / 谁说梅花没有泪

0 0

   

谁说梅花没有泪

2015-12-11  冰心999




文:桃园野菊   编辑:冰心



夜深了,人静了,卸下繁芜,清茶一盏,望屏孤坐,听着或怀旧或悠扬的曲子,煞有介事地在心底焚起一炷香,将喧嚣关在门外,将浮华抽离心房,躲进无我的禅境。如此,许多虚无缥缈的幻想,如同雨后山间的轻云,悠悠荡荡,萦萦绕绕;又似暗夜绽放空谷的幽兰,秀影婆娑,暗香盈盈。此时此刻,心灵渐渐在清澈中明净,思绪亦在幽静中得以理顺。白日里那些扰心的琐事,恰似一株草木安静下来;月光下妖娆的思念,亦像开在墙角的寒梅盈溢着幽淡的香气。
  
随着年岁增长,终究慢慢领悟:人之一生,如果你愿意选择宁静,浮华就会将你疏离;如果你甘愿选择平淡,奢华就不会青睐于你;如果你心中有爱,夜空总有光,不索爱,爱自来。众生芸芸,抛却荣枯幻灭,我们都是静水深流里一块卵石,沧浪千年,渐次被磨去棱角,变得圆润光滑;摒弃虚无妄念,我们只不过是斑斓世间里一粒渺小的粉尘,何去何从,尘埃落定,即是归处。
  
今夜,风瑟瑟,雨潇潇,冬的冷冽与寒凉,就像久别重逢的恋人,深情款款揽我入怀。又是一个萧索寒冷的季节,却又是一个令人眷恋的季节。是谁,许下来冬,为你折下一枝梅?是谁,蜇伏三季,痴心一颗,只为等着雪花飞?是谁,藏着血泪,冷极艳绝,只为抱着雪花醉?
  
前几日见过一张梅花的图片,一直若隐若现盘缠在脑际。图影上,一角含苞待放的梅枝侧出,横斜瘦影,苍劲有力,风韵醉人,红红点点的花骨朵儿装饰在瘦枝虬茎上,枝桠间还堆积着絮雪绰绰,木格子窗棂点缀在旁,这样老老旧旧的梅树与古色古香的木格窗轩浑然一体,交相辉映,我不得不从心底赞叹摄影师的审美眼光与风韵雅趣。
  
有时,真的万般惊叹缘分的神奇,没有时间与空间的距离,只需一瓣心香,一缕意念,隔了千山万水,终能相逢于某个恰当的时刻。这世上,相遇知心人是一种缘,相遇一段触心文字是一种缘,相遇一张入眼图片又何尝不是一种缘?你来,恰好我在;我在,恰巧你来,不早不晚,一切刚刚好。
  
看到此图此画,我的眸是惊艳的,我的心是震撼的,因为我仿佛遇见故人,邂逅梦中情人,一种无以言说的情愫涌上心头,只觉得这数枝的梅红就是开在我心里的那朵梅,就是开在我梦里的那枝梅,看似点点殷红,疏离寂寥,却花枝相连,难以割舍,互守冰雪天地,安静绚烂,清绝秀丽,坚定柔软。我知道,开在我心里的梅,开在我梦里的梅,就是这样子的。恰如,与你的相遇,一见倾心,只因你是我梦中的样子;再见倾城,只因你是我一生一世的夙愿。
  
我承认自己是爱梅的,爱她的风骨,爱她的雅洁,爱她的清芬,爱她月色黄昏里的一剪闲逸,尤爱那些开在深林禅院的梅枝。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唯有暗香来,这样的梅,总会让我一种念想,想要去寺院住上一次,听一次钟鼓,诵一卷经书,看一抹烟霞,品一盏禅茶,还想,还想,折一枝瘦梅,赠给,赠给,最爱的人……
  
说实话,我不出去在水墨江南,记忆中似乎不曾亲眼见过这样景致中的梅花,但是,在我心底里,在我脑海里,不知为何,一直长着这样一树梅开。我的梅,是朴素而高贵的,是长在山林古刹的,是长在古老禅院某个角落的,静静地开落,默默地轮回,忘记年岁,忘记人间春色,不与百花争艳,不与浮华有染,疏淡寂寞,劲姿独妍,安之若素,如同一个久居深闺的佳人,有时又恍若一位闲隐林泉的居士,有时还像一个禅坐云中的僧人,无需与任何人吐露心事,只需与星月倾诉些许清瘦的衷肠,禅定诵经,静悟菩提,泅渡苍生。
  
我不是诗人,骨子里却有着亦浓亦深的诗意情怀;我不是雅客,血脉里却流淌着幽素的古典韵味。那些历代文人墨客对梅的钟爱之情,那些流传千载的千古绝句,也会时常来访问我飘忽悠远的思绪,让我久久沉醉于那样意兴盎然的意境中。甚至,浮想到自己,身着绸缎锦服的裙衫,斜插碧玉簪儿,轻移款款莲步,手持轻罗小扇,眉间藏着浓郁的相思,穿过依依古道,轻叩深深庭院虚掩的重门,去寻觅纷飞素雪间清淡的幽香,去捡拾苍绿岁月里走失的背影,以便驱散绵绵无尽期里相思成殇的忧伤。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对于爱梅之人来说,梅花宛如知己,性灵相通,情感相惜。折一枝寒梅,寄予故人,想来,是最妥贴不过的慰赠。那秀影扶风的琼枝,那暗香充盈的粉瓣,无须千言万语,无须浓墨重彩,却足以表达对友人深深切切的思念挂牵之情。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傲然冰霜寒风中的梅,魅影扶疏,暗香浮动,那清莹莹的冰骨,那铮铮然的风节,她的俏,她的幽,她的雅,让林和靖先生宁愿一生隐居孤山,潜心种梅,修篱养鹤,远离沉浮名利,抛掷世事纷扰,于青山秀水间,找回生存之原味,悟出生命之真意。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花开有时,花落无言。驿外断桥边,寒梅剪剪,冰雪冷冷,寂寞开无主,一任群芳妒,素瓣盈香的蕊,低眉娇羞的朵,那婷婷又娜娜的芳姿,不失绽放的凌厉,无意谢去的从容,哪怕凋落成泥,哪怕碾作尘土,哪怕繁华散尽,她淡雅的清香永存人间,谁也不会忘记她雪雨中俏丽的清颜,谁也会记得她翩然离去的倩影。
  
从来,是个喜欢怀旧念古的女子,对古韵的东西素来情有独钟。曾无数次,想象着自己,是诗经中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窈窕佳人,抑或唐诗宋词里抚琴弄墨的纤纤女子,或者秦时明月汉时关里某位戊守边关的将军的温柔娘子。这些样的女子,如花摇曳,如梅高雅,冰清玉洁,不染纤尘,有着梅的清节,有着梅的痴心,爱其所爱,无怨无悔,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每每念及梅花,也想学古人寻觅清幽之处种梅赏梅,也想在匆匆流淌的时光里写出千古佳句,也想拥有一段台湾剧《一剪梅》里动人心魄的眷眷爱恋。依稀还记得,那个还不更事、情窦还未开的年岁,于黑白电视上观看《一剪梅》,也会哭得稀里哗啦,也会被情真意切的情节深深感动。剧情里那些缠缠绵绵的镜头,那些动人煽情的场面,还有片头那虬枝旁出的一剪寒梅,那扎着麻花辫儿脉脉含情的女子,从那个时候起,就深深扎根幼小的心灵,那首老幼童叟、大街小巷、家家户户都会传唱的主题曲,也成为了我记忆中第一首会哼唱的情歌。
  
“真情像草原广阔,层层风雨不能阻隔,总有云开日出时候,万丈阳光照亮你我。真情像梅花开遍,冷冷冰雪不能掩没,就在最冷枝头绽放,看见春天走向你我。雪花飘飘,北风啸啸,天地一片苍茫,一剪寒梅,傲立雪中,只为伊人飘香,爱我所爱无怨无悔,此情长留心间……”
  
谁说梅花没有泪?只是不与群花斗芳菲,默守心中所爱,痴等雪花舞;谁说梅花没有痛?只是不让蜂蝶吻花蕊,躲开三季,泪凝花枝,只等雪来抱。真情像梅花开遍,冷冷冰雪不能掩没;真情像草原广阔,层层风雨不能阻隔。爱其所爱,无怨无悔,倾其所有,不离不弃,此情长留心间,此爱连绵不绝。
  
冷冷的黑夜,思念的藤蔓疯长。你在我心底,却不在我身边;你在我相思的闪闪泪光里,却不在我能触摸得到的空隙里。寂静的夜,寂静的心,如水般清宁,多想,乘着风的翅膀,飞进梦的怀抱,飞进你的臂弯,卸下冰颜,青丝垂腰,将一颗炽热的心交付给你,与你共诉冬的爱语,为你倾尽柔情万千,让爱的烈火熊熊燃烧,君心依我心,我心偎君心,心中若有爱,人生不觉寒。
  
若有来生,我愿意做一剪寒梅,傲立雪中,倚在墙角,遗世清逸,静放芳妍,在冰雪的梦呓里纯净,在北风的凛冽中顽强,守着寂寞的年华,带着今生的未了愿,在某个缘分的渡口,等待约定来世的你。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与你手拉手,一起慢慢变老,老成一首诗,老成一阙词,老成一池荷,老成一片海,老成一枝梅……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