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飛 / 书法知识 / [好文推荐]沃兴华|论张力

分享

   

[好文推荐]沃兴华|论张力

2015-12-31  賽飛


文|沃兴华

来源|网络


关注当前的书法创作,我们发现传统书法的点画正在打开,不再束缚于逆入回收和藏头护尾;传统书法的结体也在打开,不再拘泥于横平竖直和方整匀称。关注当前的理论研究,我们发现一个新的概念经常出现在各种媒体之中,那就是张力


打开的创作实践和张力的理论研究相辅相成,同步发展,构成了中国书坛的创新动向。这种创新强化了作品的感情力度视觉效果,适宜表现当代人豪放不羁的个性,便于书法艺术融入各种建筑空间,并且在展览会上脱颖而出,它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和极大的发展潜力,应当引起大家的关注和研究。




张力是作品的内在力量。从局部看,它是各种造型元素向外发抒的力,从整体看,它是各种造型元素之间相互吸引的内聚力


以点为例,点的形状小而圆,在空间位置上没有任何偏向,既不偏向水平方面,也不偏向垂直方面,因此不容易与周围环境发生关系。相互之间缺少联系,写得不好,“则失之于钝,钝则芒角隐而书之神格丧矣”。为了打破点的内敛特征,改变“芒角隐”的钝角状态,必须强调向外发抒的力。



对此,人们一般采用两种方法,

一是注重书写的连续运动,通过笔势,起笔露锋以承接上一笔画,收笔出锋以连贯下一笔画,由或粗或细,或上或下的牵丝将点画内敛的力量向外张扬。


二是注重造型变化,通过体势,将点处理得或长或扁,或左倾或右斜,不作正局,由此产生跌宕摇曳的动态。


总之,常规的圆点在笔势体势的作用下,通过牵丝动态产生出向外发抒的力。同时,这种力相互呼应,就笔势来说,使点与上下笔往复映带;就体势来说,使点与上下左右的笔画欹侧相倚,由此造成点与其他笔画的联系,产生一种相互吸引的内聚力。


姜白石《续书谱》云:“一点者,欲与画相应;两点者,欲自相应;三点者,必有一点起,一点带,一点应;四点者,一起两带一应。”这种起、带、应的关系既是力的发抒,也是力的凝聚,从局部看是向外发抒,从整体看是向内凝聚。


张力是局部外向力与整体内聚力的统一,张力的研究范围包括两个方面:局部的外向力整体的内聚力。限于篇幅,本文只谈局部的外向力,它主要表现为两种形式:



一、形
书法的形,无论点画还是结构,都是“
同自然之妙有”,千变万化的。然而,根据它们的特征加以归类,不外乎三种:三角形、方形和圆形它们的造型角度不同,而不同角度的形状给人的视觉刺激和心理感觉完全不同,


俄国画家康丁斯基在《点线面》一书中画了张图,意思说:图形的角度越尖,冲击性越强,情绪偏激烈,色彩偏暖和,具有奔放的黄色的特点;图形的角度越钝,越接近圆形,冲击性越弱,张力逐渐消失,情绪偏稳定,色彩偏冷静,具有优雅的蓝色的特点。根据这个道理,书法上点画和结体的造型角度越小张力越大,角度越大张力越小,角度与张力成反比。


笔画来说。起笔分三种类型:
侧笔、方笔和圆笔。侧笔在着纸时,锋颖偏向线条的一边,边行边铺毫边调整到中锋,逐渐进入行笔,这样,起笔处就会造成三角的尖锐形状,古人说:“侧以取妍”,“有锋以耀其精神”。


方笔就是在起笔时增加一个与笔画的运动方向垂直的切入动作,横画直入笔锋,竖画横入笔锋,好像要截切笔画一样,由此造成方折的形状,方笔棱角分明,骨力开张,表现出骏利爽辣,气骨雄强的效果。


圆笔是逆锋入纸,然后反方向折笔铺毫,进入行笔,由于笔锋是圆柱形的,反方向折笔时,顶端轮廓留在纸上的痕迹是圆形的,因此称作圆笔,圆笔具有内敛的造型特征,浑厚含蓄,圆润丰美。侧笔、方笔和圆笔的外形角度大约为45°、90°、180°,度数的大小反映了外向张力的强弱,侧笔最强,方笔次之,圆笔最弱。


结体来说。汉字被称作方块字,它的基本形态为方形,介于三角形和圆形之间,在视觉刺激和心理感受上处于中间状态。但是,书法家在创作时不满足这种状态,都会对它作各种变形处理。


处理方法之一内或者外拓。内的结体将周边往内弯曲成形,使四个角成为小于90°的锐角,风格面貌向三角形靠拢。外拓的结体将周边往外弯曲成形,使四个角成为大于90°的钝角,风格面貌向圆形靠拢。例如唐楷名家虞世南的转角取外拓,大于90°,温穆娴雅。欧阳通的转角取内,小于90°,雄姿英发,就张力来说,欧阳通的明显要大于虞世南。

处理方法之二内紧外松或者外紧内松内紧外松的结体将笔画极力舒展,长枪大戟,纵横开阖,如黄山谷的行书,“以侧险为势,以横逸为功,老骨颠态,种种槎出”(王世贞语),笔画的纵横槎出,打破了方块形体,如果将所有笔画的外端连接起来,就会成为一个多边形,笔画越长越舒展,多边形的角度就越尖锐。


外紧内松的结体尽量将分间布白囊括在结体之内,将笔画安排在字形的四周,不使它过分槎出,因此如果将所有笔画的外端连接起来,所得到的外形就比较方整,如颜真卿书法。比较黄山谷和颜真卿的书法,毫无疑问,内紧外松的结体比外紧内松的结体在张力上要强许多。


章法来说。传统的章法一般都是跟着幅式走,幅式是长方形的它也长方形,幅式是方形的它也方形,幅式是弧形的(如扇面)它也弧形……章法的外边处理完全受制于幅式的边框,与边框相平行,没有张力。只有极个别书法家不满足于这种内敛的章法,如八大山人的一些册页作品,章法的外形参差不齐,与幅式的边框相对峙,造成一种向外发抒的张力。现代有些书法家在这一方面走得更远,不仅参差不齐,而且把字写得越来越逼近边框,甚至将一些笔画写出边框,使作品的张力溢出幅式,与周围环境发生密切关系。


二、势

势分笔势体势两种,在点画上叫笔势,在字形上叫体势。先说笔势。笔势是有方向的,同样的笔画,由于两端笔势的方向不同,会产生不同的张力,导致不同的视觉效果。三根线条长度相等,而两端笔势(可以出牵丝,也可以不出牵丝)的方向不同,由向内逐渐向外打开,结果感觉上两端越打开,线条越长,a<b<c。这种现象说明书写时过分强调逆入回收,张力的方向是向内的,线条就会成为a型,感觉上比较短,相反,如果不逆入回收,甚至作波势,张力的方向是向外的,线条就成为c型,感觉上就比较长。

两根线条长度相等,线条a的两端张力是向内的,线条b的两端张力是向外的,因此感觉上b长于a。在书法上,楷书和帖学线条的张力方向如a,分书和碑学线条的张力方向如b,因此,同样长度的线条,感觉上分书比楷书长,碑版比法帖舒展。


再进一步分析,因为线条a的张力向内,上下连贯,擅长表现笔画在连续书写过程中的时间构成,所以帖学能一气呵成地书写,通过轻重快慢、提按顿挫的用笔,长短粗细,收放开合的线条来表现音乐的节奏感。因为线条b的张力向外,左右呼应,擅长表现笔画的空间关系,所以碑学能使各种造型元素相互配合,产生上下左右四面发散的视读顺序,以空间的展开和平面的构成营造出绘画效果。


说明不同的笔势,不同的张力方向,最后导致了中国书法的两大流派:帖学碑学


帖学强调“一笔书”,张彦远给它的定义为“气脉不断”,所谓气指笔势,所谓脉指笔画,
气脉不断就是将书写看作是连续的运动过程,从笔画到笔势,从笔势到笔画,再从笔画到笔势……直到篇终。笔画在纸上运行,笔势在空中运行,一按一提,交替之际,部分笔势就会走在纸上,从笔画的两端跃出,成为牵丝。


张旭论笔法说:“惊蛇入草,飞鸟出林”,我理解“惊蛇入草”指起笔处逆入的笔势,“飞鸟出林”指收笔处逸出的笔势,这两部分笔势给笔画带来了向外发抒的张力。这种张力有强有弱,强弱取决于两个原因。



第一,直线笔势比曲线笔势的张力大,这不仅因为直线表示刚正、峻刻,属于阳刚;曲线表示圆润、柔媚,属于阴柔。而且还因为在从笔画到笔势的连接上,直线笔势采用折笔的方法,笔势与笔画的夹角比较小;曲线笔势采用转笔的方法,笔势与笔画的夹角比较大。例如张瑞图的笔势用折笔,角度尖,傅山的笔势用转笔,角度钝,两相比较,就张力来说,张瑞图的大于傅山。



第二跳荡的笔势比和缓的笔势张力大跳荡的笔势强调上下运动,提按动作强烈,顿如山安,导如泉注。和缓的笔势强调平面移动,轻重快慢和粗细的变化都比较小


英国人浩司曼认为:“生理变化愈显著,愈多愈速,我们愈觉得亢奋激昂;生理变化愈不显著,愈少愈缓,我们愈觉得松懈、静穆、闲适,前者易生气势感觉,后者易生神韵感觉,”


跳荡的笔势比和缓的笔势书写动作更快更强更激烈,因此具有更大的张力。比较米芾书法与八大山人书法的笔势,米芾是跳荡的“风樯阵马,沉著痛快”,“如快剑斫阵,强弩射千里,所当穿彻”。八大山人是和缓的,闲庭信步、不激不励。毫无疑问,米芾的笔势张力比八大山人强多了。


再说体势。体势是指
汉字结体因左右倾侧所造成的动态。从汉字造型给人的心理感觉来说,方方正正,横平竖直,那是静止不动的,稍加倾侧,立即左右摇摆,如果剧烈倾侧,则会给人动荡跌坠的感觉,字形的不正造成了结体的外向张力,字形越平正张力越小,越倾侧张力越大


古人充分认识到体势的张力作用,因此在欣赏和评论书法作品时,往往将它作为一条重要标准,唐太宗《王羲之传论》说王羲之的字“凤翥龙蟠,势如斜而反正”。


董其昌《画禅室随笔》说二王的字“纵复不端正者,亦爽爽有一种风姿。”他们认为王羲之的字好就好在不正,有体势,董其昌批评赵孟说:“字须奇宕潇洒,时出新致,以奇为正,不主故常,此赵吴兴所未尝梦见者,惟米痴能合其趣耳。


又说:“古人作书,必不作正局,盖以奇为正,此赵吴兴所以不入晋唐门室也。”他认为赵孟的字不好就在于太平正,没有体势,而米芾的字好就好在能得二王的体势,比较米芾、王羲之和赵孟頫的字,体势所形成的张力就非常清楚了,米芾因为夸张了王字中的体势,左右摇摆得最厉害,因此张力最大,赵孟因为减弱了王字中的体势,最平正,因此张力最弱。


以上,从点画结体和章法等各个方面研究了张力的表现形式,最后必须强调一点:这种研究都是形式分析
属于技法层面,它们与风格有关,但不能决定风格,更不能以此来衡量风格的高低优劣,认为张力大的作品就一定比张力小的高级。这种研究的目的是告诉人们如何从形式上来打开点画和结体,加强作品的张力,获得最大的视觉效果,仅此而已。至于要创作出好作品,那还牵涉到许多问题,其中最起码的就是要避免局部张力的狂怪怒张,必须进一步从整体的构成关系上来看张力的相互呼应与协调,这是后话。


[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