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更多

   

為印古籍建議定量選用一百箇繁體字 鄭張尚芳

2015-12-14  知愚草堂

為印古籍建議定量選用一百箇繁體字  鄭張尚芳

 

    我國是歷史文獻非常豐富的古國,歷代傳留的各種古籍汗牛充棟。隨著人們對傳統文化的重視,出版部門又大量印行古籍,好多書採用了新式標點、簡體橫排的形式,以利新一代讀者,這是一件好事。但用簡體字印古籍,不可諱言,其中有些地方會引起混殽,甚至鬧出咲話。中國書店簡體字橫排版的《新栞四書五經》在出版說明中就曾強調指出,“幾個過去本不同形的漢字經過簡化同形,比如:后、後,今都作后;闢、辟,今都作辟。底本中的‘后同後’、‘辟音闢’本書中就印成‘后同后’、‘辟音辟’,這種情況書中還有一些”,特別“提醒讀者閱讀中注意”。遇到這類情況難免使人誤解文意,甚至莫名其玅,對讀通古籍造成不利。而明知不通還是一簡了之,把難題甩給讀者,新一代讀者的古文功底一般不如老一代?厚,讓他們如何辨認解決難點呢?如果還要去核對前代栞本,就不需買新栞本了。

    因此有的先生就抓住這類問題主張印古籍乾脃一律恢復繁體,以保存古籍本來面目。這對專業讀者說是好的,可對一般讀者說,閱讀、學習古籍就增加了難度,有誖於幫助新一代學習古籍的初衷。

    我們認為一律改用繁體字排印古籍的主張,跟不顧古籍的特殊情況,一味堅持純用簡體排印、不作一絲改動的主張,同樣是不切實際、不合現實的偏頗想法。

    其實簡體字與古籍並非全然對立,有些簡體字原本就是秦漢古體字,還有不少是襲用宋元明清坊刻古籍中使用的簡字。劉復、李家瑞編《宋元以來俗字譜》(1930秊前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版),據宋代至清同治間栞刻的12種書搜集俗字1604箇,其中包括宋刻《古烈女傳》、《京本通俗小說》和元刻《朝埜新聲太平樂府》、《古今雜劇三十種》等書。書中所載俗字與今簡化字相同的有“宝实尽礼声双万与执称听旧个芦会怜搀罗庄梦阳虽医凤义乱皱办战归党辞断”等330多字、易熈吾《簡體字原》(1955秊中華書局版),收民間流行的簡體字726字,分別說明字源。孫伯繩、俞運之編《古代的簡化漢字》(1959秊文字改革出版社版),輯錄從《說文》至《字彙》的歷代字書、漢魏六朝至唐的碑碣以及經史文選中的古簡化字1500個。

    “网云气从与”等本就是古體,“无烟昵岳浣”等《說文》就列為重文或體(“澣”反是後起的俗字)。《廣韻》、《集韻》已記錄不少簡化體字,如“准属怜”等。清趙撝叔《六朝別字記》就列有“减怜齐”等簡體字,指出以“怜”作“憐”已見於六朝碑刻,比《集韻》更早。遼釋行均《龍龕手鏡》收錄不少簡體字體,如將“夾”寫作“夹”的“峡陕侠荚”等即列為“通”用體,說明這類簡體早已通用。牠們都反映了漢魏六朝以來碑帖寫本、唐宋佛典抄本中使用許多簡體字的情況。字體正誤書籍,如唐顔元孫《干祿字書》、宋郭忠恕《佩觿》、明焦竑《俗書栞誤》也都對俗體有記錄。宋孫奱《示兒編》引《字譜總論》“譌字”中訛謬字如“蟲蠶體”、俗字如“顾献国辞趋邹齐宝栖瓮绳继断”等皆合今簡體,說明有些簡體字已行之千秊。

    其實多數詞語用簡體寫是不會出現誤解的,如“门帘”、“风尘”、“鸟鸣”、“龟寿”、“齿长”、“问对”、“无礼”、“鱼龙变化”、“车水马龙”,“《漢書》、《齊書》,《鳳將雛》、《萬歲樂》樂曲,馮夢龍《掛枝兒》”。只有一小部分“同音代替”“一簡多繁”字才會引起詞義混殽,閱讀障礙。只要將這一小部分字劃出改用繁體,則印一般古籍仍可使用簡體字。其實一些認真的出版社,認真的標點者,在出新版古籍時已斟酌文意,將易滋誤解的少量“同音代替”、“一簡多繁”字特別改用繁體字排印。只是各搞各的,沒有統一規範,不免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彼此參差,缺乏整體考慮。為了有利電腦排印,有必要對此作出統一安排。簡化字總表分三部分,第一表收350個字,第二表132個字,第三表1753個字,共計2235個字。198610月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關於重新發表<簡化字總表>》的說明中已恢復“疊覆囉”,部分恢復“瞭餘讎”,後三字在印古籍時應可以全恢復。該表又確認“訢讌晔詟诃鰌紬刬鲙诓雠”十一個類推簡化字爲規範簡化字,不作為淘汰的異體字。19883月國家語委與新聞出版署“關於發布《現代漢語通用字表》的聯合通知”中又規定“翦邱於澹骼彷薰黏桉愣晖凋”等十五字爲規範字。這些新規定都對印行古籍有利。

    除此之外,我們建議在印古籍時再選用100字改用繁體,其他則仍用簡體印。基本上是為了避免“同音代替”“一簡多繁”帶來的麻煩,以期達到“同音字不代(今同音古不一定同音)”“一簡對一繁”的要求。至於原來一簡祗對一繁的字,凢不易引起誤解的,即使不合古字結構,如“長風頭寫礙標權補劇襯樁藝”之類,除文字音韻專業書籍外保留簡體並無妨礙。其實很多老先生,盡管主張乾脆用繁體字,日常書寫時也不排除識繁寫簡的。

    “一簡多繁”字中除部分全得恢復用繁體外,多數字可擇定其中最習用的一對仍然用簡,其餘改繁,做到“一簡定一繁”即可。如以“发”專表“發”,而只恢復一個繁體“髮”,以“汇”專表“匯”,而恢復“彙”用繁體(南方多數方言“彙”音“類”,與“匯”不同音)、又如“復”原來古體本只作“复”,“彳”是後來累增的偏旁,自應以“复”專表“復”,恢復繁體“複”字即可。

    這裏我們建議一份“印古籍用一百繁體字表”供選用;依音序排列如下(五字一空)

    骯壩錶彆蔔  廠衝醜達澱  鬥髮(发专对發)範複(复专对復)

   榖廣閤後鬍 壞彙(汇专对匯)(获专对獲)極幾  價薦薑膠儘(尽专对盡)

  驚虧睏臘蠟 離裏隸曆(历专对歷)  滷矇濛懞麵  衊寧闢蘋撲

  僕樸遷韆縴  鞦麵確灑捨 瀋勝適術鬆  臺壇罎體聽  塗襪係繫嚇

  纖鬚鏇鑰藥  葉禦籲鬰園 髒(脏专对臟)摺徵癥證  隻祗緻製鐘

  鍾種硃築鑽

這些字如只印簡體,有時不免造成混亂,如“亏”有些古書作“于”的古體用,“体”作“笨”的古體用,“坏”作“坯”的古體用。“厂”讀han,“广”讀yan之外又通“菴”。“听”在《史記》及劉禹錫《說驥》的“听然咲”里都音yin。“袜”用於“袜肚”音“莫撥切”。有些字今音佀同,古老方音差得很遠,如“鬰郁”“壇壜”“麯曲”,所謂同音相代在南方一些方言里也行不通,不用說古代了。

    此外、《異體字整理表》中也有些字是在部分音義條件下為異體,在其他音義則不是異體字,這類字在印古籍時也要有選擇地予以保留,建議選用以下55字:

  闇晻髈鉋並  佈艸喫餈邨  獃騃盪矴遯  疿覈閧虖燬  袷姦絜跼獧

  凓慄嬭孃撚  旂毬搉衕陞  昇屍寔蒐搨  薙陿閒倖脩  燿瞖異佔炤

  週耑斲斮貲

    “貲資”“實寔”“异異”“并並”“旂旗”古音義本有不同,“鉅炤燿”等只是部分同“巨照耀”。“衕”寫作“同”,則宋樓鑰詩“後衕环村儘溯游”寫作“后同环村”就令人莫名其玅了。“斲”本覺韻“竹角切”,“斮”是藥韻“側畧切”,“斫”是藥韻“之弱切”,原來並不同音,不能依今音義相佀合而為一。“獃騃”古為疑母字,兩字韻母聲調也不同,今音“呆”有aidai二讀,在古籍和元曲中還有其他音義。如果都合作“騃”就不知古指哪一個。

    有些異體字用在人名中,也以名從主人、保留原式為好,例如不能把“武瞾”寫作“武照”,“趙孟頫”也不好寫作“赵孟俯”。這類字常見的有以下15字:

    寀雰頫暠驩  龢勣堃崑崙  淼廼酒仝霑喆

“昆仑”二字在《現代漢語詞典》里也已另出“崑崙”字頭了。這兩個字看來在一般情況下也還是保留繁體為好。

    為印刷古籍有計劃地保留有限繁體字,擬出一張定量的繁體字表是有意義的,這對印刷、打字、電腦常用字庫的設計也有好處。加了這樣一張常用繁體字表,一般電腦打古書也容易了。如果上面的100箇繁體字、55個舊體字的保留安排得到採用,一般不需靠人斟酌文義去判斷該用哪個繁體字了,這種機械的簡單字體轉換,電腦本身就能完成。

(近日網上關於簡化字存廢問題爭論頗多。前幾日《新京報》記者電話采訪我對簡化字問題的意見,我說得較多,但發表時有些跟陸儉明先生相近的看法被省畧了,看起來很不清楚,很不全面,像“發”與“髮”的例子也省了。此為多秊前的一篇舊文,和答問的意見大致相同,可以作為補充,讓讀者了解我的整個想法。)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