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lynn / 知乎·生活 / 男人是怎么做到同时在几个女人之间一心多...

0 0

   

男人是怎么做到同时在几个女人之间一心多用的?

2015-12-20  yulynn
倪一宁,赐我理由再披甲上阵。
半朵悠莲、宣锦华、知乎用户 等人赞同
我听过一个很绕的故事。

一对情侣,男生聪明且勤奋,女生美貌且狡黠,初时黏成连体婴儿,在哪都引人注目。
后来男生去了一家外企,生活节奏骤然变快,加班成性,后宫粉黛再无颜色;昼夜颠倒,唯梦ppt不梦君。
女生一面不满,一面持着观望的态度——这个男人她不想要了,但他究竟能给她带来什么,她还是想掂量清楚。
抱着这种矛盾的心态,女生开始养备胎。那歌怎么唱来着,手牵手,一个两个三个四个,连成线。这些备胎或憨厚或幽默,女生跟他们联系得并不频繁,三天聊次微信,大半个月吃顿饭,如果备胎表现得过分急切,女生就会毫不留情地切断联系。她就这样维稳了一两年,用一群不怎么优秀的备胎来消遣寂寞,靠前赴后继的暧昧者来建立自信,用这种不发生肉体关系的『偷情』来抵消自己对男友的不满。
因为这种『愧疚感』,女生在男友面前表现得相当好。她总能提供恰到好处的温柔和理解,说好陪她的周末泡汤了,她会替他理好衣领说没事你去吧;生日男友在外地看项目,回不来,只送了一束花,她照样兴高采烈地回短信说:『你挑的花都特别好看』。她还有见识,会替男人布局该怎么煽动一场集体辞职;还有格局,从不会伸手问他要礼物要好处。相处四五年,她就像一把盐,撒进了他的汤里,看似不插手,其实早就渗透进了他的生活。

终于男人下决心求婚,一切都往美满奔去的时候,他发现了女友跟异性的暧昧消息,尺度也不大,他想了想,还是决定结婚。

但这根刺是拔不出来了。婚后男人很刻意地跟小姑娘们走近,沾染一点艳色新闻,他说他真的爱她,所以忍受不了她一点点的出格,非要报复够了,才能解气。
女人也不闹,婚后她收敛了些,只留着几个故交,有一句没一句地扯扯淡。
就这么拉扯了一年,结婚纪念日那天,男人很早回家,下厨做了一桌菜,然后吃着持着,吐出一句:『我知道你听说过一些……但我也没跟人上过床……只是心理失衡,现在我觉得这样太傻了,互相伤害算怎么回事呢?我们重头来过吧。』

女人把婚戒从衣袋里拿出,放在桌上,一脸诚恳:『我也觉得自己太傻了。我一开始跟你在一起,是因为你很殷勤,不像前男友,冷暴力对我。后来你的态度逐渐降温,我一边觉得男人都这样,一边又有点舍不得沉没成本,所以拖拖拉拉没放手。但我最近想清楚了,其实你一直是无辜的,我是因为前男友的缘故,特别欠缺安全感,才动不动想蹭着一个人不走。你明白吗?不是你给的不够多,是我的心像一个米袋子,被人戳了个大洞,无论你给多少,都会迅速地漏掉,又觉得空荡荡,于是只能找好多人,一刻不停地施予赞美、关怀、和暧昧。我觉得这些年也对不起你,所以我走了。』

我觉得这个故事吊诡又苍凉。看《昼颜》的时候,里面有句台词印象深刻,高挑美艳的利佳子说:『只有在外面有了男人,才会因为自知理亏对丈夫和孩子更好,否则谁会甘心为男人去洗内裤呢?』

这样的心态其实男女都有,我就认识一个男生,号称模范男友,会早起骑单车为女友买蛋饼送到她楼下,哪怕那个铺子离女生宿舍其实更近……但另一边,他又认了一堆干妹妹,会在机场里摸着其他女同学的头发依依惜别。可能吧,愧疚感才是支持长久的『爱护』的唯一来源,我们人类就是自私至此,付出在一个人身上的,是从另一个人身上搜刮来的。

讲这些,跟这个题目的关联是,我不觉得一个男人在一群女人身边周旋,是『花花公子』做派或者『时间太多』,它更像是,一个人无力自愈伤口,也不相信时间的力量能让它自然结痂,非要集资买很多的创口贴,花里胡哨地贴满在手臂上,直到有天,他完全忘了这曾经是伤处,拿它骄傲地当做了勋章。

微博上的@陈先生在1993 写过一个段子:
我的朋友Mr.Someone 总是很容易被新交的女友激怒。起初以为是女友不懂事,后来发现让他歇斯底里的点,总是源于自己被前女友辜负的经历。缺失的安全感和被辜负的愤怒都还住在心里,就总也腾不出空来爱。“大多愤怒,原来是来自旧恨。”我的朋友说:“激怒我的人是我自己,我也不想这样。”

我们人类就是这样无力的动物,就像前文里的那个女友,她或许本不是那么缺乏安全感,只是遭遇了前男友的冷暴力分手,所以发疯一样地期望从下一任身上得到长久的注视和纵容;这个男人对她或许也没那么不上心,但她自己先有了心魔,所以才把微小的不经意的忽略,归纳成了『男人都这样』的灰心。

更糟糕的是,这样的错误其实人人都会犯,程度轻重,作风大胆或谨慎而已,我们如此混账,要是哪一笔爱落空了,会肉疼很久,非要从别人那空手套个白狼回来才甘心。这种落空,可能是被劈腿、被冷落,也有可能是,童年时没有被仔细地爱护过尊重过。身体里好像有一根线索,一被人拉开,脑内就迅速闪回起,那些哀哀哭泣的漫漫长夜。

说到底,这样子的我们,跟流连淑女裙烈女群的男士,又有什么分别呢?不就是既没有勇气孤注一掷在一个人身上,又没有胆量徒自面对未知的一片白茫茫。

感情这事,大半还是靠运气。你要是跟前任不亏不欠,那重整山河待新人也是分分钟的事情,最怕你在上一段感情里,留下了很多的屈辱、眼泪、割让、不忿、忍耐,以至于当有人重新来敲门时,你看待他的眼神,不像对爱人,却像是一个被蛇在心窝处咬过一口的猎人。

不要听信都市里浪子泊岸的传说,你看着那个女人此刻气定神闲地笑,你却不知道,在两方角力的过程中,她的心要经历多少次的摩擦、碰撞、乃至血肉模糊。而这样仍然是幸运的少数,大多数女人,都做了质变前的那个量,大结局前的铺垫,靠岸前船上悠长而凄怆的汽笛声。

所幸资质平庸如我们,没本事做浪子,只有颗被划伤过的心。

李宗盛写过一句很警醒的歌词,说『一个人挣脱的,一个人去捡』,从前我认为关键词在『挣脱』,是在讽刺你视若珍宝的人,也曾被如弃敝履过。但现在觉得更妙的,是那个『捡』,爱一个人,就是对她讲,请把生命承担不起的难过,统统给我。

就像幼儿园的老师那样,蒙着她的眼睛,说不怕啊不怕,那都是噩梦,你看,我手一拿开,你就看到天亮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