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0年的教师什么样?

2015-12-14  阅读与探究

  独家:2030年的学校 “教室”变身“会议室”

  文|人民网记者郝孟佳

  近日,世界教育创新峰会(WISE)授权人民网独家发布“2030年的学校”调查报告显示,教师、讲座或强制课程将被淘汰,今后传统实体学校不再是学生接受理论知识的地方,相反,它成为一种社交环境,学生在这里接受引导,与同学互动,获得各种能力,以更好地适应未来职业生涯。技术创新,加上社会与教育创新,使传统“教室”变身为未来“会议室”,学生协作学习,为未来职业生涯做好准备。

  来自全球的645名专家代表参与了本次调查。

  

  政策分析员亚萨尔·杰拉尔教授认为,“未来教育体系将是在线内容和全球学习网络与传统实体学校的混合体,绝大部分内容与互动来自于前者,而后者即传统实体学校则真正负责保证学习质量、标准监管、在学习过程中引导学生……人们运用技术,合作建立地方与全球性社会‘学习网络’,将学习者、教师与辅导员、知识来源甚至员工联系在一起。”

  

  

  受访专家也普遍认同网络技术将有助于建设未来学校。43% 的受访专家认为未来绝大部分内容将会由在线平台提供。而职业未来学家协会前主席与联合创始人约翰·马哈菲仍坚持提供实体学习空间的重要性,他认为未来学校是一种具有社交互动的学习环境,一个完整空间,大家齐聚一堂,共同建设,或一起创造。

  

  苏伽特·米特拉教授则表示,学校教育会变得更像一种网络架构,实体教室成为其中一个个节点。他认为在线学习与小组学习并非水火不容,“我们不能将在线与独处混为一谈。你面对屏幕时,也可以互动与融入集体,这是与只有电脑相伴全然不同的环境。”

  

  诺姆·乔姆斯基表示,在线内容是一种有用的教学方法,更易获得知识,但不足以成为一种教育模式。他认为, 如果在课堂上,不仅仅能听课,还可以与同学和老师交流,这些交流很大程度上也是一种学习过程,而在线教育在这方面的收获微乎其微。这意味着在线教育缺乏这方面的体验,在这种形式下,人们根本不能分享经验。尽管对于传统学校未来采取哪种形式意见不一,但是所有的受访专家均同意,课堂上实际的接触与互动是全面型学习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澳大利亚前总理朱莉娅·吉拉德表示,未来课堂将由单一讲师负责的教室将会变身为会议室,学生们聚集一堂,在富有经验的学习促进者的引导下,交流观点与想法。正如米特拉教授所说的,学校成为‘一个物理空间,儿童在这个空间自主学习’。而老师不再以我们今天熟知的方式执教;相反,可以想象成为一个30个学生的班级变身为有31个“老师“的会议室。

  

  据了解,本次题为“2030年的学校”调研在2014年6月3日至30日进行。在包括15000多名成员的WISE全球专家库中,645名专家代表参与了调研,其中25%的受访者来自于阿拉伯国家联盟成员国、20%来自于亚太地区、19%来自欧洲、17%来自北美洲、10%来自非洲,9%来自于拉丁美洲与加勒比海地区。其中38%的受访者来自于教育行业、32%来自于非营利机构、17%在公共领域工作,另外还有13%来自于企业。

  

  2030年的教师什么样:相当于图书管理员

  文|人民网记者郝孟佳 实习生董昕航

  近日,世界教育创新峰会(WISE)授权人民网独家发布“2030年的学校”调查报告,来自全球的645名专家代表参与了本次调查。调查显示,83% 的受访专家预计教育会更趋于个性化,过去教师是专家、是讲师,是知识的最终来源,随着传统课堂更加多样化,教师的角色也将发生变化。

  

  教师的传统角色将过时

  职业未来学家协会前主席与联合创始人马哈菲认为,传统教师的角色终将过时,并被“学习促进者”这一角色所替代。马哈菲解释,图书管理员不必是专家,不需要通读每一本书,但是他知道内容在哪里,是否可用,怎么找到它。马哈菲说,“教师的作用将会是倾听学生的需要、兴趣,并帮助学生实现目标,成为学生自主学习的引导者。”苏伽特·米特拉教授也持类似观点,称“我们不需要什么都知道的人,是时候放弃他们了。”

  调查数据显示,73%的受访专家认为教师的角色将转变为学生自主学习的引导者。19%的受访专家相信教师在教育中的重要性,而教师的主要责任是传授知识。还有8%的受访专家预计教师的作用会愈发局限,主要责任是检查学生在线提交的作业。

  全球性教育语言不再是地方语或本国语言

  

  调查表明,65%的专家认为教育所用语言不再是地方语或本国语言,而是地区性(19%)或全球通用(46%)的语言。剩下35%的专家认为地方语或本国语言将继续在教育中占据统治地位。

  “英语基本上属于全球通用语言,尤其是二战以来。在这之前并不是这样。这体现了在此期间美国的强大崛起,其它国家无出其右。”语言学家与哲学家诺姆·乔姆斯基对此并不乐见,“目前这一趋势已显疲态,其他竞争者竞相在科学、商业及社交的全球语言中赢取发言权,中国的影响力正日益增强,因此有可能会对全球性语言有一定影响力。未来还有很长的路,就算不会全盘改变,但可能会发生。然而就我们能预见的未来而言,我认为英语依然会占统治地位”。

  英国纽卡斯尔大学教育、沟通与语言科学学院教育技术学教授苏伽特·米特拉对教育语言的统一抱乐观态度,“我认为现在应该对语言、文化与历史加以合并,形成统一的文化,而不是数以百万计的人们互相不能理解。”但是,教育语言全球化也伴随着不可预见的风险。约翰·马哈菲则表示, “如果只采用一种语言,湮灭其它语言,对文化与民族自豪感是一种打击。让儿童学习非母语也不是一件好事,如果使用母语教学,效果会更好”。

  关于WISE

  在卡塔尔基金会主席莫扎王妃的倡议下,首届世界教育创新峰会(World Innovation Summit for Education,简称WISE)于2009年正式开幕,并由谢赫·阿卜杜拉·本·阿里·阿勒萨尼博士任WISE主席。WISE每年都邀请决策人士、有影响力的专家以及教育人员共赴多哈WISE峰会,探讨全球教育领域的突破与创新,采取切实步骤以取得重大进步。WISE是致力于教育创新与创意的重要国际平台,借助于这一平台,顶层决策者能够与基层从业人员分享观点与理念。

  (来源:人民网-教育频道 )

  欢迎您与我们积极互动,分享您阅读文章后的感受,结合您在教学实践中遇到的问题以及需要的帮助,我们会及时地与您交流、探讨,提供解决问题之道。如果您在教学活动中摸索出了新的思路或者文章可以发邮件至xiaozhangchuanmei@qq.com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