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城主人 / 诗集 / 韦珪《梅花百咏》

0 0

   

韦珪《梅花百咏》

2016-01-08  百城主人

梅花百咏 山阴 韦珪 撰

原序

    古之咏梅者,如阴铿、何逊、苏子卿、林和靖诸贤,题品绝唱,迄今脍炙凡口,后人于梅复以诗鸣者,不过得其残膏剩馥之万一耳,侉多斗靡云乎哉。至正二年冬十一月,覃怀梅庭李仲山公持西州宪节,按治姑苏,公馀命赋梅廿六绝,因摭遗题补缀百咏,得非貂不足而续之,犹不自足者耶。诗成辱李公印可,仍徵诸寿道干公考订而误为加点,逮夫吟坛诸老未始不予进而相与评焉,诗之遇邪抑梅之遇邪,观者幸毋哂其僣云。山阴韦珪梅雪窝书。


 

庭梅

玉立阶阴春正融,清标不与众芳同。

为花扫雪开东阁,人在光风霁月中。

 

官梅

公庭凛凛雪霜姿,冻合蜂衙想报迟。

索笑最宜清白吏,心如明月淡无私。

 

江梅

花下寒潮漱石矶,朔风卷雪溅苔衣。

西湖自有清香在,只把吟蓬载月归。

 

溪梅

夜月滩头浸玉寒,暗香微度石桥边。

一枝带雪横清浅,不碍中流访戴船。

 

岭梅

庾关春在万山巅,出处清高节操坚。

着屐幽寻忘峻险,凭谁持赠白云边。

 

野梅

不因地僻减清香,春暖孤根到处芳。

抱蕊荒村甘寂寞,任他桃李在门墙。

 

早梅

芳信才先露雪葩,小春忽见玉无瑕。

世人尽说南枝暖,更看枝南第一花。

 

古梅

晓月清江寂寞滨,心含太极独先春。

风霜历尽苍颜在,孤竹赤松吾故人。

 

忆梅

美人一别隔年期,遥想风前玉雪姿。

几夜小窗清不寐,月明无处着相思。

 

梦梅

玉笛声飞江上楼,芳魂惊晓动清愁。

觉未人间商岩下,曾见和羹传说不。

 

寻梅

上春有约觅南枝,水竹人家遍扣时。

一任灞桥风雪冷,蹇驴破帽不因诗。

 

问梅

寄声湖上旧花魁,曾有逋仙行辈来。

青鸟经年芳信杳,春风笑口为谁开。

 

探梅

骑马出门春尚小,花神应喜故人来。

名题翠竹知相访,若见春风不用媒。

 

索梅

幽讨名花谢俗芬,几回东阁挹清芬。

撷来盆盎如难色,万玉枝头早见分。

 

观梅

月下相逢认未真,晓来标格愈精神。

林逋仙去芳盟冷,谁是花前具眼人。

 

赏梅

爱花终日对琼林,饱玩豪吟兴趣深。

檀板金尊非乐事,此心清白是知音。

 

友梅

三益堂前世外人,岁寒谁是旧雷陈。

知心千古惟松竹,冷淡相交始见真。

 

寄梅

故人遥隔陇云边,折玉传香水驿寒。

江北江南重相忆,只将春信报平安。

 

评梅

月旦花前岂乏人,风霜齿颊带阳春。

江南野史馀芳论,绝世清如古逸民。

 

歌梅

六片红牙捧雪儿,花前低唱怕花飞。

后庭玉树空陈迹,白雪一声人听稀。

 

别梅

花谢东风搅离思,愁翻缟袂忍轻分。

月明相送临溪水,春树遥怜隔暮云。

 

惜梅

香销泥污意徘徊,掠地回风玉作堆。

愁绝黄昏无一语,怕看孤月上窗来。

 

折梅

残雪轻揺揽素肌,故人应说寄来迟。

花时先假调羮手,选取东风第一枝。

 

剪梅

破玉并刀试手温,香凝双股断芳魂。

花随燕尾轻分处,不带春风爪甲痕。

 

浴梅

玉骨清寒凝雪痕,金壶香水浸来温。

馀波轻颒春风面,应是新承雨露恩。

 

浸梅

插花贮水养天真,潇洒风标席上珍。

清晓呼童换新汲,只愁冻合玉壶春。

 

簪梅

折玉临风带笑篸,乌巾春满酒厌厌。

少年莫讶头如雪,犹胜梨花压帽檐。

 

妆梅

五出风流拂面轻,点成宫额映花明。

觉来不用临鸾镜,蝶粉蜂黄一洗清。

 

蟠梅

铁石芳条谁矫揉,从教曲折抱天姿。

龙蛇影碎玲珑月,交错难分南北枝。

 

接梅

采玉金刀巧若神,好枝分得续孤根。

待看夜雨苍苔长,幻出春风不见痕。

 

移梅

湖边锄月换根基,玉树重栽树不知。

种竹当年遗法在,须留宿土记南枝。

 

补梅

缺残老树著花疏,一半馀春一半枯。

掇俸买栽添胜概,依然风月满江湖。

 

苔梅

古貌苍然鹤膝枝,土花生晕护春机。

玉堂试著青袍客,莫忘江南有白衣。

 

杏梅

董林蓦地暗香传,淡淡红芳照眼妍。

有客前村来问酒,牧童误指到花边。

 

蜡梅

金玉同盟破雪开,清香异色满瑶台。

不因蜜滓将花染,安得蜂黄点额来。

 

竹梅

浪说松林有美人,何如倚翠渭川滨。

岁寒遮掩春风面,一日可能无此君。

 

雪梅

五出花开六出飞,玉肌寒拥素绡衣。

更看霽月同清白,一夜窗前痩影肥。

 

月梅

素娥姑射斗婵娟,疏影分明不夜天。

散却广寒宫里桂,清光常满玉堂前。

 

风梅

花间少女剪春寒,粲粲霓裳舞队仙。

月夜摇香环珮冷,莫教吹落玉花钿。

 

烟梅

梦隔梨云逗晓天,苔枝浮翠泥春寒。

不嫌玉质笼轻素,留与诗人冷淡看。

 

孤梅

独抱冰霜岁月深,旧交松竹隔山林。

英姿孑立谁堪托,惟有程婴识此心。

 

疏梅

依稀残雪浸寒波,桃李漫山奈俗何。

潇洒最宜三四点,好花清影不须多。

 

老梅

种花年少负幽期,历遍风霜不计时。

顾我今居丈人行,愿遗清白荫孙枝。

 

新梅

幼玉娇姝欲效顰,初花小试一年春。

花前明月无今古,花下诗人非古人。

 

痩梅

冰肌如削怯寒威,天赋清羸可得肥。

我亦诗癯被花恼,玉人浑欲不胜衣。

 

矮梅

篱落盘根枕水坡,月低清影舞婆娑。

青衣童子悭三尺,花底相逢唱短歌。

 

远梅

雪泥踏遍十馀里,迢递疏林接野桥。

何日移春归院宇,免教望断玉人遥。

 

落梅

风榭飞琼舞遍时,春初早赋惜花诗。

家童轻扫庭前雪,莫遣香泥污玉肌。

 

宫梅

恩深移植傍含章,一白三千莫比芳。

花落若惊公主睡,不留残粉试新妆。

 

檐梅

玉立庭前映璧珰,巡行索笑挹清香。

疏花近屋枝相亚,冷逼鸳鸯瓦上霜。

 

寒梅

北枝偏受雪霜多,晓奈蜂媒冻损何。

一任玉奴呵手折,芳心元自抱阳和。

 

咀梅

细嚼冰甤齿颊馨,诗脾冷沁有馀清。

灵均可惜不知味,却向秋风餐落英。

 

盆梅

瓦缶移根宿土栽,盎然春满玉堂开。

帘钩不怕霜风入,自爱花甎日影来。

 

红梅

昨夜瑶池醉玉颜,晓妆浓试破清寒。

应怜餐雪冰肌瘦,乞与春风换骨丹。

 

粉梅

玉容有似傅铅华,浓抹胭脂未足夸。

白面何郎不须拭,扬州清赏压琼花。

 

青梅

累累酸实酿馀春,小摘枝头可荐新。

之子深能保贞固,中含天地发生仁。

 

黄梅

青子才看遍绿阴,转头红绽又垂金。

未应功到和羮妙,更为苍生大作霖。

 

盐梅

熬波翻雪子青青,鼎鼐同登要适钧。

何代无贤如傅说,太羮不和味尤真。

 

千叶梅

密攒玉瓣费神工,什百春藏一朵中。

雪压鲛绡花骨冷,故教重叠护东风。

 

鸳鸯梅

采采双花对锦机,翠禽同梦月交辉。

有情一处随流水,莫被风飘各自飞。

 

绿萼梅

翠袖笼寒映素肌,靓妆仙子月中归。

露香清逼瑶台晓,隐约青衣侍玉妃。

 

胭脂梅

浓妆出色染芳林,春入胚胎造化深。

非是玉颜凝酒晕,也知红粉有丹心。

 

西湖梅

花发苏堤柳未烟,主张风月小壶天。

清波照影红尘外,冷看游人上画船。

 

东阁梅

对雪蜀亭清兴动,因思何逊更多才。

倚闌人去花无主,诗壁春深长绿苔。

 

清江梅

古树烟笼碧玉流,酒旗风劲暗香浮。

只今卧雪沧波上,几见看花人白头。

 

孤山梅

种玉西湖独占春,逋仙佳句播清芬。

月明花落吟魂冷,童子何之鹤守坟。

 

罗浮梅

高卧花林醉復醒,不知月落与参横。

人生总是南柯梦,独有师雄一梦清。

 

汉宫梅

玉碎云收迹已陈,刘郎从古惜芳春。

新妆日照明飞燕,冷落长门拜月人。

 

廨舍梅

种花官宇说扬州,何逊多情忆旧游。

二十四桥春暂歇,玉箫吹雪小红楼。

 

书窗梅

拟魁春榜冠琼林,对白抽黄几夜深。

雪案香浮芸叶冷,平生清苦此时心。

 

琴屋梅

花月寒窗弹白雪,冷然写出广平心。

临风三嗅还三弄,清极香中太古音。

 

棋墅梅

孤山拟折东山屐,白战曹林望觧围。

妙斡神机先一点,落花随子斗斜飞。

 

钓矶梅

苍苔石上老烟波,手把长竿倚玉柯。

闲系孤舟明月下,寒香一夜袭渔蓑。

 

樵径梅

峻岭孤芳吐未匀,半欹山路半为薪。

带将担上来城市,饶取春风卖与人。

 

僧舍梅

紫竹林中艾衲寒,净瓶晓折供金仙。

三生石上精魂在,清夜静参花月禅。

 

道院梅

玉佩光寒白锦袍,歩虚人立月华高。

赤松仙友如相问,近日玄都不种桃。

 

柳营梅

花寨穿杨月挂弓,霜飞玉帐带春风

绿阴止渇将军老,诗垒闲收百战功。

 

茅舍梅

数椽草屋延清客,竹作疏篱护雪葩。

不是玉堂无分到,且和明月寄山家。

 

蔬圃梅

剪韭春园香暗浮,篱边墙角试寻幽。

诗人一任花俱痩,只愿民无菜色忧。

 

药畦梅

炎帝遗芳济世珍,园中百草让先春。

调羮妙手能医国,不说当年种杏人。

 

前村梅

竹外疏花花外桥,托根聚落任风饕。

一从茅店吹香后,踏雪来寻酒价高。

 

照水梅

一泓映出两南枝,仿佛明妆对镜时。

波面浮香天作底,芳魂浴月影娥池。

 

山中梅

素居空谷避缁尘,石冷云寒一片春。

洗屐看花归去晚,松风扫月待幽人。

 

城头梅

杖策寻芳近东郭,女垣无月亦精神。

角声吹彻霜天晓,十万人家总是春。

 

水竹梅

波涵修翠玉玲珑,院落清幽自不同。

冷浸湘云带疏影,一般潇洒月明中。

 

水月梅

浅碧笼蟾蘸玉痕,乾坤清沁镜中春。

黄昏照影成三绝,纵有花光写不真。

 

担上梅

蜂蝶随人紫陌赊,挑将春色向谁家。

若逢公子休轻售,不比街头卖杏花。

 

杖头梅

玉鸠横影暗香飘,绝胜江行挂酒瓢。

雪拥吟肩两清痩,一枝挑月过溪桥。

 

隔帘梅

庭花映箔眩吟眸,一片湘云锁暮愁。

风捲黄昏疏影动,珊瑚枝上月如钩。

 

照镜梅

铜瓶养素近妆台,一照芳心对面开。

应是嫦娥厌丹桂,换将疏影月中来。

 

十月梅

年年开占小春时,点缀湖山景最宜。

造化流芳何太早,无阳安得有南枝。

 

二月梅

腊蕊开迟到艳阳,丈人殿入少年场。

百花一见应相妒,肯对东风聘海棠。

 

未开梅

缄春蓓蕾冷含烟,绛蜡封香信暗传。

姑射怯寒犹掩袂,眼前惟见蕊珠仙。

 

乍开梅

晓妆初试薄寒侵,漏洩春机想未深。

昨夜椒房花蕊小,为谁索笑露芳心。

 

半开梅

一片芳心早破寒,疏英向暖点酥干。

却愁烂漫成揺落,春色平分正好看。

 

全开梅

琼姬小队遍深宫,满面春生大笑中。

毕竟花房羞半掩,一齐分付与东风。

 

水墨梅

香销南国云愁地,影落西湖月暗天。

回首玉堂春梦杳,一涵黒雨起龙眠。

 

画红梅

一夜花房赐守宫,丹青谁为写微容。

却疑卯酒伤多后,绡帐春寒睡正浓。

 

玉笛梅

谁家琼管奏春风,吹落江花曲未终。

黄鹤楼空人不见,一声声在月明中。

 

纸帐梅

春融剡雪道人家,素幅凝香四面遮。

明月满床清梦觉,白云影里见疏花。

 

《梅花百咏》一卷终。

 

韦珪字德珪,自号梅雪,山阴人,生卒行状不详。陈衍《元诗纪事》卷二十四引《西湖竹枝集》云:“韦珪早年以诗鸣其乡,有《梅花百咏》梓行于书坊。其网罗古今诗人之学而日进,于近古者未已也。”由此可推断,韦珪早年便以工诗而闻名。这可以说是他以后撰写《梅花百咏》的基础。

  韦珪酷嗜梅花,曾将其读书处名为梅雪窝。《梅花百咏》,始作于元至正二年(1342)冬十一月,这一年李仲山按治姑苏,公务之余常和好友谈古论今,乐此不疲。韦珪受命吟咏梅花,最初有26首。后来又不断将所见所闻写成咏梅之诗,演为百首,成为《梅花百咏》。
元至正五年(1345)十一月,韦珪携诗稿请杨维桢作序,并录副于西湖之上,此时《梅花百咏》应已全部完成。卷首杨维桢序称:“德珪名珪,梅雪,其自号也。”杨维桢父杨宏曾筑楼铁崖山,植梅百株,聚书万卷,并将下山之路断掉,令杨维桢读书。杨诗称“铁崖体”,亦好梅之人。

  元至正七年(1347),韦珪又请干文传序,序称:“德珪尝颜其读书之窝曰梅雪,则其嗜吟清苦之志,固可见已。”此时诗稿应未正式刊行,书正式出版刊行当在至正七年以后。

  韦珪的自序落款也写为“山阴韦珪梅雪窝书”。他借梅自重,孤傲自许的傲岸性格略见一斑。

  此书传本绝少,清乾隆修《四库全书》未收入,钱大昕《补元史艺文志》、倪灿、卢文弨《补辽金元艺文志》、金门诏《补三史艺文志》亦均未著录。元刻尤为罕见。明嘉靖时国子监生无锡人王化醇(字和甫,号应峰)因喜好集前人的咏物诗,辑刻有《梅花百咏》三卷,其中收入元人冯子振的《冯海粟梅花百咏》一卷、元释明本《中峰禅师梅花百咏七言绝句》一卷、韦珪《韦德珪梅花百咏》一卷。韦珪《韦德珪梅花百咏》也是元刊本《梅花百咏》之外,知道的仅有的另一刻本。这一刻本亦藏国图。明代以后,清康熙顾嗣立的《元诗选》、乾隆《四库全书》乃至《元诗纪事》都不曾著录韦珪的《梅花百咏》。只有阮元对四库未收书旁搜博采,并仿四库进呈例,采一书,撰写提要一篇。阮元的后人阮福辑刻的《研经室外集》中,便收了阮元为进呈韦珪《梅花百咏》撰写的提要,内云“从元刻摹写者”,说明阮氏见过元刊本。

  此本纸墨精雅,行格疏朗,字体秀劲,为元刻之上品,孤本。清以前的传世情况很难全部弄清,清乾嘉以来,此书先后经姚虎臣、陈鳣、黄丕烈、汪士钟、杨以增等名家收藏。黄丕烈嘉庆十七年(1812)跋称:“韦珪《梅花百咏》传本绝少,元刻尤稀,此本出杭人姚虎臣家,海宁陈仲鱼为余购者。初余与仲鱼辛酉计偕获宋本《梅花喜神谱》与琉璃厂,仲鱼由是知余爱古书,并知余爱古书之有涉于梅者,故代购此,以为合璧焉。余既得此书,重加装潢,伯爱之至,曾赋诗纪事,与仲鱼欣赏之,忽忽未经录稿于本书尾,事又隔四五年矣。今虎臣已故,仲鱼亦旋旧里,落落晨星,好古之友无一二人,见闻孤陋,谁之助余发愤耶?”书从黄丕烈处散出后又经汪士钟、杨绍和递藏,民国时,为周叔弢所得,1952年捐赠国家图书馆。

 


 

2014-03-22 12:16:41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