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堡游魄 / 历史 / (1)中国先秦史(二朝三代列国):两大族裔...

分享

   

(1)中国先秦史(二朝三代列国):两大族裔、六大世家的历史

2015-12-17  城堡游魄
(一)
简而言之,陶唐(尧)、殷商(契)、周朝(后稷)都是帝喾一脉,有虞(舜)、有夏(禹)、秦朝(皋陶)都是颛顼一脉。
然后强大的诸侯国里,如经历夏商周三代的薛(奚仲)属于帝喾一脉,繁盛于西南天府的古蜀(古蜀王),商朝时的彭(彭祖),周朝时的徐(皋陶)都属于颛顼一脉。五霸里楚(祝融)、秦(皋陶)、越(禹)也属于颛顼一脉,而宋(契)、晋(后稷)、吴(后稷)属于帝喾一脉,还有鲁、卫、郑这些周室宗亲(后稷)都属于帝喾一脉。七雄里楚、秦、田齐(舜)、赵(皋陶)属于颛顼一脉,魏、燕、韩(后稷)属于帝喾一脉。
中国先秦史(二朝三代列国):两大族裔、六大世家的历史
粗略做了一下五帝、三代、列国的关系图,可以明显地看到,
颛顼后裔有三大名人:虞舜、大禹、皋陶;
帝喾后裔有三大名人:唐尧、后稷、子契。
按照传统史料的说法,他们六人基本生活在同一时空,代表着当时的六大贵族势力,其中唐尧与颛顼后裔的三人合称上古四圣。后稷、子契没入选大概是因为禅让的顺序为:唐尧-->虞舜-->大禹-->皋陶,只是皋陶死在大禹前面才改为其子伯益接班。
 
虽然同属颛顼一脉,但是舜与鲧的矛盾却不可调和,借治水之名诛杀了鲧;同样虽然同属帝喾一脉,但是后稷却投靠了舜,流放了尧之子丹朱。接着,大禹与皋陶父子秉承同一家族血脉而强强联手,从杀父之仇舜那里接过了权力的法杖。到皋陶、禹相继去死,他们的儿子伯益、启为争夺最高权力而分道扬镳。契却在这一轮又一轮争夺中隐身,甚至逃跑了,去发展商国的势力,四百多年后他的后代成汤又流放了大禹的后代桀,再之后六百年等到后稷的后人周文王、周武王又夺了契后代纣的天下,再过三百年列国群起,各大名人的后代纷纷争霸称雄,最终被皋陶的后代秦国统一。
 
由上,我们可以说二朝(唐虞)三代(夏商周)加秦帝国,就是尧、舜、禹、契、后稷、皋陶六大世家交替执政的历史(虽然唐尧、丹朱下面好像没有了,但秦之后的汉朝却是出自唐尧,只是来得晚了一些),但结合了列国(主要是独树一帜的楚国)后,还是归纳为颛顼、帝喾两大族裔间的恩怨情仇比较全面。
当然,细说起来仍然是六大世家的交替执政:尧有唐,舜有虞,禹有夏,契有商,后稷有周,皋陶有秦。
 
如果说这六个人离现代太过于遥远,有虚构人物或并非同时代人物的话,那么就是契和后稷了,因为尧、舜、禹、皋陶并称上古四圣,却把他俩给漏了。同时从其出生的传说也足见契、后稷的神话色彩非常重,尧、舜、禹都不是靠什么有感而孕,而是确确实实的贵族父母所生,至于皋陶的出生虽有类似情节但也有一些传统史料言明是颛顼、少昊两族的后裔结婚而生。遇到神灵、有感而孕的传说是属于黄帝那种久远帝王的套路,那样的帝王比尧舜禹这种活生生正经人家生的要高出八辈之远(根据舜的世系),所以契、后稷可能是商、周两代拔高的祖先,让其与人民所熟知的上古四圣同时期。
 
看先秦史料,虽然也有伏羲神农炎黄蚩尤这些人物,但更多是作为传说人物、遥不可及的先祖之祖。颛顼、帝喾、尧、舜、禹、皋陶却是真正贵族父母所生,不是神人感应而孕,所以有理由相信,颛顼、帝喾才是各国真正始祖。两人的关系是否叔侄不清楚,但尧能禅让给舜、禹两家,即使两家实力使然,其他各国各大臣也无异议,可见两大族裔关系也不浅。
 
(二)
若是从按照六人后代的统治时间看,契、后稷两家分别占了六百、八百年,禹只占了四百多年,尧、舜、皋陶三家的统治就更少了。这样统计出来,帝喾族裔优势非常明显,颛顼族裔处于劣势,靠着强大列国(彭蜀徐楚秦越赵齐)来看则颛顼一脉可以扳平帝喾一脉。
若是从后裔各国的分布上看,帝喾族裔比较集中在中原,即使比较偏也是围绕在中原不远的地方,颛顼族裔就非常散了,东西南北无处不在,恰恰在中原的最少。
 
这似乎也可以解释:帝喾族裔长期把持中原霸权,将颛顼族裔切割驱散到四面八方去。比如夏商鼎革后,有夏氏被驱赶到东南、西北,楚国先祖被驱赶到南方原始森林,巴蜀在夏朝时积极与中原交流,之后就越来越闭塞了。
颛顼族裔在被驱赶到四方之后又不断壮大自己趁机反扑中原,比如商周鼎革之际,周人就利用了这些部族和国家来围攻商朝。但因为长期扎根于边疆最终他们被当地化了,最明显的是越国、匈奴。而这些颛顼族裔里,反扑最得力的是楚国、秦国。
 
在商周漫长的千年里,帝喾族裔牢牢抓住中原的控制权,直到春秋时代楚秦越相继崛起,与他们的宋晋燕鲁卫吴分庭抗礼。春秋中后期的两条战线:楚秦越恰都是颛顼族裔,晋宋吴恰都是帝喾族裔,其中晋楚、秦晋、吴越这些更演化为世仇。
到战国时代,颛顼族裔的楚秦齐赵已从四个方向占据了大部分天下,最后也是他们四国之间的角逐。秦朝一统,楚国又复出,不过到最后又被早已消失无形的唐尧后裔(帝喾族裔)刘氏取得了江山建立炎汉之朝。
 
再后面,如果历朝历代没有认错祖宗,那么东吴、晋朝、北魏、南齐、南梁、南陈、唐朝、宋朝都是颛顼族裔,曹魏、刘宋、隋朝、朱梁、后汉、后周、明朝都是帝喾族裔。带着两大族裔、六大世家的恩怨情仇来看待整个中国历史的朝代,也颇有一番别样趣味儿。
 
起先,舜杀鲧,舜、禹两家结下梁子;舜囚尧,舜、尧两家结下梁子;后稷流放丹朱,后稷、尧两家结下梁子;然后,启杀伯益,禹、皋陶两家结下梁子;成汤放桀,契、禹两家结下梁子;文丁杀季历,后稷、契两家结下梁子;晋背秦约、赵氏孤儿案,后稷、皋陶两家结下梁子;楚国称王,重黎(或祝融)、后稷两家结下梁子;楚成王羞辱宋襄公,重黎、契两家结下梁子;越国偷袭吴国,禹、后稷两家结下梁子;……战国各国间打仗太频繁了,每个国家都拉了仇恨,就不列了。
看得眼睛花了,有没有哪两家没结梁子的?
感觉一切的仇怨都是舜挑起来的,舜想从尧那里夺取权力法杖,又把最大竞争者鲧-禹一家死死压制,造成禹、皋陶联手反击,接着禹的儿子启、皋陶的儿子伯益又开始争夺继承权。。。这莫非就是《竹书纪年》想要表达的意思?
 
虽然三皇、五帝的版本很多,但是我越来越偏向于“三皇是燧人(熟食、厨房)、有巢(居家、卧室)、伏羲(文化、大厅),五帝是神农(领袖诞生、医学农耕)、黄帝(族群扩张、音律教化)、少昊(继续扩张、时节度量)、颛顼(巩固统治、王权神权)、帝喾(继续巩固、意识形态)”这种主张。
 
在颛顼之前的各位,可能存在多个人多个族群的印记,神农、黄帝等人只是其中代表,当凭着杰出才能和品行脱颖而出成为某个部族领袖时,其他千千万万部族也同样在诞生领袖,当凭借先辈积蓄和强悍武力而扩张族群生存空间时,其他千千玩玩部族也同样在扩张征伐,扩张的黄帝遇到扩张的蚩尤即为明证。但因为这些领袖、这些扩张没有得到巩固,即一两代人后,大联盟或遭遇解体,或被其他族群吞并,于是他们对于颛顼之前的祖先往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世系也非常紊乱。
 
到颛顼、帝喾以后,家族统治的延续得到很好的巩固,虽然仍有一些世系紊乱,比如白马与鲧之间少说也缺了两三代人,尧与帝喾之间同样有缺漏世系,更有落后的部族还在玩神人感应而孕的母系氏族做法,比如后稷、契。而反观有虞氏的舜,其父系领袖代代在目。所以,有理由相信一个小派学说:夏朝之前还有一个朝代叫虞朝。因为在以上诸家族里,舜的世系最明朗,代表其统治巩固得最彻底。奚仲的世系比较明晰,或许帝挚、唐尧之前的帝位在奚仲的祖上流转呢?其他家族可能中途就遭遇兄传弟、叔传侄、堂兄传堂弟、隔了N代的堂兄弟相传,传着传着就乱了,只知道是这个家族,却已理不清世系了。
 
(三)
如果颛顼族裔是一个大联盟,那么有虞氏很可能就是历任盟主,即虞朝自颛顼之子一直传到舜。在若干代人以后,其他家族必然会冒出一两个雄主,威胁到盟主的地位,这就是颛顼族裔里的鲧-禹家族。根据秦朝之前的君主称号来看,【各大家族的领袖称王,各大族裔的领袖称后,炎黄民族的领袖称帝】,从而形成一帝管多后,一后管多王,一王管众多君侯伯。根据家族、大宗、小宗的实力兴衰,也可能一些小家族某一时强大起来称王,比如楚国著名的先祖祝融(自炎帝到尧舜都有以祝融官职为名的,但这里特指重黎和吴回)、薛国著名的先祖奚仲。
 
在颛顼族裔里虞后的舜、夏王的鲧两派暗暗较量,在族裔之外、炎黄民族之内,舜还要与其他族裔的后较量(炎帝后裔、少昊后裔里想必也有一个后),而舜终于能成功为帝,那么他一定是个狠角色。虽然帝喾族裔里的尧世系也不明朗,也许是年代久远的我们无法知道而他们自己很清楚,但从要靠有感而孕生下来的后稷、契看,帝喾族裔里的各大家族统治程度似乎赶不上颛顼族裔里的三大家族,但尧和其兄挚依然相继成为炎黄联盟里的帝,这也许是帝位从颛顼族裔转向帝喾族裔以后,后者一直不肯交替回来的结果。
值得注意的是,这六大世家里明确有兄弟的是挚尧兄弟、舜象兄弟,也侧面说明尧、舜是两大族裔里最强领袖,需要处理本族裔和炎黄民族的日常事务,本家族的事就由其兄弟来掌管,只是尧比挚更强得以互换角色,象却只能跟随舜的步伐行事。
 
帝尧时期的座次:炎黄联盟的帝和帝喾族裔的后都是尧,颛顼族裔的后是舜,鲧、后稷、契、皋陶、尧之兄挚、舜之弟象都是各自家族的王。越来越强大的颛顼族裔三大家族,已经动摇着日益衰微的帝喾族裔在炎黄联盟的至高地位,连后稷都投靠了舜,尧只能将帝位传回给颛顼族裔,保留圣主的晚节,尽管他当帝时确实治理得很好,但本家族实力摆在那里没办法。
 
帝舜时期的座次:炎黄联盟的帝和颛顼族裔的后都是舜,帝喾族裔的后变为后稷(所以才叫后稷嘛,帮人办事得以高升),契、皋陶、鲧之子禹、尧之子丹朱、舜之弟象、祝融、奚仲都是各自家族的王。舜与后稷联手倒尧,给了正在悲痛中的禹以启示,契是帝喾族裔不可靠,皋陶是本族兄弟,于是二人联合倒舜,历经多年经营加上治水的功绩,最后终结了传6世一百多年的虞朝。之所以把虞朝的建立从穷蝉开始算,是因为六大世家里有虞氏最明朗,统治最为强力,帝喾应比穷蝉年长,但帝喾死后却不把帝位传回来,引起两大族裔的嫌隙,有虞氏又如此强大,后任的历代帝自任其所为,二朝并立可想而知,只是到了舜这一代空前强大,又有圣主之名终于坐实了炎黄联盟的帝位。若是虞朝从颛顼开始算也未尝不可,毕竟颛顼、穷蝉、敬康、句望、蟜牛、瞽叟、重华(舜)这7代首位二帝、中间五后从未断绝,之后的商均降格为王,虞朝便告结束了。
 
帝禹时期的座次:炎黄联盟的帝为禹,颛顼族裔的后为皋陶(明确继承人),帝喾族裔的后变为契(毕竟中立,帝喾三大家也就剩他了),禹之子启、皋陶之子伯益、尧之子丹朱、舜之子商均、后稷之子弃、祝融之子陆终、奚仲都是各自家族的王。皋陶比禹去世得早,而伯益又是大禹治水的助手,想必皋陶本就比禹的年纪大,立皋陶为下任帝除了报答联手之谊外,似乎还有玄机。认为禹是真心传位给皋陶家族,可说为伯益接班作准备,于是皋陶虽知自己年纪大但还是欣然接受;认为禹是培养启要传子,则可说让年老的皋陶占个位,伯益得不到公开培养,只能等皋陶死后改立他才能开始学着执掌天下。写着写着怎么越来越像中共政治局常委排座次的味道了呢?大概早期民主与现代民主有异曲同工之妙吧。
 
虽然陶唐氏式微,但毕竟作为炎黄联盟的帝,尧也是舜成为接班人之前唯一具备圣主之名的雄主,如尧即位初年就在丹水之战大败三苗,天下各族均臣服。帝尧已经在着手构建一个与有虞氏相同的强力政权,甚至超越有虞氏的全新模式国度,所以从帝尧开始,各大家族世系才会越来越明细,证明他并非仅仅强化陶唐一家的体制化,而是带动整个炎黄民族大跨越。也正是在这样形势下,鲧才脱颖而出可与传统强国虞朝竞争,而恰是这个形势让后稷也强大起来,一旦两大世家联合便可有倒尧之势。但无论如何,我还是偏向于陶唐氏也是一个王朝,只是他与虞朝是一直并立的,从与穷蝉同辈的帝喾开始,帝尧若是与瞽叟同辈,则传了五代为帝,而尧更是带领整个民族实现大跨越的圣主。若帝喾之后的帝位在世系较稳定的奚仲祖上传递,则陶唐朝就只有尧这一世了。
 
补充:未实现的伯益时期座次,炎黄联盟的帝为伯益,颛顼族裔的后为启(所以有的史料称夏后启),帝喾族裔的后为契之子昭明,弃、丹朱之子、商均之子、陆终、奚仲之子吉光都是各自家族的王。有扈氏很可能是皋陶家族里的一个大宗,也将升格为王,但是启发兵与伯益大战而胜,那个名额自然给了启的儿子太康。这可坏了有扈氏的好前程,于是有扈氏起兵反启,然而鲧、禹、启三代人经营的有夏氏真是太强大了,夺位、平乱、世袭天下,水到渠成。
 
(四)
值得注意的是,颛顼族裔的有虞氏、有夏氏、有扈氏都带了前缀有,在夏朝时期还有有穷氏、有易氏、有莘氏,有理由相信这是颛顼族裔里比较亲缘的几支人,所以当有穷氏窃夺太康国政时居然很容易就办到了,而且在有夏氏后人少康号召复国之前,几乎没有什么人借此来讨伐有穷氏,足见其实他们亲缘太近,那些血缘已疏的家族根本没理由来插手人家的“家事”。
 
夏朝复国以后,王朝统治愈加巩固,帝喾族裔的三大家族都各自散去。保存实力的契家族是三大家族里最有可能挑战禹家族的存在,根据史料和甲骨文记载,王亥、王恒、上甲微这些商先王就已经俨然自成一朝了,似乎也不曾向夏朝的帝上几个贡,在自己的独立王国里刻龟壳、骨头记下自己的丰功伟绩:某年,征讨某国。最后,契家族的商王国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经过三报二示的经营和巩固,到成汤时已俨然天下之主,大概也如周文王的形势“三分天下有其二”,自己是自己王国的王,本来契已是帝喾族裔的后,现在成汤就可以自己称帝天下了。
 
商王那边一代比一代强,夏帝这里少康之后经过五贤帝的接力也是如日中天,但是五贤帝最后一个不降传弟不传子,以为干了件好事,结果引发一连串内乱,也叫做孔甲乱国,从此夏朝一日比一日衰。传到了夏桀这里,颇想振作一翻,起初打了几个小胜仗,但商王看到了,你一天天衰落我还不注意你,你一振作起来我就得重视你了,于是开始灭夏之战。几个回合,轻松拿下,夏人一支南逃,一支北散,商人哈哈大笑:这就是坐了四百年天下的帝君之国,我们总算知道当年身为帝的尧为何禅让给舜,勉了一场狼狈的战争,留得圣主的晚节。
 
商人一直没有臣服过夏朝的意识,一开战几回合就收场了,这旺盛的精力没处使,只好用在那些颛顼族裔的国家身上了,于是蜀国、巴国纷纷烧掉栈道、闭门防御,楚人也一路南逃进了深山老林,越国与中原也断绝了往来,彭国、徐国等混在东夷里伺机反攻。早商的强盛自不必说,但是中商出现了九世之乱衰落百年,颛顼族裔的各国有机会大展身手了,彭国就是这个时候独霸一方的。
 
但是商朝毕竟比夏朝牛得多了,盘庚迁殷、武丁妇好征战四方,开了帝国主义之惩戒的大招,彭国首当其冲被干掉,蜀国、巴国刚把去中原的路修好没多久又赶紧废弃掉再次闭关防御,徐国伸回踏出去的一只脚又混东夷去,越国更是被打回了野蛮氏族。作为帝喾族裔的后稷家族,高圉的豳国、古公亶父的西岐周国都得到商朝的赞助和扶持,帮其看护西、北的大门,免得混在犬戎里的那支夏人反攻,正因为与夏人后裔的长期交锋,周人比商人对其的印象更为深刻。
 
(五)
好景不长,周国的崛起,即使不跨那么多代人,同属帝喾族裔的商朝也不能容忍小弟威胁自身地位,所谓防范于未然。可惜商朝下手太快,周王季历(作为后稷家族的王)被直接囚死在了朝歌,连留条命牵制周人的措施都没做,也是商帝欠考虑,足见商朝除了实力衰落连君主的脑袋也衰退了。由此商周两家结了仇,周人不断像那些被商朝欺负过的部族伸出橄榄枝,这里面颛顼族裔的国家居多。东西牵制,徐国和东夷们把商朝大军陷在战争泥潭里,周国与巴蜀楚戎狄们一路杀到朝歌,就此端了商朝大本营。
 
传统说法周人的祖先在夏朝为官,所以对夏感情深厚,但是根据先秦时代的家族史观,后稷是舜的强力盟友,舜却是禹的杀父仇家。所以即使有夏氏象征性地承认后稷的后代(弃)为一家族的王,也在炎黄联邦里担任要职,但不可能信任后稷家族的忠诚度,而后稷家族也自知站错了队无法挽回信任,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而已。夏朝内部一有风吹草动,后稷家族就赶紧跑路择地建国。真正让周人重提夏朝当年之事,只是为了现实需要,并且拉拢庞大的颛顼族裔。原本夏帝、商王(契家族似乎更在意自己家族的王,而非帝喾族裔的后)各自为政,俨然并立的二朝,正如当年唐帝、虞后并立二朝一样,经过周人的渲染变成了夏帝高高在上,商王只是一家族之王而已,是臣子,正如周人取代商朝之前的商帝、周王一样的关系,所以说周王伐商帝跟商王伐夏帝都是顺天应命,虽然早已过世的那千年商族人未必有此君臣意识。
 
新建立的周朝,更多地给予了颛顼族裔、帝喾族裔的平等权益,就是大家都得到封赏,以后不用分谁是哪家的,大家都紧密地团结在以周天子为核心的周朝周围,还把帝尧之后、帝舜之后、大禹之后、子契之后都封了个遍。当然这只是对外的客套话,实际上周朝使劲地分封姬姓诸侯国,炎黄后裔太远了,帝喾后裔基本都得罪了(后稷放丹朱、武王伐纣),颛顼后裔更不敢依靠,后稷的后裔都寥寥无几了,册封古公亶父以来的宗亲就好,血缘亲适合宗法制。
正是周朝的大批量分封,同时树立了华夏文化礼仪观,用宗法制加以细分化,使上古以来的家族一体走向分离,变成封国封邑、公侯伯子男、卿大夫士的结构,为走上秦汉以后的新社会创造了条件。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