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小子 / 预测 / 郭春海

分享

   

郭春海

2016-01-05  十八小子

经典笑话:郭

多年前在一企业做业务,在我们内部刊物上发了几篇文章后,很多人便知道我是喜欢弄文字的主了。那时候单位一个同事毕业于西北大学中文系,我们很快成了朋友,也许是文人相轻吧,他经常在我面前卖弄自己以前的作品,尤其让我受不了的是他经常说贾平凹给他们上过几次课。

一日他又提到贾平凹给他们上课的事情,我说:“你读过他的《废都》吧?”他说:“当然读过啦。”我说:“贾平凹《废都》上有一个笑话你应该知道吧?”他问:“什么笑话?”我说:“既然你是他的弟子,我把故事讲出来你给笑话中的孩子起个名字吧?”他说:“你讲一下。”

“从前一个风流寡妇,一直和姓高的姓孙的姓陈的三个男人有染,然后就怀孕了,生了孩子后,这个寡妇为谁是这个孩子的真正父亲为难了。但既然孩子生出来了,就要给孩子起个名字呀,于是这个寡妇便到了一个寺院寻求方丈给指点一下应该怎么给孩子起名字,寺院方丈眉头一皱,很快便给孩子定了姓氏和名。”

讲完后,我问我那个同事,这个孩子应该姓什么那三个与寡妇有染的男人才会满意。我那个同事想了很久有些失望地说:“猜不出来,你说姓什么?”我嘿嘿一笑说:“可惜那时候没有亲子鉴定呀,猜不出来吧?那个孩子应该姓郭。”我那个同事望了我一眼想从我眼神中寻找一些什么,我一脸严肃地说:“高、孙、陈三个字拆开它们的偏旁正好可以组合成一个郭字。”然后我说:“既然姓有了,那么你猜一下应该叫什么名三人才不会有意见?”那个同事又想了10多分钟后依然猜不出来,我看着他不怀好意地笑笑说:“春字最合适,春字拆开来理解就是三人日。”当我把话说完,那个同事显然已经意识到我在含沙射影地骂他了,他的脸立刻红了起来,但还是尴尬地笑着说:“你真气蛋。”一种报复及幸灾乐祸的心态让我继续问下去,“一个字的名叫郭春,如果两个字的名应该叫什么呢?”这个时候我那同事已经不再猜了,他已经非常明白猜对猜不对对于他来说都不是什么好消息。于是我继续说:“两个字的名字应该叫郭春海。海字拆开为每人一滴。”当我还没有把话说完,那个同事脸就红得像猪肝一样,但他也无法因此和我翻脸,依然尴尬地笑着给了我一拳。

自那以后,那个同事再没有以盛气凌人的态度和我讨论文学了。对了,忘了告诉各位看官了,我那同事叫:郭春晓。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