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帮主 / 基础 / 戊土日元对应十二个固定时辰之命理

0 0

   

戊土日元对应十二个固定时辰之命理

2016-01-02  逍遥帮主
  一、壬子时
生于寅月,戊土长生于寅月天时,阳气初升,生机勃勃,寅中甲丙戊连续相生,日元也算真气通身,壬子时辰在寅月虽然病地,但见壬子则病而不病,寒气很旺,戊土正好发用,喜见丙丁火透出发动,化寅中甲木生寅中戊土固日元之本气,则戊土日元能围寒水,能培寅中甲木之根,阴阳平衡,财官印三美也。故不喜再有金水增加壬子实力,如果再见旺水,须有旺的比劫透出围之为上,同时有丙丁增加命局阳气,则日元的自然功用围水为寅中生气甲木所用,同时有印来生发寅中官杀,五行发挥各自的自然功用了。
 
生于卯月戊诞卯提,官星秉令,时逢壬子,财星之力强,财官皆淸,惟日元过弱,喜有火土比印为助,身健方可任官. 从五行本性上论,土旺才能承载起乙卯如此旺的生气之生长,才能规范壬子冲奔泛滥之水,火土旺才能化官固日元戊土之本,扩充土地资源和规模,提高日元之实力,同时火旺才能显示壬子财星的情义,卯月虽然阳气开始燥,但也是见了形气兼备之火才为燥也,燥才能让壬子有情有力为日元之用,如此日元本固而润,顺应初升的阳气,在日元戊土之上,乙卯得以茁壮成长。
 
生于辰月戊生辰月,和寅卯月不同,先天真气就很旺,所以,甲木稼穑为先,其次依然是喜见丙火,辰月见丙火其丙火之发用,必须依靠水来既济之,如此戊土就甲丙癸气数齐全了,主要还是提供给辰月甲木稼穑之用,戊土日元依然只是顺应天时茁壮成长的甲木的一个配角,其中条件之一,才是日元自然价值的终极体现。壬子时辰,子辰三合水局,化比为财,壬水透出时干辅助子辰三合成水局成功,戊土阳干生在辰月,水再旺也不会构成从财格局,但戊土的功用就变成堤坝了,辰月阳气冠带,壬水冲奔,身旺财旺,日元靠围水财为湖泊江河为自己的自然功用,如果有火透出固堤,比劫帮扶日元,同时有金来生水源,或者有木来疏通水的渠道,则所围江河湖泊之水源更得以充分利用,皆日元戊土之功,其他水源金,三合水,梳通厚土之甲木,固本之火印,皆是辅助日元实现自己自然功用的要素而已。尤其是上半年,阳气充沛,壬水冲奔之性很强,一般见三合水局,戊土的自然功用就是以堤坝为尊了,如何安顿这股冲奔之水,最为重要,否则洪水泛滥,哀鸿遍野了。至于土旺用木梳通,等于是疏通壬水灌溉广阔土地的渠道,土弱用印来固堤,水不足则用金来做水源,皆应变之策。
 
生于巳月巳月丙戊司权,火旺土实,喜有木之疏辟,水之润泽,此系初夏戊土不离之眞神,戊土建禄于巳,母旺子相,时逢壬子,喜能润土之燥,自当以财为用,劫比不欲透干,透则假神乱眞.夏日之水禁不起比劫来克,克则干涸天时火土太燥厚也。
 
生于午月午月火势炎炽,戊土有焦折之虞,首重水来调候,戊日午提,位臨阳刃,土气旺逾其度,时逢壬子,厚土滋润功成,惟子午日冲,还宜有合神解冲,或金发水源.夏月壬水绝地,喜金做水源,不宜火土克制而干涸也。日元得天时羊刃,壬水的子水羊刃,身财两旺,化解子午冲即可美满也。
 
生于未月未月戊土最旺,壬子时辰,足以润戊土,但子未相害为病,喜见申酉,泄土生财,大凡土生四季之月,见旺财而有金通关,食伤生财,皆为美格局。尤其是未月,因为未月日元土最旺,同时金水进气,为先天真气,金处于冠带之地,故此月之戊,见金最为聪明灵秀。
 
生于申月丙火病地,阳气衰退,戊土附于丙火之上,先丙后癸,生在泄月,印星为第一要素,制食伤金生日元之身,保持元气不泄,真神不散,次用癸水顺食伤之气化金为水滋润戊土,土太旺才用甲木梳之,壬子时辰,地支三合水局,天干壬透,水财旺为病,最喜欢比劫分财,一生喜欢与人合作求财,同时印星制食伤生比劫调候戊土温度,才能担起如此旺之水财星,申月水三合局,必定寒气很重,此时需要旺火调候为急,必不可少,实际是火靠水来发挥自然功用,水何尝不是靠火来发挥自己的社会价值,故水如此之旺,则需要的火也是越旺越有情了
 
生于酉月八月金旺秉令,土之气泄,寒土生机不畅,宜秋阳以曝之,故先丙后癸为用,戊土孤立,月提酉金,时逢壬子,真气灌注壬子之上,金水一气相生,促成寒土之病,急宜有燥实之土,方收堤防之功戊土厚实才能坚定不移稳重可依靠,此处堤防,也为堤防天地之间扼杀生机的寒气霜露,戊土厚德才能载物,原局寒水具备,冲奔为病,不用再滋润,水靠火发用,水寒则火分外可亲,没有阳气,天寒地冻,生机灭绝,故火土资助日元,暖土壮大日元,印也为德,也为智慧,也为后台贵人扶持,如此才谓厚德,然后才能承载苍生,否则即使有心也是无力,自顾不暇,谈何载物呢?堤防之土,不必用木来稼穑,木在酉月为绝地,天时丙火阳气死地,自己无力,更不能稼穑戊土之用,故一般酉月很少用到木了,除非土五行反常而旺。如无火土资助,再见金水同来,作从财论.
 
生于戌月戊生戌月,土气厚燥,需要木梳水润,逢壬子时辰,土赖以润泽,但土水相持,须戌中辛金透出,通关比财之气,且戊生戌月土旺,喜欢金来泄秀,金一举两得,但戌月阳气入墓,水寒土冷,喜有阳气暗中驱动,调和命局,暖土暖金暖水更为上佳。
 
生于亥月土水不容,混合则有碍气势之淸,三冬戊土,气寒而肃,独喜木火,切忌金水,戊日亥月,寒土寒水,真气元气深厚聚而成形,寒气太盛生机岌然,时逢壬子,倂亥而水势泛滥,水旺土荡之象成矣,水为病惟喜阳和,故须有厚土以去水患,盛火以温土气火弱则喜木来化水生火,真气辗转流通到日元之上。自然之气为日元所用也。
 
生于子降冬寒气冻泞,土脉塞滞,戊土日元,臨于水旺之子月,时落壬子,水势冲激,转使混凝厚重,一变而为卑湿,须有寅巳戌未等神,方可挽狂澜于旣倒,命局寒气肆虐,日元戊土非厚重不能抵挡寒气的洪流,不能承载苍生之福泽,维护苍生之生气安全,故子月壬子时辰,壮大日元的印比实力,就功用无穷也,正是发用之际,机会多多,唯恐力有不逮耳。
 
生于丑月季冬戊土,其性外寒而内温,在此氷雪满地之候,万物收束之时,土脉最喜温暖,故有一阳高透,名为寒谷回春,戊日丑提,土虚而湿,时落壬子,有丑中辛癸之助其财,土愈被水所困,须有戌未之土以去湿,火印乃调候之眞神,尤不可少. 故水为病首以比劫为药,命局太寒,寒土寒水寒金而僵硬之象,停滞之象,非火不能调候也,固本之未戌强土,固本之寅巳午强根之火,皆关乎命局层次高低之关键也。

二、癸丑时

生于寅月癸丑时辰,依然寒气病而不病,形气兼备,戊土偏寒,戊生寅月,以培寅中甲木之根为自然功用,则见癸丑时辰,癸水为寒霜,喜丙火太阳从寅中透出融化之,同时既济寒气太重之戊土,以提供给寅中甲木生气稼穑之用,如果天干土旺则直接用寅中甲木生气稼穑之,如果天干金水很旺,则依然喜有比劫透出助力日元围水,以防寒气泛滥,威胁寅中甲木生气之生机。寅月戊土也喜有水来润泽,但喜水不透,透则代表天气寒气,藏在代表水形具体之水源,如此形气兼备之癸丑寒气,故非有丙火透出化甲生戊固日元之本不可了。
 
生于卯月癸丑时辰,依然是财官两旺,时支丑土劫财,被提卯制之殆尽,所谓乙木虽柔,刲羊解牛,丑中辛癸相生,暗助时干癸财,则财透而且淸,日元戊土衰弱,难任其财,喜有辰戌之土,聚以扶之,丙丁之印,焕以暖之化官生之,身主未臻坚固,而独见食财并来,则为身弱财多之象也. 更因为卯木真气,最喜见火来生发,乃顺应天道之自然也,火旺则癸丑情义深厚,有力有情有义,成为命局的亮点所在,真正起到足够的滋润命局之自然功用。
 
生于辰月戊得辰丑,土有旺实,时惟三月,土重则聚滞土轻则散,时干癸财,因辰丑中藏辛癸,虽値休囚,党众亦强,春末戊土阳壮,原喜水利润土之燥,重土为病,甲木尤喜见而梳之,乃为疏通癸水发用的渠道,好比人体的血脉也,戊有甲梳也好比是充满生气的土地,有癸水滋润,好比变成了肥沃的湿润的己土土地,在辰月这样的天时下,如此土地自然功用无穷了。
 
生于巳月戊土得禄于巳,母子同旺之象,夏土阳气相催,土有干燥之患,欲其万物生长,全赖水以相济,时落癸丑,金藏水透,用在癸财,喜余柱再见金水为助,火土皆忌神,少见为是,巳月火土皆为病,金水为药也,用金泄土生水既济天时旺印,配合阳气生发万物,稼穑厚土之用.
 
生于午月午中丁己同宫,戊土得午刃而生旺,时支丑土,以中藏癸辛,兼之癸透时干,使日元高亢之气,得以调和,盛夏戊土,原取水来反生,见印生而反克,惟水至午月,休囚已极,非有庚辛助长弱水之势,终不能全其润泽之功也.自然之气为火土,日元元气深厚,用金水来开发真气,水火既济,阴阳调和,万物繁荣。
 
生于未月时丑未冲,土因冲动而愈旺,时癸通根于丑,因冲而财成虚露,六月土旺水衰,急须有助水之神为救,卽食伤是也,如天干再见劫比制财,专用金泄,亦是美格.时干癸水为过,则凡事努力必有所成,果实累累之象也。
 
生于申月申藏庚壬,丑有辛癸时干,又透癸财,财固旺矣,七月戊土不如夏月之实,多水则土气浮荡,难以发荣万物,须有土以驱水之病,火以煊土之性,五行庶归于中和。大凡日元生在食伤之月,贵在配印,谓先修身然后齐家治国平天下,先后分明,但食伤旺才能显示印的深情,道理都是一样。
 
生于酉月癸丑时辰,酉丑三合,癸水透出,金水很旺,一片湿气,酉月戊土,火暖为尊,如果见湿气太重,则生机俱灭,癸水透出招摇为病,须比劫来去之,同时因为三合金局,比劫容易被食伤化为财,原局金水皆为病,所以,非印比同行不可了,有土治病而无火印配合,皆非上等之命。
 
生于戌戊日戌月,土虽厚而涉于燥,戌丑中有丁癸,一煊一润,土气遂以调和,丑中透出癸水,财星归眞,惟土重不离木疏,独水财更防劫夺,故喜官杀制土护财,水润戌培官杀之根,稼穑才能有力,丑戌中金伤食引通水水源.
 
生于亥月戊日丑时,丑系湿土,见亥则荡,明虽是土,实则与水无异,癸丑亥三神皆水,厚土转薄,浸淫堪虞,火盛则土气为荣,比助则水势乃怯,大忌金之生水.,此所谓有病治病,天时寒气很重聚而成形,土比劫和温暖的丙丁之印,尤为可亲,只要本固皆为有情有力,逢大运流年引发,福泽绵绵。 
 
生于子子丑会于北方,丑为稀泥不能做日元之根,冬天万物收藏于戊土厚土之中,能不暖而厚乎,自顾不暇如何承载乎,故和壬子时辰类似,救之之法,喜有带火之土,堤防寒水,或带火之木,化水生火,频来干支,寒湿之病去,身自不弱矣,日元壮实,自能担起苍生收藏之自然功用. 
生于丑月月时兩丑幇身,丑属湿土,冬戊见之非宜,而丑中辛癸同宫,透癸发动则水寒益增,引出命局中所有寒气,而日元之生机愈促,戊土被冻湿寒凝,火为暖土之神,土为去水之药,不嫌忌多,独患其少. 故用比劫克水护火印生身暖局,日元气壮,真气之财星在印的配合温暖之象,自然为其所用也,火暖水温,才是生机所能吸纳吸收滋润之生命之泉也。

三、甲寅时

生于寅月甲寅时辰,戊土日元,月时寅木长生,土气尙旺,时干甲木,又復兩坐寅木,七杀之气更旺,有木重土倾之象,喜寅中藏丙火,化杀生身,真气流转于日元身上,化解身杀之对立,书云重杀猖狂,一仁可化,仁者,丙火之印也,戊土为燥厚之土,除开申亥子丑等天时里有明水滋润的月份外,余月都喜见有形之水来润泽,故柱中木火土三神,尤其火五行透出发动,春旱之象,气势偏燥,支有一二点水而润之,方全暖润疏辟之功.实际也是寅中甲木生气之所需,有火有戊土日元,还得有水来润泽厚戊,才能发挥戊土日元的厚德载物承载寅月天时之中的甲木生灵生长的自然功用,而日元戊土只是寅中甲木生灵健康顺应寅月天时而生长的要素之一,但自然之功,非同寻常。
 
生于卯月,寅卯会东方,甲木旺于寅卯透出贴身克日元,日元虽然长生于时辰寅木,但身杀力量悬殊太过,喜寅中印星透出,化杀生身,同时大凡卯月见火,一定要见水来既济,才能显示卯月丙丁的自然价值,否则卯月阳气开始烦躁,无水而有火,卯甲寅就会有枯萎之象,不能健康成长,那么,日元戊土的社会价值也因为没有财星而收成大减,木生气的好坏,直接决定日元的自然价值的大小了。
 
生于辰月甲寅时日元通根于辰中戊土先天真气,元气深厚,,时干甲木生气得禄于寅,稼穑于深厚的日元戊土之上,杀身相均,自以七杀甲木生气为用,书云,身强杀浅宜生杀,身轻杀重宜化杀,故见丙火印星生扶固本则喜有水财为贵,旣可润土之燥,既济冠带之丙,又得滋木之气,一举兩得,不亦美哉,如果再见旺木,则也只能用火来化木生土,同时也是离不了水来滋润了,或者用固本之金来裁木,生气不能太旺。总之是要见机行事了,木太旺用金,火土太旺用水也。
 
生于巳月甲寅时辰,巳月戊土得禄,寅时戊土长生,一片厚土,甲坐寅梳土有功,但杀被印化,土有印生,杀印身一气相生,但寅木生巳,气聚于月龄真神巳火之上,巳中丙火更旺,毁灭一切,必须水来既济旺火,此天时丙火才能为日元所用,甲寅七杀也才能为日元所用,木火太旺,用水必须金来配合,所谓病重药也要重也,故命局里木火土之自然功用,全在于金水联手来配合也。
 
生于午月寅午半会火局,午火羊刃被合,甲寅七杀通根,以木从火势,杀强变为印强,而日元旣有月提之刃,復见时支寅木长生,身主之旺,可以明矣,木旺则火炎而枯萎,火炎则土燥,际此情形,实以金水调候为急,生克在其次耳,润土既济旺火滋润甲寅稼穑厚土,一举多用也,生机的根本所在
 
生于未月戊土通根于未,火土同生于寅,时干甲木七杀,以寅中丙火所泄,木旺转为火旺,乃杀印相生之局,木土皆燥,有欠生动,金水为调候之神,理宜聚气于干支也, 未寅中丙丁之火,顺应天时即使不透也很旺,寅木生气死地被耗元气,戊土深厚,喜得力之甲木稼穑之,一切都喜见水来滋润厚土,滋润甲寅,既济寅未中阳气发挥正面作用,生发万物的作用。
 
生于申月戊土长生于寅,赖寅中丙印戊比扶助,望之日元通根,乃寅时逢申月,申寅互冲,而寅中丙戊皆伤,身主受害匪浅,时干甲木高透,又来克身,须有印透干头,专取杀印相生。也就是说,日元戊土处于克泄交加的局面,只有寅中丙印透出发用,才能化解纷争,而寅申之冲也是要化解为上。
 
生于酉戊土泄气于酉月,时上甲寅又来克身,八月戊土,原以火为护身符,今欲化杀之顽,制金之强,更非火印救之不为功,土来辅身亦佳,金木大忌,克泄交加,内外交困之象,印为用则水最为可畏,更因为水来寒寅中丙火不得出,水寒木冰,水冷则金沉,日元被克泄还要被水耗,弱不堪言,所谓自顾不暇,谈何厚德,谈何载物
 
生于戌月戊土通根于戌,甲木通根于寅,土旺有甲木之疏,有杀当先论杀,此条身杀兩停,喜再有金以制之,书云,身旺杀旺,而得制其杀,化为权贵,信哉是言.寅戌拱火,喜有食伤制杀,财来滋润命局护食伤,则命局完美。
 
生于亥月戊土长生于寅,甲木得禄于寅,惟亥寅六合,寅有牵掣,财杀虽旺,日元无气,有火则生机足水暖能生木,且成杀印相生之局,火印丁不如丙,丙为太阳,丁为一房之暖,巳不及午. 巳被亥冲,午可以合寅也,如果命局木火土旺,则又要用金来生扶真气之水也,所谓冬木残枝败叶,没有发展之空间,唯有架通水火之桥梁,壮大印比之自然功用也。
 
生于时逢甲寅,杀印相生,日元戊土,妙处全在一寅,寅中藏丙,冬土得火温暖,分外繁荣,月提子水,见寅则泄,生机不衰,若重见土火,日元愈见发越,频来金水,格局优转为劣.但先天真神子水也不能被克泄太过,尤其是子水形不能破。
 
生于丑月甲寅时辰,戊土长生在寅,丙戊印比藏根,甲木坐禄而旺,明杀生暗印,喜寅中丙丁透出,杀印相生,得壬癸滋润戊土,这里有连续之意,有火则甲木生发有用,七杀有生机,有火则壬癸得以温暖流动,能滋润戊土,而不会寒戊土,则暖水生温暖的甲木七杀,戊不离甲,则日元社会价值得以最大实现,丑月甲木冠带之地,生气发越,所谓百废待兴之际了,阳气尤为重要,戊土以实现甲木生气稼穑成功来实现自己的社会价值。

四、乙卯时

生于寅月乙卯时辰,寅卯会于东方,生气太过,需要相配套的大量土地才能得以稼穑成功,喜有丙火从寅中透出,化官杀生日元,扩大戊土日元的根基,另外适当的水给与滋润,道理和甲寅时类似,但寅月天寒,见微火可以不用见水也。如果火不透则也可以用固本之金,配合固本之日元,构成食伤制杀的格局,所谓生气太旺,用肃杀之金裁之的自然道理了,好比禾苗太密,必须扯掉一部分,让禾苗之间保持一定的生长空间,免得抢夺有限的丙火太阳资源,水资源,土地资源。总之还是围绕如何让日元戊土在寅月这个天时里,更好的为天道寅木服务为实现自己的社会价值的根本所在。
 
生于卯月乙卯时辰,乙木官星,月时兩逢禄地,日元戊土虚弱,岂堪旺木之克,而有倾陷之虞矣,喜有土比火印生扶,方得官身兩停,否则,一派水木之神,可作成象之从杀论.这里乙卯木旺,更显得印星火的情义,卯月火进气而旺,尤其是这里的木管道很大,那么,印比的管道也需要相应的扩大,才能让自然贵气通身,固日元之本,固印之本,也就是要印比同行,印旺比旺,正官之气通身,自然富而且贵了,如此气聚之自然真气,功用无穷也。必生于豪富权贵之家。
 
生于辰月乙卯时辰,乙木从辰中透出而官清,坐禄地正官旺相,卯辰会于东方,官太旺变为杀了,日元不能担之,故喜火印透出化官生身,见火则喜支中微水润泽,则命局充满生机,阴阳平衡水火既济,日元自然功用就大了,有名有才有官有地位。
 
生于巳月乙卯时辰,官星得禄,可以梳先天巳中真神戊土,但卯木生巳中丙火,丙火更旺,火来通关乙卯,乙卯不能稼穑反而成为土之源泉,土厚则滞,丙火旺则需要实力相当的水来既济为用,丙火旺则戊土更高亢厚实,土厚则需要配套实力的木来梳,否则人必愚钝,天地万物皆固生在土,但一定要水来既济,然后才谈木来梳通,故需要盛水滋润,金来配合,形成良性组合,水来既济丙火,润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梳土,则格局完美了。
 
生于午月乙卯官星,独发而淸,月提午印逢官,气合情投,惟木旺转为火旺,正官枯萎无财之官,戊土亦安能受兹烈火威煏,所以夏土见印,生而不生,须有金水透干得根,则木润而土苏矣
 
生于未月戊日未提,旺土得根而实,卯未半会,劫化为官,而乙木透时,官多作杀看,遂成杀重身轻之象,书云,身杀兩停宜制杀,杀重身轻宜化杀,此亦以有印化杀为贵,化杀且可生身,构通木土之气,土势偏燥,则喜一二点水以润之.如果土重重,依然喜用水来滋润命局生扶官星,即使三合木局,见旺土也会木折之忧也,相机而动。
 
生于申月卯申可以暗合,郎情妾意,暗通款曲,暗送秋波,陈仓暗度,金不克木,食伤不制正官,外表一般人无法看出端倪,戊生申月,元气大伤,急迫需要印星安静修养生息,即使是乙木正官,也是疲于应付,除非有兄弟朋友比劫帮助,个人实力实在浮夸,更喜欢印星贵人扶持照顾,人生得意喘息,以图将来,同时官印相生,贵气加身,天生近贵,官印相生,最擅长领悟上级的意思,最容易处理上级关系,不贵都难,实际原局弊端皆在如何化解克泄交加,日元毫无根气之病也。
 
生于酉月月时卯酉一冲,金木兩伤,时干乙木官星,因冲而转成虚露,日元戊土,旣有木之克,復有金之泄,其身何堪,官弱喜有财辅,身弱喜劫印生扶,此处需要劫印,似更甚于财也,酉月丙火死地,天时阳气死绝,戊土无依而浮荡之象,乙卯更是毫无生机,故印之不可少,配伤官生日元维护乙卯正官生气,如果有水财来化金生木,有火印来暖金暖水暖木,让先天真气酉金辗转灌注日元之上,日元有未戌强根而能自立,则格局完备了。
 
生于戌月戊日戌月,土正当令,时逢乙卯,官星独发而淸,木土相峙,兼之土燥而润,气势失之于和,支有一二点水以润之,用取财旺生官. 财水为冠带真神,得用福气不浅,戌月生气归根,要诀在于培土,水火既济,阴阳平衡,乙卯扎根其中,日元功用大也。
 
生于亥月乙卯时辰,亥卯三合,正官太旺,真气财星也被泄散,日元不能担此财官,喜丙丁同时透出,化杀助身护财,金一般不能用,虽然能制木,但泄土生寒水,导致戊土克泄交加,除非真神水才太弱不成形,所以,最好用火,一举两得,用比劫配合,财星透出必须有比劫透出护印
 
生于子乙卯官星得禄,兼有月提子水之生,财官淸纯,惟木旺总来克土,而且寒水没有火暖也不能生木,水寒木冰水木不交之象,官旺身弱,戊虚而孤,要劫比频见,培木之根,再有丙丁之火,则木生火,火生土,愈觉有情矣. 
 
生于丑月戊日丑提,通根而不以旺言,时上乙木得禄于卯,卯丑紧制,而土根拔,官星虽淸,无如身不能任,故不论木强土弱,其为寒土寒木,显而易见,火印调候,为必需之神,泄木生土,又为旋乾转坤之字,更因为木处冠带之地,见乙卯也为形气兼备之象,尽管此时乙卯之木还在土里面萌芽,势力不可小看了。

五、丙辰时

生于寅月丙辰时辰,丙火从月龄寅中透出化甲生戊,日元归旺于时辰辰土,辰为湿润之土,丙火为长生之旭日,戊土日元阴阳既济而且深厚,足以提供寅月甲木辰中乙木生气稼穑之用,杀印相生,真气通身,即使木旺杀旺,但众杀猖獗,一仁可化也。如果身再旺则喜甲木透出为用,如果辰中水五行透出而旺则喜戊土比劫透出围水护印,辰中水不透为财印不相妨碍,日元戊土作为其中要素之一,而与水火一起,共同实现稼穑寅中自然生气的自然功用,实现自己的社会价值。
 
生于卯月戊日辰时,比肩幇身而有根,时干丙印,得卯生而官印相随,极尽官淸印正之妙,木火土气势纯粹,一淸到底,喜有水藏支,大抵卯月丙透时辰,真气流通于丙火之上,形气兼备之阳气燥渴,必须见有形之水,固本之水来既济此阳气,阳气才能表现正面的自然功用,同时官之原神透出,格成财星生官真神旺而为用,财旺官旺印旺身旺,自然富贵无敌,如土金杂出,则浊而不淸矣.戊土见金,母爱泛滥,必不顾自然真气正官而任性固执,感性用事,失去理性,则正官格局毁矣。大抵戊生卯月,不是木非常之旺,总是忌讳见食伤之金了,破坏先天真气,则整个命局里的五行就失去中心也。
 
生于辰月丙辰时辰,日元扎根两辰,土地辽阔,丙火透出同时两辰中癸水润泽,喜两辰中癸水正财乙木正官透出发动,财官相生,木来稼穑,则日元自然功用得以实现。土厚喜木稼穑,木透出才能有力,水火皆是配合之用了。
 
生于巳月戊土通根于巳,巳为日元之禄,时丙亦根于巳,印绶亦得禄也,身印兩旺,且又根深蒂固,时支辰土,以藏癸水之财,土气润而火赖以泄,惟库中沟渎之水,力量极微,须有水之元神透干,或有金之食伤相生,用在伤官生财必矣. 丙火从月龄巳中透出得禄,所谓骄阳似火,命局一片枯焦,但同时巨大的太阳能也提供了巨大的机会,就看能不能运用了,运用此太阳能,非金水并用不可了,故原局火真气资源过于充沛为病,水为开发其自然功用的金钥匙也。水在巳月天时绝地,故需金来做水源,水来护金,金水相依。
 
生于午月丙辰时辰,丙火太阳高照,夏日炎炎,扎羊刃于月龄,时辰辰土,可以润土晦火之燥气,但辰中癸水太弱,须见申酉亥子等字,则水源不断,火旺需要盛水滋润,需要带金之水,先天丙火太阳,才能为日元所用,如果在这个前提下,用木来稼穑,则更能成就一番气象,因原局辰时,也有土厚为病也,金水只能解决炎热燥渴,但土旺之病,非用木来梳之不可。
 
生于未月戊土日元,月时未辰,时干再丙,火土重矣,妙在辰中一滴癸水,可以泄化润土,功非浅鲜,火土独强喜有泄土之金,更因为未月金为冠带真气,用之尤为形气兼备而真神得力。
 
生于申月月提申金秉令,时支辰土生金,辰申有拱水之情,以支无子财,仍作土金看,初秋戊土,气势虚弱,最喜印比为助,则土气磅礡,时干丙火,以坐下辰土,丙生辰,辰生申,真气聚于申金食伤之上,丙火光明被晦,而原局最渴望有丙火生扶日元克制旺食伤之病,故喜再有木火生助之,固丙火之本,则原局所有危机得以化解,不利皆化为有利,时干丙火就是人生之硕果也。
 
生于酉月辰酉六合,土从金势辰土气聚于酉金伤官真气之上,戊日本以辰为根,因酉牵绊,而土根被伤,幸喜时干透丙寒土藉以暖,身衰喜有扶,见木无妨,见水宜辰中木透出化水生丙,或者辰中土透出制水护丙. 总之是护印和加强印的本气元气为尊,全局活力所在也。
 
生于戌月辰戌为明冲,土因冲动而益旺,惟时干丙火,泄于坐下辰土而虚浮,幸日主戊土健朗,非似身衰之必欲印助也,九秋土气厚实,甲木万不可少,否则惟喜金之泄,水之润也. 土五行自身不能发用,好比格局里的印比不能单独发用,必须依靠食伤财或者财官来发用。
 
生于亥月月提亥水为财,时干丙坐辰地,辰生亥月为稀泥之象,有晦火之光明,戊土寒湿为病,真气聚而成形,孤阴不长,没有阳气之辅助配合则不能为日元所用,喜再有得地之火,与夫从亥中透出天干之木,则土自温暖,而神完气足矣.,水自得阳气既济而能生木,木得阳气温暖而能吸纳财星,财官印连续相生有情,流通顺畅,皆聚于日元身上,所谓万千宠爱,聚于一身了。
 
生于子月时子辰会水,土虚见水而愈寒,时干丙火无根,暖土之力极弱,冬戊以通根为喜,水财以得地为忌,今适得其反,是五行配合之无情也,须支有寅巳戌未等神,寅木化水生火,火暖木泄水生土,故冬天戊土,以厚德为尊,也就是去水之有余,辅丙戊之不足,身财平衡,真气寒气肆虐,更显得日元对于苍生之情义。
 
生于丑月戊逢丑辰,劫比同来,日元不弱,时维深冬,寒气未解,丑辰中分藏辛癸,皆属湿泥,不足以培土之根,适足以寒土之性,而时干丙火,坐下泄地,一点阳和之气,又被吸收殆尽,此系用神无力,须有木火助之,格取杀印相生. 生扶丙火阳气的同时,日元转旺,用木稼穑正好顺应丑月生气冠带之天时了。

六、丁巳时

生于寅月丁巳时辰,寅巳中两丙印,时干丁火透出,印星很旺,也是化寅中甲木真气太过,核心被泄太过,寅月见丁巳,则印星形气兼备而旺,燥戊土日元,同时枯萎寅中甲木生气,喜有水来既济旺火,滋润戊土和寅中甲木,同时固自然真气寅中甲木的元气,中心五行甲木之气得以汇聚成形而不散,毕竟火土水等,都必须靠对寅中甲木的作用来显示自己的自然功用,如果没有水滋润命局,则有春旱之象,禾苗枯萎之象,戊土的社会价值就小了初春戊土,本以和暖为先决问题,但过暖又嫌亢燥,有失滋生万物之功,故喜水来润泽,如柱水气微,则喜金来助水,遂成食伤生财之格.因为水生寅月,气散之地,一定要固本之水才能发用,任何五行就是如此,自己都自顾不暇,谈何发自然之功用呢?常理也。
 
生于卯月丁巳时辰,阳气形气兼备太燥,必须见适当的金水来既济之,辅助之,配合之,丁巳阳气才能发挥很好的生发卯木正官的自然功用,同时戊土日元阴阳既济,湿润而暖,正是卯木正官繁荣昌盛的温床,这里的水也是固卯木正官的先天元气之需,如此才官印身皆旺,自然富贵也。
 
生于辰月丁巳时辰,印星形气兼备,日元戊土厚而且燥,丁巳阳气要水来既济,才能发挥生发万物之正用,得水既济而印才能有用,同时戊土太旺也是病之一,故同时喜木水并行为佳了。只有木则土重木折,火燥木枯,自身难保,更不谈稼穑厚土之用了,此处的日元戊土,依然是靠提供生气木之用来实现自己的自然价值。但水生辰月墓地,必须是固本之水,才能有力有情,最好有金来化土做水源,则天时之外的金水源源不断,配合真气火土稼穑甲木生机,顺应天道的自然功用就非常完备了。
 
生于巳月戊土兩见巳禄,正印又透时干,满盘火土,生旺极矣,此条火高土亢,厚而且实,理应用水调候,乃系格之正用,如不见壬癸之水,喜有金以泄之,此用在食伤,书云,土逢旺月见金多,总为贵论,如不见金,一派戊己者,作稼穑格论.生于午月丁巳时辰,月龄羊刃,时辰得禄,丁火从月龄透出生身,巳午会南方,土厚而燥,需要水来滋润土既济先天旺火,最好用金,金泄旺土,生水财,既济先天旺火,那么,先天后天天时中的火土,皆能为日元所用,食伤生财,金水相依,水财为用,一生在财方面最为耀眼。
 
生于未月丁巳时辰,巳火生未,火形很壮,形气兼备,丁火印星从月龄透出,火土更旺,原局非常之燥气,需要水来既济天时旺火,润泽戊土,也是所谓的有病治病,原局火太旺为病,水为药,同时有旺木来稼穑戊土,则功用成也,如果无水润泽,则万物不生也。如果实在无水,只能用巳中庚金,泄旺土治病也,皆因土金之感情非同一般决定的,但即使用金也,也是需要水来润土生金,否则土金难以流通之象。
 
生于申月戊土得禄于巳,丁火又透干,秋土藉火而温暖,身主朗健,可取申中壬水为用,以全水火旣济之大用,再见火土,当难持久。申月虽然火病之地,但见丁巳干支一气,阳气病而不病,戊土转厚而且燥,火靠水配合来显示其自然功用,则申中真气壬水恰当其时,真气为用,化食伤为财,同时食伤不泄日元元气,转向现实之星务实之性的壬财,更有丁巳印星的不断提高修为,食伤配印,对申金真气的改造利用最为完备,则成功自然指日可待。大抵日元生在食伤之月,见财则其人非常踏实,事业心非常强,见印则酷爱学习,聪明智慧都发挥到学习方面,如果见官杀则会克泄交加或者食伤制官,反而玩物丧志嫉恶如仇愤世嫉俗的了,一生事业蹉跎。
 
生于酉月戊土得禄于巳,丁火透干,印来生助,土气益厚,惟月酉时巳,半会金局,再见金水,或丑土会成全金局,反以身弱论,乃须火印为尙也. 此处中心在于巳酉三合是不是被引发,被引发则日元变弱,印比皆被化为食伤而日元无依,如果行的是木火生扶印星,则三合局就难以成功,日元就拥有巳火强印比助力,此时则喜大运有水星透出,引化伤官,火五行在酉月非天时真气,只是配合暖水暖金暖土生土之用而退位配角,假神皆只能配合真神来显示自己的自然价值,才是天地之间的正道也。
 
生于戌月丁巳时辰,戌月金水为真气,火旺而真气衰弱,多余而用无可用反成累赘,戊土得禄于巳,得比于戌,丁印又得旺于巳,火土一气,身旺可知,气势偏燥,水为调候眞神,可收灌漑湿润之功,丁巳火旺为病明也,有财则病去,金发水源,亦属需要,如不见滴水,重来四库之土,可作稼穑格论.
 
生于亥月戊土得禄于巳,再见丁火,寒而不寒,无如月提逢亥,巳亥相冲,斯时水旺火衰,须有寅字见之,亥为寅合而不冲巳,火土恢復自由矣,巳火其中的印比为日元提供元气,但一切五行都是围绕月龄真气财星来发用,喜财星聚而成形,然后木火土发用,才为天之道也,自然之力量,非人力可比,顺应自然是造福自身,造福苍生的唯一选择。
 
生于子戊日巳时,时干再透丁火,土暖而成堤,月令子水虽旺,以不透干头,可免坏印,故财星透出必须比劫来堤防护印,冬戊惟喜火温,愈暖则土之生机愈畅,迭逢金水,危乎殆哉.
 
生于丑月丁巳时辰,寒谷回春,巳火归禄,印比同藏,戊土阳气充足,充满生机,冬土最喜坐下火地,极其温暖,而最忌讳坐亥申等字,这里火多水少,不忌讳丑中辛癸寒气,何况还有巳丑拱金生扶,金水也自不弱,形气兼备之象,若有木来生印,同时稼穑旺土,则戊土更见生机。

七、戊午时

生于寅月戊午时辰,寅午三合火印局,戊土透出,日元实力几乎成倍增加,规模宏大,但命局阳气太燥,等于是戊土日元太燥即使再厚而无用,不能提供给寅中甲木生气稼穑,同时火旺也耗伤自然真气寅中甲木,轴心五行被伤,故喜水来滋润戊土,既济三合旺火之病,同时更重要的是固寅中甲木之先天元气,戊土太厚,喜寅中甲木透出发动稼穑成片的戊土,则日元功用得以开发完备了。此时之水之固本,最为重要,火土太旺,水还被先天真气寅木耗泄,故喜带金之水源,以期与旺火匹敌,才能既济成功。
 
生于卯月戊午时辰,日元得羊刃,印星也得羊刃,羊刃喜官杀克制,阳气形气兼备,戊土厚而燥渴,卯木枯萎之象,皆为命局之病,喜有旺水既济旺火,滋润戊土,固先天正官之元气,同时官星透出梳土,如此才官齐备,则先天后天自然真气木火土皆得其用。
 
生于辰月戊午时辰,土更厚火更燥,火土能不能发挥正面作用,全在于水源之配合了,喜金水相生,水源源源不断,既济旺火润泽厚土,同时必须见木来稼穑,则完备了,否则午中羊刃无制,威胁财星之水,命局就在经济感情父亲身体等方面会危机了,所谓羊刃必须配杀。
 
生于巳月戊午时辰,两戊得禄得刃,正偏印相生,土过旺则滞,病在火太旺,须通根旺水润之,方可焕发生机,如果水浅,两午太旺,反击火之焰,故用水需要金来发源。开发此巨大的太阳能,在于金水并用,所谓孤阳不生也。
 
生于午月天干兩戊,地支兩午,状如天地一气,火土同归,惟以兩刃齐来,愈觉火旺难遏,如再来火土,祗可顺其印比之气从旺,如有滴水杂之,见则必至相激,无非质量并豊之金水,方可用伤食或财星
 
生于未月戊生土旺之未月,时干比肩幇身,时支午火生身,旺而太过,偏于枯燥,空惹尘埃之气,土旺不離木疏,土燥不離水润,疏土之木,固属至要,调候之水,尤为先急,金能生水,亦不可或缺也. 
 
生于申月日时戊土兩透,时支午火阳刃,厚土之气聚于午,身主巩固极矣,月提申金,藏壬水之财,气势淸而不杂,当以食神生财为用,泄土生财,如金水迭透天干,又防寒土之性,转使高亢之土,化为湿泥。毕竟午为丁火,所谓骑马亦忧,说的就是金水太旺,午火无用之象,故申月金水,依然是配合阳气这个中心来显示自己的情义,也就是水靠火来显用。
 
生于酉月戊土坐刃于午,时干戊土幇身,时値秋令,有此得地之午火,土气乃健,月提酉金,可以泄土之秀,火土金一气贯通,生生不已,气聚于月龄真神之上论用当以月提伤官为宜,如有壬癸之水,转为伤官生财之格.以当令真神金水为用,火配合真气发挥自己的功用了,如此则印比食伤财皆充满活力,不是一般人物。 
 
生于戌月戊土通根于戌,得刃于午,火土兩旺,午戌会火,印力愈强,而土气愈燥,火土皆为多余而造成命局里的弊端,甲木为疏土之眞神,自属喜见,惟木燥则不能舒展,更须有水以滋之,财旺生杀,自是上格. 所谓对症下药,土为病必须用官杀,印为病必须用财也。
 
生于亥月戊土见刃于时支之午,得比于时干之戊,气势温厚,而可任月提亥水之财,此条五行抒配,凡不太过者,皆吉善之象,惟以时令气候言,金水祗可少而不可多也,否则寒湿之地,骑马亦忧,但也不能被冲散,财星才是命局所有五行的核心所在,否则好比冬天去销售冷饮,夏天去销售羽绒服,必定是逆天而行,劳而无功. 
 
生于子戊土并列,时支坐午,气温而实,一点午火,诚寒土不离之眞神,乃以月支子水,得时秉令,子午为专气之神,相遇必冲,冲则旺发衰拔,身主随之动摇,所喜支有寅卯,则水戀情于木,而不伤火,干再丙丁透露,尤妙. 只是水之形体先天真神也不可破也。
 
生于丑月天干戊土兩配,通根于时支之午,日元根深蔕固,午为戊土之阳刃,其气极壮,月提丑土,以有午来照暖,寒而不寒,土气已实,喜有甲木出干疏之,如见丙丁杂出,反喜壬癸调济. 所谓真气之水,为核心五行,形不可怕,喜聚而成形,然后其他五行配合发用。先天真气才是其他五行发用的前提和中心。

八、己未时

生于寅月己未时辰,日元归旺,己土透出帮扶,寅未中暗藏印星化木生土,土地广阔,中心五行寅中甲木,未中乙木因为被暗藏的旺印所耗而力有不及,喜木五行透出发动稼穑旺土,则身杀平衡,田园得以充分运用,所谓透出为动,暗藏为静,动五行再 弱,静五行再旺,也是不能通关动五行的了。
 
生于卯月己未时辰,卯未三合正官,化劫为官,日元和时干己土皆虚浮无根之象,喜年月有丙丁火印星透出化官生身,固日元之本,同时卯月见火必须见水来既济,方成火生发万物之用,如此官印身,真气通身,贵人多多。
 
生于辰己未时辰,土地资源广阔,土聚则滞,喜旺木梳之则通,水来润泽天时冠带之丙火阳气,则土地得以开发,日元事业木财运水自然兴隆。这里的水一定要固本之水才能得用,否则表面文章。如四柱中再见火土,絶无木金克泄之神,当从土重,作稼穑格论,旣成此格,最忌木之官杀. 辰月土为真气,形气兼备,稼穑格局自然层次很高。
 
生于巳月己未时辰,结合日元戊土扎根先天巳中得禄,土太旺太燥则滞,生机受阻,需要壬癸水来调候,比劫太旺,单见水则容易被土涸,需要金来转化土,化克为生,最为美妙,所以,戊旺为病,旺金为药,火为病太旺,则以水为药也,如果配备木来稼穑则更美,所以己未时辰,更大的弊端在于土太旺,用木方为正道,但用木要金水配合之也
 
生于午月时逢己未,月提午刃,又来生土,土势旺而燥矣,月令阳刃,必取七杀为制,但杀有印化,徒然助火,终不如金来泄秀,水来润泽为可贵.用官杀必须有旺水来滋润木土,既济旺火不可也。 
 
生于未月天干戊己,地支双未,满盘土气迭迭,若在土旺用事之时,干支劫比再来,可作一神成象之稼穑格论,反宜火土助格,柱有金水木,则仍喜疏泄与润泽也.但未月暗中藏官杀,而且两木库,稼穑格局非常难成,除非天干透金来克木,才有可能。
 
生于申月戊土生申,气泄而弱,秋土最喜阳和,不离丙火照暖,时逢己未,日元得根极深,未中丁火,可施调候之功,身旺原喜财官,如再水木齐透,富贵无疑。戊土厚需要木来稼穑,乃戊土之天性禀赋所在,生在申月,天干透水化食伤为水来滋润戊己未燥土,然后见木来稼穑,金不克木,食伤不制官,被现实之星财转化,如果水旺则离不开火阳气的补充,火旺才显得金水的情义,二者相互配合使用,水火既济,乃万物之和谐前提也。
 
生于酉月三土一金,日元气势充沛,秋土最怕虚露,最喜劫比助之,未中暗藏丁火,藉以温暖,虽属一点吉神,胜于虚火多矣,月提酉泄,秀气流行,用取伤官,有木透干,则用官杀亦佳,秋天之土,不喜木来稼穑,故用金来修剪残枝败叶,正好发挥真气之用。 
 
生于戌天干戊己,地支戌未,四土迭迭,未戌中二点丁火,戊土日元,不无太旺太燥乎,如干支再见戊己丑辰等字,当顺其土性而作稼穑格论,旣成此格,木之官杀不可见,金之食伤不妨行,不作稼穑,则最喜顺应旺土之势金泄,水润,土重木折,木不济事,除非官杀有力,财星配合,于印比实力相当才行. 
 
生于亥月冬土气怯而弱,故以劫比重见为佳,时落己未幇身,而未中一点丁火,虽不能引以为用,却亦可温暖寒土,月令亥水,旺而不猛,于财可以任用,但恐水多荡土,如木火迭出,金水亦所弗畏矣. 真神假神,贵在配合,二者实际不可分离。
 
生于子日元戊土,得时上己未兩劫之助,身主尙不为弱,月提一点子水,被上下厚土包范,制之殆尽,冬土虽以水财为病,而提纲之水不可损,是不顾其体也,劫比迭见,喜有木以疏之,火以暖之,如土气过重,又喜水来润泽也,金来生扶.
 
生于丑月戊日丑月,时逢己未,重重劫比,块然不动之象,冬土虽虚,党众转实,火为解寒之神,喜于柱中见之,如干支復见四库,而无金水木透干逆气者,作稼穑格论.否则冠带之木是最好的发用机制,无木则在有火暖的前提下,用食伤生财,儿又见儿,秀之又秀。

九、庚申时

生于寅月庚申时辰,寅申冲,真气涣散,所有五行都失去根本,喜有午戌来三合寅木,同时壮大日元的实力,最后用庚申食神泄秀,则真气从寅流转到三合之印,印流通到日元本身,日元流通到庚申食神,辗转真气灌注到庚申之上,同时金泄土,土泄火也等于是保护了 寅中甲木生气的先天真气,则其中各个五行的发用机制皆自然完备各尽其美。
 
生于卯月庚申时辰,食伤很旺,破坏官格局,日元生卯月被真气所克而土死而衰,更不能担此克泄交加的局面,只能用印来克食神护官生身,则正官格局得以保护也。同时见印星则能融化申中之水,滋润命局,同时泄食神生官,一举两得也。不管如何,生在卯月,卯木正官为真气,就是日元旺而能担食伤,也是要固正官真气之本为首选了。
 
生于辰月庚申时辰,戊土辰提,时逢庚申,金泄旺土,秀气流通,地支申中有长生之壬,辰中有坐库之癸,以申辰又有拱水之情,故如其言食神旺相,不如言财星有气,以多见火土幇身为宜.大凡辰月见三合水局,日元自然功用转为堤防,金水相生,水源充足,更有坚固堤防,开源节流,既济冠带之丙火阳气,则辰月的江河湖泊,社会价值无穷也。一方面可以灌溉之用,一方面可以保护苍生,规范冲奔之水。
 
生于巳月庚申时辰,庚金长生在巳月,坐禄于时申,食神有气胜财官,庚申时辰,食神形气兼备,怕泄气太过,喜辰丑湿润之土帮身润土,申中藏壬得长生,天干庚金生之,与透干类似,故也可以用食伤生财,得以平衡命局,总之要不用辰丑比劫帮身担食神,则可用申中壬水,形成火土金水良性流通。只是庚申为秀气所在,不宜直接用印来帮扶日元,破坏秀气,旺气归于身而无泄也,故最好用辰丑湿润之土,是从多方面考虑。
 
生于午月戊生午月为羊刃,印旺身旺,占尽天时,后天天时为庚申,则先天后天配合默契,先天为本,后天为用,食伤泄秀,申中藏壬财,既济燥土,食伤生财格局成立,如果金水之气超过火土,则当以先天真气火印为用,一般是很难遇到这种反常的现象,总之得灵活运用为佳,法无定法
 
生于未月日戊提未,根深而旺,时逢庚申,金水同情,燥土而有金泄水润,万物自有滋长,土金气势周流,夏末火势消退,如金水进气顺势而过旺,有三伏生寒之象,果尔,反喜木火为救也. 
 
生于申月庚金兩坐申禄,食神之气势旺矣,日元戊土,未免泄之太过,食多作伤,伤重必喜佩印,故喜丙丁迭见,制尽金病,我身强復,或则多土幇身亦善,是为有病得治,也因为金旺自然之气得以凝聚成形,见固本之印,才能显示此印有情有力,对日元的人生举足轻重之决定性作用。如果两申中财星透出,则少不了比劫有力透干护印,此不为财克印之象,乃戊土堤防冲奔之水,以围成江河也。
 
生于酉月庚申时辰,申酉连珠,日元非常之弱,喜配火印,生身制金,又可驱寒,一举两得,如果无火,则只能用印比,水木财官皆为忌讳,因为水来虽然可以食神生财,但戊土太寒,也水冷金寒,寒金不能生水等孤阴之病,见官日元不能担则克泄交加,更是不宜。
 
生于戌月申戌拱酉,时干透庚,食神之力倍增,戊土之气盗泄,幸九秋正値土旺,泄之,反所以秀土之气,有水泄金,谓之儿又生儿,转辗吐秀更美.申中壬水冠带之地,坐申长生,足以灌溉滋润干涸之戌,湿润之土自能生金,土金流通顺畅,最喜申中壬水透出,真气土金水一气相生,灌注到财上而停止,想不大富都难了,更有印星暗中配合旺才发用,则戊土德厚载物也。 
 
生于亥月庚申食神得禄,亥乃壬水得禄,旺水再有金生,遂成泛滥之势,日元戊土,已化为湿土,去水之病唯土,控制食伤之泄其,以及荣土之气唯火,此处用火用土,必须用得地之强根的火土才能有力,否则镜花水月,虚有其表。如水成方局,或结党而成昆仑之象者,作润下格论.
 
生于子申子半会水局,时庚情归于水,水盛土薄,喜有燥土以实之,使其身财兩停为贵,冬土逢金,则菁英尽泄,佩印尤属需要,所以有火便昌,无火则亡.原局金水皆为病也,喜火来制金,土来制水,更喜有木来化水生火,真气流通到火土之上,此消彼长真气归身归用神也。 
 
生于丑月戊臨丑提,寒土也,时落庚申,食神之气极旺,丑申中皆藏水,寒金冻水,相继齐来,使日元高亢之戊,变成湿泥,喜有火制金,有土幇身,火土重见,土自病去,而发荣矣. 

十、辛酉时

生于寅月辛酉时辰,伤官坐禄,秀气发越,春土固以暖润疏辟为贵,不離丙甲癸三神,如三者未全.必使有食伤金以顺势流通之,三者已全,更当视其孰为亲切,择一以用之,身弱独喜火印,身旺财杀为宜,如无财杀,泄之可也.如此真气灌注辛酉之上,先天真神寅木气固,日元气固,则辛酉能被日元担,虽然辛酉生寅月为绝地,但辗转流转,寅中真气灌入而辛酉变成流通寅木之秀气的渠道。
 
生于卯月卯酉逢冲,有谓金克木,而非木克金,不知金旺则木受伤,木旺则金受怯,此条辛酉金气得禄,卯木当令乘权,兩相冲动,无所轩轾,则金木之本气皆伤,日元戊土,旣有旺木之克,復见金伤之泄,可谓弱矣,唯喜火印化木制金生身,一字可有三用. 依然卯木正官为中心之五行,先固日元元气,再固官星本气,那么,官印相生,印身相生,身伤官相生,只要皆能担之,何患食伤会克官乎,此食伤为官所用也,食伤只是官星的发秀渠道而已。如果有水辗转泄金生官,最为美妙,皆因卯木为中心五行,轴心所在,卯月见火印之星,总归喜欢有水来滋润命局,这里金作为水源之用,也算是变费为宝了。
 
生于辰月辛酉时辰,时逢辛酉,伤官得禄,酉辰明为六合,实则辰土生金,日元戊土,虽在司令之候,以辰比被酉牵绊,助身之力失专,以泄气太过为病,自应火印为救,书云,混杀贵淸,遇伤喜印,旣见火矣,劫比亦不可少.印伤不可并也,比劫通关,月龄真气流转到伤官之上,日元能担,秀气流行。
 
生于巳月巳酉会金,时辛又透干头,日元戊土虽旺,究不敌食伤之盗泄,巳火化伤,土金气势一贯,惟时在四月火旺之候,断无从儿之说,如有水财透干,视其身强则用财,身弱则用印.没有水五行透出,依然喜辰丑湿润之土助力日元,即使用印星生扶,也是不能破坏伤官辛酉秀气为佳也。 
 
生于午月辛酉时辰,依然是伤官泄秀,此干支一气之伤官,正好和先天羊刃匹敌,以毒攻毒,也算用得其所,但夏天戊土,天干物燥,总归以水为尊,如果见水,依然以水为中心,辛酉金配合使用
 
生于未月凡土皆能生金,然如此月未中暗藏丁火,土气转燥,非但不能生金,反有损金之虞,故月提之未,幇身则可,生金则不可,辛酉伤官,须先有水,润土之燥,然后土金水生生不息矣,故土能生金与否,以有水无水转移也.
 
生于申月日元戊土,値秋而气休,申中金水同宫,食财气盛,土弱难任,时逢辛酉,干支皆金,伤官之势尤旺,书云,戊土旺于生方,毙于泄方,信然,如不见火土幇身,重来庚申辛酉之神者,可弃其孤立之土,作从儿格论,否则略见火土幇身,亦非上乘之命,需要厚土重火,才能扭转乾坤。
 
生于酉月一土三金,日元孤立无助,况秋金当旺,戊土几无存身之可能矣,最喜火印为救,土比为助,不忌甲寅之木,盖能生火而不畏阴金也,寅中丙戊印比暗藏待用,水终大忌.
 
生于戌月酉戌气归西方,辛金从戌月透于时干,日元戊臨戌提,比肩通根,戌中一点丁火,殊难去透干之辛,比伤兩旺,气势极淸,惟土性极燥,还须有水来润泽方佳。庚申时辰申中自有长生之水润泽命局,辛酉时辰虽然有水冠带之气,却不见水之形来润泽戌土,此为土金流通之障碍也。
 
于亥月时落辛酉,伤官得禄,月支亥水,见金生而势成冲奔,日元戊土土弱则散,不能堤防寒气,不能厚德载物,凡事皆半途而废难以坚持意志薄弱,戊土喜旺,旺而坚定如山也,如此寒气缚束又弱不堪言,几无存在之可能,要有透干得地之印劫幇身,否则当顺其旺势,作从财论. 
 
生于子时落辛酉,伤官之气极旺,日元旺者喜泄,名为秀气流通,弱者惡泄,泄则本身愈衰,月提一点子水见金,则水气益寒,而戊土愈冻,诚非火土制金去水之神,重重见之,难以更生. 
 
生于丑月月时酉丑会金,劫化为伤,不应会而会之,是为无情,时干一辛高透,助长泄气,日元戊土,愈觉颓唐不振,以金旺为病,急宜佩印以药之,重土以补之,如再见壬癸亥子等字,则金泄于水,格取二人同心,则从财是也.丑月见旺水,也为形气兼备之财,可以从之。

十一、壬戌时

生于寅月壬戌时辰,时支戌土,为日元助旺之神,月提寅木,又属土之长生,时干一壬为财,以坐下戌土,大有去财之嫌,喜支见子亥等字,以全水之精神故水之本,以防财星虚浮,更有寅戌拱火而命局偏燥,自当取财为用,如见金以流通比财之气者,尤为加贵.也因为寅戌拱火,中心五行寅木被耗真气,也是喜财星来聚甲木真气,故此财固本与否,于整个命局都非常之重要,可见其人经济状况非常之重要了。
 
生于卯月戊日戌时,身主通根,戌中一点丁印,又来助身,皆所谓吉神深藏是也,月题卯木,又戌六合,暗来助印,而时干壬水偏财,以坐下戌土比肩,水不得根,身旺本喜见财,故须有水金,固财之本,财来固官之本,日元能担,财官双美,何乐不为乎。卯月水暖,金见水则贪生忘克,既然壬水虚浮为病,则固水之本为当务之急,何况阳气壮渴,急于需要老阴财星来既济之也。
 
生于辰月壬戌时辰,辰戌冲而土很厚大,壬水润泽微弱被土克制,喜有木来梳土,同时壬水有得力的根气,形成财官格局,所谓禄格局喜见财官之谓也,或者有旺金来泄土,形成食伤生财的格局,两种格局日元皆足以能担之。
 
生于巳月日元戊土,戌比巳印,身主甚旺,时干壬水,坐下戌地,其财不攻自破,夏戊最忌土燥,更忌火旺,喜水润,更喜金生,今以水被戌制,是失调候之功,急宜金来泄土生水,万物得以滋长,巳为丙禄,戌为火库,故固壬水之本,则时干之果得矣。
 
生于午月壬戌时辰,午戌会火,后天天时戌藏厚土,土旺印旺,命局非常燥气,原局有壬水透出润燥,既济先天旺水,和三合局之火,为了激发原局的壬水潜能,以及一直存在内心的想法,喜支中见申亥壬水长生禄地强根,用金做水源泄太旺之土,金有生水,既济先天之火,满盘皆活也
 
生于未月戌未劫比同来,日元戊土,愈见气壮,戌未中兩印分列,尤足以生身,书云,身弱之造,宜助宜幇,身旺之造宜极宜泄,时壬为助调候之神,焉得不尊之宝之,但以壬水坐下克地,等于虚露,须有冠带进气之金水辅助,无力转为有用矣。
 
生于申月戊土通根于戌,藏丁暖土有功,月提申金得禄,申中壬水透干,食神生财而旺,惟秋戊气弱,戌土被壬润而被申金耗泄,自身元气不足,须戌中印比透出生扶日元,固日元之本气,用财方眞。所谓比劫旺才显示出食伤的价值了,在财星受到比劫克制的前提下,食伤的见机行事的天赋才得以充分实现,如果原局有这样的组合,其人大脑就非同一般了,能化克财的比劫为生财的源泉,自己不用动手,自有他人送上门来,所谓不战而胜,四两拨千斤了。
 
生于酉月日元戊土,通根于戌,时干壬水,得地于酉,身财均停,戌中一点丁火,以深藏库中,其力未能普照,値兹秋令土寒之时,须有透干之丙丁,得地之巳午,方可驱寒转暖,金水为真气,火为假神,假神应该居于配角的位置,真气为君为尊,才是君臣得位,主次分明,金真气流转于壬官之上,戌中丁火暖金暖水暖土,透出则功用无穷一神多用也. 
 
生于戌月戊土日元,月时兩逢戌库,兼有戌中兩丁之生,土气浑然,时干壬水,足润亢燥之土,土之生机,遂以生动,惟水臨比地,须有金为水源,乃成富命,无金则徒启土水之争,势成群比争财,穷困必矣. 
 
生于亥月戊土通根于戌,壬水得禄于亥,身财兩强,惟以十月戊土,还忌水财高透,寒土之性,且土水各立,比财相争,须木火并见,木以泄水,火以暖土,斯为美矣.,火暖水生木,木化水生火,火化木水生土,皆冬令五行流转之基本模式。 
 
生于子戊土坐库于戌,壬水见刃于子,土水虽均,冬土不耐其寒,须有通根得地之火印,动辟高亢之厚土,方可解此倒悬,否则水势猖狂,仍为财多身弱富屋贫人之命. 
 
生于丑月日元戊土见丑戌,戌中藏丁,而寒土得以温暖,时干壬水高透,以坐下比肩之地,财星终被夺去,所喜冬土怕寒,去壬反妙,柱中土气厚实,须有木来疏之,乏木则土顽不靈,更见火透照暖,益觉天衣无缝矣. 木冠带之地,为真神真气,以之为用,层次不低,但丑月寒气很重,阴气盛,木生气最喜阳和之阳气来暖之生发之,故丑月之土,不管是戊还是己土,皆极其亲近丙丁火之阳气了。

十二、 癸亥时

生于寅月癸亥时辰,寅亥合,财气聚于寅木真神之上而木旺才杀两旺,癸亥生寅月,寒气也是形气兼备,尤其癸水透出寒霜之象,必须火星从寅中透出调节气候,更需要火五行透出化甲生戊,固日元之本,否则财杀相生,财克印生杀,寅中甲木也因为太寒而生机扼杀,日元弱又不能担财杀,那么,命局就是一片艰难之象。
 
生于卯月亥卯会木,时干癸来滋木,日元戊土孱弱,杀旺身旺自喜食伤,官杀旺为生气太过,用肃杀之食伤来间隔之,情理之中,今杀重而身轻,惟有印以化之,此处之印,实际也是癸亥旺才有情的前提,卯月之水,始终是配合阳气之用,天时阳气进气,为自然万物生发之原动力,老阴水配合其发挥生发之用,也就是先有旺盛的阳气,才能谈得上对老阴癸亥财星的需要,否则,癸亥也不能发挥正面作用,让万物不能健康生长,扼杀正官之生机。如比印兩缺,再见木成方局,作从杀格论.
 
生于辰月癸亥时辰,亥辰之中皆有旺官杀,加上水财很旺,则日元变弱不能担此旺财官,因为癸水透出,故不喜比劫直接克财,喜印星来生扶日元,化官杀,更因为辰月之旺水只是配合冠带之丙火阳气之用,丙火阳气越旺则癸亥越见有情,同时木五行透出更见有情,化水生印,印来生身,乃身于财官平衡为佳也。
 
生于巳月癸亥时辰,巳亥一冲,各有损伤,夏土不喜欢比印多见而论强弱,最喜水来滋润为先,时辰癸亥,后天密切配合先天,比劫和财相并,依然需要金来通关,达到完美平衡。这里日元是戊土,等于巳中戊土透出,巳亥冲则亥必败,如果日元是壬癸水见时辰亥冲月龄之巳呢?则巳火危也。
 
生于午月癸亥时辰,戊癸合,癸水坐旺禄,戊癸不会合化为火,夏天戊土生午月,羊刃天时,本需要七杀来梳土,但此月龄一年中最燥的月份,同七杀更会被印丁火转化,不但不制羊刃,反会成为生羊刃之源泉,故只能用金来泄太旺之厚土,水为用,金水相生,夏令戊土,终归不离此也,后天天时提供了为先天天时用之素材,如果要用官杀,则非旺水配合不可,否则官杀枯萎,自顾不暇,谈何稼穑厚土乎。
 
生于未月戊生未月,时落癸亥,水旺不逮土旺,书云,身旺有官则用官,身旺无官则用财,此论命不二法门,亥中甲木逢生,且亥未拱木,似觉杀旺于财,是用财不如用杀,若有金泄土生水,则用金更胜用木,因为金乃冠带真气,用之形气兼备,气势自然不同.
 
生于申月月提申金,时逢癸亥,金旺转为水旺,日元戊土,几被财星包围,其为财多身弱,彰彰明矣,劫比之土,为特效良药,更喜印比同用,用印固比劫之元气,盖水多必赖土以去之,得火以暖土辅土尤妙,所谓水旺也只是配合火之用,水之自然价值,要靠火五行来开发利用也,自然之理,没有阳气之水,等同于冰雪寒气,金木终忌见也。
 
生于酉月戊诞酉月,死地也,时逢癸亥,絶地也,身居死絶之地,其弱槪可想见,时癸通根于亥,兼有月提酉金之生,财亦旺矣,水旺则土荡,其财必不为我用,去水之病惟土,暖土之寒惟火,火土兩见,畵龍点晴成矣.真神金水很旺,但真神金水能不能得用,必须假神火来配合,生扶日元,温暖真气金水,命局才得以完美。
 
生于戌月戊日戌提,土旺而实,时逢癸亥,财星通根,比财接近,不无争夺之势,虽身旺可以用财,不如见金化比,转来生财之为妙,论命总喜五行流通,忌其对敌,淸浊之辨别,卽在此也.
 
生于亥月戊土日元,月时双亥,时干再透癸水,财重身轻,水多土寒为患,非有雄厚之土,为之堤防,焉能任此旺财.无火照暖,生机何在,如此真气聚而成形,印比之情义最为深刻,加上印比有力,则有情有力,必定是福气之人,火为印,亲近长辈,热爱学习,虚心待人,土为比劫,凡事持之以恒,从不轻言放弃,如此戊土禀赋发挥完备了。
 
生于子亥子气归北方,癸又透时助旺,日元戊土,孤立无辅,其病在水明矣,去病惟喜劫比之土,所谓一神一用,如干支再见金水,而身主絶无援助者,格取从财反佳.
 
生于丑月支见亥丑干透癸水,卽可作亥子丑北方一气看,日元戊土,见洋洋旺水,化为湿泥,絶无生气,除非有戊戌丙寅等字,方可挽此旣倒之狂澜,否则须有壬癸申子等神,再来干支,格成从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