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宝藏阁经 / 待分类 / 做盆景,你的思想有多远(盆景口诀29)

分享

   

做盆景,你的思想有多远(盆景口诀29)

2016-01-09  我的宝藏...


盆景口诀

一景二盆三几架

爱木愚解:

做盆景的朋友都会关注到用盆和配盆,搁放盆景的几架却容易被忽视。日本盆景是对整体搭配最为讲究,不光有几架,还有衬托盆景的字画背景。看到盆景时目之所及都会考虑到搭配是否和谐。盆景几架也有称托架,最大作用是把盆景置于空间眼睛的位置,让盆景成为摄人心魄的焦点。现代几架的形制已经非常多样化,外形以简洁、明快、流畅的线条位置,颜色以沉静、稳重的红木自然的本色为主。搭配得当的几架会让盆景锦上添花,相得益彰。一盆盆景搭配上好的几架,可以大幅提高盆景的观赏性,几架也是盆景不可或缺的部分。


立体树屋盆景,超出你的想象
TAKANORI AIBA1953年出生,2003年开始专注立体树屋盆景
日本横滨
立体树屋盆景


Takanori Aiba的立体树屋盆景


Takanori Aiba是日本的一个艺术家,这些立体的树屋盆景便是他一手打造的。


Takanori Aiba孩提时就对模型火车着迷,他最快乐的时光就是在自己的房间看电动火车在铁轨上不停的奔跑,往往要看就是几个小时。然而,我的兴趣逐渐的和另外一种艺术相结合,那就是盆景。



立体树屋盆景特写


树屋盆景的概念是如何想到和实施的过程:


Takanori Aiba说:人们可能认为一个孩子对小学就喜欢盆景是一种高雅的品位,但是我是单纯的喜欢盆景,很自白的方式。我把曾把啤酒瓶盖里放上土壤和苔藓,然后插上一根树枝,然后把它放在我的手心,从不同的角度去欣赏他。虽然我玩盆景还只能算个学生,但是我真的喜欢盆景。端详我的盆景,我能感觉到自己站在盆景里的苔藓之上,行走在森林里,可以仰望每一棵大树。我能清晰地看到它们在我的世界里。当然,那时候都是我想象出来的,同时我也相信我能将我所爱和我所想变成现实。



在我三十多岁的时候,具体时间我忘记了。在我的生活了,我碰到一个这样的奇迹。我在去纽约出差的那些日子,就好每天都去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参观。在国家历史博物馆中陈列着大型的恐龙化石和动植物的标本。标本的展示方式比真是的生物更为精妙有趣,使得这些展品异常精彩。 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的后面,销售与标本相关的商店,包括标本的上颌和下颌,以及蝴蝶标本和用动物骨骼做的工艺纪念品。我只要有机会就到商店去研究,放在圆形玻璃罐中的各种昆虫的标本一直吸引着我的眼球。当我细看他们时,我被自己震惊了,我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眼前的昆虫全部活了,时间也停止了,我置身于这些昆虫之中,真的让人难以置信。下一刻,我成为生动标本世界的一份子(一个微型的世界,一个微型的我),我又回到的小学时代看盆景的我。




从那时起,我便开始投身立体树屋盆景的制作。我坚信,这种爱好和小时候爱盆景的我是分不开的。在我做树屋盆景的过程中,我经常画草图,那是些地球上不存在的世界。我把自己缩小放到缩微的世界里,那是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感觉。对我来说,它确实难以置信。一个保龄球看起像一座30层楼高的建筑;一个华丽的古钟似乎是一座帝国大厦或者是豪华酒店;生锈的空盒子在我眼中变成了夏威夷度假村;河边一块普通的石头变成一座海洋中的孤岛;当一个孤岛海滩和一栋华丽的小屋出现在我眼前,我成为这个岛屿的唯一主人。从此,盆景成为一个异常广阔的世界。





我的树屋经验可能很难与朋友你分享,因为这些经验是非常个性化的。我认为立体树屋盆景属于一个对世界充满想象力的快乐的人,你可以把它们做成一个主题公园、度假胜地或者任何东西。我可以制造一个只属于我自己的树屋盆景,演绎我自己世界的规则和故事。此外,一旦我开始树屋盆景的创作,我便陷入我的幻想世界。我也想与更多的人分享我们的快乐。


Takanori Aiba的树屋盆景设计草图


任何评价都抵不上盆景本身的说服力,好的作品自己会说话。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