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椅76 / 华德福 / Martin :让空间鲜活起来——CWF体育教研...

0 0

   

Martin :让空间鲜活起来——CWF体育教研暨古奥运会课程学习笔记

2016-01-10  摇椅76

元旦伊始,来自英国Machael Hall学校的Martin老师,与来自全国各地的华德福空间体育老师们相聚森林,一起学习和研讨6-8年级的体育教学以及古奥运会的开展。Martin老师是波特曼国际运动创办者之一,有着40年的体育教学经验和30年的华德福学校体育教学经验,从1990年开始为华德福学校培养体育老师。

1922年,鲁道夫·施泰纳开办第一所华德福学校的时候说我们不需要体育运动,优律司美已经足够。但是随着时间他发现孩子们正在呼喊着他们的四肢需要活动。于是老师们问到,我们不能像学主流样那样的体育活动,能不能做一些适合孩子成长的活动?于是,施泰纳邀请进入人智学理念多年的波特曼到第一所华德福学校来做老师,亲自指导他。波特曼成为了第一个华德福学校的体操老师。在施泰纳的指导下,波特曼开始设计了一个适合学校,适合孩子的体育大纲。通过研究与发展,他创造了一整套一共是30种不同的基础协调性练习,可以帮助发展中的孩子在不同发展阶段能够对空间有所认识。

波特曼在一本关于他的练习的书的前言部分写到,这只是一个开始,我相信有其他人,可以把它更加的细化,更多的发展。我们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构建一个关于空间的学校。他提到我们周围的空间当中是有一些非常鲜活的力量。当我们活动的时候,我们便会使用我们空间中的鲜活力量,每一个空间每一个方向都有意义。比如我们的前与后,前面的空间如同我们的未来,后面的空间是我们的过往。我们通过伸展像手臂这样一个小练习,让我们体验到当下的这一刻,不在未来也不在过往;或者帮助我们在空间的这样一个领域里定位。当下这一刻进行练习展示给孩子,并且引领孩子做,同时也是在重新经历我们的过往。不管我们做什么,我们周围的空间都会随之应和。

我们活在当上,而同时我们和过去与未来都有所联系。做为一个体育老师需要教会孩子如何在这样的空间和方位上工作。

华德福学校里,体育课以一种健康活泼而又符合不同年龄段的方式学习。空间体育帮助孩子感受、体验并觉知人体运动与空间的关系。空间体育是由一个美国人吉姆在80年代创建的。他是一个非常有天分的人,是Martin的老师。吉姆老师的背景是一个治疗师,但是对于运动非常有直觉和洞见。他创建了一个不同的运动模式,其中之一的一种模式就是螺旋。而在波特曼体操中绝大部分运动都是直线型的,只有少部分是曲线形的运动。而空间体育的运动模型,却是旋转或者螺旋。Martin老师相信在这样一个螺旋的运动模式中,更多的是用于治疗领域里,是很好的运动治疗活动。

波特曼体育与空间体育都非常好,但却有些微的不同。首先Martin老师提到自己是一个学校的老师,而不是治疗师。对他来说,他希望更多带来的是波特曼体操。但对于老师而言,你们需要持续不断的尝试学习和理解,需要自己来选择做哪一种运动或者是两个都来做。

所有的语言蕴含在运动和方向中,运动直接连接了我们的内在世界和我们周围的外在空间。当我们运动时,我们就持续不断地使用力量和周围的空间的意识玩耍。我们通过运动表达自己,然而我们通过不同的运动来感受内在并改变自己。我们都知道适当的锻炼或者新技能的运用带给我们满足感,就像箭射中靶心的真正飞行过程,默契的队员之间能够紧密的配合动作以及反手击球。所以当我们运动时,不仅是表达我们内在的生命,同时也是在改变自身,这就促成了这个世界的激情和文化重建的根基。

通常情况下,华德福学校里体育老师都是孩子仰望的对象。Martin老师所在的学校,校医经常会问孩子第二喜欢的课程是什么,因为他们已经觉得不用问第一爱的课程,他们第一爱的肯定会是说游戏课!孩子仰视与喜欢我们!他会模仿我们走路、说话的整个姿态。因此我们要成为值得被模仿的对象。

我们要学习自己的运动方式。这不仅仅是说我们那些技巧性的怎么跳跃、如何翻滚等技巧的东西,还包括我们自己本身的、固有的运动姿态。就像我们曾提到的我们周围的空间是鲜活的。我们也同样需要与这样的空间一起工作,通过我们的想象让它成为现实。因此我们要养成好习惯,重心放在背后,让我们的背后变得沉坠起来,立身中正,不左不右,不偏不倚。

古老永恒的精神

真善美之父

在神的大地上

我们将你发扬光大

第一个不朽的见证

给予比赛以荣光

在比赛与较量中

向胜利者投掷永新的花环

在我们的胸膛建立一个教堂

在玫瑰花环中闪耀

所有的民族簇拥崇拜你

噢,不朽的奥林匹克精神

——奥林匹克赞美诗

全世界的华德福学校在孩子五年级的时候都会举行一场古典的奥林匹克运动会。五年级是孩子身心成长的一个关键时期,在这一年,他们要学习古希腊的历史与传说。奥林匹克运动会是把古希腊的精神带入孩子们身心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活动。

古希腊人认为他们的整个教育系统的是基于运动的方式来推进的。他们认为运动能够教给人道德。因此古希腊时代,更多的是以这种运动来教育人,让他能够建立一个道德的系统。在古希腊,每4年有一次奥林匹克运动会,举办期间所有的战争都会停下来,体现了古希腊人对神和自然的敬畏。

在古代希腊,每届奥林匹亚节前,总要举行休战握手仪式(Ekecheiria)。这个仪式最初的用意是期望给予人们在奥林匹亚节日间安全的祝福。后来这个仪式的意义远超过运动本身,这个仪式在奥林匹克运动会间产生和印证了一个强大的合作精神。这种合作精神的推动力是如此强大,以至于在希腊千年奥林匹克运动中,奠定了和平精神的基础。儿童和平奥林匹克会教育项目,便是在神圣的休战精神指导下,寻求一个创造性机会去通过体育运动共同语言和空间活力运动艺术建立一个桥梁。鼓励交流与合作甚于竟争,通过一天的活动,将赢转化成和谐与美的运动。

Martin老师引领大家学习和排演古奥林匹克运动会。如同5年级的孩子一般,模仿古希腊奥林匹克的形式,各个队伍以古希腊时期的城邦命名,如雅典队,斯巴达队,手握火炬,神圣地点燃圣火。奥林匹克的五项运动:铁饼﹑标枪﹑角力﹑接力跑﹑跳远,组成了一个历史性的为古代青年训练身心灵的项目,象征着爱的平衡﹑节制﹑自信﹑美和正义的道德准则。





作为一个体育老师我们要仔细想一想,并理解孩子的每一个阶段,思考我们要教孩子什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