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帮主 / 基础 / 丁火日元对应十二个固定时辰之命理

0 0

   

丁火日元对应十二个固定时辰之命理

2016-01-01  逍遥帮主
  一、庚子时
生于寅月木旺火塞,用庚劈甲,则丁火生生不息,寅月庚金绝地,坐下又是子水,元气被伤而自顾不暇,喜他支扎根申酉而得力,本气固然后可以为寅月之丁所用,至于子水之果,只有在有丙火的时候,才能为寅中之甲木所用,为甲木所用,也就是间接的为日元丁火所用,但前提必定是要火旺命局燥才行,寅月天寒,一般是很少用到子水的,可见此七杀暗藏,有如虎伴眠之象。
 
生于卯月子水生卯,卯木生丁,庚金生子,气皆归于卯木,卯月本就木旺火塞,这里如此组合,自当以庚金扫木生丁,固庚金之本为尊了,卯月阳气开始烦躁,丁火为生长之象,故子水生卯不为湿木,刚好为顺应天时而润泽命局,功用很大。
 
生于辰月先天伤官耗泄元气,子辰三合,化伤为杀,庚金财星再来生杀,辰月阳气冠带,水势冲奔,故必须用辰中戊土来制水,构成食伤制杀的格局,但食伤制杀必须日元强壮,故先必须有寅巳午卯来固日元之本,然后才能担食伤制杀的格局,否则克泄交加,事业艰难,精神极度压抑,贫困交加之象。不管阴干还是阳干,食伤制杀的格局,都要求日元比劫得力,身强力壮才行。辰月阳气冠带而土趁势而旺,所以,怎么也构不成从杀格局。
 
生于巳月庚子时辰,正好为用,调和阴阳为本月最为重要,庚金生子水,庚金虚浮,要不用壬水官星透出,丁壬合而有情,巳中丙火助力,足以担壬,或者用时辰庚金,巳中戊土透出生庚金,日元依然能担此食伤生财,皆为真神得用之象,用子杀则庚固其本,用庚金巳中真气通过戊土灌入,故皆为可取之格局。
 
生于午月丁火附于甲乙寅卯之上,独午月日元得禄,足以担官杀,庚子之果,子水正好为用,庚金固绝地之子的元气,讲究水火平衡为上,午月丙火最旺,万不可随便用甲乙之木,怕反泄水生火,助纣为虐,午中之土五行容易晦火之光明,塞子水官杀之源,切要安顿恰当。
 
生于未月未月丁火泄气,先天元气不足,庚子时辰,未土流转至庚而财旺,庚子时辰,庚金生扶子水,同时未土制杀,皆有食伤制杀和食伤生财之象,不管哪个格局,对日元的元气固本要求很大,故喜未中印比透出助力,则以上格局乃成。
 
生于申月庚金透出时干,申子三合水局,化财为官杀,时干庚金见旺水亦情恋于水,如果再见金水,只能弃命从之,否则申月秋天丁火退气柔弱,喜有甲木为生身之本,喜丙丁来护甲木,喜戊己土来培植甲木之根,所以,不从自然喜印比帮身了。
 
生于酉月庚子时,金有情于水杀,金水财官杀两旺,日元酉月死地之火,庚金财星喜比劫火来炼制,官杀太旺喜木来转化,化克为生,如此木火联手,加强日元的实力,是担起先天真神那么旺的财官杀的唯一途径,如果再见财官而无印比,只能弃命从财官杀了。
 
生于戌月庚子时辰,戌中真神尽集中于时辰,戌土真气灌注于庚金之上,子水月龄冠带之地,形气兼备,食伤制杀,财来生杀,要求日元很旺才能担此格局,丁生戌月,元气被耗,故配印为急,喜见甲木梳土生丁,固日元之本,然后喜有比劫丙丁火来暖局,戌土阴阳平和,水火既济,甲木经脉贯通,子水滋润,庚金提供水源,天干甲木因此而生生不息,丁火之源不断,甲木大木提供原料,丁生戌月子时,秋天的夜晚,正是明亮的灯火之象,社会价值无穷也,自然富贵荣华。生于亥月,庚子时,真气官气很旺,丁火绝不能担之,亦不能与之硬抗衡,喜亥中甲木印星透出发动,转化真气官克日元为生日元之源泉,顺势而用,此消彼长,丁火才能生生不灭,否则财杀太重而克身必危也。
 
生于子月丁日庚子时辰,两子并,水太旺为病,喜带火之未戌土来制寒气,庚金生水,更增加寒气,日元丁火几乎熄灭,自然真气气聚成形形气兼备,丁火用之必须土木并用,有未戌之阳土堤防寒气同时培木之根,用带火之木来顺势化泄自然真气为日元所用,子月更寒,而且和亥月不同之处在于真气里没有甲木藏于其中,故必须天时之外见木神来顺势化水为丁火之源泉,所谓化敌为友,化克为生,一本万利也。
 
生于丑月
十二月丁火,位居养地,其气酝酿,有乘时待旺之象,月提丑土,丑中辛癸同宫,金水之气旺于土,时逢庚子,子丑成北方一气,庚金从月龄金库中透出发动生杀化伤,丁火为水所困,微弱极矣,甲印为救丁之正用,且为泄水之眞神,允宜多见为佳,巳午劫比,亦喜齐来.用火暖金暖水暖木助日元,这里真神气足而聚成形,甲木寅巳对于日元尤为深情,有情再有力,则自然得以改造完美为日元所用了,所谓主次分明,轻重有别先后有序也。
 

二、辛丑时
生于寅月生于母月,日元自康健,辛丑时辰,辛金得丑土滋补元气而本固,日元丁火旺而能担之,构成食伤生财的格局,虽然辛金难以劈寅月之甲而生丁火,但辛丑财星坐库自成一体,也能为旺气的日元所用。
 
生于卯月丁火自旺,附于卯木之上,辛丑自成体系,丑土生辛金,身财两旺之象,日元自能享用之,丑土湿润,能培卯木之根,也能生润辛金,可谓有情有义,怕甲丙同来,甲木合丑中己土食神,丙火合辛金用神,也不喜欢见丁火克辛,皆是用神被伤之象,可见时辰干支作用为运用月龄之真神的核心所在。
 
生于辰月辰中真气戊土气流转于辛金之上,辛金坐库而旺,食伤生财,丁火被两湿润之辰丑所晦,元气大伤,身与食伤财之间的力量对比相差甚远,故喜用印来配食伤,比劫来帮助日元担财护印,一般在比劫不克财的前提下,食伤也难以发挥很好的生财作用,因为日元连食伤都担不起,更畏惧旺财,财在没有被比劫威胁的前提下, 也是不需要食伤来化比劫为财源,故凡事都一分为二,不可死板呆板。这里喜辰中之木星透出,辰月冠带之地的火五行透出助力,方可身财两停,大地丁生辰月,都是要配印的,尤其是在食伤很旺的前提下,印星有根不被伤,尤为有情可亲。地支辰丑晦丁,配印为急,元气不固,丑中辛金透出,月龄真神气贯于辛金,日元孱弱与食伤财的实力相处甚远,辰月火土气旺,难以构成从财格局,只能用辰中印星透出固日元之气,配辰丑食伤,同时用冠带之比劫助身担财,如此身和食伤财的实力才能平衡。关于从格局,天时之气最为重要,所谓顺应天时才能成就也。
 
生于巳月,巳丑拱财,化巳为金,辛金财星透出而旺,三合金局成功之象,巳火虽然得令,但因为被化为金而日元转弱,身轻财重之象,喜有甲木透出梳土生丁巳,再有水五行透出发动通关金木之战,同时润泽巳中戊土,则真气巳中丙戊相生,戊生三合金局,真气流通到时干辛金之上,然后通过水又流通到甲木上,甲木生丁,所谓真气归身之象,何况夏日之金,少阴要通过老阴来作用,水之必不可少,即使有甲木,也是怕埋根之金,五行力量集中在金上,甲木无处扎根,何况夏木最要配印,种种理由,皆不能离开水也,真气既然关注到金财之上,日元身弱不能担之,必定要顺其气势,从金财开始,疏泄开来,尤其是疏泄归于日元之上,故先甲后壬,可想而知。
 
生于午月夏火以仲夏为最旺,此由于天时使然也,时逢辛丑,财星得库,兼有丑中一点癸水,旺火赖以调济,惟以库中之水,总觉气浊力微,不如透干之为淸,喜有一壬高透,用之自更可喜,如水太多,则甲印为贵,格取官印相生。所以,午月丁火尽量还是用水了,丑中一点癸水和辛金同宫有情,透出相亲,火土金水顺势相生,日元丁火水火淬炼,自然既济。
 
生于未月,辛丑时,丑未冲而食伤很旺,真气灌注辛金之上,日元元气被耗,更难以担旺财,则食伤财皆不能为我所用,先天真神土太旺为病,甲木为药,制土生丁,木弱不能用庚金,木旺则喜配合庚金,庚甲丁机制得以启动。日元旺自能烘炉炼铁,大抵金乃丁火发用之真神。甲木乃丁火火源也。
 
生于申月,辛丑时辰,辛金从月龄透出又坐财库,土金非常旺,丁生申月绝印之地,被丑耗泄,孤立无援,喜有印来制食伤生身补充日元元气,再有比劫护印帮身担财,自然不怕食伤生财,否则再见土金,不见印比,只能从旺财而去,此旺财形气兼备,气势宏大,如果能真从,自然福泽绵绵。
 
生于酉月,辛丑时辰,酉丑合,食伤气聚于真气月龄,辛金从月龄透出时干锐锐秋金,生旺极矣,故非比劫帮身担财,别无他途,而且死地之火,必须有强根才为固本有用之比劫,一生花费越大,赚钱越多的命运。取于朋友比劫,用于朋友比劫也。大凡真神能被日元担,不管是财官印食伤,皆能为日元所控制使用,此常理也。
 
生于戌月,辛丑时辰,丁火泄于戌丑两食伤,辛金从月龄时支戌丑中透出发动而旺,食伤财两旺之象,日元丁火实力相差悬殊为病,要以印比同行为药,印来配食伤,比劫来护印同时比助日元担旺才之力,否则元气被泄殆尽,日元自顾不暇,谈何担食伤财乎,必为下贱之命,劳心劳力,一生无果。
 
生于亥月,辛丑时,亥丑会北方,辛金财星透出气聚于真气之亥,财官两旺,依然喜亥中甲木透出发动化官生丁,同时因为亥中甲木为湿木,丑为稀泥之土,不能为丁火日元所用,喜有未戌干燥之阳土去水方可,同时有比劫护印帮身,真气流转至日元之上,自然之气,自然富贵无敌。如果只有燥土而无甲木透出发动,让丁火附于其上,则温暖的燥土依然不能为日元丁火所用,反而形成克泄交加的局面,大抵因日元对官杀和食伤皆不能担也,必定官杀现实压力重重,同时导致精神压力,内心压力等克泄交加的局面。
 
生于子月,辛丑时辰,丑子会于北方,稀泥之土见水为水,辛金气聚于真神月龄,故依然是金水两旺,金寒水冻之象,仲冬丁火微弱,最怕归旺得垣之水,为之浸淫,际此水旺火熄之时,非有得地之厚土,不能挽狂澜于旣到,水得阳土未戌规范,然后自然喜印比双透,化为丁用,此消彼长,方可转达情和. 大抵自然真气气聚太旺,基本是克泄同用,改造自然为日元所用,具体改造方式和手段,看日元是什么天干的禀赋相机而动了。
 
生于丑月,辛丑时,辛金从两丑中透出发动,土金两旺,同时水寒,丁火被两丑中己土耗尽元气,还被金水才杀寒气所逼,丑土虽然兩见,但水浊不淸,徒成湿泥之象,旣以土金水为病,又不能从财杀,惟以火比木印,多多益善,用印来配食伤,用火来暖土暖金暖水生木,构成土生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最后真气流转到日元身上,财官印皆为日元所用,印的渠道,日元的管道对应才行。

三、
壬寅时

生于寅月,两见寅木,印比通根,木火两旺,日元身自强壮,时干逢壬,壬水轻浮,不能自立,加上丁火阴柔,二者配置,刚好随日元丁火化为两寅中之木,既然化为木气,则天干喜见水木生扶,最忌金来破局,原命局之发用精华,自然是以先天真神寅中木火土为用,构成化气之食伤生财也。
 
生于卯月,寅卯会成东方,木旺火塞,时干壬水正官透出为用,也被旺木所耗元气,木为病明也,二者皆需要金来救应,金来劈甲扫乙,让丁火日元长明不息,同时抑制太旺之木而固正官之本,则身强官旺,自然富贵之命成矣
 
生于辰月,日元长生在寅而得气,印比有情,壬水生寅木,官印相生之象,壬从辰水库中透出时干发动为用,丁壬合化木,丁火忠于壬官,有情于壬官,壬官亦有情于丁火,辰中戊土不透而不必印透,因为丁壬化木,自能护官,此为官印双清皆得力之象,一生近贵。
 
生于巳月,壬寅时辰,寅化壬生巳,日元两逢旺地太旺,也有丙夺丁辉之象,夏日炎炎,壬水老阴之可亲可想而知,为命局的振奋所在,用金水来助阵壬水,毫无疑问,壬水多旺,日元的事业层次就会有多高,正当其用,夏火有水既济,就是正面作用,没有水来既济,就是火灾,所谓祸福无定,皆在一线之间,何况此处的寅木,更是离不开水的滋润,有被焚之象,故壬水为全局焦点所在。
 
生于午月,寅午三合,木火两焚,壬水力量决定命局层次高低,壬在天时绝地,需要后天金水补充,申亥子扎根增强实力,则寅中甲木得以滋润,旺火得以既济,丁火得以滋阴,全赖壬水之功。生于未月,壬寅时辰,日元两扎其根,更有寅木引出未中印库,日元印比助力而元气充沛,壬水正官透出而清,只是被寅所耗,喜未月冠带之气的金透出化未土生壬,真气流通到壬水正官之上,日元能担,食伤财官印比,皆为日元所用。
 
生于申月壬寅时,壬水从先天真气中透出时干,化财为官,时支寅木,印比深藏,日元转强,惜乎申金得先天真气而冲寅木,刚好壬官透出,化金为官,官又生寅中印比,则真气流通至印比寅木之上,全赖壬水正官之功劳,故壬水为喜用也,有了寅木,丁火可秋可冬,秋冬之木,见带火气的木,才能生丁,比喻卯未卯戌,寅木等,皆为带火气之木,木火相生有情也。
 
生于酉月,壬寅时辰,寅中甲丙印劫帮身有力,天干壬水正官合身,洗涤先天真气酉金,金白水清,日元归旺于寅而能担此财官,故喜官清印纯,官清即是不能被秋土所混,印正就是不宜财印相并而妨害,或者寅木不能被冲坏等,则日元自然富贵之命也,财生官,官生印,印生身,真气归身而多情义。生于戌月,壬寅时辰,寅戌拱火,化伤为比劫,寅中印比劫得力帮扶,日元很旺,一点壬水气泄于寅印而有气无形,喜戌中财星透出,化伤为财,财官相生,固官之本,此丁火日元旺气,足以担财官也,护壬为中心所在,不喜戌中伤官透出克官,所谓有官发动必先考虑官也,否则此戌中真气戊土,就是克官之组合,一生不得安宁。
 
生于亥月,壬寅时辰,正官清透,寅中劫印帮身得力而旺,寅亥合官被印化而无力,那么,壬水之气数就是日元丁火自然功用,喜土金同时透出,用金固真气之本,用土来堤防壬水,则壬水真气官星得力为日元所用,富贵两全,如果原局金水真气聚而很旺,则顺势用寅亥中甲木化官生丁为用,大抵命局五行皆以真气自然之气为发用前提,水旺则显得印星之深情,水弱则木即使有力也无情,用金固官之本,聚气于官,做水之源,用土是固金财之本,同时堤防当旺月龄之冲奔之壬官,所谓亥月水透出,大抵是要土来堤防之为福气也。
 
生于子月,壬寅时辰,壬水正官通根月龄羊刃而极旺,喜寅中甲木化官丙火助力,但面对如此强大之带羊刃之正官,日元尤显得力不从心,如果再有带厚土阳土之巳戌来助身,则正官壬水见子月真气,用戊土规范,也为羊刃配杀之上佳气数,更有戊土堤防,火来增加寒子水中之阳气暖水生寅,则壬子官杀自然臣服于日元丁火之石榴裙下,俯首听命了。此喜燥土巳戌,而不再需要过多之寒木也,冬木残枝败叶冻木也,所谓木病难以帮木也,故火土才为治病之良药。
 
生于丑月,壬寅时辰,正官旺而透出,日元归旺于寅时而得力,足以担壬水,怕丑中稀泥混正官清纯,喜有金透出化食伤生官,构成食伤生财的格局,实际用在壬官,而源于丑中土金为源泉固正官之元气。寅木印比根不能被伤,日元就很旺气。丁火见壬而忠,化木护官之象,所以,人生发展必须依靠正官的提拔,贵人之力发展人生。

四、
癸卯时

生于寅月,寅卯会成东方印乡,日元丁火自旺,时干癸水雨露透出为果,感应日元,癸水元气被泄太过为命局之病,喜有金水扶助七杀,癸水本固,方能为日元丁火所用。
 
生于卯月,见时月两卯,依然木旺火塞,不离金来扫乙,丁火乃明,癸水七杀透出为用,有杀论杀,被两卯耗尽元气,形同虚设,故喜金水助力,正官乃得大用。
 
生于辰月,卯辰会东方印地,丁火食伤配印有情,癸水从先天辰中透出发用,日元足以担之,如果再有庚辛之金透出,则命局自然完美,金者,劈甲扫乙,化辰中戊土生癸水,固七杀之本,可谓一物百用也,辰月之木,依然容易木旺火塞,只要原局见很旺的木,或者见卯木,皆有木旺火塞之象,癸水坐卯,终究被印耗泄有过,固本乃情理之中,决定层次高低的关键所在。辰月见金,底气充沛,最喜火来炼制,也是日元发用的条件之一。
 
生于巳月,癸卯时辰,和壬寅时辰类似,癸水七杀为用,被卯化,卯生巳火,巳中戊土不能培卯木之根,丙火是卯木所喜,而癸水受伤之象,故喜金水助力癸水,补充绝地癸水的元气,成为命局的中心。
生于午月,和壬寅时类似,用金水来补充七杀癸水的实力,成就阴阳既济 的命局,卯木得以滋润,全局阳气得以平衡。一切全赖癸水之功。夏丁为木生长之象,水乃夏木真神,午月丁旺,不用庚金劈甲既能木火通明。
 
生于未月,癸卯时辰,卯未三合,化食伤为印,未中丁火扎根,日元本气得固而旺,足以担癸水七杀,癸水依然和壬寅时辰一样,被坐支所泄,元气不足不堪为用,喜有冠带之金透出生扶,则财官与印比平衡之局成也。
 
生于申月,癸卯时,癸水透出时干,月龄申金气归于癸,癸水坐卯木被印星所泄,等于是间接帮助了日元丁火去担七杀,卯木力弱,还为湿木,故喜木星透出,以卯未根基,同时有火比劫暖局,则木火通明,七杀能担自然为日元的名望贵气了,丁火阴柔,见印则生生不息,不畏强暴也。
 
生于酉月,癸卯时辰,卯印被冲未旺冲衰而拔根之象,卯生酉月,没有火来温暖,难以吸纳癸杀,故原局财杀相生而身弱不能担之,喜有得地之甲寅丙午等字,帮扶日元,加强卯木的力量,才能让此真气财杀为日元所用也。
 
生于戌月,癸卯时辰,与壬寅时辰基本类似,喜财星透出固癸水之本,丁生戌月为泄气,但戌中扎根,卯印生扶,日元由弱变旺,更有卯戌合而食伤配印,故喜戌中财星透出为用,财杀相生,食伤生财,日元丁火能担,命局里的印比众志成城,全局合为一体之象。
 
生于亥月,癸卯时辰,亥卯半会木局,时癸杀化为印,日元丁火,见印自强,惟卯有癸水之生,甲有亥水之养,木湿焉能助丁之气,故木印未必皆能生火,须视其得用与否,冬丁喜有带火之木,方能发丁之光,如甲寅等字,书云,如有嫡母,可秋可冬,此指寅而非指亥也.或者有未戌燥土去除湿气,才能为丁火所用,故此时固日元丁火之本为上,然后固癸水七杀之本,身杀俱强,自然名扬四海也,大抵冬木残枝败叶,自身没有什么发展空间,只有在水旺用木化水生火,温暖命局,桥梁之用,才是其自然之功用。生在亥月,终归一切以亥中壬水为中心轴心所在也。
 
生于子月,癸卯时辰,癸卯时辰,癸水从月龄透出得禄很旺,遇卯木则杀印相生,但癸水也湿卯木,卯木难以生丁,寒木也难以泄杀,须地支见寅,天干透丙,则寒气得以既济调候,卯木也能生火,木火势力得以稳固,固本为要,丁火本固日元能担则癸杀真气自然为日元所用。
 
生于丑月,癸卯时辰癸水七杀之气泄于卯,而丑被卯木所制,食伤配印,卯中乙木虽柔,可以刲羊解牛,日元丁火,赖时支一印,有衰而不穷之象,惟乙为阴木,还不如甲木引丁之有力,再见庚财高透,格局臻于全美矣.大抵庚金扫乙也,冬木旺最喜庚金斧头为用。

五、
甲辰时

生于寅月,甲木从月龄中透出发动贴身,寅辰会成东方木局,甲木管道太大,丁火难以流通真气及身,木旺火塞之象,木旺为病,喜见金来砍伐,此时金之本固,关系日元的层次,此时之金最忌讳见水来泄金生木,则金不能砍木,反而成为生木之源泉,所谓助纣为虐也,或者说金元气被泄,有心无力之象。可见时干贴身之动神,对日元的影响何其巨大。
 
生于卯月,甲木透出发动生丁,卯辰会于东方木地,木旺火塞之象,喜有金来劈甲扫乙,丁火乃明,所谓印格局配财之佳局,如果原局有水五行透出则用官杀,所谓有官杀先论官杀,最为关键在于金被水泄,元气大耗,难堪重用,只能退而求其次,成为辅助水五行的成员来实现自己的社会价值,这是相对于时辰里没有金水,而目标不明,透金用金,透水用水,金水同透依然用水,因为水乃金之归宿也。何况这里时支辰中有水,透出也可以为果也,只是原局木重被耗为病,同样也是非金不可,一者劈甲扫乙,一者生官杀固官杀之本,让官杀成为可用之官杀。
 
生于辰月,两见辰土,日元丁火急于需要配印,刚好甲木盘根于两辰而透出发动,有情有力,同时带动两辰中乙木一起梳土,土梳而伤官表现聪明智慧的正面心性,同时甲木贴身有情生护日元,可谓福气绵绵,此甲是不能被伤害的了。大抵一个命局某个五行太旺为病,必须有相应的五行来加以克制,此等情义,都是在如此特定的相对条件下,才能显示出情义之有无,故七杀人最重情感,一生经常惊涛骇浪,对别人在自己绝境时候的帮助,一生都难以忘怀,故在事业成功以后,大都还有感恩之心而行侠仗义,义气江湖,回报社会,表面冷淡,实际拥有一颗最为炙热滚烫的心灵。
 
生于巳月,甲辰时,辰土晦巳,同时培甲木之根,日元形气兼备,源源不断,就等发用了,就地取财,取辰中湿润之土泄丁火秀气,此等旺丁,可以用土来展现自己,何况土为先天真神,为巳中丙火流秀的精华,化巳为食伤,巳中丙火也为日元所用,不会丙夺丁辉,夏丁有烘炉之象,故更喜欢有金来给丁火提供人生舞台,展现禀赋深处的价值,构成食伤生财的格局。
 
生于午月,甲辰时辰,辰晦午培甲木之根,甲木根深叶茂,丁火源源不断,但午丁靠官杀发用,喜辰中官杀之库里的官杀透出,同时地支藏旺金,资助官杀之气,也就是官杀透出,官印相生,禄格局用用,地支财厚,金水相生而官有财势实力,因为天干透金会金克木材伤印为忌讳,大抵印星不是太旺,皆不能被克制也,即使日元很旺,财来克印,恩将仇报,即使身旺而印星气数良好,此印也是护身之本了。
 
生于未月,甲辰时辰,辰未食伤很旺,甲木印星适得其用,适逢其时,尤为有情有力,最喜冠带真神庚金透出为用,对于真神辰未通过泄和克的两种手段进行改造,自然之力皆为日元所用,未月之丁,不忌讳财印相并,大抵未月甲木最高,为乔木,木形已经长成,最喜斧头砍之为用,丁火炼庚,表示日元有能力炼制性能优良的生产工具庚金,然后充分运用甲木大柴,为日元付出的努力而回报,可见未月甲木也是喜欢庚金,未月庚金也是喜欢甲丁,三者之间的情义难分难舍。
 
生于申月,甲辰时辰,申辰三合杀局,申金为甲木绝地,丁火印星绝地,辰土耗丁,日元非常之弱,甲木透时干贴身,似可化杀生身,但杀印之间力量悬殊,管道不和谐,喜有得地寅卯巳午强根,则日元身强,自然能担财杀,财杀遂为我所用。
 
生于酉月,辰酉六合,食伤生财,甲木坐辰,根深叶茂,甲木足以生丁,而财星太旺,印星管道有大过日元很多,印强不代表日元就强,需要适宜的管道流通印星及身,才能化印为自己所用,故喜有比劫帮身,日元管道自然能和印之管道衔接,水不宜再旺,湿甲也无焰,庚金透出,劈此得地之甲生丁最为完美,大抵秋丁最喜庚金劈甲引丁,大抵死木之用法也。故秋天甲乙木生丁,都喜丙火嗮之也。生于戌月甲辰时辰,辰戌冲,伤官很旺,刚好配印,丁火甲木根气因冲而弱,故喜地支有寅巳则根气更固。食伤很旺更显得印星甲木的情义,但有情还必须有力,才能发挥巨大的作用。
 
生于亥月,甲辰时辰,甲木从亥中透出,坐辰土扎根,刚好可以引丁火之用,只是亥辰皆寒,难以润木培根,喜有比劫同来,暖水暖木暖土,然后水能生木,土能培甲木之根,时干甲木本气乃固,能生丁火,为日元所用,亥生甲,甲生丁,真气通身,自然力量为日元所用也,自然命非常人。
 
生于子月,甲辰时辰,子辰三合七杀局,化掉甲木之根,冬丁困于旺水,虽时透甲印,以火根浅薄,生火之力不足,故喜劫比多见,培养火之元气,火能暖局则才能杀印相生,甲木本气才能固,然后才能来庚财相济,则成用庚劈甲引丁之局矣,如有壬癸透干,土之食伤不可少.此乃生于子月的任何天干公用之法则。所谓寒水浸泡,所有五行皆不能流通也,僵硬之象生机扼杀。
 
生于丑月,甲辰时辰,辰丑食伤很旺,甲木印星配之,甲引丁为喜,辰丑泄火为忌,去病莫如得寅,喜甲木深扎带火之寅木为根,则可去其寒湿之土,而生垂絶之火,如柱中迭逢木印,祗要金财得所,反成有用之材,土多可作食伤生财格论. 木多最喜金来砍用。

六、
乙巳时

生于寅月,日元得禄于巳,长生于寅,时干乙木得巳中丙火生发而旺能生丁火,日元之旺可想而知,木火通明满腹才华之象,丁火旺为烘炉,烘炉以炼金为用,否则必定难以展现自己的社会价值,故喜见固本之金,金在寅月为绝地,这里寅巳之中有长生得禄之伤官暗藏,故更喜有土透出发动生金,化真气流转到金财之上,则金财更源远流长,丁火日元学而致用之象。
 
生于卯月,卯月阳气已经壮,见巳火则形气兼备,此火能不能为先天真神卯木所用,还是成为枯萎卯木的忌神,全在于原局有没有水来润泽既济,这里乙木从月龄透出生丁,巳火太阳暗伏,木助火焰,燥渴为病,喜官杀透出滋润命局,有财星来固官杀之本,此乃印格局用官杀格局也,如果没有官杀,有金,也只能用财,所谓印格局配财,也是不错,何况这里的巳火,在没有水官杀的配置,终归有丙夺丁辉之象,故官杀为此组合命局之最佳拍档了。
 
生于辰月,巳火生辰,同时也能助身,乙木从辰中透出生丁,坐下巳火进行太阳光合作用,乙木状态非常良好,可谓身印食伤皆非常旺气,尤其乙木生巳,巳生辰中戊土,伤官更旺,喜有局中财星透出引导伤官的方向,则食伤生财,日元能担,伤官秀气得以展现于实际之中,财富无限也,真神伤官得用,聪明过人,到哪里都非常之优秀。这里身旺印旺食伤强,又乙木生丁巳,丁巳生辰中之戊,故用金顺势泄伤官之秀,为命局最佳之配合组合也。此处之巳火助力不透,而不会夺丁光辉,贪生辰中湿润之土气归于真神也。
 
生于巳月,日元两旺于月时,乙木透出生丁,丙火太旺焚毁一切之象,火旺为病,时干乙木需要水来滋润,补充元气,如果再见木火助力,则论木火通明之象,从旺格局,否则,总归喜见金水,水来润泽,金提供丁火烘炉之钢材冶炼,如此才能展现社会价值。
 
生于午月,巳午会入南方 ,时干乙木印星元气耗尽,即使身旺,此乙木的气数也非常重要,喜有湿润之丑辰顺势晦火培乙木之根,则乙木生生不息,或者有金水相随,水润泽巳午中燥土培乙木之根,既济旺火,使之不坑旱为灾,反而能让乙木很好的运用巳午巨大的太阳能,总之午月巳时,火旺为病,治病非金水或者湿润之丑辰不可了。
 
生于未月,乙巳时,乙木从月龄透出生丁,日元扎根巳中,乙生巳巳生未,乙巳气聚于月龄真神未土之中,乙木的气数决定丁火的实力,乙木喜欢巳火丙火,但未巳两燥,命局喜有水来滋润,则乙木乃得以根深叶茂,丁火日元自然得以攀附乙木之上了,所谓乙丁之间,祸福与共,好坏相依,大抵巳未结合,太阳和天地以及木库未中的乙木植物,皆为具备,只余水来滋润干燥之命局了,未月本来火为退气,但因为见巳,则阳气退而不退,形气兼备之象,故乙木先丙后癸也,更有丙火透出夺丁之辉,一切皆需要有适量的水五行来既济之,方可无忧。
 
生于申月,乙巳时辰,日元归旺于时辰,乙木生丁,日元转旺,巳中丙火为日元强有力的后盾,先天真气财星自然为日元所享用,身强能担,喜官星透出,而不喜欢财透出伤印,如此财官相生,官印相生,印比相生,真气贯通到日元身上而有情,所谓官星宜露,而财星宜藏,是之谓也。
 
生于酉月,乙巳时辰,看起来印比助身,实际巳酉三合,化劫为财,乙木无根虚浮,故依然喜增加日元的力量,如果有官杀旺而透出,非加强印星的管道,转化官杀之克为生,如果再见财星有力威胁乙木,则被比劫帮身护印不可也,所以,皆随机应变,没有一定之法。
 
生于戌月,乙巳时辰,首先巳戌中伤官很旺,乙木生巳,巳生戌,气聚于真气戌中戊土,乙巳印劫帮身,日元变强,所谓身强食伤强,发用的抽芯依然是从先天真气流通出去,故喜巳戌中财星透出发动,真气灌注到财星之上,再有点水星来润泽命局,湿土生金,食伤生财格局自然成立。
 
生于亥月,乙巳时辰,表面看乙木生丁,巳中丙火帮扶,日元转旺,但亥月冲巳,劫财自顾不暇,乙木没有巳中丙火嗮之,湿木也难以生丁,喜亥中甲木透出,化官为印,印来生丁,同时比劫助力,命局才能转危为安,但这一切依然要建立在原局金水很旺的前提下,否则水弱反被巳冲,谈何救应火呢?真神要聚气然后发用,真神被冲的命局,连可用之中心都没有了。
 
生于子月乙巳时辰,巳中丙劫帮身得力,乙木得以盘根,巳火暖水生乙,巳中丙火嗮乙,乙木足以生丁,日元转旺足以担子水之杀,冬丁以水旺为病,病其寒也,柱固有火,卽用之水杀,亦未始不可,如果天干有官杀透出,依然少不了戊己土堤防之,构成食伤制杀之格局,乃万古不变之定律也。
 
生于丑月,乙巳时辰,巳丑三合金局,巳火帮身,乙木生扶,巳暖金生水,暖水能生乙木,真气流转于日元之上,日元很旺而能用丑中财官,财官并透,金化食伤生官,真气灌注官杀之上,日元能担,贵气过人,只要金透就是化食为财而食神不会克官之组合也。

七、
丙午时

生于寅月,寅午三合,丙火太阳透出助丁,日元之旺可知,命局之燥也为最大的弊端,火太旺则寅中甲木被焚,光辉不久之象,丙夺丁辉,也是弊端,目标皆志向同一个五行官杀水了,水生寅月处于病地,见水需扎强根,或者有金来生扶,金水相依,如果没有水,丁火依然以炼金为社会价值,用土泄旺火生金,构成食伤生财的格局,此乃下策也,命局之燥病难除。
 
生于卯月,丙午时辰,命局比寅月更燥,天时不同也,如果再见木火,则格成木火通明的格局,如果见水必须金水配合,财官相生,金水相依,如果单见金,则必须土金相随,格成食伤生财的格局,所谓火旺用土灭之泄之,也不无不可。见土则水被否决,只能取金构成食伤生财的格局了,实际也是真神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流转到金上,自然是大富的命局了。
 
生于辰月,丙午时辰,丙丁相并,丁火趁势很旺,加上辰月火冠带之地,丁火扎根禄午时,可谓形气兼备,光明磊落,喜先天真神辰中湿润之食伤泄秀,其人必定聪明过人,日元和伤官皆为真神,必定被等闲之辈,如果命局中有金,可以用食伤生财,儿又见儿,金也是真神辰土的延续,如果有水,必须有金,否则此水只能调候伤官之用,用在伤官,因为有金则辰土生金,金能生水,真气依然停止在官杀之上,官杀由假神变为真神而可以为用,其中变化,莫不是从月龄开始的。
 
生于巳月,丙午时辰,丙丁皆的禄,一片火光冲天,只能顺其气势,用湿润之土来泄之,土金同来更好,丁为燃料,土为烘炉,金为钢材,如此就是标准的丁火冶炼钢材之象,社会价值则由钢材的实力来决定丁火的社会功用了。
 
生于午月丙午时辰,日元两得禄地,丙火透出,两扎羊刃,可见此火旺极,可顺不可逆之,如果原局其他干支没有旺的金水,只能从旺,如果有金水,而且金水有用,则只能逆其势,用大量金水相依或者湿润之土来平衡太坑之阳气,和乙巳时辰一样,火焚为病,金水为药也。其中未戌不如辰丑,酉不如申金,子不如亥水也。
 
生于未月,丙午时辰,一片焦躁,火形气兼备而太旺,见木焚木,见水激火,见金融金,故最好喜金水同透,或者湿润之土泄丙丁之泄,则丙不夺丁之辉,反为丁用也,何况土为未中真神,真神得用,福泽无穷。大抵真神得用,日元能担,皆非平庸。
 
生于申月,丙午时辰,日元失令而旺,月龄真气申财为日元所用,申中正官暗中护财,既济旺丙,让丙火服务于日元丁火,所谓天踏下来,有个子高的顶着,财格局,喜财单透而成格局,故财透财格局更佳,官透出可以护财,但同时也泄财之气,稍有不美,财格局,财为聚气,是为真也。
 
生于酉月,丙午时辰,日元失令而旺,丙火劫财坐羊刃而帮身,能量巨大,秋金喜火炼,但火也不能太过,如此组合则构成羊刃劫财夺财之组合,故喜有食伤来补充财气,同时还能化解比劫和财之间的对立,化克为生,化敌为友,两全其美之法也,所谓月龄为自然真气,一切五行之发用,都得顺应此自然力量,才能富贵有层次之命局。
 
生于戌月,丙午时辰,午戌会火,丙火劫财贴身扶持,日元很旺,戌月丁火,即使再旺,也是假神,不能从旺,火旺则戌土更燥而无用,土燥为病,自然喜金水同来,金化旺土生冠带之真气水星,水来既济旺火,润泽命局,润土生金,金来生水,水来护金,如此财官为用,尤其是官为真神,戌中戊土真气也流通至金财之上,如此金水皆为真神得用,日元足以担之,何愁不富贵呢。
 
生于亥月,丙午时辰,日元转旺,亥中壬官为用,同时因为丙午暖局,也唤醒了亥中甲木,正官真神涣散为病,用金水来助力自然之气,如果金水太旺,依然离不开戊土来堤防,乃亥月壬水发用机制之要素也。
 
生于子月,丙午时辰,子午冲,丙丁火之根被拔,日元转弱,丙丁皆弱,喜见寅巳帮助日元,然后再增加才官的力量,身杀平衡日元能担,自然官杀皆变为名气和名利,或者见申辰寅戌,化解子午之冲,午火根气得以保护,则丙丁联手日元自然能担真气财官,此时真气财官越强越有利,所谓羊刃配官杀也。
 
于丑月,丙午时辰,日元转旺,可以用丑中财官,同样和乙巳时辰类似,喜丑中金水透出为用,食伤生财格局,同时官来护财,财格局的机制可谓完美完善了。即使透财不透官,也构成食伤生财格局,比劫旺克财威胁财星而显示月龄食伤的通关的重要作用来,透官自然以官为尊了,财星配合化食伤生官,真气灌注到正官壬水之上而官真也真官也。

八、
丁未时

生于寅月,时干丁火比肩助力,未中印库,比肩扎根,加上生于寅月,印比得天独厚而旺,喜未中己土透出顺原局之势而泄秀,火见土则灭,但在此烘炉太旺之际,可以用土,以免烈火成灾,同时喜见金水来调和命局,未中己土得润,则泄秀才能得力,同时木得以滋润,火得以既济,土得以润泽,全局滋润和谐流畅。日时为后天,也为日元发用的最终选择,时辰对日元的指引非常重要。
 
生于卯月,时丁助日,二丁皆扎根于未中,卯未三合,二丁有同心同德泄木生未中己土之象,己土为用,呼之欲出,所谓原局有什么用什么,尤其月龄时干支优先,只是原局木火太旺,喜土金同透出,土能泄丁,金能克木扫乙,构成印格局配财的食伤生财格局,土来固财之本,命局才能圆满,财为立身之本,己土为才华之展现,才华展现在实际中,食伤生财也。何况印格局用食伤泄秀,食伤泄于财上,学以致用之象 也。
 
生于辰月,丁未时辰,日元时干两丁扎根未中,同时又被两厚土所耗,两丁不堪土的损耗,土旺为病,喜见木透出梳土为用,然后再有金水为用,滋润厚土,生扶印星,命局趋于完美境界。最好金水同来,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水润土,水既济两丁,可见老阴之奇妙用处,在上半年可谓风头出尽。
 
生于巳月,丁未时辰,巳未会成南方,丁火透出助力,未为木库,日元先天气势旺极,只能顺其旺势,用未中之土泄其精华,土金同来更好,和丙午时辰类似,烘炉冶炼之象,如果命局再来寅卯甲乙,则格成木火通明的格局,以木火为喜了,忌讳未中之土,正因为有未中之土威胁木火通明之丁火格局,所以,必须要见木旺克未中之土,才能木火通明,如此则忌讳水来激怒旺火,忌讳土来泄其精华,金来有比劫护印无碍。
 
生于午月,丁未时,午未六合,午火生未土,晦午火,真气灌注到未土之中,本来火太旺变成土太旺,地支为根本,故需要甲木梳土,以保持丁火之木火通明,原局生午月终归太燥,喜有官杀水星滋润,如果水星不足,则需要金来补充官杀元气,命局才能阴阳平衡,甲木稼穑旺土,午火得以水既济而能生土,才得以平衡之象。
 
生于未月,丁未时辰,二丁从两未中同时透出发动,两个未中己土虽然也很旺,但静难以胜动,故日元很旺,但命局偏燥,两未中之印乙木枯萎之象,喜水滋润命局无疑,未月庚金为真神,丁火大用喜欢甲木,故喜甲木透出生丁制土,然后配之以冠带之地的庚金,烘炉炼钢之象就都出来了,甲木之功用,一是提供日元源源不断的火源,一是梳厚土,可谓未月之独门武器也。
 
生于申月,二丁火这个于未,未土生申金而财星更真,日元也能担之,丁火附于木上,秋天丁火更喜甲木为大,庚金劈之引丁,则如果有庚甲透出,则财格局愈完美,日元元气更充沛。
 
生于酉月,丁未时辰,二丁相并,根扎于未,未为印库而能生丁,故比劫旺于真气,喜有辰丑湿润之土通关身财,或者财星透出成就财格局的结构,则身旺才也旺,财旺身能担,财为日元所享用,如果有金白水清的官星透出则真气灌注于官杀之上,弃财用官之组合也。总之是协调好身财之间的力量平衡了。
 
生于戌月,丁未时辰,两个丁火扎根于两个干燥的未戌土之中,一片焦躁,看起来丁火和食伤伤官伤尽之象,日元和食伤两旺,实际是和丙午时辰一样,要金水为用,润泽命局,既济旺火,金水才是真神,构成财官格局,化食伤为财,官来护财克制假神比劫,如此方为美局。生于亥月,丁未时辰,二丁扎根于未,亥未三合化官为印,未土燥土培亥中甲木之根,真神壬水涣散为病,喜壬水透出为用,同时有金生扶聚官星真气,如果命局金水太旺,依然用未中干土堤防为用,如此才得以圆满清平。
 
生于子月,丁未时辰,二丁扎根于未,未土食伤制杀,日元转旺,冬丁怕寒杀旺而不能担之为病,但如果有官杀透出才能用未中食伤制之,官杀不透则不必透食伤,反而晦了日元光明。如果原局金水很旺,则喜有甲木从未中木库透出化水生丁,如果官杀旺而透干则喜用未中己土制杀为用,故没有一定之法,相机而动也,如果火土旺自然要用金来生杀扶杀也,所谓得令而不旺也。生于丑月,丁未时辰,丑未冲而食伤旺,丁火阴干容易从之,喜见辰戌丑未土局,同时见金谓儿又生儿,秀气流行,如果不能构成从儿格局,则只能用印来配食伤为用了,所谓固本为尊。

九、
戊申时

 
生于寅月,戊土从寅中透出耗丁,同时生申金而反冲寅木,寅中甲丙两损,日元风雨飘摇,喜有比劫助力抗金,木星透出来生扶比劫,印比相依共同抗敌,则只要能担戊申,则戊申反变为福,化解寅申之冲,为命局最为关键所在。戊也为寅中真气,
如重来土金之神,一派伤财肆逞,吾身不将消灭耶。土金重重也代表寅中甲木没有生存发展空间,难以扎根之象,根被埋根之金所伤之象,丁火附于寅中甲木之上,故和甲木祸福相依,血肉相连,母伤则子哀也。
 
生于卯月,卯申合,卯木有情于申金,无心生丁,戊土泄丁生申金,和寅月类似,日元元气不固,喜卯中乙木透出梳土生丁担申金之财,身印和食伤财才得以平衡。
 
生于辰月,申辰三合,暗藏旺水滋润命局,阳气冠带,夫物荣荣,天干透戊耗丁火元气,日元处于一片克泄耗之中,水为调候,金为财,日元难担此食伤生财,在比劫不是很旺,在比劫没有严重威胁到财星的时候,食伤根本就难以生财,或者说生财无力,无情之象,故喜印来配伤官,比劫来助身担财,如果不见木火,反而再来土伤官,则构成从儿格局,从儿格局喜财,叫儿又见儿的格局。关于申辰之合,需要天干的金水的配合,这里戊土透时干,故可以不论,专论土金相生,食伤生财,真气流转到申金之上,尤其不堪戊土透出贴身耗丁,非印星不能化解如此巨大的命局之病,同时比劫透出护印帮日元担伤官,担财,如此才为势均力敌,有福之人,能担真气归结之财星也。
 
生于巳月,戊申时辰,巳化为戊晦丁火,申中壬水润泽戊土,土金能相生而两旺,日元偏弱,喜有甲木透出生丁克戊,或者说甲木扎根戊土梳之,同时补充丁火元气,则命局始得平衡。丁火元气得固,自然能胜任戊土烘炉之中冶炼申中庚金。
 
生于午月,戊申时辰,午火真气灌注戊土之上,戊土有流转到申金之上,身旺财旺,这和午未六合不同,午火虽然生戊土,但 也同时不失为日元丁火之根,故身财两旺之象,全局太燥,申中有壬水本可以滋润命局,只是被时干戊土盖头,喜此水透出发动,滋润全局,则火土金水流通有情,全局阴阳得以平和。
 
生于未月,戊申时辰,真气戊土透出发动泄丁,丁火在未中一点微根不堪其泄,戊申戊土气泄于申,食伤生财土金两旺,未月金冠带之地,见申金则金必定形气兼备,日元万万不能担之,故喜有甲木梳戊土,丙火透出克申护甲帮助日元丁火担财,申中自有壬水来滋润命局,未申相生,真气流转于申金之上,再通过申中壬水滋润命局,既济 丙火,甲木印星得力,丁火元气得固,食伤生财格局为日元所用也。
 
生于申月,戊申时辰,土化为财,丁火元气被泄,财星太旺,除非很旺的印比同时得力帮助日元,否则再见土金,火金旺成西方金局,只能弃命相从。
 
生于酉月,戊申时辰,申酉西方财方,戊土辗转生金泄日元,丁火弱而可知,必须印比同行,用印来配伤官,用比劫来帮身担财护印,如此才能让先天真神财星对日元俯首称臣,如果没有印比,再见食伤财,则只能弃命相从,金财形气兼备,从之自然不会吃亏,家富万贯之象。
 
生于戌月,戊申时辰,戊土从月龄戌中透出泄丁,然后戊土情恋于申金之财,食伤财两旺之象,喜甲木透出梳土生丁,甲木旺则可以用申中庚金透出,劈甲引丁,否则终归要用印比了,印去配食伤,比劫担财,如此身财才能平衡,日元能担此食伤生财的格局了。庚甲透出,化戊为庚,劈甲引丁,秋丁之最喜,大抵秋木为死木,喜庚金利斧砍用之象也,即使甲木不是很旺,也喜欢庚金砍用的了。
 
生于亥月,戊申时辰,申金气聚于亥中之正官壬水之上,金水很旺,戊土元气被申金所泄化为财星,喜有比劫固戊土之本,堤防旺官,同时帮身,冬日火处绝地,固更喜亥中甲木透出化官克丁为生丁,真气流通至日元身上,日元旺自能担食伤制杀之格局,能担戊泄水克之局面。全赖亥中甲木之力也,挖掘甲木之潜能,是开发自然真气为日元之用的关键所在,而开始甲木非比劫同来暖局暖水暖土暖金暖木不可了,则全局五行流通顺畅,日元之人生自然灿烂如小阳春也。
 
生于子月,戊申时辰,申子三合水局,申金气聚于杀,等于才杀发动,戊土气泄于申金,元气被耗无力制水,即使戊土有强根日元也不能担此食伤制杀,故面对如此克泄交加的局面,需要印比重重来扭转局面,用比劫暖杀,用印来化杀生身,用比劫来固戊土食伤之气,阳气比劫在此时此刻用处无穷,必不可少功不可没也。
 
生于丑月,戊申时辰,食伤和才两旺之象,日元丁火元气被耗尽,喜见印星来配旺的食伤,比劫来帮助日元担财,同时温暖命局,使金贪生水而不克木,使水贪生木而不克火,如此自然流转顺畅。如乏印而有水杂出,土水混浊难淸,其为下命必矣。稀泥之土,什么用都没有了,丁火元气被化为稀泥之土,此稀泥就是日元化身代表。

十、
己酉时

生于寅月,己土从月龄透出泄丁火日元而生酉金财星,丁生寅月,本气自固,己酉时己土生酉金则财星元气自足,日元丁火能担,只是己土在生酉金的同时,因为透出发动,更耗泄丁火元气,丁火在不是很旺的前提下,难以承担如此湿土所泄,故喜金透出吸引己土,己土贪生忘泄,如此才是上策,天干也不喜比劫重重来担己土,怕比劫串通一气来克酉财也,总之,土要少用,金要发动,才是此己酉之果的完美结局。
 
生于卯月,丁火附于卯木之上,却被酉金冲伤,自顾不暇,天干己土趁火打劫泄弱丁火,日元元气大伤为命局之大病,喜有木火寅巳午未强根来固日元之元气,然后才能担此食伤生财,乃事情之轻重缓急也。生于辰月,辰酉六合,食伤生财,己土透出晦丁,丁火元气大伤,依然和戊申时辰一样,用比劫助身担财担食伤,用印来配食伤之用,总之是固本为先,然后才能让命局中那么旺的财听命于我,否则,只能看不能用,和自己总是无缘。
 
生于巳月,巳酉三合,巳化为财,己土透出继续晦丁生财,日元弱不堪当如此旺的食伤生财,但夏丁烘炉之火,最喜叠叠之金,原局气聚于金之上,金偏旺无疑,流通此气,就等于平衡了日元和财之间的力量,又夏日炎炎,需要适当的水来滋润,故命局见一二点水来化金,滋润命局,则金气得以减弱,命局恬静,始得完美之境界。夏金最喜水来润泽,夏土也是喜土润泽,夏火更喜水来既济,金旺也喜水来化泄,如此水成为众望所归也。
 
生于午月,己酉时辰,己土从午中透出,化丁为己,己土生酉金,食伤生财,身财适得兩停,如柱中加以木火,当以财为用,如偏旺于财,当以木火为用,喜忌不可执一,须视配合以定之。
 
生于未月,己酉时辰,酉中无水,但此酉金依然形气兼备,未土生酉,真气灌注财星之上,日元靠未中微弱之乙丁,万万不能担之,喜印比同透帮身,印生比,比护印,始得和食伤财势力相当,格局成矣,但未燥难以生酉金,总归不离点水来滋润命局了,如果再见重重土金,则格成从儿格局,儿有见儿之秀气。所谓金是必须要透,因为未中有乙木甲木印根,未为木库,透甲就是甲的根,透乙就是乙的根,故从儿格局的基本条件就是金要透出。
 
生于申月,己酉时辰,和戊申时基本类似,用很旺的印比助身,否则只能从财格局。
 
生于酉月,己酉时辰和戊申时辰基本类似,故喜甲丙兩神,祗须得地通根,不必定要透干,祗要衰而不穷,不必旺同于丙,此阴火独具之性质,在这里尤为注意。如果再来土金而无印比,顺势从之,自然得福。
 
生于戌月,己酉时辰,土金两旺,土金皆为病,须印来生身去土病,还需要比劫来帮身担财护印,则全也,酉戌会于西方,金财很旺,日元丁火附于木印之上,戌己耗泄元气,故固本为当务之急了。
 
生于亥月,己酉时辰,己生酉,酉金气聚于亥中正官,才官两旺,也是水冷金沉之象,和戊申时辰类似,开发亥中甲木引发自然真气归于日元之上,为日元固本之最佳途径,故喜寅午等印比助身,日元身强自然能用聚气之官也,也能抗己土之泄,如此自然真气凝聚,才显得亥中甲木情义之深,但没有寅午暖局助力,即使有情也是无力,帮助日元的能力就很有限了。
 
生于子月,己酉时辰,依然己生酉酉生子,气聚于月龄真神,丁火被寒被泄为病,如果干之印比不见,只能顺势从杀,否则终归需重重印比助力日元,用印克制己土食伤化官杀固日元之本,皆是情理之中了。
 
生于丑月,己酉时辰,三合金局,己土从月龄透出而恋于金财上,土金两旺,日元元气被泄无力担此食伤生财,依然用印比并用,印来梳土,火来护印帮日元担财,一物一用也。

十一、
庚戌时
生于寅月,寅戌拱火局,戌中火库为丁火之根基,虽然生于寅月,阳气形气太壮,天干透庚金,日元有情于财,用财劈寅中甲木生丁,乃甲庚丁体系最完美组合,但平衡为尊,这里命局燥为病,根据原局里的五行流转来加以引导,故喜有水来润泽寅戌,土湿润自然能生扶甲庚丁体系中的最弱势力庚金的元气。庚金喜辰丑生扶,戌燥则脆之,不管什么日元,命局太燥都是要以润泽来平衡之,此乃大局,亘古不变。寅中甲木即使不透出,也为发动,原局中所有天干都能作用其上。所谓天时为大,一切都在天时这个大气候大背景之下运行。见水滋润,则木润土润火得以既济,金得以生得以护得以固本也。
 
生于卯月,丁火得戌库之根,卯印生之,日元气壮形强,足以用金,卯月阳气开始燥渴,戌土燥土难以生庚金,喜有水来润泽,天干有土来固庚金之元气,此财才能结果为用。
 
生于辰月,辰戌冲,伤官很旺,庚金透出发动,土金相生,虽然金的渠道不足,但透出发动,总能主动吸纳土伤官的精气,何况这里土为真神,喜地支有带火之木,印比有情,天干比劫助力但财,如此丁火自能驾驽此伤官生财之格局也,尤其是比劫克财,伤官才显得有情有力。
 
生于巳月,庚戌时辰,看起来真气流通到庚金上,实际真气是停留在巳戌干燥的戊土之中,难以疏泄,日元得巳戌火库之助力,能量充沛,丁庚相并则庚金不足明也,喜有水来滋润命局,则干燥之厚土得以疏泄郁结,同时加强庚金的力量,化泄了旺火的力量,所谓此消彼长,天之道也,一个命局里的能量传递,也不能逃脱此规律之外。巳中丙火为天时,为能量的注入,此种能量在命局里不停传递流通,其流通环节顺畅否,和该命运的和谐与否,息息相关。
 
生于午月,庚戌时辰,午戌三合,日元更旺,庚金看起来坐于戌上,但燥土脆金,旺气停滞于戌中燥土之上,喜有水来滋润命局干燥之土,既济成灾的旺火,则土润滋润生金,庚金作为水源实现自己的社会价值。或者喜湿润的丑辰晦火生金,如果见有力的官杀,则午月丁火,总归以官杀为真神,庚金被引为水源之用,官杀为尊也。
 
生于未月,庚戌时,未戌太燥,庚金冠带之地而且发动,自然有力,只是燥土难以生金,喜有水来润泽命局无疑,未戌之中,皆有丁火根基,日元能担此食伤生财的格局,但食伤毕竟偏旺,用水滋润的同时,喜有木来稼穑旺土生丁火担庚金之财,或者构成庚丁甲体系。
 
生于申月,庚戌时辰,申中壬水润戌而戌土能生申金,先天真气庚金透出时干,土金很旺,秋丁最喜甲木为源泉,本气乃固,时干庚金劈甲,刚好构成丁甲庚体系,同时也喜丙火透出,秋丁见甲乙,都喜丙火嗮之也。
 
生于酉月,庚戌时辰,庚金高透,秋木为死木,喜有火源甲木有力透出,庚丁甲系统成立,起死回生,扭转乾坤之象,皆是印甲木之妙用,甲丁庚之奇妙组合了。
 
生于戌月,庚戌时辰,两戌燥土脆庚金,丁火元气被耗,庚金透出,如果有甲木则刚好得用,构成庚丁甲体系,但需要一二点水来润土培甲木之根,同时润土生庚金,之必不可少,如果没有木,只能用印比助力,同时依然需要一二点水来润泽命局,化解比劫克财,食伤脆财之病也。
 
生于亥月,庚戌时辰,亥中壬旺则用戌中戊土为堤防之用,命局里火土旺则用庚金财星转土生官,如果原局官星清透,财官相生,那么日元丁火自当以固本为上,担起财官才能让官为日元所用,官旺依然是开发亥中甲木化官生丁未尊了,就地取材也。
 
生于子月,庚戌时辰,日元在戌中得根,但依然很弱,子月戌土是护火之神,子水难以杀入,但庚金透出为病,丁火最喜甲木,巳寅为护身之宝,最喜柱中见之。金水旺而透出,自然以戌中戊土堤防为用,同时少不了比劫帮身,如果火土旺依然用金水来聚气先天真神,作为其他五行发用之中心。相机而动,灵活运用。
 
生于丑月,庚戌时辰,丁火于戌中微弱之根,同时被丑戌旺食伤耗尽元气,庚金从丑金库财库中透出,日元更是不能担之,命局中之弊端,可谓一目了然,真气灌注庚金之上,冬土反而未戌阳土能生金,因为水旺天时,未戌自润,而丑辰却很难生金,除非有火暖之,喜见甲木透出,构成庚丁甲体系而贵。

十二、
 辛亥时

生于寅月,寅亥合,亥水气归聚于月龄寅中甲木真气,此消彼长,亥中壬水被亥中甲木和寅中甲木泄弱,刚好有时干辛金透出发动生扶,则元气得以输入,亥中壬水可以为果为用,辛金只是壬水之辅助,故喜辛金年日扎根有力,财官相生,最怕伤官土星透出发动伤克,伤官见官,时辰之果则全破,这里原局是用壬,那么,大运流年以及命局组合,都要围绕这个中心,也算是顺应天道的一种表现方式吧。
 
生于卯月,亥卯三合,辛金生亥中之正官,正官被耗太过,卯月阳气已壮,喜见巳午阳气之形,然后金水透出为用,真神在于官也,命局燥更显得官之有情,见金水助力更显得官之有力,如此有情有力,则自然富贵之局。生于辰月,辰亥中虽然有甲乙木,但皆是湿木,喜寅木带火之木,能全丁火之生,这里水土皆为命局之病,辛金来加深病情,故喜有木来梳土化水生丁,如果水透出则必须辰中戊土透出应敌,否则日元万万不能担之也。
 
生于巳月,辛亥时辰,巳亥一冲,巳中丙火被伤,亥中甲木被伤,丁火日元转弱,根气被坏也,天干辛金也是没有元气,日元固本为上,喜有木印火比助身,然后谈金水之用,所谓轻重缓急,有先有后,有主次之别也。
 
生于午月,辛亥时辰,用辛金则喜有食伤土来生扶,而且这里的辛金元气耗于亥水,则需要他干支有申酉让其扎根,辛金才能有用,流通真气午火到辛金之上,如果亥中壬水透出发动,辛金即成为壬水之源泉,补充壬水之元气,以官杀为尊为中心,所以,午月丁火,有官杀先论官杀,为至理也。
 
生于未月,辛亥时辰,亥未拱印,日元丁火,以月未时亥之会木,弱而不弱,亥中官印双淸,兼有时干辛财之生,可谓气协情和矣,如用官,以透干为眞,戊己之神不可见,万一见戊己土透出发动则弃官而用财.一般时辰有官印的,自然优先考虑正官,但要透出发动为用,这里毕竟是未月,辛金才是未土真神所灌注之气,但如果正官透出,则辛金和正官壬水皆为发动,辛财气流转于正官之上,则用正官无疑,何况有官杀基本是先论官杀,关键是要引导真气流通到官杀之上,才为有用之官。
 
生于申月,辛亥时辰,辛金从月龄透出,真气灌注亥中之壬,金水两旺,真气流转于旺杀之上,全赖亥中甲木为源泉,喜有土来制水,培木之根,去掉亥中湿气,更喜亥中甲木透出,庚金劈甲,丙火嗮甲,皆为上好之组合。
 
生于酉月,辛亥时辰,金水双清,先天真气聚而成形,亥中湿木难以生丁,喜甲木透出发动,化亥中壬水生丁火,更因为酉月火死之地,喜同时见旺的比劫来暖局扶持日元,如此自然循环有情,金生水水生木木生身,自然真气灌注日元之身也,财官气通身之象,自然贵人临门。
 
生于戌月,辛亥时辰,辛金从月龄透出,化戊为辛,辛金情恋于亥中壬水,构成戌土生辛金,辛金生亥水,戌月壬水冠带,财官两旺,日元不能担之,更有戌中伤官威胁正官之清纯,故喜亥中甲木透出梳土印配食伤,提高修为,同时固日元之本,甲木扎根亥中,亥水润戌,亦培甲木之根,如此则印星根气稳固,日元丁火生生不息,为喜神财官得用,打下坚实的基础工作,大抵食伤配印,人必灵秀,学识渊博,然后用财官来建功立业,所谓聪明智慧得以引导到正途,前程自然不可限量。
 
生于亥月,辛亥时辰,辛才气泄于亥,两亥并而官旺为病,自然真气也可谓聚气,依然开发两亥中甲木,化官生丁,同时亥中甲木为湿润,故喜带火之未戌之土来去其湿气寒气,或者亥中壬水不透而透甲丙,丙火有寅巳强根 而无伤,则水自暖而生木,木能生丙丁帮扶日元。日元本固,月龄真神正官自然能担,贵气所在也,月龄之气即使不透,也等于发动,全局五行无非围绕这个中心进行开发而已。
 
生于子月,辛亥时辰,亥子聚于北方寒地,辛金气聚于官杀,日元丁火太弱,喜亥中甲木透出化杀生身,同时有旺比劫暖局,流通命局五行,真气归于日元身上,日元本气得固,则官杀自然为日元所用,官杀不透可以不用食伤堤防。总之如此聚气形气兼备之真气,非旺印比重重助身不可,尤其是亥中之甲透出最为得力。用甲非火比劫配合不可。
 
生于丑月,辛亥时辰,亥丑会于北方官杀很旺,辛金情依恋于官杀同时化金丑中己土,财官两旺,日元不能担之,喜甲木扎寅卯强根化官为用,同时见比劫暖局护印,则日元始旺,财官能担而为其所用,此处辛金透出,丑中就只有才官两神,加以亥水助力,财官自然真气就非常之旺,改造真气为日元丁火所用,非印比同用不可。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