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城主人 / 诗集 / 曾极《金陵百咏》

   

曾极《金陵百咏》

2016-01-08  百城主人

金陵百咏[宋]曾极撰

 

《四库》本原书提要

《金陵百咏》一巻,宋曾极撰。极,字景建,临川布衣,晚以《江湖集》事得罪,谪道州卒。所著有《舂陵小雅》,今已不传。此乃其咏建康古迹之作,皆七言绝句,凡一百首。词旨悲壮,有磊落不覊之气。尝录寄罗椅,椅谢以书云:不知景建是何肺腑,能辨此等恼人语于千载下。今观其诗,如《天门山》云:“高屋建瓴无计取,二梁刚把当殽函。”《新亭》云:“江右于今成乐土,新亭垂泪亦无人。”大抵皆以南渡君臣画江自守无志中原而作,其寓意颇为深切。《豫章人物志》载,极游金陵,题行宫龙屏,忤时相史弥远,以是获谴。是编有《画龙屏风》一首云:“乘云游雾过江东,绘事当年笑叶公。可恨横空千丈势,剪裁今入小屏风。”与《人物志》所纪相合,盖其愤激之词虽不无过于径直,而淋漓感慨,与刘过《龙洲集》气格往往相同,固不徒以模山范水为工者也。刘埙《隐居通议》摘其中“可惜当年杀严续,无人为益决囚灯”二语,谓续始终全美,未尝被杀,不免误用故事。考《资治通鉴》载陈觉使周还,矫世宗诏,命李景杀严续,景表请于周,明续无罪,觉诈始露,而续得免,是续寔未被杀,埙所驳良是。究其致谬之由,盖以姚宽《西溪丛语》有钟谟奉使归唐,以陈觉矫周帝之命,斩严续事,言于唐主云云,所言不具首尾,极遂以为寔有是事也。又《决囚灯》事,以中主误为后主,亦为乖舛。是则考证之偶疎,固不必为之讳矣。乾隆四十六年五月校。

总纂官纪昀、陆锡熊、孙士毅,总校官陆费墀

 
傅 

    右曾极咏建康故迹之作。凡七绝百首。乾隆时四库馆开,浙江鲍士恭以此帙进。提要于其词旨之悲壮,用事之乖舛,言之綦详。然鲍本仅九十三首,吾乡朱氏述之复取《方舆胜览》、《建康志》补五首,尚缺其二,至今无从搜求,考景建之为人,或以事迹载“陆子学谱”,以为传陆氏学者(极父名滂,宗陆氏学,见《临川志》),或以为濂洛风雅诗()图中,景建名列朱子下,又以为传朱子学者,乌知其皆非耶?按《临川志》云:景建虽与朱子论学,而朱所服膺者,诗文也。并载其生平,与李雁湖、赵汝谈相庚酬最多,又尝助李雁湖注王荆公诗集,想其人必长于文辞,未可以道学目之,故《临川志》直列其传于“文苑”,而不列入“儒林”者,非无见也。志又称其“志气豪放,尝游金陵,题行宫龙屏,忤时相史弥远,谪道州,解吏窘极甚,司法罗必元曰,曾景建作诗伤时悯国,尔亦何罪?乃释其缚,使之善达,卒于谪所”。景建抱负不凡,卒以窜死,其遇合之穷,已可悲矣,及考《舂陵小雅》,徒以存其名。

    《百咏》一集,虽为吾乡吴氏绍启所刊,而传复不广,有心之士()焉,伤之。且景建以赣人游金陵,六代江山,致足动念; 官则以宁籍而官江右,搜罗遗集,用益深其景行,时地不同,感慨则一,爰出旧藏吴刻,复从事于手工,并详按其事迹,俾后有考焉。

宣统三年春江宁傅春官书

 

金 

    楚威王以其地有王气,埋金镇之,故曰金陵;或曰以其地接华阳金坛之陵。

凿地破除函谷帝,埋金厌胜郢中王。

兴亡总不关君事,五百年前枉断肠。

 

摄 

    在城东北四十五里,有齐文惠太子凿石为佛见存。《江乘地记》:村有草可以摄生,故名。陈轩有《摄山十咏》。

一丈唐碑今露立,十寻梵塔已低摧。

层层石佛云间出,坐阅齐梁成劫灰。

 

方 

葛玄炼丹之地。

人间底事有方壶,剑截青摇界碧虚。

试上殊庭瞻醉葛,仙云垂带护储胥。

 

覆舟山

    在城北五里,晋北郊坛,宋药园垒、乐游苑、冰井、甘露亭皆在此山。

六代兴亡貉一丘,繁华梦逐水东流。

操蛇神向山前笑,三百年前几度舟。

操蛇神:《列子注》山海之神皆操蛇。

 

乐官山

南唐初下时,诸将置酒,乐人大恸,杀之聚瘗此山,故名。

城破辕门宴赏频,伶伦执乐泪横巾。

骈头就戮缘家国,愧死南归结绶人。

 

天门山

    在当涂西南三十里,又名蛾眉山,夹大江,东曰博望,西曰梁山,又号东、西梁山。李白铭有曰:梁山博望,关扃楚滨,夹据洪流,实为吴津。两坐错落,如鲸张鳞,惟海有石,惟川有神。牛渚怪物,日围车轮,光射岛屿,气凌星辰。卷沙扬涛,溺马杀人,国泰呈瑞,时讹返珍。开则九江纳锡,闭则五岳飞尘。天险之地,无德匪亲。

鲸翻鳌负倚江潭,天险由来客倦谈。

高屋建瓴无计取,二梁刚把当殽函。

 

西 

衰草寒云雁一行,牵愁水似九回肠。

游人欲问千官事,翁仲无言卧夕阳。

 

龙 

在清凉寺前。

江流远引背烟岚,平陆何年重举帆。

断岸插天危欲坠,六朝龙去只空岩。

 

钟山石

    钟山在上元县东北十八里。《舆地志》:古曰金陵山,县名因此。又名蒋山,汉末秣陵尉蒋子文讨贼死事于此,吴大帝为立庙,子文祖讳钟,因改曰蒋山。此山本无草木,东晋时刺史还任者,栽松三千株,下至郡守各有差。一名北山,齐周颙隐于此。此山有石,脉理皆红润。

战血潜流石脉中,苍厓凿断见殷红。

千年杀气方回薄,草木无春山尽童。

 

梁金华宫石

   《舆地志》云:梁大同中所筑,昭明太子蔡妃所居,在青溪东。石今在府治。

照影清溪眩目奇,推迁十代市朝非。

莫欺藓眼苍苔面,曾伴昭明识蔡妃。

 

三品石

一士真能重本朝,中原劲敌是天骄。

无情石却登三品,不念忠贤屈下僚。

铁注:《四库本》无此首,据《宣统本》补。

 

大 

   《郡国志》:西北自六合县界流入,旧阔四十余里,昔魏文帝登广陵观兵,戎卒数十万,旌旗数百里,临江见波涛汹涌,叹曰,吾武骑万队,何所用之。嗟乎!此天所以限南北也。

烽烟岁岁满江干,将帅诛求盍少宽。

未得三军如挟纩,凭谁数处护风寒。

 

秦 

    在县南三里。始皇时,望气者言金陵有天子气,使朱衣凿山为渎,以断地脉,改金陵为秣陵。《晋阳秋》:秦开,故曰秦淮。或云淮水发源屈曲,不类人工。

鑿断山根役万人,祖龙痴绝更东廵。

石城几度更新主,贏得淮流尚系秦。

玄武湖

在上元县北十里,宋元嘉间,有黑龙见,故名。今为后军寨。

当日湖光澈镜心,龙旗凤吹此登临。

而今铁马回旋地,斜照黄尘一尺深。

 

四太子河

上东门啸本同科,天诱金人智诈多。

刁斗夜鸣兵四合,五更平陆已成河。

 

西 

张硕遇杜兰香处。

珠珰错落江皋佩,罗袜轻盈洛浦妆。

欲采苹花掷春信,停桡难觅杜兰香。

 

桃叶渡

     一名南浦渡。《金陵览古》:在秦淮口,桃叶者,晋王献之爱妾名也。献之诗云:“桃叶复桃叶,渡江不用楫。但渡无所苦,我自迎接汝。”不用楫者,谓横波急也,献之歌此送之。

裙腰芳草抱长堤,南浦年年怨别离。

水送横波山敛翠,一如桃叶渡江时。

 

采石渡

事见《挥麈录》及杨文公《谈苑》。

石琢浮屠遍水滨,兴亡岁久已成尘。

长江静夜芦花月,莫信牵愁拨棹人。

 

五马渡

     晋元帝渡江,童谣云“五马渡江一化龙”,识者谓,吴越之地当兴王。

仲达欺孤与操同,岂能长世抚提封。

瑶图暗换君知否?班特浮江自化龙。

 

白鹭洲

    《丹阳记》:在江中心,南边新林浦,西边白鹭洲。上多白鹭,故名。

江水悠悠绿染衣,淮山渺渺翠成围。

南朝鹭序归何处?唯见沧洲白鸟飞。

 

黄天荡

受金纵敌将何知,曹沬功名失此时。

雁足不来貔虎散,沙头蚌鹬谩相持。

 

三十六陂

    按王介甫有《西太乙宫》诗云:“杨柳鸣蜩绿暗,荷花落日红酣。三十六陂春水,白头想见江南。”

渺然三十六陂春,石黛潮生岁岁新。

杨柳杏花浑好在,吟边只欠跨驴人。

 

胭脂井

    陈末,后主与张丽华、孔贵嫔,投景阳井以避隋兵。旧传云栏有石脉,以帛拭之,作胭脂痕,一名胭脂井,又名辱井。在法华寺,或云白莲阁下,有小池,面方丈余,或云在保宁寺览辉阁侧。

寒泉玉甃没春芜,石染胭脂润不枯。

杏怨桃羞娇欲堕,犹将红泪洒黄奴。

 

宝公井

在市心。

一片当街百尺深,行人环辙免苔侵。

尘容俗状暂窥影,欲汲寒泉洗此心。

 

木 

寝殿重重设木围,崎岖天位不胜危。

高人巢许应知此,占得箕山最坦夷。

 

射  殿

有七十间,旁多槐竹。

鹤盖阴阴覆苑墙,更添苍雪助清凉。

高皇俭徳规模远,不作南朝石步廊。

石步廊:李贺诗“春热张鹤盖,兔目宫槐小”;苏子瞻《竹》诗“苍雪纷纷落夏簟”;丁公言诗“因忆南朝石步廊”。

 

行 

负矢前驱敌未擒,虎侯高掲意何深。

文皇决拾精天下,偏爱良工辨木心。

 

古龙屏风

    宣和旧物,高宗携之渡江,后坏烂,宫官惜之,剪裁背成屏风,立殿上。

乘云游雾过江东,绘事当年笑叶公。

可恨横空千丈势,剪裁今入小屏风。

 

新 

    在城南十五里。《金陵览古》在江宁县十里。洛阳四山围,伊洛瀍涧在中,建康亦四山围,秦淮直渎在中,故云。风景不殊,举目有山河之异。李白云“山似洛阳多”,许浑云“只有青山似洛中”,谓此也。蔡薿作天津桥亦以此。

青山四合绕天津,风景依然似洛滨。

江左于今成乐土,新亭垂泪亦无人。

 

赏心亭

    下临秦淮,尽观览之胜。丁晋公谓建,尝以周昉所画《袁安卧雪图》张于屏后,太守易去。《续志》又云,丁始典金陵,陛辞之日,真宗出八幅《袁安卧雪图》,付丁谓曰,卿到金陵可选一绝景处张此图。谓遂张于赏心亭。柱上有苏子瞻题名,犹存。

柱上题名客姓苏,江山清绝冠吴都。

六花飞舞凭阑处,一本天生卧雪图。

 

冶城楼

    冶城即今天庆观,地本吴冶铸之所。晋元帝移于石头城东,唐德宗时,浙江观察使韩滉,于建康石头筑五城,曰石头城、曰冶城、曰台城、曰苑城、曰新城。

袅袅疎林集晚鸦,钟山云气入檐牙。

何人乘月吹长笛,夜看云陵百万家。

 

南 

    在保宁寺,方丈旁有小屋,张魏公开督府时,子读书于此,号南轩。下有井,土人指为建业水。

剑磨驴膊倦征途,三岁南轩客寓居。

建业水甘供日饮,波间亦有武昌鱼。

 

板 

在城内。

轮鞅千年路欲迷,板桥名在市朝非。

元晖太白微吟处,独酌悠然命驾归。

 

高座寺

    名永宁寺,在城南门外。或云晋朝法师竺道生所居,因号高座寺,盖用刘禹锡诗中语。

石子冈前高座寺,犊车曾向此徘徊。

清谈未解倾人国,更引番僧度海来。

 

清凉寺

即李王殿。

秋月春花迹未陈,衮龙曾绕梦中身。

夷门金鼓从天落,惊起床头鼻鼾人。

 

同泰寺

在台城内,梁武帝穷竭帑藏,造大佛阁七层,为天火所灾。

菩萨开斋涕泗挥,大通基在昔人非。

此身终属侯丞相,谁办金钱赎帝归。

 

宋兴寺

刘裕故居也。

晋至昌明祚已终,谶文犹有两昏童。

桓玄偷得宫中玺,郄属新河伐荻翁。

 

湘宫寺

事见《通鉴》。

数椽败屋湘宫寺,虞愿忠规正凛然。

十级浮屠那复有,虚抛贴妇卖儿钱。

 

铁塔寺

元懿太子殡宫在焉。

逝水无情去不回,黄帘窣地隔风埃。

摩挲铁塔堪流涕,此是先皇思子台。

 

宝公塔

六帝园陵堕刼灰,独余灵骨葬崔嵬。

行人指点云间鹤,唤得齐梁一梦回。

 

长干塔

事见《僧史》。

十丈祥光起相轮,铁浮屠镇法王坟。

只愁西域神僧至,夜捧长干刹入云。

 

刘莎衣庵

金人入侵,高宗召问之,云:没事没事,两家都换主。

佛狸麾骑饮长江,呼吸安危阖国忙。

南北两家都换主,从容一语悟高皇。

八功徳水

    在蒋山悟真庵后。按梅挚亭记:梁天监中,有胡僧昙隐寓锡于此,山中乏水,时有庞眉叟相谓曰,“予山龙也,知师渴饮,措之无难”,俄而一沼沸成。后有西僧继至,云本域八池已失其一,似竭彼盈此也。其泉一清二冷三香四柔五甘六净七不馌八蠲疴,故名八功德水。自梁以前,尝取给御。

数斛供厨替八珍,穿松潄石莹心神。

中涵百衲烟霞色,不染齐梁歌舞尘。

 

后主祠

真珠帘下变离声,多少嫱妃掩袂听。

赢得牢愁三万斛,孤舟撑入大梁城。

 

荆公祠

霜筠雪竹古精蓝,投老归与志自甘。

一食万钱终忍垢,鱼羮饭美忆江南。

 

文孝庙

徳隐前星民已和,山隈水曲庙何多。

皇孙不得承天统,犹使而翁恨蜡鹅。

 

谢玄庙

儿辈能军国未危,更令朱序助声威。

秦人若也全师集,云母车盛晋鼎归。

 

蒋帝庙

白马千年系庙门,炉烟浮动衮龙昏。

阖棺谩说荣枯定,青骨犹当履至尊。

 

吴大帝庙

在石头城。世代相传,庙基即吴时故宫。

曾将一剑定全吴,斗大祠庭泣楚巫。

故国神游应抚掌,芦花枫叶几年无。

 

晋元帝庙

茅茨绵蕝寄江东,陵庙回看渫血红。

右衽危冠才自保,未能无责敢言功。

 

中主像

据敖为粥,事见《五代史》。

乘时草窃岂无人,三主相传事有因。

毕竟老天怜一念,据敖为粥活饥民。

 

谢公像

失喜向来因折屐,含悲今日为闻筝。

人间悲喜何时了,携伎东山载酒行。

 

大茅君像

面如赪玉碧矑寒,散发垂腰槲叶干。

不向大茅峰顶见,时人多作伏羲看。

 

吴大帝陵

老瞒虎裂横中州,何物生儿作仲谋。

四十帝中功第一,坏陵无主使人愁。

 

荆公墓

误把清标犯世纷,平生忠业自超群。

如何今代麒麟阁,只道诗名合策勋。

 

卞将军墓

握节颜公拳透爪,归元先轸面如生。

晋陵发掘今无主,独有忠魂只冶城。

 

张丽华墓

在赏心亭天井中,时有光气如匹练,掬之如水银,渐流散。

伴侣声沉王气销,香魂血涴有谁招。

蓬科三尺光尘在,犹作台城花月妖。

 

台 

紫盖横天整复斜,兴亡接翅似昏鸦。

旧时石阙摩云处,荻屋荆扉一两家。

 

宋受禅坛

赤纸藤书宋鼎归,寄奴柴燎吿功时。

普天大庆交新主,唯有徐公双泪垂。

 

南唐郊坛

上帝神兵破石头,别离歌管六宫愁。

燔柴空有高坛在,乞与千年麋鹿游。

 

李氏宫

    本朝修李氏宫,掘地得水银数十斛,宫娥弃粉腻所积也,事见《湘山野录》。

埋愁无地奈君何,可是黄垆饮恨多。

玉镜台前弃脂水,深泉流汞尚盈科。

 

华隐楼

即陶隐居故宅。

松声听罢独看云,华隐楼中控鹤身。

治国神方难自献,只将本草语时人。

 

华林园

羽葆来临鼓吹停,华林畅饮倒长瓶。

万年天子瞢腾眼,错认长星作酒星。

 

养种园

    后主于宫中作红罗亭,赏红梅,韩熙载献词云“桃李不须夸烂漫,已输了春风一半”。

百花堂里赏芳菲,江左覊臣泪溅衣。

肠断上林桃李树,春风一半未全归。

 

泼墨池

    在茅山费长房学道处。《图经》云“石墨池”。“盖大小二酉山,藏异书”,见《穆天子传》。“唐人穴石为砚,注《道德经》”,见《隐逸传》。

二酉珍储己徧窥,仙班宁肻列愚痴。

注经穴石须勤苦,留得千年泼墨池。

 

商飚馆

即九月台也,地产胭脂菊。

商飙基在昔人非,草木犹为富贵移。

曾是六朝歌舞地,黄花一半染胭脂。

 

梦笔驿

晋尚清谈笔力衰,文章高下亦随时。

景纯不作文通死,五色毛锥付与谁?

 

蛇盘驿

枳篱华屋半雕残,列肆屠羊客卸鞍。

霸气销沉形影歇,龙盘何事作蛇盘。

 

射雉场

不整军容北射狐,却资媒翳取欢娱。

山梁饮啄关何事,浪费君王金仆姑。

 

乌衣巷

    在秦淮南,去朱雀桥不远。晋纪瞻立宅乌衣巷,王导自卜乌衣巷,王氏别族居马粪巷。

吴兵曾住黒云都,江左夷吾此卜居。

休把乌衣轻马巷,悬鹑结驷总丘墟。

 

钟山番人窟

千群铁骑远来侵,凿穴钟山用意深。

天堑连空遮不断,烟尘直到海中心。

 

展上公

高辛时人,居玉李溪。

浩刼循环无始终,年年玉李杲春空。

初成未占兹山顶,古老唯传展上公。

 

东 

断简残编迹可寻,诸贤兴复不关心。

未应全罪王夷甫,一任神州自陆沉。

 

渔 

    后主召一隐者,问近曾作何诗,云有《渔父诗》,“风雨揭却屋,全家醉不知”。

智士旁观当局迷,沧浪钓叟出陈诗。

江头风怒掀渔屋,底事全家醉不知。

 

昇元阁铎

    昇元阁一名瓦棺阁,乃梁朝建,高二百四十尺。李白有“日月隐檐楹”之句。今之昇元阁非古基矣,石柱二,见屹立右军教场中。

摩挲石柱藓痕斑,亡国如鸿去不还。

无复切云三百尺,只传风铎在人间。

 

孙陵鹅眼钱

六代初终几变迁,孙陵无树起寒烟。

青蚨细薄如榆荚,犹是当年买笑钱。

 

澄心堂

    王直方《诗话》:澄心堂纸,江南李后主所制。刘贡父诗“当时百金售一幅,澄心堂中千万轴”。

楮生玉面雾深藏,未肯横陈翰墨场。

一幅降笺何用许?价高缘写宋文章。

 

徳庆堂字

李王所书。南唐但余此物,李王笔法有铁钩锁。

森然笔势聚干将,气轧钟王未肯降。

惆怅当年铁钩锁,可能无意锁长江。

 

南唐金铜香炉

制作元从建业宫,形模奇古杂金铜。

烟昏尘暗君休笑,曾在红罗扇影中。

铁注: 红罗一作红鸾。

 

南唐宫中残獐

南唐宫中忽得残獐一枚,陈陶云,是夜狼星上直。

周庐廵徼列千兵,那得残獐堕禁庭。

鹿走棘生先有象,天文未必直狼星。

 

南唐遣使

谈锋亹亹折强邻,专对当年亦有人。

国老胸中兵百万,不将全力靠江神。

 

玉树后庭花

结绮临春成草莽,繁华都入暮烟中。

后庭玉树迎秋色,犹带张妃脸上红。

 

三段石

    上元县南三十里,有段石冈。《丹阳记》云,有大碣石,长二丈,折为三段,纪吴功德。其文东观令华核作,其字大篆,或又云皇象书也。今移在府中。

凛然皇象法书存,重屋应无野火焚。

割据英雄余一念,断碑千载尚三分。

 

没字碑

漫漫荒池浸绿芜,残碑一丈载龟趺。

当年刻画书勋阀,雨打风吹字已无。

 

校官碑

在溧阳县官廨。

风摧雨剥校官碑,集古先生竟不知。

同是光和千岁刻,未容苦县独称奇。

 

石麒麟

地名。

短樊长堑起寒烟,知是何人古墓田?

千载石麟相对立,肘騣膊熖故依然。

铁注: 千载又作千岁。肘騣又作肘鬃。

 

石步道中有石麒麟数十

地悴天荒丘陇平,难从野老问衰兴。

苍烟落日低迷处,折足麒麟记坏陵。

 

水精大珠

真庙所赐,照物皆倒,又物影沉在下,上段无影。

冰玉摩尼如鹄卵,大千世界倒悬中。

何人提向江头照,照见神州一半空。

 

辎 

娅姹吴音今古同,宫妆袨服已成空。

雕文结角辎车巧,犹有梁陈宫掖风。

 

决囚灯

后主决死囚,燃佛灯决之。囚家赂左右,窃益膏油,辄得不死。

五详三覆始施刑,明灭兰膏岂足凭。

可惜当年杀严续,无人为益决囚灯。

铁注:此为中主事迹,曾极误作后主。

 

江南录

事见荆公集。

自古婴鳞或似狂,按诛潘佑事堪伤。

凭谁寄语徐常侍,不杀忠臣国未亡。

铁注: 婴一作撄。

 

蜀海棠

传芳远远自西邻,锦伞高张熨眼新。

花睡觉来红泪落,年年如忆故宫春。

 

凤州柳

凤州柳,蜀主与江南结婚,求得其种。凤州出手柳酒。

蜀主函封遣使时,芳根元自凤州移。

柔荑醽醁今安在?唯有青丝拂地垂。

 

南烛草木

驻采还年枉费功,羞将老色照青铜。

仙方石□无消息,南烛垂珠颗颗红。

( □: 左食右迅。)

 

榠 

形如木瓜,熟时金黄。陶弘景五和糁中用之。

子丹进馔色微黄,仙老调胹有禁方。

五和糁奇无处觅,榠樝新熟压枝香。

 

王荆公书堂

致君尧舜事何难,投老锺山赋考盘。

愁杀天津桥上客,杜鹃声里两眉攒。

 

青松路

王介甫手种松。

彚进群奸卒召戎,萌芽培养自熙丰。

当时手植留遗爱,只有岩前十八公。

 

 

 

 

2014-03-10 11:58:52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